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46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哈哈,镇国公府?”黑衣人似乎当镇国公府是一个笑话似的,“就算是天王老子来本大王都不怕。绑的就是你们夫人,兄弟们,给我上!”

    撕杀开始。

    坐在桥子里的慕容以黑了脸。

    “怎么回事,叶儿?”

    “夫人……这,我……我也不知道呀。”

    叶儿心惊胆颤。怎么回事?这些人可不是她派人去接触的那些人……

    “该死的。”

    慕容以也心慌慌,她看了一眼外面的战况,完了,这些山贼人多势众。

    ……

    “小姐,怎么办?”同样的柳儿也很焦急。

    “上来。”

    东方恋朝柳儿招招手。

    柳儿也顾不得主仆之分了,立马上了马车身体颤抖的坐在东方恋身边,“呜呜,小姐,我们可是遇到危险了呀,你怎么这么淡定?”

    “怕什么。”

    东方恋眼神一闪。

    “小姐为什么不怕?莫非……”柳儿瞧了一下外面的黑衣人基本都是针对慕容以的,根本没有攻击他们这边。

    “小姐?”柳儿欣喜。

    “嘘!”东方恋将食指放在唇边,令柳儿不要说话。

    “嗯,我不怕了,小姐。”柳儿吐吐舌头,小声道,坐在旁边看好戏。

    大概打了半个时辰,非常血腥,慕容以二十四名隐卫虽然武功高强,却不敌对方人多势众,已经损失了大半了。

    慕容以看得焦急无比,她已经几次下令快走了,可是那些黑衣人就是有办法把她的马车包围住……

    “我们弃车吧。”慕容以想了一下,评估眼前只有弃车这个办法了。

    “弃车我们也跑不快呀夫人……”叶儿都快哭了。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

    “该死,难道要坐以待毙?”

    慕容以掀了一个马车的帘子,看到那些黑衣人只攻击她这边,为什么都没有动东方恋?难道?这些人会是小贱人弄来的吗?

    “夫人,我们去六小姐的马车吧,那些人好象针对夫人……”叶儿说。

    “你没脑子呀,作死。”慕容以骂了一句叶儿。

    “啊?难道???”

    叶儿也反应过来了,可是她不能相信,“六小姐有这么大的能力吗?”

    这些山贼武功不俗,又有战略,一看就是有些名堂的山贼。

    这些山贼武功不俗,又有战略,一看就是有些名堂的山贼。若是六小姐,怎么跟他们搭上线的?“夫人会不会高估六小姐了?”

    “我可是越来越看不清这个贱人了。”慕容以想到上次派人去阻止东方恋入宫,也是失败,最后还搞到一身腥。

    大理寺那边还传出消息刘婆子要招拱,幸好她憋得住没有派人去刺杀那刘婆子,她托人去打探消息已经知道那刘婆子要咬舌。

    也是,刘婆子唯一的亲孙子都在她手上,这个老太婆怎么敢背叛她?

    “夫人,我们怎么办?”

    “要死也要搭上这个贱人。”慕容以一咬牙便朝东方恋的马车走去……

    而那些黑衣人见慕容以使劲逃跑,也追着她杀上去。

    郑汉带领下的隐卫拼命保护慕容以,再双再次激烈撕杀,最后隐卫只剩下几名了。

    看见自己不断损兵折将,慕容以心脏直颤悠。

    她怒极,一掀开东方恋的马车,看见那个死丫头居然躺在舒服的羊毛皮上吃着小点心……..

    “贱丫头,这些人是不是你派来的?”慕容以气急攻心,直想煽东方恋几个耳光。

    柳儿赶紧挡在东方恋面胆,“夫人,你怎么来我们小姐的马车了呢,应该是夫人你得罪了什么人吧,才惹来这些仇家。我们小姐好好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有仇家,他们怎么会是非黑白不分追杀我们小姐呢?”

    “你这个贱丫头,闪开。”

    慕容以发起飙来很可怕,一把拉着柳儿的手,就要将她拖下马车。

    既然这个马车是安的,慕容以想她怎么也要爬上去……

    “哎,夫人,你弄痛我了。”柳儿大喊。而东方恋及时伸手,拖着柳儿的腿。

    “大夫人,你自己有马车不坐,跑来恋儿的马车干嘛?夫人惹了这么多仇家,恋儿可是怕怕哦。”东方恋伸出一脚,直接把慕容以揣下马车。

    “你”

    慕容以摔个大马叉,显得狼狈不堪。

    旁边的丫环叶儿更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六小姐居然敢伸手踹夫人?这可是以下犯上,大不敬。

    就算六小姐再怎么样不认可这个母亲,可慕容以那是左相府的当家主母,东方恋这么做太过份了吧?

    “快扶我起来。”

    慕容以见叶儿居然傻愣的站在那里,也不伸手扶她起来,她更气了。

    叶儿听到慕容以的愤怒大叫,终于回神。

    “夫人……你……没事吧?”

    叶儿怕怕地望了一眼慕容以。平时优雅雍容的左相夫人如今发丝乱散的模样,那里还有半点贵重优雅的气质?

    隐卫的名额再次减少了几名,就算仍然抗战的都受了重伤了,唯一看起来好点的只有首领郑汉了。

    慕容以评估了一下,又回想了一下刚才那贼头子的话,立马大喊,“停!”

    贼头子见慕容以有谈判的意思,便让他的手下停下了激杀!

    “老太婆,你有什么要说?”那贼头子蒙着面,身黑色衣裳,实在看不清他的长相,不过听他的声音也是上了年纪的。

    那贼头子蒙着面,身黑色衣裳,实在看不清他的长相,不过听他的声音也是上了年纪的。

    “你到底是谁?”

    慕容以睨着那贼头子,想知道他的身份。只是一般的山贼吗?这一带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山贼?

    不,这绝对是阴谋。

    “你受何人指使刺杀本夫人?”

    “错。”

    那贼头子首领道,“你不是左相府夫人吗,那身份必定贵重非常了。本大爷只是要劫财,本来也想劫一下色的……但,看到你这样,本大爷都倒尽胃口了,老太婆一个。”

    “你”

    慕容以被气得差点儿中风,她虽然上了年纪但这些年来好歹保养得当,怎么着也不至于半点姿色都没有。

    但这个贼头子居然这么侮辱她?可恶!

    忽然想到什么,慕容以道,“原来大爷是要年轻漂亮的姑娘吗?我这里倒有不少……”

    “夫人?”

    那叶儿还以为慕容以是要出卖她们求得平安,一时都担忧不己。

    除了叶儿这么想之外,其他的小丫头也纷纷一脸惊恐……

    她们在慕容以身边待得久了,多少知道点慕容以的为人和手段,慕容以是不会怜惜府里不值钱的丫头的。

    “那个马车里就有一个……丫环。”

    慕容以笑了笑,指着东方恋那马车。

    她当然不可能直接指东方恋,万一这事情传回凰城,或者东方恋这死丫头好运逃了回来,给她指证,渲染她作为“母亲”居然卖女求安,怎么办?

    所以,她指的是柳儿,“柳儿丫头,还不出来?”

    虽然指的是柳儿,可慕容以却知道只要那些山贼一靠近那马车,就会发现东方恋的美色的!

    柳儿听到慕容以的声音,一个激灵,“小姐,夫人要把我卖了,怎么办?”

    “莫怕。”

    东方恋拍拍柳儿的背。哼,慕容以那小心思是什么,以为她不知道吗?

    东方恋掀开门帘,要下马车。

    “小姐。”

    柳儿将她拉住,“不可……”柳儿虽然猜到几分,但谁知道那些人可靠不可靠,若是让他们见到小姐的姿色?

    “莫怕。”

    东方恋让柳儿放手,接着下了马车。柳儿也只好跟着东方恋下了马车。

    两个年轻又漂亮的女人忽然出现在一众山贼面前,他们都眼睛冒绿光,吞了吞口水!

    “妈呀,原来这桥子还真有漂亮的女人!”

    那山贼头子似乎对年轻漂亮的女人很感兴趣,一双猥锁的眼睛在东方恋及柳儿身上转了转。

    “怎么样,大爷,你可满意?”

    慕容以心里得瑟。

    早知道美色对这帮山贼头子有用,她就早用这招了,就不必牺牲掉她这么多隐卫了,如今有战斗力的隐卫只有郑汉一个,其他都是受了重伤的,即使活下来也没多大作用了。

    “哼哼,不错。”

    那山贼头子摸着下巴色眯眯的朝东方恋及柳儿走去。

    “一百万两,我赎自己和我的丫头。”东方恋眨眨眼儿。

    “一……一百万两?”

    那山贼头子听得眼睛都直了。

    “一……一百万两?”

    那山贼头子听得眼睛都直了。

    “对。有了一百万两你们要多少女人没有?而且你们所有兄弟都能受惠。你觉得一百万两和两个女人,那边更符合你们的利益?”

    东方恋说着看向其他山贼……

    其他山贼一听一百万两,妈呀,他们这辈子没有见过这么多钱,顿时两眼发光……

    “老大!这俩娘儿虽然长得漂亮,可是那是一百万两呀……”一山贼附到山贼头子耳边道。

    “……”山贼头子还在考虑,看看东方恋那漂亮的小脸蛋,那妙曼的身材有些不舍。

    “老大!这娘儿来头不少,杀了倒也就罢了,但若是那啥,让她家族背负污名,恐怕咱也讨不到好处。咱是求财的……”

    “成交了!”

    山贼头子终于想明白。是的,一百万两比较重要。

    他无谓为了一个丫头得罪宰相府。他是求财的,只要有了财美人那是排长队的。他想要怎么的美人没有?

    “可是,我怎么相信你值一百万两?”

    那山贼头子打量着东方恋,看她这衣着打扮也不算差,但也不是极好……她是宰相府家的小姐?刚才那老太婆可是左相夫人,这两女人什么关系?

    为什么堂堂左相夫人却出卖她?

    “呵呵,我堂堂左堂府的嫡出小姐难道还不值一百万两吗?”

    东方恋笑了笑,“你若不信,笔墨拿来,待我修书一封……他们自然会派人送钱上门的!”

    “好,我姑且相信你。”

    那山贼头子想想答应了。

    慕容以见此恨得牙痒痒的,靠,东方恋想以一百万两脱身?没那么容易。

    “她才没有一百万两呢。”

    慕容以抓狂,“我们老爷是清官,府里根本没有一百万两……”

    “什么?”

    那山贼头子一听,狠狠地瞪向东方恋,“你想骗我?”

    “说来,我这位母亲的身价,自然比我更贵重了。”东方恋笑眯眯地看向慕容以。

    慕容以一个激灵,发觉那山贼头子看着她的眼睛象在看一座金山。

    “本夫人刚才说过了,我们老爷是个清官,府里根本没有钱。”

    “那劫你何用?杀了。”

    那山贼头子正怒,立马对手下使个眼色。

    另一个举着长刀的小山贼马上走上前,对着慕容以挥刀就要砍。

    “等一下。”

    慕容以见此惊惶不己。

    这些山贼是亡命之徙,是真的会杀了她的。

    “我我……我有钱。”

    “你刚才又说没有钱?”

    山贼头子怒了,举起两根手指,“二百万两!”

    “什么?”

    慕容以恨不得晕倒过去,二百万两?

    左相府根本拿不出来。

    而她的小金库是有的,不过那是她好不容易才存到的一笔私房钱,难道为了保命都要花光吗?

    “本夫人为什么要二百万两,刚才她们两条人命才一百万两。”

    慕容以想砍价。

    “你不是左相夫人吗,难道你认为自己不值二百万两?”

    山贼也不是盖的,堂堂左相府人应该是有钱的。

    “这这……”

    山贼也不是盖的,堂堂左相府人应该是有钱的。

    “这这……”

    慕容以结巴,她真不想承诺下来。

    “没钱?杀了。”

    山贼头子又朝手下使眼色,于是那举着长刀的小山贼又上来了。

    “有!我有!”

    慕容以赶紧道。

    如果慢上一会,她就成为刀下亡魂了。她一脸怕怕的表情。

    “嗯,那就给家人写书信吧。”

    那山贼头子扔给慕容以一块白布。

    “没有笔怎么写?”

    慕容以饮恨,她真不想写这封信。

    “血书。这样够震憾。少跟本大爷吱歪了,再吱歪就把你杀了。”

    “……”慕容以不敢再哼一句,但又不想自己流血。

    开玩笑,她可是堂堂左相夫人,怎么能流血呢?

    于是,想了想,转身对丫头说,“血!”

    “夫人……这?”

    叶儿可是不想流血,于是又对其他几个丫环说,“冬儿,你吧。”

    冬儿是年纪最小的……

    “奶奶的,婆婆妈妈。”

    山贼头子一看,一刀挥到慕容以的手指上,立马的血哗哗的流……

    “呀……血……血……”

    慕容以惊叫。

    “快写,不然杀了你。”

    “……”

    慕容以不敢再耽误,赶紧以破了的手指头写下血书。

    “你的。”

    山贼依样给东方恋扔了一块白布。

    “本小姐怕血。”

    东方恋脸色苍白,“本小姐一失血就会晕倒的,试问这样怎么写书信?”

    “哼,就你麻烦。”

    山贼抓狂,只好给东方恋扔了一支笔。

    “没……没墨……”

    东方恋小声道。

    那山贼见慕容以写完了,手还在流血,一下子抓来慕容以的手,“墨!”

    东方恋伤势要晕,柳儿赶紧把她扶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