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93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东方恋强自撑起精神,将就的沾了慕容以的血来写就一封信,这封信还特别长……洋洋洒洒小字把一块白布都写满了。

    慕容以看着东方恋这个德性,知道这个贱丫头肯定是存心的。

    她心里那个痛恨呀,几乎要扑过去一把掐死东方恋,如果她的头上不是有山贼的刀一直指着的话……

    “你到底写完了没有?”

    慕容以吼叫,妈的,她的手一直在流血,痛死了。

    她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罪。

    “还没呢,母亲?女儿写得仔细一些,爹爹才知道女儿被山贼绑的细节,然后女儿还要对爹爹动之以情,这样他才会更快交赎金呀。”

    “哼,你真的以为你爹会救你?你爹根本没有一百万两,你想得美吧。”

    慕容以气死了,一心想要打击东方恋。

    原先,慕容以是怀疑这些人是东方恋这个贱丫头派来的,可如今看来,又不太肯定之前的怀疑了。

    “哦,那我要再写一封了。”

    东方恋朝山贼头子一笑,“这位大哥,我母亲说的是,我爹不是个贪官,况且还要付母亲的赎金,可能没这么多钱。可我知道有个人是绝对有这个钱的,况且他也愿意救我。”

    “那,那你再写一封吧。”

    一百万两赎金,对山贼是很诱惑的。谁知道慕容以那二百万两能不能收到?

    一百万两赎金,对山贼是很诱惑的。谁知道慕容以那二百万两能不能收到?

    毕竟是个半老徐娘了,那左相府就算有钱,会为她拿二百万两吗?

    “你……你还要写一封?”

    慕容以哀痛,她的手呀……她的血!

    可恨,这东方恋是要作死呀?居然让她流这么多血……

    但慕容以这次闭嘴了,生怕东方恋还要捉弄她,整出些事儿来,到时候就不只是流血这么简单了。

    慕容以恨恨地瞪着东方恋……哼,这个贱人,等平安后,她定要剥了小贱人的皮。

    ……

    东方恋足足写了五百字才住手,将信交给那山贼头子,“一份是给我爹的,另一份给我的丫头绿儿吧,她知道如何处理!”

    “你回去,把信给那老二不!”山贼头子将慕容以及东方恋的两封信,都一同交给那隐卫郑汉。

    郑汉可是不想离开慕容以呀,可是如今的情形似乎容不得他多作选择!

    “你不能伤害我们夫人……”

    郑汉有些担心。一堆女人落入山贼之手,怎么能不担忧?

    “哼,告诉那老二不,如果他要玩什么花样,不乖乖交赎金,那么本大王就不只是撕票这么简单了。懂?定要他脸上无光!”

    山贼头子的话很直接了,慕容以一听紧张不己,如果她名声被毁了,以后还怎么在凰城里混?

    就算东方丰远碍于镇国公府,仍然留着她左相夫人的位置,可是毁了名节的女人那有什么脸面呀……她一定会过得生不如死的。

    况且就是她娘家镇国公府,也不见得继续待见她了。

    “快去。告诉老爷,一定要救我。而我也会宁死不屈的。”

    慕容以交代郑汉。

    “是,夫人。”

    郑汉得令,只好飞快的回去送信了。

    ……

    东方恋和慕容以等人被押回山上,途中,担忧不己的柳儿小声问东方恋,“小姐,怎么这些山贼不是我们的人吗?”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这是我们的人了?”东方恋淡道。

    “这……”

    柳儿一张脸顿时变了,“我还以为刚才是在演戏,可看着又不象。小姐,如果不是我们的人,你为啥这么淡定呀?”

    “别怕。一切有我呢。”

    东方恋还是很淡定。

    而慕容以的双手被绑着,被一票山贼象赶羊那样赶上山,狼狈不堪。慕容以身边的六个丫头也早吓得抱成一团了。

    最后九个女人被关在一起。那是一间不见天日的阴冷的柴房……

    “你个小贱人。说,这些山贼是不是你惹来的?”慕容以开始骂骂咧咧了。一想到即使自己顺利脱身,可是二百万两呀,那可是她小金库的大部分,她的损失得多大呢?

    都是这个贱人,她干嘛一开口就说一百万?让人不得不怀疑她与这些山贼是串通的。

    “夫人,你说什么呢。恋儿如此也被绑着呢。爹爹又没有钱,恋儿正担心自己的安危呢。恋儿有这么笨吗,派人来绑自己。”

    东方恋淡淡地道。

    “哼,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演戏?”

    “哼,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演戏?”

    “我遁规道矩,根本不认识这些山贼。”东方恋一脸正气。

    “哼!”慕容以冷笑,根本不相信东方恋的话。

    如果是以前,慕容以是相信东方恋是个遁规道矩的小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是如今,这个小贱蹄子却让人摸不清,看不透,很是可怕。

    ……

    再说那两封信。

    东方丰远一收到信,看到两封血书,加起来被勒索三百万两,差点儿晕倒。..

    “老爷,要不要报官府?让官府介入?”管家周富业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不可。”

    东方丰远摆摆手,为官几十年他深知官场种种,更深知人言可畏。

    以他的官位,要派兵剿灭那些山贼自然可以做到,可是,劳师动众,加上他的妻女还在山贼手上,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真的无法预估,他不想拿整个左相府的名誉和地位来冒险。

    “准备赎金……”

    “可老爷,三百万两呀……”周富业哭丧着脸,这笔钱左相府是断然拿不出来。

    东方丰远也是个老谋深算的,“刚才郑汉还将另外一封信交给绿儿了,我想我知道恋儿的意思了。所以只准备夫人的赎金就好。”

    “就是二百万两我们也拿不出来呀……”

    “夫人有个小金库。把服侍夫人的那个婆子叫来。”

    “是。”

    这些年来东方丰远并不是不知道慕容以有另外的私钱,他之所以不动慕容以的金库,一是他想维持左相府的清廉形象。

    二是,后院的女人多少都会有金库,虽然慕容以有将府上的钱公款私用的嫌疑,可到底这个家她还是主母。

    他作为一个男人有时候也不好管太多。只要这个女人没有二心,仍然忠贞于他,他就会睁着眼闭只眼。

    ……

    天香楼。

    龙起津正在宴请关外来的一个王爷。

    关外,那是属于苍凰大陆之外的地域,那里是由多个民族组成的地区,拥有大大小小许多政权独立的的国家,常年战乱,目前还处于奴隶制社会,百姓的生活比较困苦。

    而凰国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与关外一些地区拥有商业来往,也常有关外的商人或部落首领来凰城与权贵们交际,希望把两国的经商发展得更繁荣,进行一些商品交换。

    王爷铁木兰斯来自关外的大河国。

    大河国在关外的地位与凰国在苍凰大陆中的地位是差不多的,都是相对较强。

    而这些年来,大河国与凰国的商业来往很是频繁。铁木兰斯与龙起津在几年前相识,两人交情不错。

    七王府名下的一些产业与关外有合作,铁木兰斯也帮了龙起津一把。同时,龙起津也将一些吃香的商品,优惠卖给铁木兰斯,双方一向合作愉快,互有赚头。如此一来,这两人的关系就更加紧密了。

    再说铁木兰斯在大河国可是有兵权的,为了将来,龙起津也得与这个人搞好关系,说不定等他需要的时候,还可以借助外力。

    再说铁木兰斯在大河国可是有兵权的,为了将来,龙起津也得与这个人搞好关系,说不定等他需要的时候,还可以借助外力。

    龙起津是很看重铁木兰斯这个朋友的。知道铁木兰斯最喜欢的就是美人……

    为了招待这位王爷,龙起津可是包起天香楼二层的整个雅座,以示盛情。

    当东方画这个第一美人费尽心思的出现在天香楼,缓缓的踏上二楼的雅座的时候,铁木兰斯的眼睛可是发亮了,身边陪伴的几个唱曲的小丫头顿时成了陪衬。

    东方画一身花枝招展的装扮盈步走向龙起津这桌,铁木兰斯更是直接站了起来迎接……

    “这位是……这位便是七殿下你向本王提过的左相府六小姐吧?”

    哎,可惜了这位美人可是名花有主,而且这个主还是他的好朋友龙起津。

    铁木兰斯虽然好色,却也讲道义与朋友情,定不会欺负朋友之妻的。

    龙起津没说话,东方画却已经行礼了,“小女见过七殿下。这位是……殿下的远方友人吗?小女是左相府的嫡出五小姐。这位公子,你刚才提到的六小姐是小女的妹妹呢。”

    “原来是五小姐吗?”

    铁木兰斯轻吸一口气,恨不得抓着东方画的小手啃上二口,“那五小姐请坐吧。”

    “啊,会不会打扰你们用膳?”

    东方画怕龙起津不喜,特意看了龙起津一眼。

    见龙起津并没什么表示,只是笑意盈盈的。

    “没事没事,不会打扰呢,有如此美人相伴定是本王前世修来的福气了,怎么会打扰呢?七殿下,你说呢?”

    铁木兰斯向龙起津眨眨眼睛。

    “如此五小姐便坐下吧,看来铁木王爷很喜欢你。”

    “呃……”东方画顿时有些尴尬。

    她今天盛装打扮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什么关外的王爷才来的呀。

    这个叫什么铁木的,虽然看着年纪不老,也有些气度,但看衣着就知道是关外之人了。

    关外那是什么地方呀?对于女人来说绝对是恶梦,因为听说他们的老婆都是可以交换的。

    东方画坐下,便觉得自己这次来是不是错了?瞧那铁木兰斯不断的给她倒酒,有点色色地看着她,还一脸热情似火的举杯对她敬酒,她也不好拒绝。

    说到底,人家是关外来的王爷,而且大河国,在关外可是第一大国呢。

    看龙起津对铁木兰斯的态度,也算友好,两人交情应该很铁。

    况且这个人,龙起津打算介绍给东方恋认识的,她怎么能输给东方恋?

    不成,她一定要撑起台面,好好的给龙起津的朋友一个好印象才是。

    “啊,不如小女为二位助兴,跳个舞吧?”

    东方画对自己的舞技可是相当的有自信了。

    “如此甚好。”

    在铁木兰斯的关注下东方画缓步起舞了,不得不说她的舞技真的很好,身影纤细,而且跳的舞步丝丝媚惑,又恰到好处的展示她大家闺秀的风范,那美丽的长裙与裙摆随着她的挥手,抬腿而飞舞,别有一番美感。

    跳的舞步丝丝媚惑,又恰到好处的展示她大家闺秀的风范,那美丽的长裙与裙摆随着她的挥手,抬腿而飞舞,别有一番美感。

    “好好好……五小姐这舞蹈,真真是令本王大开眼界了。想我大河国也有舞姬无数,可若是她们看过五小姐之舞,想必都会羞愧得撞墙去。”

    铁木兰斯给了东方画极大的恭维。

    “谢谢铁木王爷的赞赏。”

    东方画含羞,低眉,又想招头看一下龙起津是个什么表情,因为龙起津一直在喝酒,似乎都没有怎么关注她呢。

    “七殿下……你……以为小女跳得如何?”

    “很好。”

    龙起津表情仍然淡淡的。

    铁木兰斯看了一眼龙起津,又看向东方画,那眼色已经是不一样了,“不知道五小姐婚配了没呢?”

    “啊……没,没呢……”东方画有些抓不着头脑,王爷为什么问她这个问题?难道是要给她做媒?帮她和龙起津牵线吗?

    一想到这里,顿时,东方画更娇羞了。

    “那本王问五小姐,如果有一个男子俊美无双又有权势,而且对五小姐倾心不己,五小姐会不会考虑下嫁呢?”

    “这……”东方画又睨了一下龙起津,喃喃地道,“婚姻大事在我们凰国,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画儿可做不得主。不过若是碰上真心喜欢的……也……也可吧。”

    “五小姐这么说本王就放心了。”

    铁木兰斯顿时揣起一杯酒,“那么本王就向凰国的国君提亲了,也会向你父亲提亲的,本王要将你娶回大河国,做我的第九任王妃!”

    “什么?”

    东方画一个激灵,清醒了。

    “铁木王爷这是什么话?”

    “五小姐,你刚才答应本王了呀。”

    “这……我我……”俊美无双是指铁木兰斯他本身吗?东方画懵了。

    “五小姐莫不是在玩弄本王的感情吧?”

    铁木兰斯顿时变了色,抓着酒杯的那只手已经用了劲儿了。

    “本王可不喜欢被女人耍着玩哦。”

    “小女……”东方画一脸怕怕,至此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主动献媚到底惹了什么人。立马向龙起津求救,“七殿下?”

    这时……

    一个小丫头冲进来,“七殿下,我要见七殿下!”

    是绿儿。

    可她被天香楼的伙伴拦住了。

    其实刚才东方画也被拦,可东方画的身份不同,又一副趾高气昂的,店小二只好让她上来了。

    绿儿只是个丫环打扮,店小二自然要把她轰出去,省得打扰了贵客。

    “什么人在喧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