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88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哎,可惜了。这么个活生生的美人下半辈子就要守活寡了。”

    一位公子啧啧叹息。

    东方画不是没有感觉到那些人似有似无的同情的眼光,她还得摆作一副若无其事,笑颜如花的模样,真是有够上火的。

    “母亲,我不甘心。”

    东方画在慕容以跟前低声说,“女儿不甘心嫁给二皇子,女儿决不要嫁给一个死人。”

    “好了。画儿,深住气。所幸皇后还没有强硬指婚,我们就装作不在意那件事情吧。但是画儿你要抓住机会了。如今冥婚的事情一出,皇室的人肯定不是会与皇后作对,打你主意了,所以你的眼光要放长远一些……”

    “娘,我不。”

    东方画瞧上的是龙起津与龙起昊二人,“世间男儿何其多,可是优秀的却不多,人上之人更是只有那么几个。其他的画儿都看不上眼,只有六皇子和七皇子……”

    “你就别想了,他们是不会与皇后作对的。”

    慕容以人精似的,在后宅与宫帏之间打滚那么多年,岂能看不清这些事情呢?

    她如今也没有别的想法,只希望女儿嫁得不错,不要嫁给一个死人,葬送了一生幸福就够了。

    “女儿不。女儿自有办法,娘,你就不用为女儿操心了。”

    哼,她就不信若是自己与六皇子或者七皇子其中一个生米煮成熟饭了,他们还能不娶自己?

    好歹她也是堂堂左相府的嫡出五小姐呀。但是到底选那一个呢?东方画却是有些举棋不定。

    “娘,东方画那个贱人不会是真害怕了,不敢出现了吧?”

    眼看辩论盛会开始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东方画有些得意。如果东方恋真是不来了,那就是得罪皇后了。

    “哼,她……来不了了吧……”

    正当慕容以非常得意的时候,便听见太监尖着嗓音叫道,“五皇子到!”

    “六皇子到!”

    “七皇子到!”

    “欧阳世子到!”

    而东方恋,便是跟在欧阳秀身边款款入场。

    慕容以一看见东方恋居然准时出现了,还与欧阳秀一起进来,关系显然不错,立刻感觉肚子里的一口气要破腹而出!

    她忽然想到,刚才派去的杀手不会也得罪了欧阳家吧?

    “娘,东方恋这个小贱人怎么跟欧阳世子走在一起了?”

    靠得这么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东方恋与欧阳秀这二人关系匪浅。

    关健是东方恋什么时候靠上欧阳秀这棵大树的?难道是百花盛会时,八皇子欺负东方恋,欧阳秀前去帮她解围,这二人搭上的?这东方恋也太会勾引男人了吧,狐狸精。

    “景王殿下到!”

    太监又一声尖呼,可是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景王殿下到!”

    太监又一声尖呼,可是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景王,虽然大家都知道有这个人,他是凰国的皇长孙,皇后的亲孙子。

    可是景王自小身体就不好,一般的宫中庆典他从来就不出席,大家都快要忘记这个人了。

    御医断定了他活不过二十,这么一个短命之人对宫中,对政事有何影响?

    大家都在等着何时宣布景王病逝,到时候去参加一场葬礼便完事了。

    想不到今天,景王居然会出席辩论盛会。看来子车大儒的脸面真是大呀,连景王这个病中的人都慕名而来了。

    只见龙景狂一袭银白锦衣,缓步走进太和殿。

    这是他第一次在宫中盛会上公开亮相,其实许多人都没有见过龙景狂的真实容貌,不知道他长得如何,只是猜测这皇族龙氏血统的人长相都不会差的。看五皇子,六皇子,七皇子,甚至八皇子……一个个都是美男。

    但当他们看到龙景狂真容的时候,还是被龙景狂的长相惊艳到了。

    这个男子,他的美,那种气质,气度,完不是只用“俊美,优雅”这些简单的词,就形容得了的。

    这个男子,星空为魂,美玉为神。黑色的眼眸仿佛隐藏于一片深海中,直挺的鼻子下两片红唇优雅地轻抿,一头黑发丝丝妖绕地散落于肩膀上……

    他的面容,虽然有着不健康的苍白,可是那谪仙的气质,那妖娆无双的绝世容颜,还是深深的震撼了众人。

    他拜见皇后,“皇奶奶万福金安!”

    “景儿。”

    皇后一看见龙景狂就喜悦,龙景狂可是她的亲孙,她长子留下的唯一的血脉。这份感情自然是深厚的。

    如果不是龙景狂自娘胎就带病,皇后对龙景狂是很有指望的。

    但如今,她唯求龙景狂能多活一些时日,陪陪她安享晚年足矣。

    “皇奶奶,景有段时间不进宫了,皇奶奶还好吗?”

    “好,很好。来人,快赐座,让景王入座。”

    皇后深知自己这个皇长孙的身子,生怕他站久了会累着。

    很快,一个舒适无比的座位便抬了过来,是景王专用的。

    虽然景王不常进宫,不过他每次进宫所有下人都照顾有加,体贴周到。

    刚才从他踏入宫门的第一步开始,这些宫人就开始准备了。

    龙景狂入座,慵懒的坐在那舒适又豪华的位置上,他的坐姿令人看着倒是有几分病态。而事实上,他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了。

    “哗,景王长得真好看。”

    人群中有少女发出一声低呼。那是太师府年仅十岁的曾孙女刘念。

    其他贵女大抵也是一样的想法,只不过她们都比刘念这个才十岁的孩子年长了些,多了几分少女的矜持,万不敢在人前,在庄严的太和殿及皇后面前,对景王评头品足。

    东方画一双美丽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龙景狂俊美的脸庞,一时间忘了回神,一颗心脏更是扑嗵扑嗵的跳得厉害。

    “画儿。”

    慕容以看见爱女的痴迷神情,不由得有丝担忧,“你不会是看上景王了吧?”

    慕容以看见爱女的痴迷神情,不由得有丝担忧,“你不会是看上景王了吧?”

    慕容以虽然宠爱东方画,可是也不想女儿被男色迷晕了头,迷失了方向。

    “娘,你说什么呢?”

    毕竟是少女,东方画有些不好意思。

    “画儿,为娘可是要警告你一句,咱们女儿家时不时抬高自己身价,多挑挑选选是好的,毕竟嫁人是女人一辈子的大事。但是认真了目标就要死心追随,否则让人觉得你水性扬花的,便谁也不会将你放在心上了。”

    这便是慕容以大半生的处世之道。

    她对于当年不能入宫之事虽说耿耿于怀,可是嫁给东方丰远之后也恪守妇道,安分守己,才会获得东方丰远的尊重,坐稳了左相夫人的位置。

    “是,娘。景王虽美,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美男,但他却是个短命的,女儿不会这么蠢,给自己找个短命的。”

    东方画只能在心里稍加叹息了,唉,可惜了如此一个美男。

    “你知道就好。”

    慕容以拉着女儿找位置坐下。

    慕容以的心里有些忐忑,如今东方恋能顺利进宫,那就代表刺杀失败了。

    但愿不要留下什么马脚,让东方恋抓到把柄,否则这个死丫头可是会整治她的。

    “娘,我们坐在那吧。”

    东方恋走到第一排。

    却被一位公公劝住了,“五小姐,左相夫人,你们不能坐在这里。”

    “为什么?”

    东方画非常不爽,她可是左相千金,为什么不能坐第一排?

    “五小姐,除了第一排其余的位置你们都可以坐。请小姐和左相夫人见谅。”

    这位公公在宫里当差许久了,自然认得慕容以和东方画。但第一排是有特别安排的,他也不敢让人随便占了位置。

    “公公……”

    慕容以扫了一眼太和殿。

    太和殿非常宽敝,定是料准了会有许多人前来参加辩论盛会,所以准备了好多位置,而一些重要的人都被安排在第一排,比如已经入座的五皇子,六皇子,七皇子,甚至欧阳世子……

    而她一心期盼的东方棋,并没有在席间。于是慕容以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逆子,明明答应了她入宫参加辩论的。果然是不能指望。

    “左相夫人这边请。”

    公公也是个有眼色的,指了指第二排首位的位置让慕容以坐下。

    “谢公公了。”

    慕容以收敛了神色,拉着东方画坐下。

    东方画的眼光在第一排的六皇子和七皇子之间转了转,想到今天自己还要好好表现才能吸引二人的目光呢,未免有些压力。如果是选美,她是毫无压力的,但是比辩论……

    她虽然有所准备,临时抱佛脚从找来的几名夫子那里,学习了一些关于辩论的知识,可到底没有足够的自信。

    尤其是看到东方恋居然坐在第一排,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娘,你看,东方恋这个贱人居然可以坐在第一排,凭什么?”

    虽怒嗔着,又身负“克夫”的阴霾疑云,东方画倒没有明显怒容,她立定主意无时无刻都要展现自己凰城第一美人的美丽,令凰城的贵公子都为她倾倒。

    虽怒嗔着,又身负“克夫”的阴霾疑云,东方画倒没有明显怒容,她立定主意无时无刻都要展现自己凰城第一美人的美丽,令凰城的贵公子都为她倾倒。

    “哼,看她一会儿怎么出丑吧。”

    慕容以对东方恋十分不屑,不相信东方恋会有什么辩才,真的得到子车孟的赏识。这个丫头只是比较会卖弄而己。

    慕容以对爱女谆谆教训,“画儿,你要记住,等会儿辩论的时候,涉及到治天下什么的,你可不要出声,那是男子的领地,我们女子万不可以自己学富五车,就压到男子的头上去。娘要你学辩论是为了今天的辩论盛会,若是有机会表现,不至于哑口无言。

    “可是你要记得,点到即止。辩论这玩意儿本来就是见仁见智的,有些观点明明是对的,但是得不到认同,便是错的,甚至还会因此得罪了上位者。有些话明明是附庸的,却很受用。画儿你可明白?”

    “是,娘。画儿明白了。”

    不就是拍马屁,专挑上位者爱听的说,她岂会不明白?这样做就算表现得不好,也不会惹来杀身之祸。如果让上位者知道她的忠心,或许还会得到打赏呢?

    ……

    在众人期待中,辩论盛会开始了。

    皇后笑容详和,一派雍容,对子车孟说,“子车老先生,可以开始了吧?”

    “是,皇后。”

    子车孟看了坐在第一排的众人一眼,都是年轻人,这很好。

    “大家都来说说,这天下何以为重,何以治天下?”

    子车孟期盼地看着众人。

    顿时,底下人讨论声一片,却没有人第一时间站出来。

    子车孟也不急,等着他们讨论告一段落。

    终于讨论声渐渐平复下来。

    第一个人发言的人站起来了。是龙起沐。

    他早就仰慕子车孟的学识,如今也不介意做第一个发言的人。

    “老先生。沐以为,这天下社稷为重。若要社稷稳固,便要天下太平。最近凰国东南地区甚是不稳,多次有人带头造反闹事,导致人心动荡,百姓不安,朝庭已派兵去镇压,可越镇压越反弹。

    “父皇为了这件事情烦心得很。沐不才,希望这次辩论盛会大家能各抒己见,拿出一个好方案来解决凰国眼下的困局。还有,沐诚心请老先生指教一二,造福万民。”

    龙起沐一派诚心,忧国忧民,心怀天下。在场百官不少人都对龙起沐有了不一样的评价。

    谁说龙起沐只是个闲散皇子,平时只喜欢舞文弄墨?原来他也会关心家国和天下大事,也会忧心东南的不稳政局。

    学子们见龙起沐一出口就将方向转到了凰国眼下的困局上,于是他们准备好的那些泛泛之言,附庸讨好之言,便都统统派不上场了,一个个哑品无声,闭口不言。..

    而一心争表现的东方画,也乖乖的闭嘴,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国家大事就是她父亲东方丰远,都烦得一个头两个大的,她只是区区一个女子,怎么能发表意见?

    而一心争表现的东方画,也乖乖的闭嘴,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国家大事就是她父亲东方丰远,都烦得一个头两个大的,她只是区区一个女子,怎么能发表意见?

    “六小姐,对于朝庭眼下的困局,你有何意见?”子车孟居然问了东方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