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53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刚才喝了。谢谢。你喝吧。怎么今天见安乐公主,有什么收获?”

    “你要取笑我了不是?我可是听说恋儿在这里我才来的……”

    “这样呀,那安乐公主不是很生气了?”

    “旁人的情绪,与我何关?”

    欧阳秀说得随意。

    “也是,你向来如此。”

    “嗯?恋儿好象很了解我哦。那么,你与景王呢?”..

    看似无意的一问,但欧阳秀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期待东方恋的回答如何。

    “景王说无聊呀,正好天气不错,就出来走走……,怎么你最近很忙吧?”

    东方恋知道大理寺那边把他弄得挺忙的,况且慕容以那个人不是太好对付。

    “哎,那女人真能忍。”欧阳秀叹息一声,“不过你放心,我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就看谁耗得过谁了。”

    “哎,那女人真能忍。”欧阳秀叹息一声,“不过你放心,我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就看谁耗得过谁了。”

    “谢谢。”

    这份感情,友谊,她永远珍惜。“你要小心些呀,我看安乐公主不会善罢甘休了。她怎么也是皇室公主,有皇家的骄傲。”

    “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担忧我?”欧阳秀可是听说了,东方恋被绑架勒索的事,不过他知道这事的时候,她已经脱离了危险。

    也曾想过去看她,但几次他出府居然都遇上龙起津。

    还被龙起津拉去喝酒,龙起津对他说话阴阳怪气的,他想他知道龙起津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还好。”

    东方恋轻松一笑,她如今自保的能力是足够的,她怕谁呢?

    “以后别让人担心了。”

    欧阳秀情真意切。

    “谢谢。”

    虽说不喝茶,但东方恋亲自为他倒了一杯茶,“如果不喜欢安乐公主,就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吧。例如……找个喜欢的女孩,成亲什么的。只要你成亲了,安乐公主总不好做小吧?”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问题是要找一个真正喜欢的姑娘有多难呀,而且有时候就算自己有这个想法,对方也未必……唉。”欧阳秀重重叹息。

    “你有喜欢的姑娘了?”

    “我……”

    欧阳秀忐忑了一下,忽然转了个话题,“你和七殿下是怎么回事,他说……你与他有婚约了。”

    “你怎么知道的?”

    是龙起津说的吗?这个家伙!

    “果然是吗,真的吗?”

    欧阳秀的一颗心在下沉。

    “别听他说什么,也别信他说什么。”东方恋抢过欧阳秀的杯子,喝了一口茶,“对龙起津……哼,我不会有心的。”

    “恋儿。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了。”

    欧阳秀无比担忧地看着她,“不过,如果你有非要这么做不可的理由,我可以帮你。你说出来,让我帮你。”

    “不必。”

    东方恋还是不想将欧阳秀扯得太深,不希望他走前世的路,“秀,谢谢你。有你对我这份心我已经很感激了。可是,我希望你不要介入我与龙起津之间……拜托了。”

    “……”

    欧阳秀沉默,同时,他的心有些痛。东方恋不让他介入她与龙起津之间,代表什么?

    接下来的路程,东方恋与欧阳秀也没有武器说话,二人各有所思……

    而另一驾马车上,龙景狂已经差不多到景王府,刚才前去刺探的追风赶了回来,“景王?”

    “说。”

    龙景狂闭着眼睛。

    “果然……果然如主子你预测的一样,六小姐上了欧阳世子的马车。”

    “……”

    龙景狂沉默,一阵咳嗽……

    许久,“知道了。回府。”他的声音低低的,听不出情绪。

    “主子?”

    追风一阵担忧……

    主子,他这样下去可怎么是好?

    ……

    左相府。

    东方恋回到左相府,发觉大厅里堆满了一箱箱的聘礼。

    当然这些聘礼并不是东方恋的,而是东方画的……

    …

    上门提亲的人正是关外来的铁木兰斯。

    “左相大人,本王是诚心要娶你家的嫡女儿东方画为妃的。如果左相大人答应,那么令千金就是我铁木兰斯的第九任王妃,本王一定会好好对待她的。”

    “铁木王爷,这……”

    这桩婚事来得突然,东方丰远是完懵了头,顷刻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回应。

    按说以铁木兰斯关外王爷的身份,也不能说他配不起东方画这个左相府千金……

    但,关外呀,那种恶劣的地方。而且关系到两国联婚……

    正好,东方丰远看见东方恋回来了,不由得朝东方恋招手

    “恋儿。你过来。”

    “父亲大人。”

    东方恋走过去,便看见一身华贵装扮的铁木兰斯。

    看这男子的打扮,应该是关外之人了。而且他气度不凡,相貌嘛……虽不说十分俊美,也是五官端正,身材健壮,好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

    哼,以这男子嘛配东方画……绰绰有余。

    “这位是?”

    铁木兰斯看到了东方恋,眼前一亮。

    “这是老夫的六儿。来,恋儿,见过铁木王爷……”

    “小女见过铁木王爷,小女曾听七殿下提过王爷你。那天很抱歉,恋儿因为有要事,就不能参加七殿下为王爷设下的欢迎宴会了,真是对不起了。”东方恋深深的鞠躬。

    “无妨。”

    铁木兰斯细细地打量着东方恋,果然是一个极具灵气的妙人儿,怪不得眼光极高的龙起津对她颇上心了。

    “本王一直认为,只要是有缘份的,便怎么着也会见到的。可不,今天本王就有幸见着六小姐了。而且,本王还有可能成为六小姐你的姐夫呢,这可是更深厚的缘份呀。”

    “啊?王爷要娶我五姐吗?”

    东方恋一脸高兴,“如果五姐姐能嫁给王爷你为妃,那真真是好福气了。”

    “恋儿。”

    东方丰远还没有考虑好这门婚事呢,怎么能让东方恋表态了?

    “王爷。我们凰国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可是向来贵女的婚配是要得到皇上准许的,尤其是两国联婚。这个老夫真不能做主。”

    东方丰远婉转地道。

    关外那地方他也知道,怎么能让东方画嫁去那里呢?

    况且还是铁木兰斯的第九任王妃……第九任呀。那代表他已经有八个王妃了。

    “本王明白。左相大人,既然本王真心求娶令媛为妃的,那么定会按足凰国的规矩,向凰国皇上请求将令媛嫁我为妃的。

    “今天本王来,只是向左相大人你打个招呼,以及向大人表示本王的诚意,希望在大殿之上左相大人能同意本王娶令媛为妃。本王答应左相大人一定会好好疼爱令媛的。”

    铁木兰斯一脸虔诚。

    “这……”

    东方丰远可是骑虎难下。

    大河国……可是关外第一强国,而铁木兰斯在大河国的地位显然,手握兵权,又负责对凰国这边的商贸来往事宜,是一个很有商业手腕,很懂得赚钱扩展势力的王爷。

    铁木兰斯在大河国的地位显然,手握兵权,又负责对凰国这边的商贸来往事宜,是一个很有商业手腕,很懂得赚钱扩展势力的王爷。

    这样一个男子画儿嫁他也不吃亏,可是关外那地方……不太好吧?

    但东方丰远又不敢直接拒绝?

    只好说,“本相很感谢铁木王爷能看得上小女。这可是小女前世修来的福气,可是凰国有凰国的规矩,还是要看陛下的意思了……”

    “本王明白。”

    铁木兰斯可不管东方丰远心里态度如何,权当他答应了。来日,他就禀报凰国陛下。

    ……

    左相府,画阁。

    东方画知道铁木兰斯来求婚之后,正闹腾得很。

    东方画对着慕容以大呼大叫,“娘,我不嫁,我说什么都不要嫁给那个关外的粗鲁汉子铁木兰斯。大河国,铁木兰斯,他只不过是关外一个小小国家的王爷,他凭什么就敢娶我这个凰城第一美人?”

    “画儿。”

    慕容以想了一下,“画儿,你爹是没有权利拒绝和答应的。”

    纵使也心急,恨不得东方丰远当下拒绝了,省得东方画如此心烦,可慕容以深深明白,“你是贵女,一切要看陛下的态度……”

    “娘,你说陛下会答应吗,会答应把我嫁给铁木兰斯吗?”

    东方画焦急了,也无比后悔。她那天为什么要去天香楼?

    为什么想融入龙起津的世界?

    如果她不是这么想,不是急切的去天香楼找龙起津,就不会惹上铁木兰斯了。

    “娘,我可是听说……那个铁木兰斯他虽然是娶了八个王妃了,可是一个都没有活着的呀。可都是被他活活折磨死了。

    “还有他们关外根本就不讲礼仪道德的呀,经常会让自己的妻子去伺候其他的权贵人物。画儿可不要落得这个下场,这样还不如让画儿去死了呢。”

    东方画痛哭不己。

    她一副花容月貌,作为凰国的第一美人,本应该是天下优秀的儿郎都随她挑选才是,为什么不是冥婚就是嫁到关外?

    还要做什么铁木兰斯的第九任王妃?

    如果真的嫁去关外,她在那个地方没有势力,最后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娘,我不嫁我不嫁……娘你一定要替我想办法呀……娘。”

    东方画扑入慕容以的怀抱,不断哭诉。

    “画儿,别急……”

    慕容以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拍着东方画的背部安抚她。

    “啊哈……好姐姐。”

    娇笑的声音传入慕容以和东方画这对母女的耳朵里。

    接着,东方恋神采飞扬地出现了,“铁木王爷可是送了许多贵重的聘礼上府呢,他见姐姐因为害羞没有出去见他,于是特地拜托我把这件珍贵的礼物拿进来,给姐姐你。”

    东方恋手上捧着一个方盒,与柳儿绿儿一起进来了。

    柳儿绿儿的手上也拿了不少礼盒,两个丫头把礼盒打开来,都是金光闪闪的首饰,晃花了东方画和慕容以的眼晴。

    “还有这个哦。”

    两个丫头把礼盒打开来,都是金光闪闪的首饰,晃花了东方画和慕容以的眼晴。

    “还有这个哦。”

    东方画打开手上的精美礼盒,那里面装的可是一柄上上品玉料打造的翡翠玉如意。价值可是至少二十万两的。

    老实说如果这送礼的人不是铁木兰斯,东方画和慕容以都要高兴坏了。

    经过上次的绑架勒索,慕容以的私人金库大大缩水,她最近正是为钱发愁。

    经那一役,跟随了她许久的隐卫,也只剩下几名了,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

    她仇家多,镇国公府也有不少仇家,因此她需要扩展武力。但扩展武力都需要钱。慕容以如今可是想钱想得发疯了。

    这些聘礼,这些聘礼……

    “我不要我不要……”

    平时十分希望能得到一块上上品翡翠的东方画,如今看着这个价值连城的玉如意,只觉得心里难受得很。

    “把这些破东西都给本小姐摔了,摔了。”

    东方画一推,东方恋手一滑,玉如意咣一声摔在地上,直接成了两截。

    “啊,这可怎么是好?这下五姐不嫁也得嫁了呢,这可是贵重的玉如意呀,如果是退了聘礼的话,五姐怎么赔偿得起呢?”

    东方恋幸灾乐祸。

    “你?”

    东方画顿时慌了,她揪着东方画责骂道,“是你摔的,是你摔了铁木王爷的玉如意,所以要嫁也是你嫁,不是本小姐……”

    “王爷可是看不上小女子。”

    东方恋叹息,“刚才在大厅里见着了王爷,王爷可是很热情的跟我的说,他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姐夫了,呵呵,看来王爷真是对五姐姐你情根深种了,非你不娶呢,五姐。”

    “东方恋!”

    慕容以一口气提了起来,“给本夫人滚出去。”

    “啊?大夫人,你息怒。”

    东方恋口气轻飘飘的存心气慕容以,“夫人呀,听恋儿一句劝。便收了这些聘礼吧,那可是很大一笔银子呢。夫人不是才损失了二百万两么,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

    东方恋故意提起这事儿,让慕容以更是气得头顶冒烟。

    “来人,把东方恋给本夫人赶出去!”

    慕容以彻底怒了。

    “不用你们动手,本小姐有脚。”

    东方恋令柳儿绿儿放下东西,嚣张的走了。

    ……

    慕容以拿了个重重的物品,想朝东方恋的背部扔去,可是又硬生生忍住了一口气。

    可恶,这个小蓄生。

    她慕容以堂堂左相夫人,一品诰命,镇国公府的嫡女,决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需要对这个小杂种忍气吞声。

    “娘……我觉得,我被设计了。”东方画想想不对劲,“娘你说过,你被绑架的事情也许与东方恋这个贱人有关系,可正是那天,我去天香楼找七殿下,就惹上了铁木兰斯!”

    “啊?真的……”

    慕容以想了一阵,完明白,“原来如此。”

    难怪,这段时间以来这么多的事都不顺心。

    原来一步一步都是落入了别人的算计之中了,“画儿,如果你也这么想的话,如此说来龙起津已经与东方恋联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