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25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绝世高手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杀孽一起,便是无论做多少善事善举,拜多少的佛,忏多少的悔,都是无用的。

    “很好,反战,和平,这是老夫听过最好的可以替天下百姓谋福趾的话语。”

    子车孟如此说,便是肯定了欧阳秀及东方恋的话,大家都赞许的看向欧阳秀和东方恋。

    对于欧阳秀,他能说出独有的见解,得到子车孟的常识大家一点都不意外,因为他身负天下七大才子翘首之名。

    但对于东方恋,大家不由得刮目相看,小小一个女子,居然如此与众不同……

    龙景狂的一双眼睛也亮了亮。

    之前,他只是以为这个相府六小姐拥有一双探玉之手,医术了得,也有些野心,可是听她的一番言论,居然是个不喜欢杀戮的。

    可是为什么她的眼中,眉宇之间,竟是一片死亡的气息,隐隐浮动嗜杀之意呢?

    这一点,或许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他几次差点踏入地狱,关于这种死亡的气息,他是绝对不会闻错的。

    “如果掌权者都有这个认知,反战,和平,那么老夫这一生所付出的心血和努力,便感觉怎么也值了。”

    子车孟有所感叹,顿时望向皇后,“很感谢凰国皇后娘娘为老夫举办这个辩论盛会,老会年岁已近八十,一生游历苍凰大陆,世人都奉我为当世大儒,可老夫知道人生在世,学无止境,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有时候后生晚辈自有一番见解,今天的辩论盛会老夫受益匪浅。

    “老夫余生也会将‘反战、和平’之念传及天下,希望可以为众苍生尽自己的一分心力。还有,老夫以为欧阳世子有大才,如果能为国,为百姓多做一些事情,必是天下之福,百姓之福,也是凰国之福。”

    “可不就是。”

    皇后点点头,“秀儿,连子车先生都希望你可以多为百姓,为国家多做一些事情,可你却是个不喜欢束缚的,皇上也多次提过授你官职,总被你一次次拒绝。趁今天这个时机,秀儿你就表个态吧,该是入朝为官了吧?”

    皇后笑语嫣嫣。

    大家也在等着看欧阳秀的反应。

    欧阳家太尉府本就是凰国第一大族,欧阳秀的祖父当朝太尉欧阳涛虽然今年已经六十有五了,但仍然在朝堂活跃,加上欧阳涛手握重兵,拥有兵权五万,便是连皇上也对他有几分敬重。

    同时,欧阳涛因为在朝野的影响力,也是内阁重要的一员。

    内阁,便是凰国的小朝庭,有成员七人。除了太尉欧阳涛之外,还有左相东方丰远。

    内阁,便是凰国的小朝庭,有成员七人。除了太尉欧阳涛之外,还有左相东方丰远。右相,李中渊,以及深得皇上信任的大学士赵兴,李承闻,新贵仲声,秦千奇。

    内阁的官职凌驾于六部之上,是天子的近臣,也是皇帝最信任的人。

    皇帝龙弘凡举有什么决策不了的大事,必会召集内阁的人来开个小会议,咨询各方意见。

    别看小小一个内阁,只有七人,其实已是朝中各方势力最重要的角逐场。

    “为官,就不要了吧。”

    欧阳秀轻松一句话,就化掉了那官职与权利的无限诱惑,“皇姑奶,秀儿还是觉得逍遥自在的日子最是快乐了。再说朝中有那么多能人,可以给皇上出谋划策,少秀儿一个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众贵女一听,不免有些失望。

    她们都知道以欧阳秀的能力,如果他答应为官的话,怎么着也会成为天子近臣。

    以他欧阳家太尉府的权利以及与皇帝的关系,一人之下万人之下也不是不能的。但欧阳秀轻易就放弃了,难道他真的志不在官场吗?

    皇后听了,倒也释然,一点看不出不高兴,“好吧,看秀儿你可以玩到什么时候。按本宫说男儿志在四方,怎么着也要建功立业的,何况秀儿也是一个出色优秀的男儿,又是身为欧阳家太尉府。

    “只是秀儿还年轻,玩心未收,本宫也不迫你了,多给你一些时间罢。不过秀儿,你今年也有十八了吧,算算也是时候娶妻了。有了妻子管着你,相必你也会上进许多。”

    “皇姑奶,今天不是辩论盛会吗?秀看许多学子都还没有发表自己的见解呢,怎么就说到秀的终身大事上了。”

    欧阳秀轻轻几句话又化解了“娶妻”这个他还不想面对的话题。

    “也是,今天是辩论盛会,由子车老先生作主,本宫可不能喧宾夺主,将好好一场辩论盛会办成了指婚盛会。”

    皇后一笑,又望向子车孟,“那么就请子车老先生继续吧。”

    “好。”

    子车孟又就“反战、和平”这个话题展开,希望各位学士发展己见。

    因为有了之前东方恋及欧阳秀的奠定,学士们也觉得这个主题很好,是为天下百姓谋福趾的,于是一一发展自己的见解。

    其中,铺国公府的世子宇文海觅的话是较犀利的,“子车老先生。为了天下百姓可以永远生活在太平的日子中,我想天下人百姓没有人会不同意反战以及和平的,可是权力并不掌握在天下百姓的手里,怎么才能让掌权的人不发起战争呢

    “就比如说,我铺国公府也是武力起家,如果有战争,铺国公府也是避免不了披甲上沙场的。

    “如今七国局势,我凰国皇上多次说过希望不要发生战事,在二十多年前也是我凰国第一个响应子车老先生的停战协议的,可是七国之中,也有些喜欢生事的国家,这个子车老先生怎么能保证他们会遵守协议,保持太平呢?”

    “可是七国之中,也有些喜欢生事的国家,这个子车老先生怎么能保证他们会遵守协议,保持太平呢?”

    宇文海觅的话,相信也是众多人的心声。

    “这的确是个难题。七国局势这些年来虽然没有大的战争,可是边境小战总是发生,尤其是赶上天灾之年,更是经常发生百姓粮食被别国游兵抢夺之事。”子车孟说。

    “可恨老夫只是一介儒生,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有时候老夫也很怨恨自己只会做学问。但是怨恨也没有用,老夫的专长就是做学问,唯有将学问做好,从今天起向大家宣传反战及追求和平之念,也希望凰国从我做起,给天下百姓一个维持天下和平的大国形象。”

    子车孟望向皇后。

    “本宫一定会转达皇上。”

    皇后知道自己夫君龙弘这些年来身体越发不好,别说发动战争了,就是边境有些不稳,都会很烦,心乱如麻,加重病情。

    所以说凰国是最不希望发动战事的国家,因此也很认同子车孟想要大肆宣传的观点,反战,和平。

    说来提出这个观点的人是欧阳秀及东方恋。

    欧阳秀是她的侄孙儿,她一直知道欧阳秀学问了得,但今天东方恋却是让她亮相的。

    如果凰国王室有幸娶得了东方恋,那么……也是凰国之福呀。

    一时,皇后便将眼光定在了东方恋的身上。

    东方恋只觉得通体一寒,打了个颤栗。

    皇后看着她的眼光怎么如此玩味?

    ……

    “六小姐。”

    皇后轻轻唤了东方恋一声。

    “皇后娘娘。”

    东方恋站起来,轻轻的袖子一拂。

    忽然间皇后身边的公公变了脸,喝道,“大胆!在皇后娘娘面前居然仪容不整。六小姐,你的袖子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血?”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东方恋的袖子上一片血腥。

    这……这仪容不整进宫,实在是不适。

    而慕容以,看见东方恋这样……脸色白了白。

    岂有此理,这个小贱人……

    “皇后。”

    东方恋扫了慕容以一眼,看见慕容以脸色惨白得可怕,又强定镇定的模样,就觉爽透了。哈哈,慕容以如今想必很怕死了吧。

    好,她就让她更怕一些。

    “禀皇后娘娘,恋儿来的途中,遭到了不明人士的暗杀。这些血,是那些杀手的。抵抗撕杀间便染上了,恋儿进宫匆忙,得不及换下,还望皇后娘娘见谅。”

    说罢脑袋深深地垂下,一副愧疚样。

    “暗杀?”

    皇后心惊,天子脚下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是对皇权的挑衅,是什么?

    “知道是什么人士不?可有仇家?”

    皇后声音凛冽。

    “小女子一个深闺淑女,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实在不知道惹到什么仇家。本来小女子贱命一条不足挂齿,可当时,欧阳世子也在马车上。”

    “什么,秀儿?”

    皇后立马担忧的看向欧阳秀,看见他衣衫干净,身上下没有损伤,才松了一口气。

    “秀儿请姑奶彻查这事。”

    “秀儿请姑奶彻查这事。”

    欧阳秀出列,“那些杀手看来是很有来头,武功都不俗,幸好秀儿身边一直有暗卫保护,所以才没有遇难。也幸好今天秀儿接六小姐进宫,否则六小姐可能就不能活着进宫了。秀儿如今不知道那些人是针对六小姐,还是针对秀儿,所以请皇姑奶彻查。”

    “好,本宫一定会彻查此事,本宫倒是想看看谁有这么大的狗胆,天子脚下居然做这种杀人犯科的事。”

    ……

    东方恋遭刺杀的事,是辩论盛会的一个插曲。

    皇后下令彻查,慕容以心惊,一直回想自己有没有留下什么手脚。

    慕容以禁声禁色,屁都不敢放一下。只是投向东方恋的视线,越发歹毒了。

    ……

    在盛会的最后,皇后将时间交还给子车孟。

    子车孟做了个总结,又与众多学子交淡了一番,辩论盛会便终于结束了。

    而整个过程,龙景狂只是静静的听着,不发一言。

    他如此低调,如果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过人,他景王的身份摆在那里,令人实在忽视不了,那么大家都会忽视了他的存在。

    只是东方恋遭到刺杀的事情,也令他心惊。她到底……惹上什么人?

    ……

    盛会结束后,有人欣喜,有人失望。

    欣喜的莫属于欧阳家,即使欧阳秀对官场不感兴趣,但今天他提出了反战,得到子车孟的认同以及大力推广,那么相信日后欧阳秀在苍凰大陆中的名声会更响。

    还有东方恋,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当东方丰远知道自己一向忽视了的女儿在辩论盛会之上居然得到子车孟的肯定与赞许之后,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既喜,又忧。

    喜是因为东方恋的学识,原来远比他这个父亲所知的要高。

    忧是……东方恋的真实身世。

    经过今天之后东方恋誓必更受人瞩目,如果有好事者翻出她的真实身世,那么后果真的不堪设想。看来他以后要让东方恋低调一些才是。..

    ……

    “景儿,你难得进宫。还有秀儿,你和景儿一起留下来用膳吧。”

    皇后对二人道。

    龙景狂是她的谪孙子,她视之如宝,最忧心他的身体。

    欧阳秀是她的侄孙,她也爱护有加。刚才听到刺杀的事,可把她吓了一阵。

    “好。皇奶奶。”

    龙景狂爽快答道。

    “皇姑奶,秀儿想怕不能留下了。”

    欧阳秀看了一眼太和殿外面,已经准备出宫的东方恋,“秀儿刚才是和六小姐一起进宫的,还遭到了刺杀,如今怎么着也要送六小姐安回到府上,不然秀儿不放心的。”

    “也是。刺杀的事,本宫会派人彻查的,秀儿你放心好了。只是秀儿什么时候与左相府的六小姐来往上了?怎么本宫不知道?”

    皇后有些打趣。

    她从来对欧阳秀的关注极多,竞不知道什么时候欧阳秀与东方恋如此熟谂了。

    龙景狂也是看着欧阳秀。

    以前他为了操心自己身体的事情,对很多事情也就忽略了。

    以前他为了操心自己身体的事情,对很多事情也就忽略了。

    留意起东方恋也是近来的事,但是不知道她的交友情况。

    不过据他所知,这个东方恋以前在凰城并不活跃,她居然还有仇家……

    “上次百花盛会,秀儿有幸结识了六小姐。后又意外遇上,又与六小姐及七殿下一起游湖,这样便有了来往。”

    欧阳秀也不避讳,简单向皇后说来。

    “哦,原来如此。这么说津儿,也是关注起这位六小姐来了?”

    皇后明白了。

    龙起津居然与东方恋一起游湖,这便说明了什么。

    因为龙起津一向心气极高,普通女子皆是不看在眼内,但他居然与东方恋一起游湖,说明了这个七儿对左相府的六小姐,恐怕是有意了。

    “秀儿不关注别人的事情,七殿下对六小姐如何,皇姑奶若是好奇,可以亲自问七殿下。秀儿要告辞了。给皇姑奶跪安。”

    “好,去吧。”

    皇后深知欧阳秀一贯的性格,不喜欢说别人的事情,也不多口舌,一向是那么温和的,淡然的,只管好自己。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