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59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好吧。”

    东方恋直觉龙起津的眼光一向犀利,欺骗不了这个男人……

    “你要恋儿写下婚书,那便……写吧。”

    说罢她去找笔墨纸砚。

    而龙起津静待着她的一切动作……

    直到,东方恋用秀丽的字迹在纯白的纸上写下一行字:“今生今世只嫁龙起津!”

    然后署名东方恋。

    “这样可以了吧?”

    东方恋把那婚约交给龙起津,笑意盈盈。

    “很好。”

    他盯着她面容的眼光灼灼光彩……

    “恋儿。”

    他伸出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了。”

    “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如果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办好,我可也是会……毁约的。”她轻笑。

    ……

    那天之后龙起津与东方恋仿佛有默契,他经常会前来左相府做客,而她也一改之前对他时冷时热的态度,虽然不至于热情似火,好歹笑脸迎人。而这一切,东方画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娘,那小贱人和七殿下,居然打得火热了。”

    这些天来,龙起津第一次上门东方画都想尽办法近他的身,可是他却仿佛对自己视而不见,东方画想想就够上火的。

    这些天来,龙起津第一次上门东方画都想尽办法近他的身,可是他却仿佛对自己视而不见,东方画想想就够上火的。

    “不急,画儿。即使不是七殿下,为娘也会为你媒到一门如意婚事的。”

    慕容以为“谋杀事件”烦心着,大理寺那边已经传出风声,说那刘婆子有招供意思,她不知道是刘婆子真的扛不住要招供了,还是,某些人故意传出的,引她入局的风声。

    这件事情慕容以不敢找东方丰远解决,就算她再恨东方恋,也知道东方恋是东方丰远的骨血,而东方丰远对那个女人……还是在乎的,所以不可能完站在她这边。

    她只能去娘家寻求帮助……

    “娘,除了七殿下,我谁也不嫁。”东方画堵气道。

    本来在龙起昊和龙起津之间,她正徘徊不定的,上次剿匪的事情龙起津与龙起昊联手,立下功劳,两人平分秋色,这次平定东南乱局的事情两人仍然是联手,平分秋色。

    暂时看不出皇帝对六皇子和七皇子二人,那个更喜爱,可是龙起津似乎比龙起昊更容易相处一些。

    龙起昊总是冷着一张脸,就差没有在脸上写上“生人勿近”这几个字了,要与他有交流还真是难呀。

    这些天东方画不是没有想过与龙起昊来一些偶遇什么的,可是龙起昊压根连眼角也不扫她一下,让她对自己的美貌第一次产生了不自信……

    而龙起津,虽然他关注的焦点多数在东方恋那个贱人身上,可是她与他说话,他也会温文尔雅的与她聊上几句,这使东方画心花怒放,更是感觉到了机会。

    如果没有东方恋,如果没有东方恋,龙起津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娘,你想办法把东方恋弄走一段时间吧,明天七殿下又要登门找那个小贱人,我听到他们的谈话,他们都约好了。”

    而东方画一定要找一个机会与龙起津独处,否则怎么有可能与他发展感情?

    “画儿,你怎么就不明白为娘的苦心呢?你想知道娘都知道。你要强,可是……七殿下是不可能为了你得罪皇后娘娘的呀,如今……如今你身上可是……”

    “我身上怎么了?”

    一想到那冥婚的可能东方画就头大,“我是绝不会嫁给一个死人的,娘,所以我要为自己争取。大不了就是死,我绝不嫁。”

    “哎……你……”慕容以不知道说什么了。她巧言善辩,可是拗不过自己的爱女。

    “好吧,娘给你一次机会。但若是你把握不好,或是七殿下根本没有那个为了你得罪皇后娘娘的心,你便要死心了。余下的听娘的安排。”

    “好。娘。你最好了。”要求得逞,东方画窝在慕容以的怀里撒娇……

    ……

    恋阁。

    正午,东方恋正在逗弄一只小鸟,这鸟儿是柳儿早上出门采购的时候顺便买回来的,她无聊,就逗弄鸟儿玩玩了。

    绿儿行色匆匆,走到东方恋身边,“小姐,她们终于憋不住,要对小姐出手了。”

    绿儿行色匆匆,走到东方恋身边,“小姐,她们终于憋不住,要对小姐出手了。”

    “好,很好。等的就是这天。”

    东方恋神采飞扬,不枉跟她龙起津情假意作戏这么些天,东方画果然是厚颜无耻的主动送上门了。哼,这可是她自找的。..

    “有事?”

    感觉到淡一从屋檐飘落在旁边,东方恋望向一身风尘仆仆的他。

    淡一轻功好,经常懒得走左相府的门,从来都是飞檐走壁的。

    “小姐,那刘婆子要自杀。”

    淡一将从大理寺打探回来的消息告诉东方恋,这个消息是封锁的。

    对于大理寺来说,这个案子是大案,就算刺杀未遂,但因为涉及到太尉府的欧阳世子,以及这是皇后下令要查办的,他们便不是不谨慎处理。

    先是以凰国十大刑具,让那刘婆子一个个尝了个遍,那婆子也硬朗,虽然是个女人,又上了年纪,可是居然比硬汉还能撑,后来有些坚持不下去了,就咬舌自尽,幸好那典狱发现得早,她没死成,不过舌头已经被她咬下来一截,说话估计都成问题了。

    说来这慕容以看人的眼光也是可以的,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打杂的小喽似的婆子,可是看这作派,居然是个训练有素的。

    “很好,居然吊到一条大鱼。”

    东方恋一笑,“对了淡一,我们人马训练有段时日了吧?”

    “这些日子按小姐的训练方案,一直在加强训练。”

    淡一回报。

    “那好。今天就考考他们吧。就以那刘婆子做为目标,把她祖宗十八袋都翻查出来,尤其是她与镇国公府,还有慕容以有什么联系,一定要查清楚。”

    “是。”

    淡一得令去了。

    “柳儿。”

    东方恋又睨向立在一边的丫头,“昨天花儿是不是来信了?”

    “是的。花儿说她已经替小姐网罗到一派人才,还有这次她出门,与失散多年的兄长重逢了,花儿的兄长和花儿小时候一起在街边卖艺,因为得罪了人,花儿的兄长被人挑断手筋脚筋,没办法之下花儿的兄长只得将她卖入左相府,后来花儿的兄长一直在凰城行乞,也结识了许多同是行乞的人,他们有一个帮会,丐帮,花儿的兄长也加入了丐帮,如今是丐帮的七袋弟子。”

    “七袋?”东方恋并不知道七袋在丐帮中算是什么等级。

    但是她知道丐帮的存在已经很久很久了,基本各朝各袋都有丐帮的身影,但由于他们不参加造反,不参与政治,便是各朝的掌权者都任由他们随意发展。

    丐帮,应该是一个很大的帮会吧,因为天下行乞的人如此之多。

    “花儿说,每一年凰国科举落考的人都非常之多,而有些人无颜回家乡的,又在凰城找不到很好的工作,就只能沦为行乞,可是他们其实并不甘心做乞丐,花儿透过她哥哥结识了一些这样的人。他们之中有人想要考文状元,也有人想要考武状元,都是人才,只不过一山还有一山高,而他们没有银两,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并不容易进入凰国的朝局做事。”

    “只不过一山还有一山高,而他们没有银两,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并不容易进入凰国的朝局做事。”

    “我明白了。”

    东方恋点点头,“让花儿把他们送往我们的训练场。不管是文是武,只要他们拥有一技之长,就能为他们谋到一个不错的前程。”

    她的人才,有了。

    这次花儿立了一功,等她回来一定要好好奖赏她。

    “红儿呢?”

    她让红儿去青楼潜伏,不知道红儿干得怎么了?

    “红儿在凰国如今最火红的青楼群芳楼有一段日子了。红儿来信说她基本摸清了群芳楼的各路人马,之前也有与花儿打配合,把其中一些已经投诚于我们的人安插在群芳楼里,如今那些人已经慢慢起到作用了。很快,我们在群芳楼里也会形成一张情报网了。”

    “很好。”

    东方恋就知道她的两个丫环是个有用的,果然没有令她失望。

    “差不多了就召她们回来吧,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吩付她们做呢。”

    可不能大材小用了不是?

    “是,小姐。”

    柳儿应道。

    “还有,你们两个也做得很好。”

    东方恋满意地看向柳儿还有绿儿,“绿儿,你管理恋阁及在左相府内收买人心,我知道你劳累了。小姐我可是都看在眼里的。还有柳儿,你天天跟在我身边,跟我跑出跑进的,是我的得力助手,真是辛苦你们了。”

    “小姐,那里的话。我们是你的人,为你尽忠是应该的。”绿儿道。

    “对。”柳儿也认同。

    “呵,谢谢你们信赖我,跟随我,可是我得告诉你们,更困难、更艰巨的事情还在后面,你们可会怕吗?会退缩吗?”

    东方恋凝重地望着两人。

    “不会。”

    柳儿和绿儿坚定地摇了摇头,如果说之前她们还不知道东方恋搞这么大阵仗是要做什么,那么如今便是不管东方恋要做什么,她们都会誓死追随的。

    因为她们是东方恋的丫环。这些年来东方恋待她们好,没有那个贵族家的主人会待丫环尤如亲姐妹,所以她们感激,她们会涌泉相报,誓死效忠于东方恋。

    “谢谢你们了。因为有你,我便如虎添冀,有了更多的力量。”

    东方恋真切地看着她们。

    片刻,管家周富业亲自来请东方恋,“六小姐,老师书房有请。”

    “哦?”

    不知道东方丰远找她要做什么。她已经按照他说的,尽量不与自己的亲生母亲以及亲兄长接触了,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去看过几次母亲。而每一次,映夫人都表现得很淡然,似乎很多事情她已经都看透了。唯一会担忧的只是她与东方冀以后能不能过得好。

    ……

    到了书房。

    东方恋不只看见东方丰远,还看见了慕容以。

    而慕容以对她……假惺惺的,微微一笑。

    “父亲大人。”

    东方恋先是行礼,谈谈的,作作样子罢了。

    东方丰远看她一眼,没有表现出满意或者不快的表情,只是淡淡地道,“明天你母亲要去天龙寺里上香,祈求我们左相府合家安康,一切顺利。”

    东方丰远看她一眼,没有表现出满意或者不快的表情,只是淡淡地道,“明天你母亲要去天龙寺里上香,祈求我们左相府合家安康,一切顺利。最近左相府发生了不少事情,是该去上上香,求佛祖庇佑庇佑了。你母亲说,让你陪同前去。”

    “哦,为什么?母亲不是每次出门都带五姐吗?”明知道这是慕容以想出来的调走她的计谋,东方恋还是作态地抵抗了一下。

    “画儿……身体有些不适。不能陪你母亲出门。正好,外面有关于你们母女不和的流言挺多的,为了左相府着想,你母亲的意思是……无论你对她是什么态度,她都不想外人议论纷纷。按爹的意思,恋儿,你也该向你母亲认个错,你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认错?哼……”

    东方恋懒得甩慕容以,她冷笑了下,望向慕容以,“大夫人是要跟恋儿讲和的意思吗?抱歉,恋儿气度小,不象夫人宰相肚里能撑船,恋儿可无法对表里不一、心机歹毒的女人装作母女情深。恋儿觉得这样的女人不配为人母,即使是……养母,对吗?”

    “你”

    慕容以一口气哽着哽着,不知道如何咽下去。

    如果不是为了画儿,她根本懒得跟这个贱丫头哆嗦,看到她就烦,看到她就想起在映居的那个贱女人。

    “东方恋,你不要不识好歹,在这个家,还是我这个大夫人做主的。”

    慕容以咬牙。

    “我没说不是呀,是你自己在怀疑自己的地位不够稳固,所以虚张声势,还做了许多画蛇添足的事,不是吗?”东方恋轻笑。

    “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