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626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酒鬼醉天九龙圣祖

    东方恋站稳,脸,有些红了。“欧阳世子怎么在这里?”

    他肯定是一路护送她回家吧,否则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欧阳秀还是那么温柔。记得前世,他也是这样温柔的呵护她。可惜那时候她对龙起津太死心塌地了,有意忽略了欧阳秀。

    “我……呃,我怕,七殿下对你不利,毕竟他刚才好象在生你的气。”

    欧阳秀给自己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东方恋也不探究。

    看了一眼欧阳秀,忍住自己对他的心潮澎湃,只淡淡地说,“哦,那就谢过欧阳世子的护送了。我也没事了,欧阳世子请回吧。”

    “嗯。”

    欧阳秀应了一声,看向她姣好的侧脸,想想又多说了一句,“六小姐,有些话儿我或许不该多说的,但是,如果你不是真心喜欢七殿下的,最好不要去惹他。”

    “哦,为什么?”难道欧阳秀看出来她不是真心对龙起津的了?

    “七殿下这个人,看着很好相处,但其实却不是个那么好打发的。如果六小姐只是想……玩玩,最好不要找七殿下。”

    言下之意就是东方恋肯定玩儿不过龙起津。

    东方恋不由得多看欧阳秀两眼,“你凭什么说我对七殿下不真心?”

    “只是……感觉。”面对东方恋的咄咄迫人欧阳秀感觉有些尴尬,他确实是多事了。“如果秀有得罪六小姐的地方,请原谅。”

    “以后不要随便猜测本小姐的心思。”东方恋睨了欧阳秀一眼。

    “是,秀多有得罪了。”欧阳秀转身,离开。

    看着欧阳秀那孤寂的背影,东方恋忽然有些心有不忍。

    她知道,欧阳秀因为性子冷清,没有什么朋友,他向来都是独来独往的,与皇室的人也只是维护表面的友好而己。而与其他才子,文人都是持才傲物并且相轻的,欧阳秀又有凰国第一才子,苍凰大陆七大才子之一的雅号,这些荣誉给了他高不可攀的尊荣与身价,却也使得他更加没有可相交的志同道合的朋友。

    她是他,第一个异性好友,也是第一个可以称之为知己的朋友。他说的。

    如今,她却因为种种顾忌如此冷待他,是不是有些得不偿失了?

    “欧阳秀。”

    她忽然叫住他。

    欧阳秀站住,转身,那俊美的面容,优雅黑亮的眼睛看着她,“何事,六小姐?”

    “明天,你会进宫参加子车孟大师举办的辩论盛会的吧。”

    “是,皇后姑奶有邀请了。秀会出席。”

    “我明天也要走。”

    东方恋忽然走近欧阳秀几步,“但是,我没有自己的马车,如果可以,欧阳世子明天能不能来接我一起前去?”

    “自然可以。”

    欧阳秀喜悦。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会如此喜悦。其实他刚才一直尾随她与龙起津,他的内力极好,他听到她与龙起津说话,她拒绝了龙起津来接她入宫,为什么却叫他来接她呢?

    他的内力极好,他听到她与龙起津说话,她拒绝了龙起津来接她入宫,为什么却叫他来接她呢?

    “那便多谢了。”

    东方恋的心也在雀跃,“我希望我们是朋友。”

    是的,只做朋友就足够了,其他关系都太累太短暂了,还有种种不快的事情,太多的东西夹杂其中,就算再深厚、再笃定的爱情,也会有耗尽的一天。

    而友情,才是源远流长的。

    欧阳秀笑了一下,心里忽然间春暖花开。

    ……

    左相府。

    因为三少爷东方棋的回府,慕容以向自己的儿子狠狠哭诉了一番,让东方棋对东方恋这个“嫡妹”越加不满了。

    本来从小在慕容以的耳提面命之下,东方棋与东方恋的感情就比较淡。

    如今听闻他不在的短短时间,左相府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还有昨天的百花盛会他因为军务繁忙也没能参加,东方画便被冥婚给二皇子龙起文。

    虽然还没有正式赐婚,可东方画一直是左相府最大的期望,如今这个期望几乎落空了,也难怪母亲如此愤愤不平。

    东方棋听闻了整个过程后,气不过,便携带着几名侍卫就找到了东方恋的小院子中。

    此时东方恋正在洗澡,暖暖的水泡得她甚是舒服。

    东方恋听到外面院子里吵开了,便问已经赶回府的柳儿,“柳儿,发生了什么事?”

    “小姐,是三少爷。三少爷回府了,似乎要找小姐算帐。”

    “呵呵,算帐,来得好。”

    东方恋从浴桶中站起身子,披上衣服,走出了浴室。

    东方恋只用一支玉钗子把自己的一头青丝松松的绾了起来,穿一袭浅色的长裙,便笑意盈盈的出现在东方棋面前。她的皮肤很白,尤其是沐浴过后,宛如出水的芙蓉。

    “三哥,这闹哄哄的,来找恋儿什么事呀?”

    “东方恋!”

    东方棋直呼其名,一脸凶神恶煞,硬是破坏了他那长得不俗的五官的美感。

    东方棋遗传了慕容以的相貌,有一双好看的眼睛,一袭深综色的衣袍衬得他更为高大。虽然他今年才十七岁,可是东方棋在镇国公府军部就职,是个都统,可为前途无量。

    但如今他这一副张狂的样子,却是有些年少轻狂,张牙舞爪了。

    “三哥,你好凶哦,恋儿真怕。”

    东方恋一脸怕怕的拍拍自己的胸膛。

    “你就别装了。”

    东方棋鄙视东方恋,“我问你,百花盛会时你为什么在皇后面前作假证,说画儿唱曲难听,没有技巧什么的,画儿唱曲的时候我听过,无论音色和技巧都绝对一绝的。”

    “呵呵,既然如此三哥就到皇后面前说呀,给五姐正名,看看皇后会不会相信你。”

    东方恋一笑。

    “东方恋!”

    东方棋气得咬牙,“如今画儿的声音还没有办法恢复,说,是不是你搞的鬼?”

    “呵呵,三哥怎么就听信母亲……不,大夫人之言。她已经跟我恩断义绝。三哥哥要知道那天皇后可是当着许多人的面,查过那杯茶的,证实那杯茶没有被下药,三哥怎么就妄管证据,认定是我暗害五姐姐呢?”

    “呵呵,三哥怎么就听信母亲……不,大夫人之言。她已经跟我恩断义绝。三哥哥要知道那天皇后可是当着许多人的面,查过那杯茶的,证实那杯茶没有被下药,三哥怎么就妄管证据,认定是我暗害五姐姐呢?”

    “你个没有心肝的,你一直对母亲不满,如今更是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相认了。你小心眼,你知道画儿是母亲的部希望,你心生怨愤,于是你就使计暗害画儿……”

    “呵呵,三哥,那是母亲先不认我的。不是我不认她的。还有,以上都只是三哥你一个人的猜测而己。证据呢?”

    东方恋笑意盈盈。

    “我暂时是没有证据。但东方恋你别得意,我知道画儿冥婚的事情定与你脱不了关系。爹被你糊弄过去了,我可不会!”

    东方棋听慕容以陈述百花盛会那天的事,以他不错的脑子分析,就知道那一桩一桩,一件一件都是有谋划的。

    “呵呵,莫非三哥的意思是,五姐姐要嫁给二皇子冥婚的事情是我暗害的了?你怎么不说是五姐姐运气太好了呢,妹妹我想嫁二皇子可是都嫁不着呢。”东方恋一脸叹息。

    “你!”

    东方棋指着她,却被她能言善辩的模样气得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以前东方恋很温顺的,不只是对母亲慕容以一派温驯,就算是对他这个哥哥,东方恋也是尊敬有加,和颜悦色的,绝对不会象现在这样,句句针对,字字带刺。

    不过是短短的时间,东方恋怎么会忽然间变了这么多呢?

    “三哥哥,那时你不在,你只是听信了大夫人的一面之词,就来冤枉妹妹,大夫人自小就偏爱五姐姐的,如今五姐姐的婚事不如她的意,她自然拿妹妹来发泄了。

    “再说这些后宅的事情,三哥哥本来就不该管的,男儿志在朝堂,三哥哥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晋升自己的职位吧,讨外公欢心吧。镇国公府若有空缺,要提拔什么人,首先考虑的也是他们慕容家的人。三哥哥想出头,就好好多下功夫,不要掺和这些内宅的事情了。”

    东方恋此言是狠将东方棋一军,说他胸无大志,整天在女人勾心斗角的事情上打转,没出息。

    “你!”

    东方棋惨败,气得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有呀……”

    东方恋以前世的记忆想了一下,“这段时间夫人正在给三哥哥物色媳妇人选呢,夫人看中的人可是赵家的小姐哦!”

    赵家小姐赵梦致,可是如今娶作妻室的大热人选,事因她父亲赵兴是内阁的主心骨,深得皇帝的信任。

    在百花盛会上虽然赵梦致并没有夺得单项第一的成绩,可是她的才艺其实也不错,唱曲,礼仪都不俗,只是输给了龙昭然和龙安乐而己。

    但这样一个妙人儿东方恋却知道,东方棋是不喜欢的。

    东方棋喜欢的人是户部尚书家的小姐蒋妍妍。

    蒋妍妍舞蹈不错,虽然输给了东方画,可是昨天的情形怎么看怎么有点蒋妍妍相让于东方画的意思。

    蒋妍妍舞蹈不错,虽然输给了东方画,可是昨天的情形怎么看怎么有点蒋妍妍相让于东方画的意思。

    蒋妍妍此举应该是为了讨好慕容以吧,谁都知道慕容以对东方画这个女儿寄以厚望。

    但蒋妍妍却是不知道,无论她做什么慕容以都不会同意她嫁入左相府的门的,因为户部尚书蒋正德是属于右相的阵营。..

    而右相李中渊与东方丰远在朝堂之上早就争得有你无我。因此慕容以和东方丰远都是不会允许东方棋与蒋妍妍走在一起的。

    东方棋一听自己母亲居然瞒着自己去说亲,况且说的还不是他喜欢的,这不得了。但他又想或许这只是东方恋的离间计。

    “东方恋,你别想离间我与母亲,母亲是知道我并不喜欢赵家小姐的。”

    东方棋自从早几个月在墨香居与蒋家小姐一遇后,就喜欢上对方。

    而蒋家小姐也对他有意思,两人来往书信已多时,感情正在升华中。东方棋也对蒋妍妍许下必娶之言。

    怎么会娶赵家小姐呢?

    “信不信由你。”

    东方恋点到即止,懒得多说。她知道东方棋必然是会去求证的。

    而当他知道真相,母子俩就会离心,根本不用她多加着力。

    “东方恋,你……给我等着,如果我知道是你造谣,看我怎么收拾你。”

    东方棋气得拂袖而去。

    ……

    当天晚上,东方恋让绿儿去打探消息,便知道东方棋与慕容以狠狠吵了一架,然后东方棋就离开左相府,回他的军营去了。

    慕容以和东方棋吵完之后,得知东方棋是从东方恋这边知道她派人去赵家说谋的,自然气得不行,风风火火的就找到恋阁,要找东方恋算帐。

    “你这个贱丫头,给我出来。”

    “夫人这是叫谁贱丫头呢?”东方恋慢悠悠地出来,“本小姐的闺阁里可是没有贱丫头。”

    “你就是贱丫头。”

    慕容以气得指着东方恋的鼻子骂,完不管她左相夫人的气度了。

    她本来就对东方恋蓄了十几年的怒火,最近一次一次迸发出来,一次比一次更气愤难当。这次东方恋居然敢离间她与唯一可以指望的儿子的感情,真是太可恶了。

    “东方恋,你是怎么知道我派人去赵家说媒的事情的?”这事慕容以做得隐密,目的就是要瞒着东方棋,等所有都定下来了,东方棋抗拒也没有办法。

    还有就是万一被赵家拒绝了,别人不知道也不至于太丢脸。

    赵家虽然不是凰城最有势力的六大家族之一,可赵兴如今深得皇帝信赖,多少人想攀上赵家的门楣,听说有不少人都暗地里派媒婆到赵家说媒了,但赵家谁都没有答应。看来赵家是要好好挑挑选选,挑个最好的。

    “恋儿不只知道夫人暗地里派人去赵家说媒,还知道许多夫人不想别人知道的事情呢,呵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东方恋一副欠揍的表情,气得慕容以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你还知道什么?”慕容以憋了半天才憋出这句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