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615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饶是她冰雪聪明,对自己有信心,但第一次施针多少有些手生。

    找准穴道,连下了几针,龙景狂并没有呼痛,她知道自己扎对了。

    医书上说如果扎偏了,病人就会剧痛,也会没有疗效。

    龙景狂的身体上扎满了针,长的,短的,主要还是扎在背部,腿上也有几针。

    东方恋看着那些银针渐渐变黑色,于是她一根根的把黑色的银针拔出来,龙景狂的皮肤上马上渗出一些黑血,她用嘴将那些黑血吸出来……

    当她的唇接触到他的皮肤的时候,龙景狂的身体颤了颤。

    想不到她居然会用这个方法帮他吸毒。皮肤因她的嘴唇接触,而有些痒……

    这种痒,很特别,居然令他的身体起了一些变化。

    龙景狂的脸忽然间通红。

    本来他是尽力说服自己,在他面前的是大夫,而不是女人。可是她用这样的方式与他产生皮肤接触,令他不觉有些暇想了。

    “放松,你绷着身体我不好吸,,毒。”

    东方恋拍了他的背部一下。

    龙景狂觉得更窘了。

    东方恋拍了他的背部一下。

    龙景狂觉得更窘了。

    红潮由脸孔漫延到耳朵根。幸好他是趴着的,面朝下,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放松身体的同时,他觉得自己需要找些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你,你不会有事吧?”

    他担心她吸了毒液自己会中毒,他的血液里可都是剧毒。

    “没问题的,我等下喝药就成了。你的身体毒素太多,混杂,许多药物对你都是无效的。但是,只要你的毒液没那么多了,再服药,你的身体自然会好很多。”

    东方恋吸一口,吐一口,吸出了一大碗的黑血,那些银针也拔得差不多了。

    “好了,你可以穿上衣服了。”

    东方恋的气息有些弱,嘴唇也发紫了,她连忙拿出怀中的解毒丸吃了几颗,同时也给了龙景狂几颗。

    “吃下吧。”

    “这是什么?”

    龙景狂一边穿衣服,一边看向手中黑色的药丸。

    他闻了闻味道,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有青草的芳香,还有一些说不出的花香。这颗药丸应该是用花草制成的吧。

    “我自己配的解毒丸,用的是最简单的花草原料,但是不同的花草组合,产生的药效却是令人意外的。一般御医都不知道。”

    她也是从上古遗术的医术中学来的。叫柳儿采集了一些花草,配制而成。

    “你好象对医术懂得很多。”

    龙景狂没有犹,昂头就服下了药丸。

    经过刚才她帮他吸毒后,他感觉自己精神了一些。随着服丸渐渐融化在肚子里,他感觉肚饿了。而前些天他一直没有食欲。

    人,只要有食欲,身体就会恢复得快。

    “只是略懂一二而己。”

    东方恋把那些银针再次消毒,收好,“以后你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施针一次,直到将你体内的毒素排清,还有,我会配一些药丸给你吃。不敢说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你治好,但是,好转是绝对有可能的。”

    “我相信你。”

    那么多御医都不能令他好转,甚至宣判了他的死期,他的人生已经无望了。

    是她,带给他希望。

    他一边系上腰带,脸还是有些红,不过已经比刚才好许多了。

    一边望向她,“对了,你刚才说要我答应你三件事情,是那三件?”

    “第一,争位。”

    东方恋看着龙景狂的眼睛。她不知道他对于那个帝位是怎么看的。

    “争位?”

    龙景狂的确意外,他想过她会要金银珠宝什么的,因为在玉茗居那天,她毫不掩饰自己多爱钱,他也想过她有可能看上他的权势,帮她完成一些心愿,可是……争位?

    “你为什么要我争位?”

    “简单来说,我只是……不希望皇位落在那个人的手上。”

    想起龙起津,东方恋一阵心冷。

    “谁?”

    “你不必知道。你只需答应我,争位,你取得帝位后,只要划一个城给我就行,我只要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这一次她东方恋不会再为他人作嫁衣,不会再默默的站在任何男人身后。

    所以,她要分权。

    这一次她东方恋不会再为他人作嫁衣,不会再默默的站在任何男人身后。

    所以,她要分权。

    但她所要不多,她只想当个逍遥自在的城主,在她的城里,她最大。一个城,与凰国大好的河山相比,不值一提。

    只要是聪明人,就会答应她这个微小的要求。

    “一个城,的确要求不高。”

    如果她说什么都不要,他倒要想想了。

    “那另外两件事情呢,是什么?”

    龙景狂更想知道了。..

    “第二件事情,我希望,你可以保我的婚姻自主。”

    东方恋最怕赐婚什么的了,想到龙起津对她的纠缠和执著,那个男人为了达到目的,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她必须防范于未然。

    “你想我娶你?”

    龙景狂看着她。

    东方恋一讶,他怎么会这么想?

    “当然不是了。”

    她否认了,“我不希望自己被上位者随便指给一个人,所以想借你的力量,保护我的婚姻自由。”

    “那第三件事呢?”

    龙景狂觉得她提的要求都挺有意思的,不知道第三件事情又是什么?

    “保护我母亲和哥哥。”

    这两人是东方恋最着紧的,也最害怕他们会受到伤害。

    如今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前朝遗族的身份,尚可以保住一条性命。

    假设以后有人知道了呢?

    毕竟她重生了,很多事情就会改变。历史的齿轮只要改变一件很微小的事情,其他事情也会跟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母亲我知道,慕容以。你哥哥?东方棋?他还需要保护吗?”

    龙景狂让追风去查过左相府的一些事情,可是查得并不深入。

    他知道东方冀的存在,但是没有将东方冀与东方恋联系起来。

    加上百花盛会之后,东方恋对东方冀的出手维护,他并不知道,因为他病重了,所有事都不可能去关切。

    “我的母亲,不是慕容以,我的哥哥也不是东方棋,一些事情我如今无法与你细说。我只是想确定一点,你要争帝位吗?”

    “是不是我不争,你就不会救我了?”

    龙景狂紧紧看着她的眼睛。

    一直觉得她很奇特。身为一个深闺贵女,居然有一双识玉之手。她那天探得的玉石,想必令玉茗成的老板饮痛了吧。

    还有昨天的百花盛会,她虽然一项才艺都没有展示,但是她却无心插柳,获得了子车孟的赏识,引得许多人对她加以注意。

    这个女子定不是凡品。

    “当然,如果你不争帝位,我自然不会再救你了。我不会浪费时间去做一些于自己不利的事情。不瞒你说,我很忙的。”

    “真是个狠心又算计的女人。”龙景狂打量了东方恋好几眼,从头到脚,忽然笑开了,“不过我就是喜欢跟算得清楚的人合作。”

    “那,你就是答应了?”

    东方恋一喜。

    “当然,不答应就死,能不答应吗?如今你可以唯一可以救我的人。”

    况且如果他身体很好,能活着,许多事情自然会找上他,他就算想独善其身,也不可能。他之所以那么清闲,如此安静,不过就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活不过二十岁而己。

    他之所以那么清闲,如此安静,不过就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活不过二十岁而己。

    只要他二十岁一过,破了御医的断言,那些人就会对他下手,即使他是个孱弱的身体,那些人也会使计送他归西,不想看到因为他的存在而产生半点意外和不可预计。

    “那我们便合作愉快。”

    东方恋与龙景狂一击掌。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争位。”龙景狂说,他所有的力量都是为自保作准备。

    由于他身体的原因,他早做好了早早离开人世的准备,那里会想到什么争位呢。

    只是生于皇室长于皇室,自保几乎是一种本能。所以他的景王府也有力量,特别是早年追随父亲打天下的那一批元老。

    不过有好些人在父亲战死后得不到重用,如今已经甲归田了。

    有些人,在他的景王府上当个闲差,其实也是大材小用了。

    “没关系,从现在开始想就行了。”

    东方恋对龙景狂有信心,皇室的人都不会太蠢,尤其龙景狂他更是一个聪明的人。

    他很理智,能在短时间内评估出怎么对自己才是最有利的,这种聪明才智可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

    “那,如今的朝堂,你怎么看?”

    龙景狂想听听东方恋的意见。

    他并不认为她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一个不想依附男人,只想做一城之主,逍遥自在的女人,绝不是善类。

    如果不是这个世界男权为尊,女子几乎不可能登上帝位,他想她会有更大的野心。

    “如今,你皇爷爷最信任两个皇子,六皇子龙起昊和七皇子龙起津。

    “他们两个势力相当。你想要在他们之间杀出一条血路来,硬碰硬,可能会使他们联手对付你,到时候你就是面对两大强敌。

    “所以我建议你暂时韬光养晦,另外,还要设计他们两虎相争,你就坐收渔利。他们这样一斗,实力必然有所耗损,你只要看准时机,给以他们最致命一击,就可以了。”

    “果然,你谋划已久。”龙景狂听到她的见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使你想涉足朝堂,女子最好的归宿不就是嫁个良婿?”

    “呵,良婿?别逗了。跟一屋子女人抢一个男人吗,我才没有兴趣。或者等男人利用完了,就弃在一边,下场凄惨,我不要那样。”

    “你好象很悲观?”

    龙景狂不知道她到底经历过什么,居然拥有了这样悲观的想法。

    他在她眼底看到了浓浓的……伤痕。

    “不说这些了。景王也说说看吧,下一步你想如何做?”

    “我想做的,你都替我说出来了。”

    龙景狂一笑,他也想到了让龙起昊与龙起津相争,如今他还不够实力可以与他们一斗,虽然如果他要争位的话皇后奶奶,还有太尉府都会站在他这边。

    但这些年来六皇子、七皇子二人早就根基甚稳,若是他这时出头,定会让他们联合起来,那会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

    但这些年来六皇子、七皇子二人早就根基甚稳,若是他这时出头,定会让他们联合起来,那会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

    “另外,我会作一些部署,培养更多自己的势力。”龙景狂补充说。

    “行,你自己先琢磨吧,我得回去了。”

    “一起吃了饭再走?”

    龙景狂已经饿了,他叫进来追风,准备传膳。

    “也好。反正你欠我一顿,菜色不能比天香楼的差哦。”

    东方恋也不客气,不就是一顿饭。

    “我景王府别的没有,就是钱多,所以伙食很好,你就放心吧。”

    作为答谢救命恩人,龙景狂肯定会盛情招待东方恋的。

    ……

    他们移步饭厅。

    景王府的厨房效率还挺高,很快就上了一道道菜了,都是色香味俱。

    但龙景狂只吃了一碗小米粥,偶尔吃点菜,他几天不吃东西了,才开始有食欲如果大吃特吃,会吃坏肚子。

    东方恋也不勉强他,反正她吃得很愉快,这些菜色都是她喜欢的。

    “你好象前世没吃过好东西似的。”

    龙景狂调笑她,看见她大口大口的吃,几乎没什么女子的刻意作态。

    “你怎么知道?”

    的确,前世东方恋可是没有享受过这么美好的食物。

    要知道她在左相府是什么待遇,而嫁进七王府之后,龙起津为了表现他的节敛美德,过的可是苦行僧的生活。

    “喜欢吃,那就多吃点。你随时可以来我景王府做客。”

    龙景狂态度温和。

    旁边,正在帮龙景狂布菜的逐月,听见这话筷子一顿。

    他们家主子可从来没有邀请女人进府做客,如今邀请东方恋,这是什么意思?顿时,逐月带着几分怨恨的眼光瞪向东方恋。

    “我可不敢。”

    东方恋玩笑地睨了一眼逐月,对龙景狂说,“如果我天天来你这景王府做客,你家丫头不得把我吃了?”

    “逐月,退下。”

    龙景狂瞪了逐月一眼。

    “主子?”

    别的事情逐月都可以忍受,可是逐月忍受不了龙景狂因为一个女人的话,就对她冷脸。

    她跟在他身边也有几年了,龙景狂一直是个很好的主子,对他们这些身边人也很好,甚至程管家程峥还暗示过她……

    “追风,带逐月退下。”

    龙景狂又吩府。

    他的声音已经隐隐有怒气了。任何事情他都不喜欢重复吩付。

    “是,主子。”

    追风伸手,去拉不甘愿的逐月,将她带出了饭厅。

    外面,逐月不依地道:

    “追风,你说主子为什么对那个东方恋与众不同呢,主子一向对女人都是不咸不淡的,为什么对那个东方恋如此热情。”

    “东方小姐是主子的救命恩人。主子如今有食欲了,证明身体好转了。我们都要感谢她。主子感谢她也是应该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