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729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东方恋。”

    “东方恋。”

    他的口吻严肃了些,“本殿亲自来接你进宫。”

    “我知道了。但是,我不想让人误会我和七殿下。”

    东方恋也说得正式,果断地拒绝了龙起津。

    “你可是厌恶本殿?”

    龙起津的心提了起来,他害怕东方恋说是。

    他还以为自己这一生都没有什么害怕的事情,但是如今在这个小女子面前,他居然也会害怕,害怕她讨厌他,不喜欢他。

    “七殿下,你多虑了。”

    东方恋不想与龙起津多言,直接走向了欧阳秀的马车。

    欧阳秀想不到她会真的与龙起津对着干,是该说她勇气可嘉呢,还是她不知天高地厚?龙起津这号人物也敢惹。

    欧阳秀为东方恋掀起马车的门帘,既然她敢朝他的马车走来,他没有理由不敢接她进宫。

    “东方恋,如果你坐上别的男人的马车,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龙起津出言威胁。

    他在赌,赌东方恋对他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为了挑起他作为男人的征服欲。

    他要让她知道,她做得太过份了,无论是试探或是手段什么的,都过份了。

    “哦,代表什么,不知道。”

    东方恋根本不顾龙起津是什么想的,脚一踩便坐上了欧阳秀的马车。

    “东方恋!”

    龙起津还在做最后的努力,“这个,你想要吗?”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店铺的契约。

    这是他昨天答应过她,如果她陪他去游湖,就给她一间铺子。

    “是什么?”

    东方恋不是很感兴趣,扫了一眼他手上的契约。心想应该是昨天答应给她的东西。但如果龙起津将她看得这么低,以为区区一个铺子就可以威胁她,让她改变主意,那他可是看轻她了。

    “店铺,还是我名下最赚钱的店铺之一,你不想要吗?”

    有了这间店铺,她在左相府即使无月银,也能过得很好了。

    她虽是嫡女,可是一向受慕容以排挤吧,慕容以将副身心与希望都放在东方画身上……这他可是查探过的。

    “店铺自然想要,这是你答应过我的,欠我的。”

    东方恋微微一笑,“但是,不能用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向我交换任何条件。这样吧,店铺我也不急,如果七皇子还守诺言的话,就找个时间送上门吧。反正有欧阳世子作证,我也不怕你赖帐了。”

    说罢东方恋看了欧阳秀一眼。

    欧阳秀微笑……他怎么觉得这位六小姐越来越有趣了呢,居然敢跟龙起津叫扳。龙起津这个人看着虽然很好相处,但真实的龙起津,恐怕不这么容易打发。

    “我们走吧。”

    东方恋对欧阳秀说,看也不看龙起津一眼。

    “好。”

    欧阳秀随之也坐了上去。

    柳儿坐在前面,与车夫并肩而坐。

    “可以出发了。”

    欧阳秀对车夫吩府道,既然东方恋不畏龙起津的强权,选择了自己,那么他这个欧阳世子也不会如此没有担当,承受不起龙起津的怒火。

    “是,世子。”

    车夫得令,立马赶车,扬长而去。

    “是,世子。”

    车夫得令,立马赶车,扬长而去。

    “你们”

    看着马车走远,龙起津气得不轻,一脸瘟色,立在当下。

    “殿下?”

    旁边的侍卫齐平看了一眼龙起津。

    齐平觉得东方恋也实在太过份了,还从来没有女人敢这样不甩他们殿下面子的呢。

    “进宫。”..

    龙起津咬牙。

    即使他再气又如何,还能追上去杀了欧阳秀或东方恋不成?

    他不是那么冲动的人,也不会为了任何事情得罪凰国的第一大家族。

    与欧阳秀之间,只能是较量,不能真的动手。他就当是得到东方恋的一个挑战吧。毕竟太没有挑战性的事情,也挑不起他的战斗欲不是?

    “殿下,你对东方小姐?”

    赶车路上,齐平不禁问。

    他们是死忠于龙起津的,虽然与龙起津是主仆,但更多的时候他们更象兄弟一样,感情很好。

    但即使感情好,齐平也拿不准如今龙起津对东方恋是什么态度了。

    那个女人一再拒绝龙起津……是个男人都会生气。

    “她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龙起津拢了拢宽大的手掌,一脸志在必得。

    虽然东方恋对他的态度是个打击,毕竟他从来没有被女人拒绝过,但万事都有第一次,这个女人不同于别人,值得他多花心思。

    如果是别人,就他的尊贵身份,俊美长相,气度不凡,只有女人缠着他的份,他那里会费心讨她欢喜?

    齐平听到龙起津的话,叹息一声。

    以他对龙起津的了解,他早知道龙起津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那太不符合龙起津的作风了。

    殿下从小到大,想要的东西那件不是千方百计弄来的?

    那怕是他得来之后又丢弃。

    东方恋,看来一定会是殿下的人了。

    ……

    马车上。

    东方恋发觉欧阳秀盯着自己,有些莫名,便朝他看了过去。

    “欧阳世子你这么瞧着我,有什么想说的?”

    “你今天得罪龙起津了。你不怕?”

    其实欧阳秀搞不懂为什么东方恋那么高调的与龙起津过不去。她完可以……虚应着龙起津不得罪他的。

    “相比得罪龙起津,我更怕得罪你。”

    东方恋笑了笑。

    “哦,为什么?秀可是从来没有威胁过六小姐你。”

    “叫我恋儿吧。”

    六小姐六小姐的听着怪不舒服的。

    “秀,我也可以这样叫你吗?”

    就象前世一样。

    但是前世的悲剧,她决不会允许重演的。

    曾经她为了不想重演前世的悲剧,而刻意的冷落欧阳秀,可是后来却发觉这样做只是对自己的一种折磨。

    为了顾忌龙起津,折磨自己实在不划算。

    “好。恋儿。可是你为什么会怕得罪我,我很凶吗?”

    欧阳秀可从来没有凶过人,他对人向来都是谦谦君子的,尤其是对女人。

    “你不凶。可是,我不喜欢看到你不开心。”

    东方恋不知道怎么说,她想自己的话欧阳秀肯定会觉得莫名其妙吧,可是前世的事情她要怎么跟他解释清楚?

    欧阳秀听到她的话,一怔。

    欧阳秀听到她的话,一怔。

    “恋儿在乎我?”

    “站在朋友的立场,在乎。”

    “呵呵,我知道,恋儿拿我当朋友。”

    欧阳秀笑得是如此满足。

    东方恋也很开心……

    忽然间,她又想起前世,自己知道欧阳秀为救自己被斩首于午门后,她托龙起沐带话给欧阳秀,说她愿意嫁给他……其实,今生今世,她与他最好还是做朋友。

    因为许多时候爱情,就是一个悲剧。

    两个人成亲,成为夫妻,并不是相爱就可以的,特别是他们这样的出身,代表着两个家族的结合,这其中的利益牵扯太大了。试问又有什么关系比友情更长久,更安呢?

    ……

    马车行走了一段路,忽然间,有杀气。

    东方恋原本放松的表情在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气后,一点一点收起来。

    欧阳秀也有所察觉。

    “应该是针对我来的。”

    东方恋淡淡一笑。

    慕容以,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不过慕容以知不知道此时她与欧阳秀在一起呢?

    不管慕容以是否知情,只要她出手,她便是与太尉府,甚至与皇后欧阳静结怨了。

    哼,只要有机会,她不会让慕容以身而退的。这一次定要这个老女人栽得很惨。

    “你好象知道是谁要对你不利。”欧阳秀看了东方恋一眼。

    她一个深闺女孩,得罪了什么人呢?

    “是慕容以。”

    “慕容以?”

    欧阳秀听到这个名字,还是挺意外的。

    “她不是你母亲吗?”

    做母亲的怎么会对自己女儿下手呢,这太不正常了吧?

    虽然在百花盛会的时候,他就察觉了慕容以对东方恋的不满,但好歹是母女呢。除非这种关系别有隐情。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东方恋也不想隐瞒欧阳秀。

    如果他都信不过,那谁可以相信呢?“慕容以不是我的亲娘。”

    “那……你母亲是?”

    “我如今不方便说。不过我想慕容以一直容忍我的存在,忍了十几年,她已经憋坏了。她为了除掉我,看来是要下死手了。欧阳世子,你怕不怕被我连累呢?”

    这次慕容以派来的杀手应该是有些名堂的。

    而东方恋身边虽然有淡一暗中保护,但对上众多杀手,有些势弱。

    东方恋初步估计,那些杀手应该有二十人以上,而且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慕容以还真是看得起她了。

    “我不怕。”欧阳秀淡淡地道。

    “嗯哼,不怕就好。”

    东方恋是知道欧阳秀的身边有一批高手暗中保护的,而且欧阳秀本人的功夫也很好。

    慕容以派来的这些人虽然厉害,但威胁不了欧阳秀。

    也是如此,她才放心欧阳秀继续乘坐在马车内的。

    ……

    杀机显露!

    不用东方恋下令,暗中保护东方恋的淡一立马就出手击毙了两名杀手。

    淡一功夫过人,身影快速鬼魅,余下的杀手见此强敌更是一涌而上,围着马车。

    淡一继续撕杀,还击,保护主人,他出手果断利落,但渐渐的一个人应付众人,显得有些吃力。

    淡一继续撕杀,还击,保护主人,他出手果断利落,但渐渐的一个人应付众人,显得有些吃力。

    “出动。”

    欧阳秀一声令下,便有人作为帮手加进来,一起对付那些嗜血的杀手。

    是四个侍卫,武功都是一等一的。这四人是在欧阳秀身边保护的暗卫。

    知道外面撕杀得厉害,血腥而残忍,可欧阳秀和东方恋在马车里坐得神清气爽,老神在在,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外面的撕杀有多激烈。

    而东方恋是知道欧阳秀身边绝对不只这么点力量的,如今只释放出四名暗卫,那便是说明慕容以派来的人虽然强捍,但不足以让他动用多余的力量。

    “余伯,继续赶车吧,不要耽误了进宫的时间。”欧阳秀淡淡地对车夫说。

    “是,世子。”

    余伯跟在欧阳秀的身边十多年了,一直很忠心,在欧阳秀身边打点一切,同时也是太尉府的老人,自然知道这个进宫的时间耽误不得。

    若是误了时辰,就算皇上和皇后不怪罪,其他一心找太尉府错处的臣子也会借题发挥的。

    ……

    辩论盛会。

    比百花盛会还要热闹许多,为了方便天下学子都可以参加辩论,网罗人才,皇帝龙弘还特别下旨分两个场地举办,宫内设一场,宫外再设一场。

    这次子车孟定出的辩论题目是天下何以为重?何以治天下?

    前来参加辩论盛会的人可以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就算有什么说偏了也不会怪罪。

    外场,由子车孟的师弟,帝师刘绮卫主持。

    而宫内,则由子车孟亲自主持。

    倾慕子车孟大儒之名的百官,以及百官家的家属子女,早早就来到了举办盛会的太和殿。

    皇后欧阳静也会出席。

    本来皇帝龙弘也是要来的,可皇后说如果皇帝也在场的话,恐怕许多话大家就有所顾忌,不敢畅所欲言,皇帝才打消了主意,将一切事宜交给皇后。

    今天的主角是子车孟,以及即将与子车孟展开辩论的各学子。

    由于之前东方恋被子车孟特别点名,要与她继续辩论,所以今天大家都想看看这个东方恋是何许人也。

    特别是上次百花盛会因公事没有出席的各位世子,公子,他们都没有见过东方恋本人,不知道这位左相府的六小姐长得是圆是扁,为什么会得到子车孟的特别青睐?

    他们等了许久,也未见东方恋现身。

    有些人便低头议论起来,“你说这六小姐会不会是怕丢人不敢来了?”

    “或许吧,毕竟她一个女子,如果只是个绣花枕头的确不敢现身。”

    另一个人回答。

    “左相夫人和五小姐倒是早早来了。”

    有人睨向慕容以和东方画,他们看到东方画那一身出挑的打扮,不免眼光一亮,“这凰城第一美人的名头,可真不是浪得虚名的,这五小姐真是国色天香……”

    “可却是个克夫的。”另一个人有些宛惜地说,“况且不是指给了二皇子了嘛,这马上都要冥婚了,你就别想第一美人了。”

    “可却是个克夫的。”另一个人有些宛惜地说,“况且不是指给了二皇子了嘛,这马上都要冥婚了,你就别想第一美人了。”

    “也是,谁敢跟二皇子争美人呀。”

    就算这二皇子是个死人,那高高在上的地位也是摆在那里的,况且二皇子于凰国还是有大功的,被封为义王,谁也不敢亵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