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92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追风道。

    “哼,我看她就是纯粹碰运气。”逐月还是看不上东方恋。

    “我说逐月,你有点过份了。”

    看见逐月如此追风不得不出言警告,“我知道你想什么,可是有些不该想的事情,你最好还是别想。主子可不是普通人。”

    “我……我那里有想什么了?”

    “我……我那里有想什么了?”

    逐月被追风说得心虚,“况且,程管家对我说过……”

    “那是程管家,是主子的想法吗?”

    “我……”

    逐月脸色涨红。

    “再这样,你恐怕不能在主子身边当差了。我在主子身边的时间比你长多了,我比你更了解主子。”

    “主子还能为了那个东方恋把我赶走?”逐月不信。

    “你以为你是什么,你只是一个丫环,一个下人。”追风瞪了逐月一眼。

    “你!”

    逐月被追风气得不轻,可无法反驳。

    两人吵得热火朝天,里面,东方恋咬着筷子暂时不吃了。

    “吃呀,怎么停下了?”

    龙景狂看了东方恋一眼。

    “不会是因为我的话,你才把那个丫头赶走吧?我刚才只是玩笑话。”

    东方恋有些抱歉。

    “一个丫环而己,也值得你费心。”龙景狂感觉挺好笑的。

    “可是,你没看出来?你的丫环似乎对你有心思。”

    那种女人对男人的情愫,东方恋是不会看错的。

    “是吗?”

    龙景狂一笑,却不探究真与假,“她只是个丫环,因为功夫不错,就让她与追风一起跟在我身边了。算半个侍卫。”

    “哦,反正你的事我也管不着。不过是因为以后我们要合作,如果你的丫环对我有敌意,感觉挺麻烦的。”

    东方恋实话实说。

    别小看一个下人,和身边的丫环,有时候他们的一个不满,使绊子,或暗地里搞鬼,就会使主人蒙受极大损失,甚至导致策划许久的事情攻败垂成。

    东方恋可不想自己所有事情都设想好了,最终败在一个丫环之手。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龙景狂自然明白东方恋话中的意思。

    “那成,我也吃饱了。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了。你身体才好一点,卧床休息吧。”

    “没这么娇弱吧?”

    他平时一点都不喜欢卧床休息,那样感觉自己象个废物。

    “多休息还是有好处的。”

    “我让追风送你。”

    “好。”

    不再拒绝,否则就是矫情了。

    ……

    追风前去送东方恋,逐月被龙景狂叫了进来。

    “从今天开始,你不必在我身边当差了。”龙景狂看了逐月一眼。

    “为什么,主子?”逐月不能接受。难道真是因为东方恋吗?

    “你逾矩了。”

    “我……”

    逐月咚一声跪下,双眼含泪,“逐月再也不敢了,主子,求你给逐月一次机会。”

    “我不会要一个表面哀求,可是心有怨恨的丫环在我身边伺候……”

    龙景狂不想惹一点麻烦。东方恋说得对,如果下人有丝不满,给主人使绊子,甚至泄露了什么风声,都是对他们不利的。

    “主子,我求你,不要赶逐月走。”

    逐月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

    这举动惊动了外面正走进来的程峥。

    “逐月丫头,你这是干什么?”

    程峥看见龙景狂的脸色不佳。

    程峥是刚从外面赶回来的,由于御医没有办法治好龙景狂,又说龙景狂只有几天性命,程峥便到城外转转,想请当世名医回来治龙景狂,碰巧那名医并不在家,便火急火燎赶了回来。

    程峥便到城外转转,想请当世名医回来治龙景狂,碰巧那名医并不在家,便火急火燎赶了回来。

    出门的时候龙景狂明明是躺着的,根本下不了床,如今居然起来了?

    程峥一喜。

    看来刚才下人禀报的是真的,有人治好了龙景狂的病。

    “你回来得正好。”

    龙景狂看向程峥,“她是你带进府的,你负责安置好她吧,她不必在我身边当差了。”

    “为什么,主子?”

    程峥觉得逐月一向表现得很好,而且这丫头家世清白,又长得不错,他曾经有意让她给龙景狂做通房丫头什么的。

    其实宫里的皇室子弟,一般都配有通房宫女,只是龙景狂一直身子不好,皇后吩付下来不必过早涉及这些事情。

    于是他就一直没有张罗。

    不过龙景狂都到这年岁了,身边也需要有个女人,所以他就安排了姿色不错的逐月在旁边伺候,如果龙景狂忽然有个需要……

    “逐月,你自己说。你犯了什么错?”

    龙景狂盯着逐月。

    “我……”

    逐月虽然满心不甘,但也知道如今不是自己倔强的时候,于是乖乖认错,“逐月对东方小姐不敬,逐月该死!逐月只是个丫环,能跟在主子身边伺候,已经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逐月以后会谨记,自己只是个丫环,希望主子不要赶逐月走……”说完又是叩首。

    “逐月,你……先退下吧。”

    程峥忽然说。

    “程管家?”

    逐月有些讶异,程峥也不管她吗?

    “你先下去,我有话要跟主子禀报。”程峥说。

    “是。”

    逐月不得不退下了,等待命运对她的安排。

    逐月无依无靠,除了景王府她根本没有地儿可去,虽然她武功不错,可是一个女孩子是无法仅以这点武功立足的,她得有靠山。

    ……

    “程管家,我以为你会替逐月求情。”龙景狂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程峥。

    “主子你是了解我的。程峥的心中只有主子你一个人,那逐月丫头惹主子不高兴,如果程峥维护她,便是与主子作对,便是不识好歹了。这个王府是主子一个人的,当然没有任何人可以质疑主子你的决定,包括程峥。”

    程峥以前是前太子伴读,曾经跟着前太子上阵杀敌,亲眼看到自己的好友战死沙场。

    他得以幸存,便一直在太子府,后改为景王府当差。

    程峥一直照顾龙景狂的饮食起居,与龙景狂有着非一般的感情。亦父,亦兄,亦师,亦友。

    “很好。”

    龙景狂赞赏地看一眼程峥。对于这个自小照顾他长大的管家,他是很依赖的,与其说他是景王府的管家,不如说是长辈。

    他很敬重他,也知道他的忠心。

    不过逐月是程峥安排到他身边的丫头,他不知道自己如此对待逐月,程峥会不会有想法。

    如今看来程峥并不会因为任何人,与自己闹不快。于是龙景狂更加信任他一些了。

    如今看来程峥并不会因为任何人,与自己闹不快。于是龙景狂更加信任他一些了。

    “你有何事要禀报,程管家?”

    “其实无事,只是听见景王传膳了,有食欲了,知道有人治好了景王,于是老奴就进来瞧瞧主子。看见主子有所好转,程峥就放心了。主子,那东方小姐的医术很高吗?”

    “不错。她的针炙,很好。就是不知道师从何人,怎么会有如此手艺。”

    便是宫里的御医,也不敢随便对他施针。

    可是那东方恋,似乎对穴位很有研究。一扎一个准,他感受不到任何痛意。

    “看来那东方小姐真是主子的贵人呀。”

    程峥感叹。

    “是呢。不过,她对我提了几个要求。”

    于是龙景狂便把东方恋要他争位的事情,告诉了程峥。

    若是他要争位,光靠自己肯定不够,得善用身边的人。

    而程峥,是景王府里最有能力的,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主子,如果你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程峥就是拼上老命,都要为主子争上一争。本来那个位置就是太子爷的……”

    想起已逝世二十年的好友,程峥仍然是一阵伤感,“太子爷去了,他打下的江山理应也是由主子你来继承,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只是主子你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皇上才一直没有考虑过让你继承大统而己。如今皇上若知道主子你的身体有所好转了,必然也会……”

    “我身体好转的事情,先不让人知道,我得让他们两虎相争。有些时候就算皇爷爷想如何也要考虑朝中的势力。而他们都盯着这个皇位许久,布局了许久,不容易对付。”

    龙景狂说道。

    “也是。”

    程峥皱眉,表示同意。

    “那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程峥问。

    “当然是暗地里招兵买马,训练和壮大我们的人。”龙景狂说。

    这些年来他们为寻找上档紫玉续命,倒是探了不少好玉,积累了不少财富,如今这些财富可是派上用场了,他不必为钱发愁。

    ……

    东方恋在回程的路上,下起了瓢泼大雨,眼看马车都要打湿了。

    “东方小姐,我们找个地方避雨吧?”赶车的追风说。

    “好。”

    “前面有家客馆,我们进去。”

    追风把马车停在客馆面前。

    这客馆只是个小客馆,由于地理位置不是很佳,都没有几个客人。

    不过东方恋一进去却看见了龙起津,还有龙安乐,欧阳秀,欧阳香四人。

    不用想,这几位贵人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小客馆,想必跟她一样是为了避雨吧。莫怪乎门口停着几辆豪华的马车。

    “六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龙安乐作为公主,高高在上,居然主动跟东方恋打招呼。

    而且东方恋一袭男装,由于面容今天没有掩饰,龙安乐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公主殿下。”

    东方恋行了半礼。

    “见到本殿,怎么不跟本殿行礼?”龙起津在旁边挑刺。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普通的贵女见到他们这些皇室的人,岂敢不行礼?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普通的贵女见到他们这些皇室的人,岂敢不行礼?

    偏偏,这个东方恋装作看不见他们,若不是他朝龙安乐使了个眼色,这东方恋便会站在一边,离他们远远的了吧?

    龙起津睨了一眼东方恋旁边的一男一女,那女的似乎是东方恋的丫环,昨天的百花盛会也随东方恋进宫了。

    那男的……却是景王府的侍卫?

    奇怪了,东方恋什么时候竟然与景王府有关系了?难道?

    一时间,龙起津的双眸明明灭灭。

    “见过七殿下。”

    东方恋的声音冷冷的,可没有给龙起津什么好脸色。

    “你去了景王府?”

    龙起津直接问道。

    “这不关七殿下什么事吧?”

    东方恋不想回答。

    “好大的胆子,本殿问你话,你居然不回答?你就算是贵女,你也是民。本殿问你话,你便要从实招来。你可是去了景王府?”

    龙起津的双眸已经危险地眯起。

    “是,我去了景王府,看望景王。不行吗?”

    东方恋冷笑。

    “你与景王是什么关系?”

    说来景王龙景狂,可是他的侄子,虽然龙景狂比他还要年长二岁,却要叫他一声七皇叔。但是龙景狂却是有封号的亲王,而他们这些皇子还一个个都没有封号。

    就这点来说,龙景狂又比他们高一筹,便是见着他们,都不必行礼。

    “朋友。”

    东方恋淡淡地道,“作为朋友,景王病重我去探望一下,不可以吗,是不是要请示过七殿下你才能去呢?”

    “当然,请示一下更好。”

    龙起津厚颜道。

    “呵,搞笑,七殿下是我东方恋什么人呢,我得请示你才能去看望朋友。”

    东方恋是从头到脚鄙视龙起津到底。

    “看来你还搞不明白。本殿今天就跟你说清楚了。你,将会是本殿的王妃。”

    “哈!哈!哈!太好笑了。我都不知道,我何事有了个未婚夫君,七殿下怎么就笃定呢?你就不许我有心上人了?”

    “谁?”

    龙起津一听到东方恋说有心上人了,觉得难以接受。

    她怎么可以有心上人?

    “我不告诉你。”

    东方恋唇边挂笑。

    龙起津抓狂,双拳已经紧握。可是他很快又告诉自己,要冷静。

    奇怪,他一直是这么冷静的人,怎么碰到东方恋这个女人,就这么容易被她激怒呢?他不能中她的计,不能上她的当。

    龙起津唇边带笑,“呵呵,就算你有心上人又如何?”

    他很霸道,“最后得到你的那个人,一定会是本殿。不信,走着瞧。”

    “那就走着瞧好了。”东方恋也挑挑眉。

    欧阳香在旁边听得很不是滋味。本来,她今天是跟兄长欧阳秀出游的,途中他们遇见了七皇子还有安乐公主,便一起游玩了,欧阳香对龙起津一直挺有好感……

    如今,听到龙起津对东方恋的表白,她的心里很难过。

    明明,她才是百花翘首不是吗?龙起津以前不是隐约表明了他要娶世间最优秀的女子吗,如今她欧阳香便是这世间最优秀的女子了,怎么龙起津却是看不见她呢?

    龙起津以前不是隐约表明了他要娶世间最优秀的女子吗,如今她欧阳香便是这世间最优秀的女子了,怎么龙起津却是看不见她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