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0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绝世高手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你又赶本殿?”

    龙起津还真是不明白了,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男性魅力来。其他贵女都是想尽办法钻进他的怀里,他都不屑的,但东方恋……

    可,这正是她的独特之处,他偏偏只有生气的份,却不能拿她如何,不是吗?

    “殿下。很晚了。如果你继续留在这里,恋儿怕生闲话。”

    “你也怕?”

    龙起津很想说你私下去见欧阳秀,你就不怕生闲话了?

    但他忍住了。他知道,这个女人一身反骨,要真正走到她的心里,让她接受他,还需要一段时间的。

    “好了。本殿先回去了。”

    “嗯。”

    “不送一下本殿?”龙起津觉得东方恋对自己未免太过平淡了。

    “会有人送你的。”东方恋轻笑,推着龙起津走出她的院子。

    当龙起津走远,东方恋那脸上应对的笑,便一点点收了回来。

    “小姐?”

    旁边的柳儿和绿儿亲眼看见东方恋的“变脸”,两个丫头都觉得有些莫名。

    “听好。”

    东方恋利用灵力感应了一下,确认周围无人,才说,“龙起津是我的敌人。或许你们如今不明白。不过本小姐知道自己做什么就成了。”

    “小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柳儿和绿儿虽然不太明白,但想到龙起津是皇宫里的人,这些天东方恋来往的龙景狂,欧阳秀等都与皇宫脱离不了关系,或许这就是各势力之间的斗争。

    而东方恋显然并不站在龙起津这一边。两个丫头是如此理解的。

    ……

    龙起津一走出恋阁,便有一个人影很有技巧的摔了过来

    “小心。”

    龙起津扶起那人。

    那女子窈窕的身影,柔美的笑容,妩媚的水眸,可不就是凰城有名的第一美人东方画?

    “多谢七殿下。”

    东方画娇柔抬头……“我……我只是想来看看妹妹睡了没,想不到碰到殿下。”

    她这借口蹩脚得可以。

    龙起津也懒的追究,他的唇边微微的扬起一抹笑,又似有些忧伤,“五小姐,没扭到腿吧?”

    “好象……有点痛哎。”东方画技术性的轻揉小腿。

    其实她刚才无法确定龙起津会不会甩她那套,才没有装作扭到脚。

    “七殿下……能不能送我回院子里?”东方画试探的问。

    “当然可以。”

    龙起津陪着东方画一起走,而东方画的丫环侧扶着她的手慢慢的走。

    东方画窃喜,莫非龙起津在东方恋这里碰了冷丁子,才对她转换了态度?

    那个臭丫头一开始对龙起津可是冷冰冰的,但也无法排除是小贱人玩的花招。目的就是要引得龙起津对她更上心。

    “七殿下……你,和我六妹进展如何了?”东方画再也不敢明着勾搭,只能做得隐晦一点。

    “哎,恋儿。”

    龙起津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拿不准她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这话倒是真的,所以说的忧伤成疾。

    “七殿下,你非六妹妹不可吗?”东方画想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

    “七殿下,你非六妹妹不可吗?”东方画想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

    她那里比不上东方恋那个贱丫头了?那个贱丫头就知道摆谱。

    “哎,不说这个了。”龙起津似乎有点烦闷。

    “上次听六妹妹说七殿下不是明天……明天才上府的吗,怎么七殿下今天便来了?是不是时刻想念六妹妹?”

    说这些话时,心里怨恨得很。

    “明天有个友人,约了本殿在天香楼一聚,本来想带着恋儿,介绍他们认识的。可是恋儿说她明天没空,要陪令堂去天龙寺上香……”

    “这倒是真的。”

    东方画赶紧一说,“母亲明天要去天龙寺请愿,六妹妹孝顺得紧,早就跟母亲说了要陪同前去的。七殿下莫要怪六妹妹才好。”

    “她一片孝心,本殿怎么会怪罪于她呢?”

    “那殿下明天可是还要参加天香楼之会?”

    “嗯,那是自然。你的院子到了。”龙起津站在画阁面前,停住,“本殿就送到这里,本殿也要回王府了。五小姐早歇吧。”

    “七殿下不进去坐一会?让画儿略以茶点招待你吧。”

    “不了,下次吧。”

    龙起津转身离去……

    “殿下……”

    东方画想追上去,又唤了几声,可是龙起津一直没有回头,没有回应,东方画不觉有些气馁。

    “小姐,七殿下走远了。”

    东方画身边的丫环双儿道。

    “明天的天香楼,本小姐一定要去。那是唯一的机会了。”东方画下了决心,一脸凝重对丫头双儿说,“你今晚不要睡了,连夜给本小姐赶工一件漂亮的衣裳出来。如果不能让七殿下对本小姐惊艳,看我怎么惩罚你。”

    “小姐,这……一夜赶制太有难度了吧。”

    双儿虽然拥有一双巧手,尤其是刺绣针织,可是那都是很费神的功夫,只有一夜,要她怎么赶制一件光彩夺目的衣裳?

    “难不难,那是你的事。反正完不成任务,你知道的。”

    东方画甩头走进院子里,健步如飞,她的脚裸一点儿事也没有……..

    ……

    马车上,龙起津叹息一声。外间赶车的齐平听到了,不觉问,“主子,为何今天情绪特别低落?”

    “我也不知道。心里,总是不安。”

    这种感觉龙起津从来没有,因为他从来都是将所有事情掌控在手心里,没有事情可以跳脱得了他的掌控,因此他便满有自信,不觉得世上有什么事可以难得自己。

    但今天,尤其是面对东方画的时候,总是没由来的丢掉了底气。

    “一切都如殿下计划的那样发展,很顺利,殿下多思了。这段时间殿下很是操劳,殿下还是不要思虑过多吧。”

    “我知道。”

    到了七王府。

    龙起津的大丫环已经率领一众丫环在那里等候了。

    “殿下回来了。”

    楠儿笑脸相迎。

    “府里可平安?”龙起津很是信任楠儿,府里几百个丫头都是楠儿一手管理的。楠儿是宫女出身,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派到他身边服侍,对他绝对的忠诚。

    楠儿是宫女出身,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派到他身边服侍,对他绝对的忠诚。

    “府里很好。”

    楠儿说,“殿下,楠儿为你炖了鸡汤,殿下可要用膳?”

    “不必了。”龙起津闪过楠儿,转身进了自己的院落陶然居。

    楠儿只好止步,龙起津晚上不喜欢有人打扰,他要思考,还要处理很多公事,所以即使是她这个贴身的丫环也只能安守本份。

    不过伺候龙起津这么久了,楠儿知道龙起津今天心情不怎么好。

    “齐侍卫。”楠儿叫住齐平,“殿下可是发生什么事?”

    “也没啥。”

    齐平头痛。不过想到龙起津应该是为东方恋的事情烦心,便看看楠儿,发觉她也是女人,而且还是殿下身边貌美的女子,“楠儿,你觉得殿下怎么样?女人会喜欢吗?”

    “废话。”

    楠儿白了齐平一眼,“你没看凰城的贵女见着我们殿下都疯了么?一个劲的往殿下身边挤,那个女人会不喜欢殿下?”

    “那左相府六小姐就是个异类了?”齐平耸耸肩膀,也颇觉无奈。

    “那个……东方恋?”左相府六小姐,最近声名显赫,楠儿也知道,“我们殿下最近忙出忙进的就是为了六小姐?”

    楠儿的口吻忽然酸溜溜的。

    她可是安妃派到龙起津身边,可以成为通房丫头的人……通房的意思是可以侍寝的,日后龙起津若是娶了王妃,她也会成为侧妃,若他登上那个位置,她便是一宫妃位。

    “你有空便替殿下琢磨琢磨怎么讨得六小姐的欢心吧。殿下似乎很看重六小姐。”齐平说。

    “行。”

    楠儿想了一会儿,答应了,“不过安妃娘娘知道这件事情吗?”

    “你觉得呢?”齐平轻笑,“以殿下的个性就算安妃娘娘一开始不答应,反对,但只要是殿下认准了,娘娘就会屈服的。”

    “也是。”

    楠儿点头,她不得不承认,龙起津虽然极尊重他的母妃安妃娘娘,可绝不是个愚孝的人。安妃娘娘是摆布不了他的。

    就是这样的男人,有自己的主见与担当,长相又俊美,又有能力,才更令人心折呀……楠儿只要一想到龙起津,就脸红了。

    好吧,无论殿下以后有多少女人,反正她都会是他的女人之一,她有信心。

    并且她是陪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这份感情自然无人可以取代。

    ……

    第二天。

    慕容以早早就派人来唤东方恋,让她起床准备上路,去天龙寺上香。

    东方恋也不磨蹭,很快就洗漱完毕,与慕容以一起出发了。

    哼,这个老女人要替她的女儿自找罪受,她怎么能不赶紧成了这对母女呢?

    ……

    哼,这个老女人要替她的女儿自找罪受,她怎么能不赶紧成了这对母女呢?

    ……

    马车上。

    东方恋迷迷糊糊的,补了下眠。她坐着自身舒服的马车。

    自从上次赌石有钱后她就给恋阁购置了许多东西,看得慕容以直眼红,可是她没用左相府一分的钱,加上这些天龙起津经常上府找她,慕容以想怕还以为那些钱是龙起津给她的吧?也便不敢找碴,不敢多说什么。

    马车很豪华,很舒服,她还在上面放了羊皮毛。

    忽然马车停了,东方恋看了外面一眼,见还没有到天龙寺的。

    那个破寺她以前去过,只有几岁的时候,那是唯一的一次与慕容以去天龙寺上香,那次是她的名字写上左相府的族谱之前,慕容以带她去上香,估计是想搞些什么,可是最后她的名字还是顺利写上族谱了。她还记得那之后,慕容以对她的态度更差。只是当时年纪还小,根本搞不懂自己的母亲为何要如此对自己?

    “为什么停下了?”

    东方恋问跟随的丫环柳儿。

    “小姐,已经走了一半路,大夫人说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哦。”

    东方恋懒懒的,继续睡觉。只是她的唇角缓缓一勾,脑袋无比清明。

    哼,慕容以,你要折腾什么就尽管来吧,千万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

    “叶儿,事情安排得怎么了?”慕容以下了马车,问自己的贴身丫环叶儿。

    慕容以有六个丫环,叶儿,雨儿,春儿,夏儿,秋儿,冬儿。

    而这个叶儿,是慕容以的大丫环,雨儿其次,这两个丫环跟在她身边的时间最长,办事也最为可靠。

    “夫人,一切就绪。”叶儿似是对自己安排的事情很放心,毕竟这些年来她帮慕容以做了很多事情,每次都做得很漂亮。

    “嗯。”

    慕容以点点头,重新上马车了。

    事情的发生是在重新启程之后,那是一个山谷,过了这个山谷再走半个时辰,天龙寺就该到了。

    可山谷才过一半儿,忽然杀了一票黑衣人。

    那票黑衣人的首领大喊,“瞧他们的打扮一看就是有钱人家,把他们绑了……”

    “大胆,知道我们是谁的家眷吗?”为首的叶儿大吼。

    看别她只是一个年纪尚轻的姑娘,可是有了历练后的叶儿,气势很足。

    “管你们是谁,老子只认银子!兄弟们,上,把他们绑了。”

    那黑衣首领开始指挥自己的手下行动,其他黑衣人一涌而上。

    而左相府的一些人,开始焦急起来。但毕竟慕容以每次出门都不是单独行动的,她的身边都有一些保护的隐卫。

    本来有三十名的,可是上次与东方恋一次开打,损失了六名。如今还有二十四名。

    那些隐卫一见主人有危险,便已经现身了,速度快捷的站在慕容以的桥前,把他们主子严密保护起来了。

    “大胆山贼,也不打听打听,这位可是左相府的夫人,是你们能动的吗?识趣的给大爷滚。”

    说话的是慕容以隐卫中的首领,郑汉。

    说话的是慕容以隐卫中的首领,郑汉。

    这郑汉有些年纪了,是陪慕容以一路走过来的,对慕容以有着绝对的忠诚。

    而且他的功夫也是暗卫中最好的,所以才能当上首领一职。

    “你是那里来的喽罗?”

    那黑衣人似乎看不上郑汉,一脸不屑,“不想送掉小命的,乖乖给本大王闪开,否则,不要怪本大王对你不客气了。”

    “堂堂凰国地界之上,你居然敢称王?”

    郑汉听到黑衣人的话,就将他界定为反贼,就算不是反贼,也是山贼,恶贼,“逆贼,你可知道得罪我们夫人的下场吗?我们夫人的后台可是镇国公府……”

    镇国公府有几万兵马,就算这些山贼不怕堂堂文官之首的夫人,可是镇国公府该有威振力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