第130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793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这是一种绝对陌生的情绪。

    原来他以为他只是给自己找一个可以替自己处理一切后宅与宫帏之事的女人,他觉得东方恋可以胜任,无所谓爱与不爱。

    可是今天,与她见面,忽然收获多了一种东西,那就是……心动。

    是的,不知道为何,他居然对她心动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被虐倾向吗,还是,他只是对这个女人产生了男人天生的征服,,欲,就好象他对那个帝位一样?

    不管如何,他决定花点时间去搞清楚自己对她的心态,到底如何。

    不着急,来日方长。

    看来预定的方案,对付一般女人的方案,对她不管用了。

    无妨,他府上有那么多智囊,一定可以给他出谋划策的,他就不相信夺不了这个女人的心!

    ……

    看到龙起津终于走了,东方恋由衷的松了口气。她早已做好准备,可是当再次面对他的时候压力还是那么大。

    与这个男人周旋,绝不是这么轻松的事情,她太了解他了,他不是一个对事情可以轻易放弃的人,不算是他不想要的,他也容不得拒绝。

    如果他认定了一件事情,更是不死不罢休。也就是为什么他可以最终夺得皇位的原因。

    他看着与不争的五皇子龙起沐的气质差不多,同样高雅,可是内心,却天差地别。

    他无底线无下限,为了达到目的,再卑鄙的事情他也做得出来。

    而且他很容易找到籍口自我原谅,他会告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下苍生,然后他就会感觉自己好伟大,对自己所做的许多卑鄙的事情没有一丝丝内疚感。

    这便是龙起津,东方恋太清楚不过了。

    ……

    “恋儿。”

    东方丰远去而复返,看来,他是要告诫东方恋一些事情。

    “何事,爹?”

    东方恋的表情淡淡的,对东方丰远,她也有了很不一样的感受。..

    重生之后,就仿佛超脱于整个自身,她不是以他女儿的眼光在看他,观察他,而是以一个比较客观的,旁观者的眼光来看他,打量他。

    东方丰远绝不是一个善类,他是个文官,可早年他是以武建功的。

    东方恋不知道他的武功如何,只是听映夫人说当年他随凰国皇上一起杀进宫时,他是个少年将军,武功应该不错。

    而后,他因功被封为左相,相比武功,他更喜欢文治。

    而后,他因功被封为左相,相比武功,他更喜欢文治。

    他是一个弄得玩弄权谋的人,除了凰国皇上他不敢耍着玩,其他官员他其实都不放在眼里。

    他所做的种种,其实就是要一再巩固他的地位,即使他日,凰国变了天,易了主,他也仍然是凰国最有权力的左相,不会落得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下场。

    他还年富力强,他肯定不想早早隐退,不想新帝登基后,他不被重用。

    如今凰国皇上的身体越来越差,他也更要为自己谋划了。

    之所以,他会送东方琴入宫,服伺一个老头子。他倚重东方画,一度将所有希望都放在拥有第一美人头衔的女儿身上。

    但如今,东方画遭遇到了“冥婚”危机,这个危机还没有解除,很会审时度势的东方丰远便不会再把东方画视作他最重要的棋子。

    尤其是,东方丰远如今看到了龙起津对她的态度,应该嗅到了某种可以利用的东西。

    这没什么不好,代表她多了一些在左相府提高地位的筹码。

    她要感谢龙起津才对。

    “我说恋儿,你……你对七殿下,不要架子揣得太高。爹知道,女人适当的要有一些矜持才能令男人对她兴趣更深。可七殿下出生高贵,如果这个度把握不好,做得太过了,恐怕会惹他生气,这个……一个弄不好……”

    “呵呵爹,你多虑了。”

    东方恋知道老狐狸的东方丰远是认为她在用计谋,吊起龙起津的兴趣了。

    而她也不必跟他解释,反而可以好好利用这点,“爹,女儿的事情女儿会好好处理。而你,只要照顾好我娘就可以了。”

    东方恋一个眼神落在东方丰远脸上。东方丰远脸色一紧。

    之前他就怀疑,尤其是昨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慕容以与东方恋彻底决裂,东方恋又一改常态,不顾慕容以的阻止,决心要维护东方冀,还把东方冀接到她的院子里,而后映夫人又在她的院子里待到深夜才走……

    这种种,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好,爹一定会照顾好你娘的。”

    东方丰远也不明说,有些事情即使彼此心知肚明,却也是不能点破的。

    谁叫燕月映是那种身份,他也很无奈。

    想当初他遇见燕月映,她只有十五岁,正是如花年华,长得倾国无双。

    本应按照一般的处理方法,他是要将她这个燕月皇朝的王室公主斩杀了的,但于他于心不忍,心生怜惜,留下了她。

    初见惊艳,少年情动,导致后来情愫一发不可收拾。他将她藏在他的左相府里,即使一切处理都是密不透风,可最后还是被凰国皇上知道了蛛丝马迹。

    皇上质问他,他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最后皇上放他一马,默许他将燕月映藏在院中,但不得有任何的名份,还有不许有任何的后患,不允许任何前朝的余孽与燕月映作联系,一旦发现,铲除之。

    他与燕月映有个孩子,东方冀,他也曾对他爱护有加,可是皇上一句“听说你家冀儿天资聪颖,日后必是个大材……”

    这句话,便断送了冀儿的一生!

    这句话,便断送了冀儿的一生!

    他知道,自己不能怜惜这个孩子,因为他的母亲是燕月映,不管他如何维护这个孩子,最终都会落得这个下场。

    他只能对发生的一切听之任之。

    他娶慕容以,是他亲自求的,既然不能与心想的女人在一起,怎么也要娶一个对自己有所帮助的女人。

    慕容以的娘家镇国公府,在建国之初是立了大功的,所以她的父亲被封镇国公,成为了凰国的第二大家族,仅次于皇后的娘家太尉府。

    之后慕容以过门,知道了燕月映的存在,当然视燕月映为眼中盯肉中刺,他为了转移慕容以的注意力,便又娶了一房夫人,二夫人吴氏。

    吴氏入门后,他对吴氏诸多宠爱,慕容以为此将吴氏放在第一敌对位置,暂时忘了燕月映。

    可是后来随着东方恋的出生,燕月映为了东方恋的未来,跪求他将东方恋交给慕容以来抚养,给东方恋一个嫡出小姐的身份,他答应了,慕容以即使不情愿,在许多考虑下也是答应了。

    后来他又娶了三夫人沈氏,四夫人周氏,五夫人洛氏。

    一个个女人进门,慕容以忙得不可开交,也没有精力去管这许多的事情了。

    东方恋总算平安长大,虽然受到了许多忽视和故意的刁难,但燕月映这个做母亲的都明白不哼声的事儿,他也就随得慕容以去折腾了。

    他承认自己是个失败的父亲,可皇权在上也要保住自己的前途,保住整个左相府不是?所以他并没有太多的愧疚。

    这一切都是命运,许多事情由不得自己想如何就如何。

    “恋儿,不要怪爹。”

    东方丰远语重心长,“虽然你或许不满意,但爹的确是尽力了。男人多妻多妾,女人就要折腾,才能平行她的心理,这些爹都懂,所以这些年来,委屈了你了。

    “爹答应你,只要你以后表现乖乖的,定会让你们母女过上好日子的。

    “而你,也可以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不是?你如今是左相府的嫡女,你要珍惜这个身份。爹并不想你与……你母亲闹得僵了,这样对你不好。

    “你只能有她这么一个母亲。其他的,你就摆在心里就行了。可好?”

    “恋儿做不到。”东方恋未尝不明白东方丰远所说?如果为了一己之私,她确实应该与慕容以搞好关系,就如前世一样……

    可是,她不想再重复这个命运了,就算她对慕容以掏心掏肺,慕容以也不会真心对她的,不要低估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恋儿要保护自己的血亲。”

    她看着东方丰远,立下誓言,“不管别人如何对他们,娘的枕边人可以不管她的死活,不管他们的孩子的死活,可是恋儿做不到。”句句都是对东方丰远的指责。

    东方丰远不是傻子,他自然明白东方恋的恨,既然她知道一切,那就不得不恨。

    “恋儿,你不要去做傻事,一己之力,怎么能与整个国家作对?

    “恋儿,你不要去做傻事,一己之力,怎么能与整个国家作对?你要知道许多事情爹是作不得主的,如果你这么闹下去,我怕你最在乎的人,最后会因为你的任性而送了性命,难道这就是你所希望的?

    “你应该让自己生活得更好。至少你还有希望,你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而爹,会在背后帮你的,成为你的依靠……”

    “呵呵,是吗?”

    依靠,说得好听,前世她在冷宫的时候,他这个当爹的在那里?

    恐怕忙着自保吧,生怕她会连累了整个左相府吧。

    “爹我知道了。恋儿谨记你的话。”先应付着这个老头吧,无谓让他知道自己真心的想法。

    “恋儿你要是能想通,那就太好了,你还是爹的好女儿,爹会想尽一切办法,掇合你和七殿下的。”东方丰远许诺。

    “爹,我问你句话,如果七殿下并不是能登大位的那个人呢?爹这么快就下注,是不够在乎我这个女儿,还是投石问路?”

    “我看七殿下不错。”东方丰远深思。

    “六殿下可也是皇上所器重的,况且七殿下的兄长四殿下,不是被皇上否决了?按长,那应该是五殿下,按贤,那六殿下也很不错。六殿下武功卓越,智能双,一点都不比七殿下差呀,为什么爹看上七殿下?”

    “皇上的心思固然重要。”东方丰远笑道,“可是有其他势力在背后推一把也重要,许多事情就算是皇上,也不能事事如意的,尤其是这个诸君之位更是多方势力的角逐。知道四皇下为什么失败吗?”

    东方丰远看着东方恋,想听听这个女儿有何见解。

    既然她能得了子车孟的另看,应该是有些与众不同之处吧?

    东方恋微微一笑,“四殿下的王妃是礼部尚书之妹,苏芹,虽然他有他母妃刘太师一家的势力,可是他自身的势力太弱了,而且他的才智平庸,实在没有多少出挑之处,在他之下还有许多有才能的皇子,就算是向来不争的五殿下,都比他强,五殿下背后是辅国公府的势力,而且他未婚,有更多可能性,还有就是他的才能也比四皇子强太多了,其他的如六殿下,七殿下也是一样的。”

    “所以你觉得皇位最有力的竞争,是他们三人?”东方丰远微微一笑。

    东方恋的分析虽然稚嫩,但也独有一番见解了。

    未婚,的确有更多可能性。

    但是对于未婚的几位皇子,皇帝又迟迟不发话。他们的母妃倒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与大家族的女儿联婚,但皇上却好象有所顾忌。

    等皇上选准了心头人吧,便会赐婚某个皇子与大家族家的贵女联婚,而其他没有被相中的皇子,恐怕便会随便指婚一个上得了台面的贵女便了事,省得其他人成为继位者的威胁。这,想必就是皇上打的如意算盘吧。

    “五殿下应该不会打帝位的主意吧。”

    就她认识的龙起沐,绝对不是只盯着那个帝位,他看似无争,却看得很透。

    就她认识的龙起沐,绝对不是只盯着那个帝位,他看似无争,却看得很透。

    他曾对她说过,天下之大,但求一方安逸的小天地,快乐度过一生,即可。

    这便是他的追求,不大,却很难。

    因为他生于皇室长于皇室,许多事情不是说他不争,别人就相信,就随了他的。

    “不管五殿下如何想,他会被他的势力推着走,除非到最后他实在是没有希望了,他才会选择其中一方阵营靠拢。”

    东方丰远分析说。

    “所以爹认为呢?最后最有机会的是?”

    “爹目前还看不透。”东方丰远忽然看着东方恋,眼睛一亮,“恋儿不是有相面之术吗,依你看,这几位皇子谁有帝王之相呢?”

    “帝王之相?你不如去问陆能,他不是这方面的个中高手吗?”

    “这种事岂能随便打听。”

    东方丰远知道其中厉害,钦天监那简直就是皇帝的另一张嘴,想要治谁就治谁,那陆能谁不知道如今是皇帝的宠臣,他那里敢向陆能打听帝王之相这种事情。

    万一陆能把他卖了,他能有辩驳?

    “爹,那么高深的事情,女儿暂时算不出来。不过女儿有一点,想提醒爹,爹听不听,由你。”

    “什么事?”

    东方丰远看东方恋如此凝重的神色,倒也重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