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34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两人坐上景王府的马车。

    龙景狂问追风,“城里有什么好玩的?”

    “殿下,我整天陪着你,我哪里知道呢?”

    “那……一般男女都去那里散步的呢?”

    “仙女湖吧。那是凰城最大的湖,追风以前偶尔经过,曾看到很多男女去那里游湖的……”

    “不要去那。”

    东方恋一听,果然拒绝了。

    “哦,为什么?恋儿不喜欢那里吗?”龙景狂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对东方恋的称呼已经变了。

    他以前都叫她六小姐的。

    “也不是。只是……不想去。”

    她上次与龙起津游湖就是去那里,反正她不想引起回忆。

    “好吧,那……我们就随便去郊外走走?”

    “好。”

    只要不去仙女湖,都可以。

    ……

    郊外。

    青山绿水,这里的风景别提多优美了。

    不只东方恋与龙景狂要来这里游玩,便是龙安乐也约了欧阳秀在这里见面。

    但龙安乐不知道欧阳秀会不会来,所以挺忐忑的。

    已经过了约会的时间了,欧阳秀迟迟不出现,龙安乐不由得有些烦躁了。

    “珍儿,你说欧阳世子会来吗?”

    龙安乐不由得问身边的丫环,因为心里憋气,又对珍儿两眼一瞪,“还是你根本没有把信送到欧阳世子的手中?”

    “公主。”

    珍儿一听龙安乐的责问,赶紧跪了,“珍儿真的有把公主的信交给欧阳世子的。”

    “那他有没有说会来?”

    龙安乐疾声,其实她平时对宫女的脾气并不是这么差,只是急了。

    “他……他……”

    珍儿为难。

    其实欧阳秀接到信后根本看也不看一眼,就交给跟在旁边的老头儿了。

    珍儿也不敢让欧阳秀拆开信看看,只交了就走……

    如今龙安乐一质问,珍儿忽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想了一会儿,珍儿只好说,“公主这么美丽高贵,欧阳世子没有不喜欢公主的道理,珍儿想欧阳世子只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所以来慢了。不如公主再等一会儿吧?”

    “公主这么美丽高贵,欧阳世子没有不喜欢公主的道理,珍儿想欧阳世子只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所以来慢了。不如公主再等一会儿吧?”

    “这……他居然敢不将本公主放在眼里?”

    龙安乐面子上挂不住。

    岂有此理,她堂堂公主,如果换了个男人她决不会这么放下身段……

    可欧阳秀,欧阳秀……那个无比优秀和耀眼的男人。撇开他的才情不说,他还是皇亲国戚,他的皇姑奶是皇后娘娘,欧阳家还是凰国的第一大族。

    而她龙安乐虽然是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可是母亲只有“嫔”的封号,舅舅只是史部尚书。

    她的母亲孙嫔一直是抱着皇后的大腿,才在宫里拥有一席之地的,她也完是靠着自己女孩儿的体贴细心,讨好父皇,才获得了帝宠。如果没有这些,她便什么也不是。

    可欧阳秀不一样,他欧阳家树大根深,他爷爷欧阳涛是太尉,兵权几万,又是内阁之一,连父皇也要敬他三分。

    他叔叔是将军,镇守兵关,为凰国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而他本身学冠满天下,就算是当世大儒子车孟都对他赞不绝口,父皇更是几次有意让他入朝为官……

    这样一个欧阳秀,或许还嫌弃她这个公主背后的势力不够强大吧?

    肯定是这样!

    龙安乐想想,有些气了。

    “欧阳秀……他是不是嫌弃本公主不能助长他欧阳家的势力,只是徙有皇家公主的名声?”

    龙安乐心里不平衡了。

    “公主,你一定错怪欧阳世子了,公主知道世子不在乎那些的。如果在乎,就不会几次拒绝了皇上让他入朝为官的邀请了。”

    “嗯,也是。可是,他为什么不赴约?”

    龙安乐正郁闷,忽然听到一阵马车声。

    “谁?”

    龙安乐看到一辆无比豪华的马车,这马车在凰城中也够招摇的,而赶车的人有些熟悉……“追风?”

    景王身边的侍卫,偶尔会进宫。

    可是景王因为身体的原由,却很少进宫。

    按辈份来说,这个龙景狂还是她的皇侄子呢,她虽然年纪比他小,却是……皇姑。

    可是龙景狂不需要向她行礼。

    原因,龙景狂是嫡出,他的父王还是前太子,虽然逝去了,却一直拥有皇太子的封号。龙景狂继承了他的荣耀与皇位,除了皇帝就数龙景狂最尊贵了。

    如果不是身体不好,龙景狂继位也是名正言顺的。

    所以,她虽是皇姑,公主,但见了龙景狂还是得行礼。

    “不会是景王吧?”

    珍儿也觉得奇怪,这个景王不是不常出府的吗?

    “我们躲一边。”

    龙安乐也无法解释,她为什么要躲?她可是公主……

    “公主,这边。”

    珍儿也没有提醒龙安乐她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珍儿是个没啥主见的,但却是相当听话,以及忠心,龙安乐叫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也是孙嫔看中她的原因,这些年来一直让她在龙安乐身边伺候。

    “东方恋?”

    这也是孙嫔看中她的原因,这些年来一直让她在龙安乐身边伺候。

    “东方恋?”

    龙安乐躲在花草边,不只看见从马车上下来的一派尊贵与谪仙气质的龙景狂,还看到了一身浅色衣裳的东方恋。..

    “东方恋怎么跟景王在一起了?”

    龙安乐有些纳闷,东方恋前段时间不是与欧阳秀打得火热的吗?

    难道她误会了?

    “公主,我们要躲到什么时候?”珍儿小声说。

    “嘘!”

    龙安乐不让珍儿出声,“我们……回宫。”

    “回宫吗?可是欧阳世子还没有来呢,如果他一会儿来了见不到公主?”

    “不管了。他应该是不会来的了。”

    纵观欧阳秀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龙安乐真的没有多少信心欧阳秀会来。

    可是……

    龙安乐看见东方恋,忽然灵光一闪,“珍儿,如果欧阳世子知道东方恋在这里,他……会不会来?”

    龙安乐忽然想试验一下。

    “这?”珍儿皱眉。

    “去……给他送信,说本公主在郊外遇上了东方小姐,与东方小姐在谈心,忽然东方小姐提到他……希望他来与我们一聚。本公主倒是要看看他会不会改变主意前来。”

    龙安乐眼神一挑。

    “公主,你不回宫了吗?”珍儿想,自己这位公主想法变得真快。

    “回什么回。本公主见不到欧阳世子绝对不回宫的。”

    “哦。好吧,那珍儿去送信了。”

    ……

    东方恋与龙景狂一起走在石子路上,看见龙景狂走得很慢,她回头看了一下,“怎么,很痛吗?”

    “有点。”

    龙景狂觉得脚底痛得厉害,可能是鞋底太薄了?而石子又太尖?

    “其实走石子路有益身体健康的,因为我们的脚底有许多穴位,而走石子路便能按摩脚底的穴位。你适合多走走,你身子不好……”

    这些东方恋自然是从上古医术里面看到的。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呢,恋儿是从那里知道的?”

    “呃……医书吧。”

    并没有透露太多。

    东方恋与龙景狂继续在石子路上走着,两人一前一后,偶尔交谈几句,直到他们走了几个来回后,他们找个舒服的地方坐,忽然发觉一名衣着华丽的少女瞧他们走来。

    等那人走近了,东方恋和龙景狂才确定那人的身份,原来是安乐公主。

    只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真巧。景王,六小姐,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们。”

    龙安乐大方得体,与二人打招呼。

    “安乐公主金安!”

    东方恋站起,行了个半礼。

    她本是贵女,见了皇家公主行礼是必须的,但因为左相府的地位与她嫡女的身份,并不需要跪礼。

    而一般情况下龙安乐也没有刁难她的理由。

    “不必行礼了,六小姐。”

    龙安乐微微看向龙景狂,“景王殿下。”她行的是宫礼,足见对龙景狂的尊敬。

    龙景狂亦站了起来,“皇姑,你是景的长辈,景怎么好受你的礼呢。”

    “景王尊贵,安乐不敢不行这个礼。虽然受你一声皇姑,可是安乐从来知道除了父皇、母后,便是景王殿下最尊贵。”

    “景王尊贵,安乐不敢不行这个礼。虽然受你一声皇姑,可是安乐从来知道除了父皇、母后,便是景王殿下最尊贵。”

    这倒是真的,宫里宫外谁人不知?

    别说是她区区一个公主,就算是顶头的几位皇兄,龙起霖,龙起沐,龙起昊,龙起津,甚至是嚣张狂傲的龙起晟,那个见了龙景狂这位嫡出的皇长孙,不得行礼?

    所以龙安乐一点都不会觉得憋屈。

    “景王与六小姐,这是在踏青吗?两人看起来感情很好,难道是?”

    龙安乐故意笑得暧昧。

    龙景狂与东方恋对看一眼,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东方恋想,如果龙景狂没有表态,她自然不能与龙景狂以“朋友”关系自居,试问谁敢随便与尊贵的景王殿下做朋友?

    “景没什么朋友,六小姐是一个。”龙景狂缓缓解释,“闲来无事,便与六小姐郊外踏青。皇姑你呢?怎么一个人?”

    “不是哦。约了欧阳世子。不过,他似乎有事迟到了呢。”

    龙安乐说着,故意看了一眼东方恋,发觉东方恋的表情没有什么不妥。

    “皇姑坐吧。景这里有些点心,如果皇姑不介意我们可以一起享用。”

    龙景狂招待龙安乐坐下。

    其实以前与龙安乐并没有什么交谈,他与皇室中所有的人都没有什么来往。

    “谢谢景王。那么安乐就不客气了。”

    龙安乐挑了一个与东方恋相近的位置,坐下。

    似乎有了龙安乐的介入,东方恋与龙景狂聊天也没有那么随意了,倒是龙安乐找了许多话题与龙景狂聊。

    龙景狂虽然以前不与人交际,但不代表他是个孤傲的人,他虽然有点冷清,但起码的人际他还是懂得处理。

    没有必要给龙安乐摆脸色,虽然他不喜欢龙安乐介入他与东方恋独处的时间,但好歹对方是长辈,是皇姑,几分薄脸还是要给的。

    “说来母后对景王殿下你最偏爱了呢,有什么好吃的总是第一个送来给景王殿下,景王府的点心真好吃。”

    龙安乐吃了几个,有些上瘾,“我敢说就连皇宫里的点心都比不上你们景王府的。”

    “是吗,皇姑喜欢便多吃些吧。皇奶奶对景是很好,这些年来也多得皇奶奶照顾了。说来皇奶奶的生辰也快近了,景正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给皇奶奶贺寿呢……”

    “只要是景王你送的,母后都会喜欢吧。”龙安乐倒也不是恭维话,谁都知道龙景狂就是皇后的心肝宝贝,平时他身子稍好,进宫一趟给皇后请安,皇后就会高兴许多天。

    “话虽此说,景还是想送些特别的,让皇奶奶高兴的礼物……”

    龙景狂是真为这个东西而头疼,他想龙安乐同是女人,又是身处皇宫,应该会更清楚皇宫的女人喜欢什么吧?

    况且他有时候进宫请安会在皇后身边看见龙安乐,想来龙安乐与皇后的关系应该不错。

    “女人都喜欢美容养颜的东西,母后也是女人,还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使母后更年轻,青春焕发,安乐想母后定会很喜欢吧。”

    “女人都喜欢美容养颜的东西,母后也是女人,还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使母后更年轻,青春焕发,安乐想母后定会很喜欢吧。”

    其实最近龙安乐也在想找一件别出心裁的礼物讨好皇后。毕竟她们生活在后宫,那天不是看皇后的脸色?

    她龙安乐更是靠着讨好皇后过日子。

    “不过若是景王,我倒是听母后提过。其实母后想给你选妃呢。”

    “选妃?”

    龙景狂皱眉。

    怎么皇奶奶又提这事儿了?以前倒是也提过几次,可是他说不想娶妃,皇奶奶倒也没有太过坚持。

    “景王不知道吗?最近母后不是总发恶梦,梦见死去的二皇叔吗?或许安乐说这事儿,景王会有其他想法,会不高兴,可是母后真是担忧景王你……你会孤单呢。”

    龙安乐意思是龙景狂大限也快了,按宫中御医说法,龙景狂是活不过二十的。

    之前皇后一直没有坚持给龙景狂娶妃,也是听了龙景狂的话,说不知道有多少时日,无谓耽搁人家闺秀。

    可皇后一想,若是日后到了地下无人陪伴可怎么是好?再来冥婚吗?要给二皇子冥婚都已经这么难了,不如就……趁如今还活着,娶个妃?

    若是看上了那家贵女,直接下旨,便也是那贵女的福气,毕竟他是尊贵无比的景王。

    再者,如果幸运留个血脉,生下儿子,也不算对不起人家贵女了。如此一来,还能延续皇家嫡系血脉,这多好!

    龙安乐看了一下龙景狂的脸色,发觉他并没有恼怒,便又道,“景王,如果你能圆了母后的心愿娶妃,那母后当真高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