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34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绝世高手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龙安乐想如果她能劝服景王成亲,那皇后肯定会奖励她的,那比送什么礼物给皇后贺寿都要好了。

    反正她母妃无子,谁坐上皇位于他们都没有影响的,如果龙景狂的最后的时间能帮皇室延续了嫡系的血脉,皇后该有多感谢她龙安乐?

    说罢,龙安乐看了一眼东方恋,“东方小姐认为呢?”

    “呃?我?”

    东方恋没有料到龙安乐会问她这方面的意见的。龙景狂娶不娶妃,与她有什么相关的?

    发觉龙景狂居然也在瞧着她,东方恋更觉有些尴尬了。

    “嗯,我觉得……还是看景王的愿意吧,景王有没有喜欢的女子呢?”

    东方恋并不知道龙景狂是不是有意中人,也不好乱说话。

    “景王殿下?”

    龙安乐也盯着龙景狂,“如果景王你有意中的女子,而又不好对母后说,安乐倒是可以帮景王殿下这个忙……”

    “……”

    龙景狂沉默。

    龙安乐见此,也不好自讨没趣。便继续吃点心。大概过了一会儿,珍儿回来了。当然随同回来的还有……欧阳秀。

    看见欧阳秀终于出现了,龙安乐真是既高兴又伤心。

    她知道欧阳秀之所以来,不是因为她龙安乐,而是……东方恋。

    一时,龙安乐睨向东方恋的眼光就更是复杂了。

    怎么办?

    一时,龙安乐睨向东方恋的眼光就更是复杂了。

    怎么办?

    七皇兄已经向她表示过喜欢东方恋,所以她不好将东方恋与景王送作堆,让皇后下旨成了这桩婚事,否则龙起津若是知道了,还不得杀了她?

    龙起津什么性子,她大概能瞧出一二分,反正不会是个好相予的人。

    ……

    “景王殿下。安乐公主。”

    欧阳秀向二人行礼。

    “欧阳世子。”

    按身份,在公众场合东方恋也是要向欧阳秀行半礼的,所以东方恋站了起来。

    “六小姐不必多礼。”

    欧阳秀示间她起。

    “欧阳世子,你终于来了。安乐等你很久了。”龙安乐炽热地看着欧阳秀。但同时,她的心里又有把火在燃烧。

    “都是秀不好。让公主久等了。大理寺那边有些事情要处理,上次有人刺杀秀和六小姐的事情还没有完毕。望公主不要见怪。”

    欧阳秀语气平淡。

    “那里,安乐怎么会怪罪世子呢?上次世子遭遇刺杀的事情,母后也很关注。但是听说那个刘婆子什么的一直不肯供出元凶,不知道世子想到什么办法了没有?”

    “秀不是很支持严刑迫供,可是那也是大理寺审理犯人的一个过程,那婆子也真够撑得住,始终不肯供出罪犯……”

    欧阳秀摇摇头。

    “不肯招供,那留着她也没什么用。”

    龙安乐道。

    “要看大理寺那边如何处理了。对了公主,约秀出来有什么事儿呢,是不是为了皇姑奶生辰选礼物的事儿?记得去年皇姑奶生辰,公主也是约了秀出来问礼物的事……”

    欧阳秀这是主动给龙安乐找理由。龙安乐总归要顾忌女孩家的脸面,不好否认。于是,便直接承认了。

    “对呢,刚才景王也问起,不知道过些天母后生辰,送什么礼物好。”

    “哦……其实秀也头痛着呢。皇姑奶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要什么东西没有。但是最近她却为一些事情头痛着……”

    皇后为什么事情头痛着,大家都知道。那便是……冥婚。

    只是对象是东方画,大家也不敢太明显的推波助澜。

    “啊,六小姐,你那个五姐真不要嫁二皇兄吗?”

    龙安乐睨向东方恋。

    “恋儿与五姐一向甚少交流,不知道五姐的心思呢。”

    东方恋笑,其实她蛮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的,脸上都仿佛挂了张面具。

    “恋儿还有事,不如几位聊吧?”

    她想先走了。

    “正好,本殿也累了。便与你一同回吧。欧阳世子,你给陪陪皇姑。”

    龙景狂可也不想陪着龙安乐折腾时间,况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龙安乐志在欧阳秀。

    “呃……好吧。”

    欧阳秀也没有别的选择。

    ……

    龙景狂和东方恋二人走了,留下欧阳秀与龙安乐。

    终于可以与欧阳秀独处了,龙安乐非常高兴,但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什么。

    说来,她与欧阳秀差不多是青梅竹马了,欧阳秀也经常跟随他的爷爷进宫,龙安乐可是从小就喜欢缠着欧阳秀的,但他们之间却没有多么熟悉。

    龙安乐可是从小就喜欢缠着欧阳秀的,但他们之间却没有多么熟悉。

    甚至随着年龄的增长,龙安乐觉得要找机会见欧阳秀一面,是越发的难了。

    龙安乐虽然是公主,有骄纵的一面,但好歹是女孩子家,况且欧阳秀的家世也很显赫,她在欧阳秀面前几乎没有公主的优势。

    “欧阳世子。安乐不会说话,有些话我就直说了。”

    龙安乐看了欧阳秀一眼,她觉得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以欧阳秀的性格,那是八百年不可能与她有什么进展的。

    “我……我喜欢欧阳世子……”

    龙安乐鼓足了勇气。

    “秀也喜欢公主。”

    欧阳秀微微一笑,为龙安乐倒了杯茶,“说句逾矩的,公主就象秀的妹妹,只是公主金枝玉叶,秀是不敢高攀的。”

    “我……我不是那意思。”

    龙安乐急了。

    她怎么听不出欧阳秀的拒绝?可是,她绝对不要接受这种结局。

    “我……我要嫁给你。”龙安乐豁出去了,“你愿意娶我吗?欧阳世子。”

    做公主驸马,多少人梦寐以求。虽然龙安乐知道欧阳秀并不用依靠公主驸马这个头衔增加家族荣耀,可仍然希望欧阳秀以娶她为荣。这是她身为公主的骄傲。

    只可惜,她在欧阳秀面前向来维持不了这份骄傲……

    “公主。秀不想成亲。秀甚至跟皇姑奶老人家也说过,短期内不会成亲的。秀的志愿是游遍苍凰大陆的秀丽江山。秀不想自己被婚姻绑住,希望公主可以理解。”

    欧阳秀这个拒绝,很漂亮。

    可龙安乐还是不能接受,“欧阳世子想去那里,我可以陪着你呀?安乐不怕吃苦的,安乐虽然是公主,也知道游历四方是很艰辛的一件事情,安乐也从来知道欧阳世子很想四处走走,为了这件事情世子与你爷爷也闹过一些矛盾。而我会支持你的,不管你去那,我都会伴着你。希望欧阳世子考虑安乐,考虑我的真心。”

    龙安乐可真是情真意切。

    作为一个公主来说她能这么放下脸面,已经是做到了极致。

    但若不这样,以欧阳秀的家势,不可能强权,欧阳秀又对她不冷不热,她可真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龙安乐不想自己将来后悔,无论如何也要把自己的心思告诉欧阳秀。

    “谢谢公主厚爱。可是秀还是要辜负你了。”

    欧阳秀拒绝得一丝犹都没有,这可是极大地挫伤了龙安乐的自尊。

    “欧阳秀。”

    她已经有些怒了,虽然忌弹于太尉府,可她到底是公主,“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当本公主的驸马?”

    “秀自然知道公主尊贵无比,美丽聪慧,很多优秀的儿郎都倾慕于公主。这样一来,秀就不必担心公主会找不到可以令公主幸福之人了。秀先祝福公主早日遇到良人。”

    欧阳秀说完,居然也不理会龙安乐的情绪会如何,直接就走了。

    “欧阳秀……”

    龙安乐气得失态,伸手一抓,朝欧阳秀的背景扔去一个杯子。

    “欧阳秀……”

    龙安乐气得失态,伸手一抓,朝欧阳秀的背景扔去一个杯子。

    眼看掷中,却被欧阳秀身边的隐卫拂掉了。

    那杯子“咣”一声跌碎落地,就如同龙安乐的一颗心,支离破碎了。

    龙安乐崩溃大哭,又怒又悲伤,惹得身边的宫女珍儿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公主?”

    “闭嘴。”

    龙安乐不想听到任何人的声音,除了欧阳秀,“把欧阳秀给本公主叫回来,叫回来……”

    “公主,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珍儿委屈。对方是欧阳世子,又不是普通的男子,怎么可能随龙安乐随便摆布?

    “你也瞧不起本公主,是不是?”龙安乐更上火了,指着珍儿的鼻子开骂,“是不是觉得本公主很丢脸呀,不要脸表白却被拒绝了。你是不是在偷偷嘲笑本公主呀?说!”

    “不是,珍儿不敢,公主饶命……”

    龙安乐要发飙,珍儿可有罪受了。

    ……

    马车上。

    龙景狂为东方恋斟了一杯香茶,看似随意轻松的道,“我这位皇姑似乎很喜欢欧阳世子,以前曾经听说过,可是景向来不与人交流,也不知道是不是所言属实。今日一看,皇姑果然是对欧阳世子情根深种呀。”

    “可……却是一厢情愿。”

    东方恋摇了摇头。

    回想前世龙安乐也是使尽办法想要得到欧阳秀,但欧阳秀的眼中从来没有龙安乐。

    开始的时候因为龙安乐哀求,而她看在龙安乐是她小姑子的份上,便劝和欧阳秀几句,看他能不能接受龙安乐的爱意?

    但后来发现,欧阳秀跟龙安乐在一起对他而言根本是一种痛苦……被迫着与一个自己的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很痛苦的。

    东方恋真心将欧阳秀当朋友,又怎么会一直强迫他如何做?

    后来也便罢了。

    那以后,龙安乐便连东方恋都深深的恨上了,一开始东方恋还以为是自己不帮龙安乐,所以她不高兴了。

    到最后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欧阳秀是对自己……哎,所以龙安乐才会恨她的。

    今世呢,她重生之后许多事情都改变了,欧阳秀的心是不是会如前世那样?

    东方恋不得而知。

    “一厢情愿?”

    龙景狂喃着这句话,笑得有些苦涩,“是呀,皇姑似乎是太过一厢情愿了。恋儿是不是特别讨厌一厢情愿的人呢?”

    龙景狂看出东方恋对龙安乐的不赞同。

    “我不掺和别人的感情事。”..

    东方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看了龙景狂一眼,“我看景王的脸色尚可,身体也比之前好了一些,如此便暂时不用扎针和下药了,身体的机能也要给它时间让它自行调理。景王在这里把我放下来吧,恋儿可以自行回府。”

    “我送你回府吧。”

    龙景狂从来都没有亲自送过东方恋回府,一直很想送送她……

    “不用了。”

    东方恋坚持,“我们还是……低调点吧。”

    她并不想让龙起津知道她与龙景狂关系密切,让龙起津有所猜测。

    东方恋坚持,“我们还是……低调点吧。”

    她并不想让龙起津知道她与龙景狂关系密切,让龙起津有所猜测。

    “这……也好吧。”

    龙景狂似乎知道东方恋的顾虑,于是便在半途将她放下来了。

    东方恋与柳儿两个人步行回府,因为路途还挺长的,柳儿走得累极了。

    “小姐,你可真是的,怎么不让景王将我们送回府呢?”

    “呵呵,你刚才也是跟在马车后面走,怎么不见你埋怨?”

    “那可不同。我走累了也可以在马车前面坐坐帮着追风赶车呀……况且景王的马车很豪华很有派头耶,就算是赶车,柳儿都愿意呀,好高兴。”

    “你这丫头……”

    东方恋不知道说她什么了。

    忽然听到一阵马车声,原来是欧阳秀的马车赶上来了。

    似乎是预料到了一样,东方恋站在旁边……

    “世子,是六小姐……”

    赶车的余伯看见东方恋。

    “哦?停车。”

    欧阳秀掀开门帘,果然看见东方恋站在路旁边,“你……怎么在这里?”

    她不是乘坐景王的马车走了吗?

    “如果我说我是特意等你的,你会不会信呢?”

    东方恋与欧阳秀开起了玩笑。

    “啊,我信。那么,上车吧。”

    欧阳秀伸出一只手。

    东方恋也不矫情了,睨了柳儿一眼,“上车吧丫头,你不是说累了吗?”

    “小姐,人家坐前面就行了,与余伯一起赶车。”柳儿怪不好意思的。

    “随你。”

    东方恋跟着欧阳秀一起,入内。

    欧阳家的马车也很豪华,虽然比不上景王府的至尊豪华与皇家气派,可是在贵族之中这种马车也是一等一的了。

    欧阳秀虽然并不奢侈和败家,可是这种级别的享受便是他从小到大的习惯,倒也不会矫情的玩什么节约,反正就算是节约用度人家也只会当是贵族子弟的矫柔做作而己。

    而欧阳秀,从来不玩这些假的,虚的。既然生于欧阳府,是欧阳府的一员,他便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属于他的一切富贵与荣华。

    “喝茶吗?”

    欧阳府的茶叶也是很香的,而马车上随时有茶水。欧阳秀用内气把水煮得沸腾了,便可以泡茶了。

    茶很香,可是东方恋却不想喝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