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07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绝世高手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好。”

    二人移到室内。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龙景狂将自己的腰带一扯,本就宽松的衣衫顺着他精瘦的身体滑落地面……

    他姿势优雅,走向那床,趴在上面。

    东方恋拿出了自己带在身上的银针,这是她让柳儿帮她特意打造的一套银针,大小长短不一,有几百支之多,除了可以作为医疗工具施针外,还可以作为……暗器。

    是的,她对暗器,多有研究。

    尤其是银针,她喜欢这样精致又能让人致命一击的暗器。

    尤其是银针,她喜欢这样精致又能让人致命一击的暗器。

    如果在银针上猝了毒,那更是令人防不胜防,那杀伤力直接上升几个层级。

    她从来不标榜自己是正人君子,所以暗器什么的,她很是喜爱。

    施了好几针,都扎得很准,可是龙景狂却低低的呼痛起来……

    “痛吗,难道我扎偏了?”

    东方恋焦急,对方身娇玉贵,扎坏了她可赔不起,还要丢掉小命。

    “我想……应该是……病发了。”龙景狂很气,心情不好。为什么偏偏是……偏偏是现在呢?他最狼狈的时候,在她面前……..

    “病发吗?”

    东方恋看见龙景狂的脸上布满了冷汗……

    “你什么时候吃过药丸?”

    “刚才。”

    “才吃过药丸就病发了?难道药丸没有效果吗?”

    东方恋不由得怀疑起来,她到如今还不能准确的判定他到底是中了什么毒,所用的解毒配方也是比较百搭的,并不能很好的对症下药。

    “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你无需自责……”龙景狂觉得很痛苦,心脏,就算有只手在那里死命的掐着,令他透不过气来。渐渐的他的脸色越来越红艳了,就象染了血一样。

    “景王……景王……”

    东方恋大声呼叫他,因为她发觉他的脸色开始由红艳转向苍白。

    原来他毒发的时候是这么的痛苦,可怕,到底是什么毒?

    是什么人向他下这种毒?让他从一出生起,就要受这种折磨。

    那个下毒的人很恨他吗,还是恨他的母亲?恨凰国皇室?

    “主子……”

    门外的追风听到东方恋惊慌的呼叫,一个跳跃进了来,看见龙景狂在床上趴着,那俊美却苍白的脸异常痛苦……

    “六小姐,我们主子怎么忽然这样了?”

    追风又惊又恐,因为龙景狂这段时间显然好了很多,已经好些天没有这样了。

    “或许,是我低估了那毒性,配的药并不能克服他体内的毒……”

    东方恋喃喃,想了一下,拿着银针的手果断在他的背上扎下几针。

    那是令人暂时陷入麻痹的穴道,也就是说他会暂时感觉不到疼痛了。

    “主子不动了。”

    追风更怕了,看了东方恋一下。

    但他并没有怀疑东方恋要谋害龙景狂,因为追风很清楚龙景狂的身体,如果不是上次东方恋施救,他们主子或许早就去见阎王了。

    主子能拖到如今,连御医都感到惊奇,皇后还问了几次到底是那位神医让龙景狂的病情有所好转?

    “他暂时感觉不到疼痛了。我扎了他的麻穴。他一般会痛多久?”

    东方恋想了解得更清楚一些。

    “一个时辰左右。有时候痛完了,接着又开始痛……能痛整整一天……没日没夜……”

    “不能这么下去,他的身体撑不住。”

    东方恋擦擦自己额上的汗。她很怕,她将部赌注都压在龙景狂的身上,如果他死了,她拿什么去跟龙起津抗衡?

    龙起津,他的势力越来越大了,如果她不能找到足可与龙起津抗衡的势力作联盟,那么前世之事就会一幕幕发生,龙起津会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龙起津,他的势力越来越大了,如果她不能找到足可与龙起津抗衡的势力作联盟,那么前世之事就会一幕幕发生,龙起津会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不,绝不能让那个男人如愿!

    那一笔笔血债她怎么都要讨回!

    所以,她的合作者龙景狂不能死!

    “拿笔画来,我要开药方,你尽快在半个时辰内找齐这些药……”

    东方恋表情凝重。

    “是。”

    追风不疑有他,立马找来笔墨。

    东方恋飞快在上面列下一长串药方,足足有一百多字,几十味药……

    “有些药一般的药铺是没有的,所以你可能要派人进宫一趟……”

    “我们景王府里什么药都有,皇后为了方便御医们照顾我们主子的病情,几乎把御医院都搬到景王府了。”

    “那便好。”

    追风拿着那药单走了,一边走一边看,忽然发觉上面有几味药是景王府里没有的,恐怕王宫里也没有……

    追风又折了回来,“六小姐,这……无忧草,迷失花,人参果……这几味药我照顾主子的身体这么些年,所知的草药没有一万也有几千,可是却从来没有看过这三味奇怪的草药。六小姐,我们景王府可是没有这三味草药的,相信皇宫里也是没有的。”

    “这样呀……”东方恋也知道上古医术的博大精深,有些草药更是在苍凰大陆绝迹已久,这三味草药没有也正常。

    “那你便先将这三味空缺,先把其他的找齐了吧。找齐了马上来找我。”

    “是。”

    追风赶紧去执行,一刻也不敢耽搁。

    他在门外碰到管家程峥,还有一脸焦急的逐月。

    逐月因为上次被龙景狂斥责,已经不能在龙景狂身边当差了,不过她是真担忧龙景狂,所以她时不时的就会来这边转转。

    “追风,可是主子出事了?”

    逐月一脸担忧。

    “我现在无论细说,要去给主子抓药。这是药方……”

    药方太长了,自己一个人估计忙不过来,于是追风将药方一分为三,其中一份塞给逐月,一份塞给程峥,“我们赶紧把药抓好吧。”

    “好。”

    三人形成默契,赶紧去完成最为急切的事情……

    ……

    东方恋本来以为给龙景狂扎了麻穴后,他会沉睡一阵子,没有知觉,可是才片刻功夫,他居然醒了……痛醒的。

    看来就算扎了麻穴,他的痛感仍然被唤醒了。

    龙景狂睁着眼睛,紧咬下唇,他的意识是清醒的。每一次疼痛来袭的时候,他倒是希望自己痛晕过去,但是每一次都是那么清醒,那些疼痛冲击着他的每一个毛细孔。

    “啊啊”

    龙景狂忍不了疾呼,把被单塞得嘴里,咬得死紧。

    “你不要这样呀,你的唇会咬破的,你要转移注意力。”

    东方恋恨自己办不从心,帮不了他。

    她又拿出银针,在龙景狂的身上扎了几下,可是收效甚微。

    龙景狂痛得把床帏都抓了下来……

    ------------------亲们,收藏哦~~------------------

    龙景狂痛得把床帏都抓了下来……

    “哎,没有办法了。”

    东方恋上床,盘腿,让龙景狂也坐起来,跟她一样打坐,她的手掌抵着他裸露的背……有干什么力量被灌进了龙景狂的身体,他感觉很是疼痛的身体似乎被什么舒服的东西包围,而那些东西在他的体内流窜着着流窜着,减轻了他的痛苦……

    慢慢的,他的呼吸平稳了,心脏虽然还痛着,可是能够接受。

    而东方恋,咚一声,倒在床上。

    “喂?”

    龙景狂唤了一声,扶起了她,看到她的苍白尤其苍白,好象透支了太多的体力似的,“你对我做了什么?是内功疗法吗?”

    应该不是,他以前也进行过这个疗法,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硬是用内功来迫毒,反而会加速毒素在他体内的流动,他会更痛苦。

    可是刚才由她的手掌输送进他体内的那股暖流,可是让他很舒服很舒服,都有点想要睡着了……

    “是……是……抱歉,我现在还不能透露。”其实是灵力。

    东方恋这段时间一直在修练灵力,灵力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修复人体的创伤,无法是外部创伤还是体内的创伤,其实她也不能确保灵力对化解他的痛苦绝对有效,只是一试而己。想不到凑效了。是他太好运了吧。

    而她透支了过多的灵力,身体已经虚耗了,现在非常累非常累,她想睡觉……

    “现在怎么样?”她看着龙景狂。

    “好多了。”

    “那便好,让……让我睡一下。”说罢东方恋再也坚持不了,闭上了眼睛。

    于是追风他们好不容易弄完了所有药材跑进来的时候,便看见了东方恋在龙景狂的怀里,被他抱着,而龙景狂盯着东方恋的脸看,似乎若有所思,又似乎看待了。

    “主子?”

    追风唤了一声。

    旁边的程峥和逐月也是看着龙景狂……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逐月并不敢轻易出声,虽然看见东方恋躺在龙景狂的怀里,她很不爽,但她只能低低头,希望龙景狂不要赶她走。她不知道龙景狂是不是仍然不让她在他身边当差,她很想照顾他。

    “她累了。”

    龙景狂只是轻轻说一声,便放下东方恋,替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让她在床上躺好。

    “主子,发生了什么事吗,你看起来好很多了?而六小姐……”

    追风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看样子六小姐再一次利用自己的力量救了他们主子,六小姐才会这么累。

    “嗯,我好多了。”

    龙景狂点点头,看了一眼紧闭眼睛的东方恋,他抿嘴笑了笑。

    多亏有她,刚才他差一点就以为自己会死了。

    是她,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那主子,这些药材呢,是六小姐叫我们找的。”

    “先放一边吧。药方给我。”

    龙景狂伸手拿药方,看了一眼,发觉那上面有三味他不认识的药材……

    “无忧草,迷失花,人参果……这是什么?”

    “无忧草,迷失花,人参果……这是什么?”

    从小就吃草药,却从来没有听过。

    “我们也不知道,主子。六小姐说如果没有就先缺着。”

    追风说。

    “哦。成了。你们先下去吧。”龙景狂把药方收进怀里。

    “主子,不……不给六小姐安排别的休息的房间吗?”

    逐月大着胆子道。

    平时龙景狂最不喜别人碰他的东西了,尤其是床铺什么的,一向都是由追风来打理的,就算是她,逐月,他身边的丫环,他都不喜欢她随便接触他的床铺,还有衣服,以及经常用的东西。

    他们主子,洁僻很严重的。

    “罢了,她累了。”龙景狂看到了逐月,盯了她一会儿。

    逐月缩了缩脑袋,一副憋屈样。

    龙景狂想说什么,程峥忽然道,“让逐月丫头给六小姐换下衣袖吧,六小姐似乎出汗了……”

    程峥看到东方恋的额上有汗,其实是虚汗,东方恋刚才灵力透支得太严重了。

    “也好。”

    龙景狂下床。追风立刻走过去扶,“主子,你要吃东西吗,今天似乎没怎么吃东西……”

    龙景狂只在早上随意吃了几口,中午说没有胃口根本没有吃,而如今天色已经渐晚了。

    “准备吧。一会六小姐醒来了,与她一起吃。”

    龙景狂回头睨了东方恋一眼,又看向正走向东方恋的逐月,“好好照顾她,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再惹他不快,他不会留她在景王府,因为景王府不需要让主人不顺心的丫头。

    “是。”

    至此,逐月是真正认清了自己的地位了。或许她一直就明白的,为什么主子对东方小姐另眼相看?

    因为东方小姐是个有能力的人,或许以前逐月还不承认,可是今天明明很险,而最后能救主子的了只有东方小姐。

    还有,东方小姐是左相府的嫡女,或许,配主子正合适吧?

    这么一想,逐月便觉得舒服多了。

    ……

    东方恋睡了一会儿,就醒了。她体内残存的灵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消除了她的疲劳。她睁开眼睛,感觉神清气爽。

    环境有点儿陌生,坐起来,想了一会儿,知道自己在景王府。

    可是,衣服怎么换过了?

    “你醒了,六小姐?”

    揣着东西进来的是逐月,上次在景王府见过的丫头。

    “哦……我的衣服,是你给我换下的吗?”

    “是呢,六小姐,感觉如何?”

    逐月不喜欢笑,一贯冷着脸,可是她居然对东方恋挤出了淡淡的笑。

    东方恋也感觉到逐月对她的态度明显改变了许多,如果这不是她刻意装出来的,便是重新摆正了心态与态度。如果是后者,那么说明龙景狂治下还是很有一套的。

    “还不错。你们主子呢,可好?”

    东方恋用逐月拧好的毛巾擦了一下脸和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