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89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恋阁。

    东方恋回来的时候,淡二早已经回来了,并且他的神色还有些愧疚。东方恋原本想问什么的,见淡二这神色,就不用问也知道了。

    “说吧,怎么回事。”

    “小姐……我,我失败了。”

    淡二请罪,跪了下来,“本来按照计划我们偷偷在那些山贼的酒里下药,在小姐你们下山后,那些山贼就会晕倒,然后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拿走那些银票的……可是当我们找到那些山贼头子在他身上搜银票时,却发觉银票已经不见了。而且其他人的身上也没有银票……”

    “诡异。”

    东方恋笑了笑,“莫非我这是为他人作嫁衣了?还有什么人盯着这件事情?”

    “小姐,我们并没有在山寨上发现其他人的足迹……”

    淡二本来也想查明到底是谁比他们先下手的,居然将小姐计划的一切都扰锅了,这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后来我们看见七殿下的人来了,本来我们想杀了山贼,可是又怕精明的七殿下的手下会从刀伤中查到我们的来历,于是我们便又对这些山贼下了一些药……就离开了。小姐放心,这些山贼永远不会醒来了,他们休想从山贼的嘴里问出任何东西。”

    “嗯,总算你还不笨。”东方恋点点头。

    “不过小姐,到底是谁比我们快上一步呢?”

    淡二有些郁闷。

    “呵呵,我也不知道呢。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来无影,去无踪……天下间有这份能力的,一个巴掌也数得出来。”

    东方恋想了想,忽然想到一个人,“行了,或许是他,如果是他,应该没有瞒我的必要。下去吧,等过些天我会找他。现在风声太紧。不管是不是他,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小姐,算了?”

    淡二很意外。

    “龙起津也在盯着这件事情,那可是三百万两呀……况且他被山贼勒索了一百万两他心里肯定不舒服。罢了,让他不舒服就是本小姐的舒畅。而且我想十有是那个人拿了钱。他可真是黑,也让本小姐有些意外和惊喜呢……”

    想到那人,东方恋的唇角轻笑。

    那人既然答应了要与她合作,又怎么会什么事情都不做呢?

    他看着不动声色,其实早已经盯上了几个劲敌了吧?尤其是龙起津!

    如果真是他,那么提前知道龙起津的所有动静,抢先一步,就不难理解了。

    “小姐,那个人……到底是谁?”

    淡二真不了解这哑迷。

    “你不必知道。淡二,下去吧。还有这件事情你办得不错,虽然有不足的地方。但本小姐希望你能吸取这次的教训。”

    “是。”

    事情办成这样,淡二也不敢邀功了,东方恋不责罚他就已经很好了。

    淡二离开,柳儿一脸好奇地看着东方恋,“小姐……银票到底是谁拿走了呢?”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

    东方恋还是没有明说。

    身边的丫环知道太多也不是好事,不是不相信她们,而是她们知道了太多,万一落在什么人手里,就是一种危险。

    身边的丫环知道太多也不是好事,不是不相信她们,而是她们知道了太多,万一落在什么人手里,就是一种危险。

    “哦。那小姐我去给你泡杯茶吧。”

    柳儿也聪明的不再问了。

    绿儿知道东方恋回来了,急得奔了过来,“小姐……小姐你平安回来了?”

    “是呢。让你担心了吧。”东方恋看见绿儿这哭鼻子的样子,觉得一阵温暖。

    “小姐,担忧死绿儿了。”

    绿儿紧紧的抱着东方恋,又迫不及待说,“花儿红儿来信说,她们也要回来了,恐怕很快就到。”

    “是吗?那等她们一起用膳吧……”

    东方恋去洗澡,出来时已经见派出去一段时间的两个丫头花儿和红儿回来了,而花儿红儿也听绿儿说了东方恋被绑架的事情,吓得两个丫头一身冷汗,幸好东方恋平安回来了。

    “小姐,我们再也不离开你了。”

    花儿,红儿红着鼻子道。

    “好了好了,我这不平安了吗,倒是你们在外面,发生了不少事情吧?”

    “是呢,按小姐吩府,我把事情交给淡四就回来了。”

    花儿道,“我在外面遇到了哥哥,原来我哥哥这些年来加入了丐帮,已经是七袋弟子,丐帮里有不少怀才不遇的人,于是花儿就让他们加入了我们……”

    “嗯,不过对他们的考核和甄选一定要谨慎和小心,我们虽然很需要人才,可也不能什么阿猫阿狗都用,而且小心细作混入我们……”关于这点她不得不防。

    许多事情,就是输在细作上面的。

    “小姐,我们都很小心的。”红儿道,“小姐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淡五呢?”

    东方恋看向红儿。

    “我让淡五去买下一间因经营不善正要转手的青楼了,小姐。”红儿道。

    “做得好。我也正有此意呢。既然红儿你已经想到这一层了,那么下一步你负责把红楼办好就成了。多请些有才能的舞娘。

    “我唯一担忧的就是红儿你年轻,风月场所这种事情你可能应付还是有些不够辣头,所以我的意思是原来青楼的人马,包括老鸨都留下,加以培训,增加一些吸引人的亮点,为我们所用。红儿你就做幕后便好了。如何?”

    “是,小姐。红儿这段时间去群芳楼潜伏,跟在他们的第一舞娘身边做侍候的活儿,其实红儿偷偷学到不少舞蹈呢。”

    说着红儿就跳了一段,有些得意,“怎么样小姐?”

    “好是好,可是……不够。”

    东方恋摇摇头,红儿虽然学得很好,也跳得很好,但还欠火候。

    “小姐,我很努力了。”红儿有些郁闷。

    “没事,我有办法。”东方恋一笑,“轰动天下的舞妓念娇儿,你们知道吗?”

    “知道呀小姐,可是她不是从良了吗?”

    “等着。她快要出山了。”

    东方恋记得前世念娇儿可是在这段时间就自杀身亡的,说是美人迟暮,家里的男人不再为她倾迷,迷上了其他的青楼花魁,就把念娇儿凉在一边去了。

    美人迟暮,家里的男人不再为她倾迷,迷上了其他的青楼花魁,就把念娇儿凉在一边去了。

    念娇儿性烈,一时想不开居然悬梁自尽了。

    当时她的死在凰城引起轰动,有人感叹红颜薄命,总是遇上负情郎……

    其实念娇儿很年轻,只不过二十二,女人在这个年纪正是如花的季节。

    念娇儿长得极美,听说龙起津曾经想请她帮忙成事,以重金礼聘,让念娇儿接近不近女色的龙起昊。

    可是念娇儿为了爱情拒绝了。

    当时,一个家底颇丰的才子看上了她,念娇儿爱才,又有些才情,一来二去与那个才子发生了感情,那男子以重金为她赎身,她就嫁与那才子为妾了。

    只是妾,青楼出身的念娇儿是不可能成为书香世家的正牌夫人的。

    只恨那才子原先信誓旦旦要对念娇儿好一辈子的,却只不过短短半年时光,便另结新欢。男人呀……真是薄情。

    “小姐怎么知道念娇儿要出山了?”

    红儿觉得有些奇怪,可也赞成,“如果能请念奴儿出山,必然引起轰动的呀……”

    “嗯,所以去守着她,别让她真的死了。”

    东方恋一笑,既然她能逆天改自己的命,自然就能改她需要的人才的命。

    比如说龙景狂,又或者自己身边服侍的几个丫头,以及……念娇儿。

    ……

    三天后。

    念娇儿被带到东方恋面前。

    此时念娇儿的脸色有些复杂。

    她本来已经绝望,所以才自杀,可是被救下之后,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事,已经被几个黑衣人扛着,来到了这里。

    念娇儿发觉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她又有些迷茫,以及本能的恐慌。

    “你好。”

    东方恋坐在念娇儿面前,轻笑。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念娇儿呢,前世只是听过念娇儿的盛名,没有真正的见过她……

    她曾经问过龙起津,念娇儿有多美?

    龙起津说但凡男人见到念娇儿,都会心动的。

    她继续问,有东方画美吗?

    东方画可是第一美人。

    龙起津说,那是不同的美,东方画的美是一种贵族的美,含了种大家族闺秀的味道,而且总觉得美得不够极致。

    而念娇儿,就是那种令男人见了不由得怦然心动的女子,一见难忘。

    她那时候有些吃醋,问龙起津,你可是对念娇儿动过情?

    龙起津摇头,微微一笑,象在哄她,又象在说实话……“本殿需要的不是那种女子。说实话虽然本殿看上她,只需要一句话,她就是本殿的女人了。可是她不愿意为本殿效命,本殿也就不勉强她了。你想本殿这样一个人,若是对一个女人动心了岂会有放手之理,就比如……你?”他坚决的点了一下她的鼻尖……

    东方恋抬手,摸摸自己的鼻尖,仿佛那感觉尤在……

    “你是?”

    念娇儿看着东方恋。

    “叫我六小姐吧,你好,念娇儿……是我救了你。”

    “你为什么要救我?”

    念娇儿不解,只好问出自己的疑惑。

    “你为什么要救我?”

    念娇儿不解,只好问出自己的疑惑。

    “你为什么要自杀?”

    东方恋看着念娇儿如花的容颜,“你这么年轻这么美,多可惜。”

    “我……”念娇儿也不想自杀的,一个时辰前她在家中情绪崩溃,异常绝望,想过千百种报复那个男人的方法,可是最后只是扯了一个腰带,就要把自己的脖子吊在上面……

    是的,她已经绝望了。

    她是为爱情从良。原本象她这样的女子,如此的姿色,就算是在青楼也是得到礼遇的,老鸨从来不敢强迫她接客,她一直都是保持着处子之身。

    老鸨甚至以她的处子之身引得更多的客人来捧她的场。她是青楼的摇钱树。

    都说是那个男人以重金为她赎身,可是世人那里知道象她这样一棵摇钱树,就算是家世丰厚的男子,也是无法为她赎身的。

    是她自己用光了所有积累,并以死威胁老鸨,老鸨才肯放她离开的。

    一无所有,她嫁给那个男人,以为会换来闪闪发光,让她永远也不会后悔的爱情。

    可是只有短短半年时间,那个男人就已经迷上另一个青楼花魁,叫她如何自处?

    她觉得不值,笑自己愚蠢,痴傻。可是又能如何呢?

    她一个女子,一无所有,已经依附于那个男人,她哭她闹,可是他不会为她的眼泪而心疼,只会心烦,厌恶……

    所以她绝望了。人生无望,她只有求死以逞一时痛快,也好过活着受罪。

    “不想报复吗?”东方恋看着美貌如花的念娇儿,“不想让他后悔吗?”

    “我想杀了他。”

    念娇儿的双眼发出刻骨的恨意,“可是小女子那里有这个能力。其实不瞒你说,我想在他的汤里下毒药,然后与他一起死,但没有机会。

    “他最近看也不看我一眼了,我想我是永远得不到他的青睐了。男人就是如此,为你的美色倾迷的时候,他恨不得可以为你豁出去性命,可是厌了的时候,连看你一眼都烦。我不能杀死他,所以只能……杀死我自己。”

    “多愚蠢呀。”

    东方恋摇摇头,似乎不赞同。

    “你是谁?”

    念娇儿看着东方恋,“这里又是那里?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你们能闯入我家里……”

    心里有许多疑问。

    “不急。让我来告诉你。念娇儿,我久仰你大名。也知道你夫君在外面的一些作为,然后觉得同是女人,很可悲……”

    “我不需要你同情。”

    念娇儿是个烈性的,她就是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才选择了那条不归路。

    “我不是同情你。我是同病相怜呀。”

    东方恋的脸上露出了一些悲伤。

    这是她重生后第一次显露了自己真实的情绪,“其实,我也被贱男人伤过,所以我和你,是同病相怜……”

    “真的吗?”

    念娇儿看着东方恋,“你被谁伤?还有,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什么人?”

    “我是左相府六小姐……”

    “左相府?”

    “我是左相府六小姐……”

    “左相府?”

    念娇儿看了一下这里的院落,不是不熟悉的,“这里是左相府?”

    “不是,只是我在外面租的一个地方而己。我们说正事吧。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救你?”

    “是。”

    “很简单,我救你的原因是想你重新出山。”

    “出山?”

    念娇儿愣了一下。

    “你原先的青楼,美人楼。因为你的离开,生意一天比一天差,那老鸨都不知道多后悔放了你从良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