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76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哈哈,我不是小气,我是怕你喝醉了。”

    欧阳秀觉得这个女人太可爱了,与那些矫柔做作的贵女一点都不一样。

    还有,她刚才那句‘反正我喜欢你’……为什么他听着,心弦也跟着颤了一下呢?

    还差点误会了,原来她只是原来与他一起喝酒……什么呀,这是调戏他吗?

    “嘿嘿……来,干杯。”

    不知道是第几杯了,反正越喝越想喝。美酒,就是有这种魔力,让人沉醉其中。

    “吃些东西吧。”

    欧阳秀朝她的碗里夹了些菜,看着她因为微微醉意而红扑扑的脸,“恋儿,你又跟七殿下来往上了?”

    上次她不是拒绝了龙起津了吗?怎么这两人又来往上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只是利用他而己,哈哈,这个傻冒……”

    如果可以东方恋真的想尽情嘲笑龙起津,笑他是个傻冒。

    如果可以东方恋真的想尽情嘲笑龙起津,笑他是个傻冒。可是不,那个男人很精明的,与他打交道,一步一步都要很小心。因为说不定一个大意,便会落入他设下的圈套。

    “恋儿,你能不能听我劝一句?不要和龙起津走得太近,如果你对他是没有那种心思的话……”

    欧阳秀很担忧。

    几个皇子中,四皇子是年长的,可是也是最没有才能的,加上皇帝又直接否决了四皇子,所以四皇子可以说完没有登位的可能。

    四皇子龙起霖看清了这一点之后,如今也在极力的帮助龙起津建立势力,希望这个亲弟弟登位后,他也可以捞到一个亲王做做。

    如今龙起津有龙起霖和安妃背后的势力太师府帮助,可是有很大的登位的可能。

    而龙起津心机深沉,不知道他的人可能会以为这个皇子跟龙起沐一样平易近人,不摆架子,可是龙起津与龙起沐的个性是绝对不一样的。

    龙起沐无争,虽然是皇子,却没有太多的权力的野心,或许说龙起沐的性情,根本就不适合生存在那个漩涡中。

    幸好龙起沐也聪明,早就摆出了对那个皇位不感兴趣的姿态,为求自保。

    一个有野心的龙起津会对东方恋生出兴趣,欧阳秀一点都不意外。

    东方恋是一个独特的女子,单就她获得了当世大儒子车孟对她的肯定这一点,引起龙起津对她的志在必得,足够表明她对龙起津的价值。

    “呵呵,秀……我明白你的意思。”东方恋一手搭在欧阳秀的肩膀上,与他坐得更近一些,“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什么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呼……我为什么会与龙起津死瞌……这个秘密就是……啊,我以后再告诉你吧。”

    东方恋是个不容易喝醉的人,她只是一分醉意,很快就清醒了。

    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杯浓茶,一口灌下去,解解酒,“秀,我们快点吃吧。我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做。也喝得差不多了,我们下回接着再喝。下回一定陪你喝个痛快,不醉无归……”

    “你有什么事情要做?”

    不知道为什么欧阳秀很好奇。

    “嗯,景王。去看看他。”

    “你……认识景王?”

    东方恋总是让他意外。

    从出生起就在生病的景王,基本与朝野的人没有交集,而东方恋以前很少在凰城活动吧,她不太出府吧,什么时候认识了景王的?

    “他生病了我去给他扎针。”

    “你会医术?”

    欧阳秀再次意外。到底东方恋还有多少让他意外和震惊的东西呀?

    “啊,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说来你们的关系应该是表兄弟才是?他是你表哥?”

    “是这样。不过我很少与他来往。一是,他的身体不好,很少与外人打交道,入宫也很少,向来都是皇姑奶和皇姑父去看他的。

    “二来,他身份高贵,一般人就算想求见他,都不可能见到的。他,可是从出生起就封了王的人。就算是如今的几位皇子,见到他这个晚辈,皇长孙,都是要行礼的。因为他有王位,而几位殿下都没有封王……”

    “就算是如今的几位皇子,见到他这个晚辈,皇长孙,都是要行礼的。因为他有王位,而几位殿下都没有封王……”

    “哦。”

    龙景狂尊贵,东方恋早就知道。

    可是从欧阳秀的嘴里说出龙景狂尊贵,又不一样。

    因为欧阳秀也很尊贵的,虽然他只是个世子,并不上皇子,但因为有皇后,因为皇帝龙弘很信任和尊重皇后,太尉府欧阳家在整个凰国的地位就不一样了。

    太尉府与镇国公府、辅国公府一样,同样也是拥兵几万,可是皇帝会忌讳镇国公府、辅国公府,却对太尉府没有那种心结。

    是因为皇后吧,因为皇后膝下无子,以及三个儿子都在早年战死沙场……

    “贸然去景王府不好。”欧阳秀说。他虽然性格里面有狂放和不羁的成份,不过那是跟自己差不多等级的人交际的时候才表现出来的,而龙景狂,显然比他这个世子更尊贵几分。再说皇宫教条,皇室礼仪,也是不得不遵守的。

    “哦,那我一个人去吧。”

    东方恋撇撇嘴。

    “不过,替我跟景王问好吧。”

    欧阳秀又道,“上次辩论盛会,皇姑奶让我留下,与景王一起吃饭什么的,可是那天我想送你回府,就没有留下吃饭。那天看到景王,似乎他的身体也不象传说中那么差呀,只是脸色看似有些苍白……”

    “嗯……”

    东方恋也不便多说,毕竟龙景狂的身体在调理,慢慢恢复的事,还是少些人知道为好。不是她防备欧阳秀,而是……担心隔墙有耳。

    ……

    景王府。

    其实之前龙景狂派人来传话,让她过府一趟,不过她了解到龙景狂的身体其实并没有恶化,便只是配了些药,让通传的人带回去。

    到如今才上府,不知道龙景狂这边有没有什么想法呢?认为她不将他的病放在心上呢?他俩如今可是合作关系!

    ……

    午后的阳光慵懒的,龙景狂也在慵懒的晒着太阳。

    他时而低低的咳嗽,这些日子身体感觉比前段时间有劲多了,可是仍然有余毒,每当夜深的时候还是痛彻四肢百骇,这种剧毒发作时的痛简直让人恨不得立马死去……

    可是这段时间,并不会天天都发作了。他发作得最频繁的时候,一天都有五六次,几乎痛过后立马又来一波更疼痛的。

    如果不是他有非凡的忍耐力,真会一刀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感觉到有脚步声,龙景狂闭着眼睛,听出是管家程峥来了。

    “有事?”

    眼皮没睁,龙景狂轻道。

    “主子,该吃药了。”程峥揣着水和药丸过来,“主子,这是六小姐配给主子的最后一颗药丸了。”

    “嗯,她还没上府?”

    龙景狂派人去请过她一次,可是她没来,只是配了些药丸。

    他并没有怪罪,他相信她在忙,她并不是一个会敷衍人的女子。看她上次说得那么绝然,以及她的表现,她必然有些事情要做。

    而上次辩论盛会进宫,她与欧阳秀遭到刺杀,如今朝中都为了这事情在折腾,许多臣子为了立功也都帮着寻找蛛丝马迹。

    而上次辩论盛会进宫,她与欧阳秀遭到刺杀,如今朝中都为了这事情在折腾,许多臣子为了立功也都帮着寻找蛛丝马迹。

    后来逮到一个婆子,而那婆子却是极硬朗,怎么也不肯招供。

    相信她定是为了这事情烦着吧。..

    “主子,如果六小姐再不来,我们便再去请。就算是抬,老奴也会把六小姐抬到我们景王府来给主子治病的。”

    程峥下了决心,虽然如此一来对东方恋有些不敬,可是龙景狂的性命是第一位的,顾不得许多了。

    “她会来的……我好象,听到声音了。”龙景狂凝神听。

    他的听力很好……一声一声,他好象听到东方恋的脚步声了。

    奇怪,与她结识也不是很久,也不是经常见到她,为什么就会认出她的脚步声呢?

    一轻,一重,一轻,一重,似乎她的脚步声有独特的节奏……

    “主子,的确是六小姐来了。”

    程峥很激动。他看见追风引着东方恋走进院子里了。

    程峥赶紧迎了出去,“哎呀六小姐,你可来了。老奴久候了。”

    “不好意思让程管家久等了。你们景王呢?”

    “主子在那边。”

    程峥指着龙景狂休息的地方。

    那个地方,是小院子的花树下,龙景狂半躺在一张舒服的躺椅上,身上盖着貂皮,半闭着眼睛正在休息。

    “好,我过去吧。”

    东方恋让柳儿止步,一个人过去了。她站在龙景狂身边,看了看……嗯,他的脸色是比上次好多了。

    “来了?”

    龙景狂终于睁开了眼睛,心里有些高兴,却是一贯的习惯了表情,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他的眼底多了一些不容易让人察觉的笑意。

    “景王。”

    东方恋微微一欠身,算是行过礼。她执起他消瘦的一只手腕,“让我替你把下脉吧……”

    她把着他的脉,他的脉博时强时弱,很不稳定,“景王的身体最近如何了?”

    “有所好转,几天才痛一次。”

    给他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不象以前那样一天痛几次了。

    相比那时候,他如今才感觉到生命有了一些乐趣。原来他的要求这么低,不痛了,便是幸福,便觉开怀。

    “余毒还没有清,看来还要多扎几次针排毒。”

    本来以为吃一段时间药丸可以改善许多的,她可都是按照上古医术中可解百毒的配方给他配的药丸,为了买药材,花了她不少钱呢。不过景王府有的是钱吧,可以报帐。

    而他身体的毒,虽然消了一些,却还是很强烈,看来中的不是一般的毒呀。

    而他中的具体的毒,她也说不上来,成份有些复杂。她的医术说到底也不是很精湛,只是在学习的阶段而己。

    “现在就开始针炙吧,景王?”

    东方恋征求他意见。

    “不急。”

    龙景狂顺势反转,握着她的手,“今天午后的阳光很好。六小姐可以陪景晒一会儿太阳吗?”

    “哦……也可。”

    反正她刚才喝了不少酒,多待一会儿彻底清醒了酒意也好,省得一会儿扎针扎偏了。

    反正她刚才喝了不少酒,多待一会儿彻底清醒了酒意也好,省得一会儿扎针扎偏了。

    东方恋注意到龙景狂抓着她的手,是在须臾之后……

    她看了看龙景狂的侧脸,发觉他好象并没有所觉的样子,也不好突兀提醒,想要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却是发觉他握得有些紧了。

    “不好意思,景王,你抓着我的手了……”

    “哦……我是故意的。”龙景狂轻笑,有点厚脸皮。

    “呃?”东方恋一时有些拿不准他的态度。

    “逗你玩的。”

    龙景狂睨了她一眼,觉得她的表情很搞笑,脸蛋红红的,身上还有酒味,可是喝过酒?“可是去会朋友了?”

    也就随意这么一问。

    “哦,去见了欧阳世子。”

    “是吗?”

    眼色一沉,龙景狂声音却是听不出异常,“你和他关系似乎挺友好……”

    “还成。”

    在东方恋心里欧阳秀是永远的朋友。东方恋忽然听到龙景狂又低低的咳了起来,她赶紧拍拍他的背,“没事吧?”

    “还好。”

    龙景狂咳了一阵就停下了。如今这情况已经比前段时间好多了。可是,他仍然觉得喉咙不舒服。

    “景王,我教给你一个穴位按摩的法子治疗咳嗽吧,你一天按摩二次……或许会减轻你的咳嗽症状的。来,我给你示范一次。”

    东方恋执起龙景狂的一只手,先是找到了鱼际穴,用力按了一阵,接着找到少商穴,轻柔的按……

    她握着他的手,按摩的神情是那么专注……

    龙景狂看着她的脸,忽然间生出一些想法,而随着她的手法,一开始龙景狂感觉到一股酸胀感,接着感觉到灼热痛感。

    “怎么样?”

    东方恋看了一下龙景狂的脸色,“一开始可能会没有明显的效果,因为穴位按摩这个需要几次才起功效……”

    “是吗,那六小姐明天继续来给我按摩吧。”

    龙景狂随口说。

    “明天呀,明天我没有空呢,要陪……慕容以去天龙寺上香。”

    “是吗?”

    上次东方恋提过,龙景狂知道慕容以并不是外界所认为的,是她的亲生母亲。

    恐怕上次辩论盛会时刺杀的事,也与慕容以也脱不了关系吧,因为查出来的资料显示那刘婆子多多少少与镇国公府有些牵扯。

    “你和她的关系,还是很恶劣吧?”

    “哦,还是老样子。”

    关于那个女人,东方恋一句都不想多谈,“我们不说这些了,景王我替你施针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