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57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绝世高手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等一下。”

    欧阳秀追出来,叫住正准备步行出宫的东方恋,“我送你回府吧。”

    “方便吗?”

    东方恋刚才瞧了一下,皇后欧阳静有留下欧阳秀的意思。

    “有什么不方便的,上来。”

    欧阳秀率先跳上马车,然后朝东方恋伸出一只手。

    东方恋灿然一笑,握上他的手借力踏上马车。

    众贵女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怨恨了东方恋几分。

    欧阳秀可是许多深闺贵女的梦中情人呀,可是居然被东方恋捷足先登一步,怎么想都有点不服气。

    但却没有人敢轻举妄动,找东方恋的碴,首先欧阳秀的事情就不是她们可以干涉的,其次东方恋左相府嫡出六小姐的身份也摆在那儿,那里是她们说动就能动的。

    东方画见此恨不得扑上来煽东方恋两巴掌,只是如今在宫内,多少有点顾忌。

    “娘,今天这个贱人可出风头了。”

    东方画看着太尉府的马车驶出皇宫,而里面又坐着东方恋这个小贱人,她怎么想怎么怨恨。

    “不急,画儿,我们有的是机会反击。”其实今天慕容以也很窝火。

    她本来计划得好好的,让东方恋缺席今天的宴会,让皇后治她一个藐视之罪,岂料这个贱人居然准时入宫。

    今天她安排的那些人也不是一定要取东方恋这个小贱人的命的,如今还没有到动真刀真枪的时候,毕竟月映那个贱人还好好的活着,如果东方恋出了什么事,想必那个贱人也会为小贱种出头的。

    而她之前在府里早和东方恋撕破脸皮,如果东方恋发生什么不测,东方丰远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她慕容以。

    到时候东方丰远怒起来,会怪责她的。

    她虽是镇国公府的嫡女,可若是因为一个小贱种而失了夫君的欢心,那么很不划算。

    她只是想借皇后的手,让东方恋被治罪,让东方丰远无话可说,怪不了她。

    她只是想借皇后的手,让东方恋被治罪,让东方丰远无话可说,怪不了她。

    想不到这个小贱人真有办法,居然搭上了欧阳秀这个大靠山,还反将她一军……

    如今皇后已经下令彻查这件事了,慕容以只要想想便心惊。

    “娘,你脸色很白,没事吧?”东方画留意到自己母亲的不对劲。

    “没事。”

    慕容以抬头挺胸,给自己打打气,“走吧,我们回镇国公府。”

    “不是回左相府?”

    东方画不解。

    说来东方画今天是失望的,她几乎没有收获,所有的风头都让东方恋抢走了,大家关注的视线也都落在东方恋身上,而她这个凰城第一美人,有关她的话题都是她将要成为二皇子妃……鬼才要做二王妃呢,跟一个死人冥婚,她是疯了才会想当这个死鬼王妃!

    相对于她的落魄,一时半会翻不了身,这个东方恋却是无限风光,如今居然还有欧阳秀这个凰国第一才子护美,想想就不甘心。

    东方画忽然生出一个计谋。

    “娘,我想去见安乐公主。”..

    “画儿,你是想?”

    “对。”

    东方画点点头,“娘,你说过,你已经不认东方恋这个女儿了。那么我也早就不认这个贱人妹妹了。我定不会让她好过。

    “如今,我们不方便对她直接出手的,自然有人对她更恨之入骨,咬牙彻齿。安乐公主,便是那个可以对付她的人。”

    东方画宛然一笑。

    安乐公主对欧阳秀的心思,凡是留心的人都看得出来。而安乐公主向来高傲,又深得皇宠,自然是眼里容不得沙子……安乐公主一定会给东方恋一些苦头吃的!

    想到此,东方画又觉得自己的心情轻快起来。

    ……

    马车上。

    东方恋有些不安,因为她刚才利用了欧阳秀一下,如果不是欧阳秀,皇后对彻查的事情不会如此强硬,慕容以也不会真正感到惊慌,不知道对于此事欧阳秀是怎么看的呢?

    “你衣袖上的血,什么时候染上的?”

    欧阳秀的目光落在东方恋那一片染血的衣袖上。

    “刚才休息的时候,叫柳儿去弄的红药水,并不是血……”

    淡一与杀手们撕杀的时候她和欧阳秀稳稳地坐在马车内,怎么会染上血,但是她不想让慕容以如此安若泰然,于是来上这么一出。

    她有些小心地看了欧阳秀一眼,“你……不会怪我吧?”

    “我若是怪呢?”

    欧阳秀哼道。

    “抱歉。”

    东方恋很快道歉,真心的。

    “我怪你事先不与我商量一下,如果你与我商量一下,我会让那个人更难受……”欧阳秀笑了,看向欧阳秀的眼光带着点捉弄的意味。

    东方恋一瞬间觉得明媚了,心情很好,就知道他不会真的怪她,他人这么好,不管是前世今生,自认识以来,他对她的都是好。“谢了。”她轻轻地看他一眼,心里很暖和。

    “我难以想象你在那个家,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欧阳秀轻喃了一下。

    “我难以想象你在那个家,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欧阳秀轻喃了一下。“你说对你下手的居然是慕容夫人……”

    当时听到的时候他还有些吃惊,可是刚才在太和殿,他却看得很清楚,慕容以听到皇后下令要彻查的时候,分明很紧张。

    原先就相信她,看到慕容以的反应,更是相信她几分。

    “她以前好歹会对我装模作样,不过最近我与她的关系越发不和了,挥刀相向是迟早的事,不是她对我,就是我对他……”

    东方恋的眉间,一片冷冽。

    “以前我们都不知道左相府还有一个嫡出的六小姐。”欧阳秀说,“她好象从来不带你参加宫中宴会……”

    如若不是,他应该早就有机会认识她了。

    “呵……”

    东方恋轻呵了一声,不知道怎么接。

    “好,我也不问你了。虽然对你的事有点儿好奇。”欧阳秀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筋骨,又对她说,“不过我想让你知道,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多谢。”

    “你不问我为什么?”

    其实欧阳秀对东方恋是有些好奇的,为什么她好象特别相信他?

    “那……为什么?你为什么选择站在我这边?左相府,不应该慕容以才是主流吗?”

    “我一向站在弱者这边。”欧阳秀半开玩笑。

    “那你站错队伍了,你会知道我并不是弱者。”东方恋的眉间很坚决。

    一时间,欧阳秀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有些痛惜,对她升起了一种痛惜的感觉……

    “左相府,到了。”

    马车已经停下,欧阳秀说一句。其实从宫内到左相府的路程也不算近,为什么马车走得这么快呢?才一会就到了。他不免有些郁闷。

    “哦,谢谢你送我回来。”

    “不客气。”

    欧阳秀目送东方恋进府……

    东方恋本来想直接回自己的恋阁,可是她刚进门,就被管家周富业拦住了。

    “小姐,老爷有请。老爷在书房等你。”

    “哦?”

    大概知道东方丰远为什么找她,于是东方恋跟在周富业身后,到了书房。

    东方丰远的书房,一股浓浓的书卷味,这里藏书丰富。

    东方丰远是个喜欢读书的人,他的学问也很深。东方丰远以他的学识过人在朝中奠定了自己左相的地位,经常会对皇帝龙弘献上一些治理国家的有效政策。

    此时,东方丰远坐在一个大大的书架前,左手拿了本书,微微翻阅,旁边摆了杯茶,伸手可及。那香浓的茶香与书卷味混为一体,自有一股雅人的味道。

    “爹,你找我?”

    东方恋进入书房。此时周富业已经识趣地退下了,而丫环柳儿等在外面,书房内只有东方丰远以及东方恋父女。

    “恋儿。”

    此时东方丰远放下书,一手揣起茶,喝了口,“今天在宫里发生的事情,为父都耳闻了。”

    “嗯。”

    东方恋点头,不发表意见。

    东方丰远知道太和殿发生的事,她一点都不意外。东方丰远能混到这份上,在宫内多少有些耳目,不被皇帝龙弘忌弹的,却又能知道一些宫内的消息的……

    东方丰远知道太和殿发生的事,她一点都不意外。东方丰远能混到这份上,在宫内多少有些耳目,不被皇帝龙弘忌弹的,却又能知道一些宫内的消息的……况且今天太和殿发生的事,本来就是对外开放的,东方丰远要知道,更加容易了。

    “不得不说,你今天抢足了风头。”

    东方丰远赞誉地看向东方恋,这个他一直忽视了的女儿。她身上流着那五百年贵族的血,其实她会有这个表现,惊艳于人前,他也没有太多的意外。以前,她只是没有这个机会而己。而她的身世,却是他的隐忧。

    “可是恋儿,今天我们就把话说话了吧。”

    东方丰远要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女儿洗耳恭听。”

    “你可知道你母亲出身?”东方丰远说的母亲自然是指燕月映。

    “略知一二。”

    “她告诉你的?”东方丰远没有想到燕月映会与东方恋相认……

    “父亲误会了。不是母亲告诉我的。只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东西恋儿自然会知道。”

    “所以……”东方丰远接下来,“有些东西只要引起别人的关注了,有心人去查,恋儿你有意识到后果吗?”

    “后果?”她当然知道。那不就是一个死字?“父亲,我明白了。”

    她怎么也是前朝的遗脉,她知道这个是她的死穴,“我只想问……慕容以,知道我娘的身世吗?”

    “她不知道,爹不会向任何人说。”东方丰远微冷。

    “那好。既然爹对我如此掏心掏肺,那么女儿明白了。”

    东方恋点点头。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做?”东方丰远打量着这个似乎极有主见的女儿,“你不妨告诉为父,你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为父可以配合,为父一定满足你的……”

    “是吗?”

    东方恋冷笑。如果东方丰远知道她是要毁掉整个左相府,让慕容以陪葬,那么他也会配合她吗?笑话。

    他不会的。

    左相府是他的病根,是他安身立命的地方。而这个地方,也是慕容以的倚靠。所以说只有左相府毁了,慕容以才会从天堂跌到地狱……

    “我不喜欢你的笑。”东方丰远默默的看着东方恋,“你这是在怀疑为父?”

    他为官几十年,什么人没有接触过,小小的东方恋,他自然知道自己并没有取得这个女儿的信任。

    也难怪,一直以来他是忽略他了。

    可他那不是为了平息慕容以的不甘嘛。毕竟这些年来慕容以这个镇国公府的嫡女,也是对他多有帮助的。

    “父亲,有些东西不是一天二天就可以消除的,更不是几言几语就可以取得对方的信任的。”东方恋很聪明,“若是父亲想要我相信你,不妨以后好好表现?”

    “你倒是聪明。”

    坦白说,若东方恋不是燕月映生的,是慕容以生的,那么东方丰远一定会好好培养这个女儿,东方恋比东方画强太多了。

    为什么以前他忽略了呢?但是如今看到了,也没有用。

    东方恋的出身,是她的死穴。他不知道能隐瞒到何时便会爆发。

    东方恋的出身,是她的死穴。他不知道能隐瞒到何时便会爆发。

    “若是你安分,为父会帮你,让你成为七皇子妃的。如何?”

    东方丰远抛出橄榄枝,正好他知道七皇子龙起津也是对她有意。

    怎么又提起龙起津来了?东方恋一阵烦乱,“好。”

    她应下了。

    她不希望自己在东方丰远的眼里是一个看不透的人,那样他会对她有更多的防备。

    假如告诉他,她的目标就是要成为七王妃,或许他会放心许多吧。反正女人不就是为了要嫁一个良配?

    只是,她的良配绝不是龙起津。

    “为父知道该怎么做了。”

    东方丰远放下茶杯,最后睨向东方恋的衣袖,“这一片血衣,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呢。”

    东方恋笑了一下,就知道东方丰远会问。

    不过如今她啥证据没有,也不好告状。

    “去宫中的路上被刺杀,女儿贱命一条倒没什么,倒是连累了欧阳世子,皇后已经下令彻查,女儿也只有等结果了。到底那些人是针对女儿,还是针对欧阳世子,未可知。”

    “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