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99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原来一步一步都是落入了别人的算计之中了,“画儿,如果你也这么想的话,如此说来龙起津已经与东方恋联手了?”

    “可是七殿下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就这么喜欢东方恋这个贱人吗?”

    东方画不能接受。

    “或许,他是为了皇位。”

    慕容以眯了眯眼。“男人志在权势,为了那个王位,别说苦心追求一个女人,就是曲意奉承也是可以做到的……”

    慕容以虽然很气,却也不得不冷静了下来,细细想想这段时间发生过的事,然后将这些事情都一件一件的串连起来。

    “娘,怎么说?我不明白七殿下到底看上东方恋什么?难道那个贱人可以带给他权势吗,为什么?我不相信!”

    东方画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东方恋在龙起津的眼里就这么重要?

    重要到,居然可以对她这个第一美人视而不见?

    她多少次对他抛媚眼,可是他揣的是一副刚正不诃的表情。气死她了。

    “要论权势,我不是比东方恋更有权势吗?我是左相府的嫡出小姐,我排在东方恋之前,还有娘你的宠爱,爹爹的支持。而且外公是镇国公府……”

    东方画细细数着,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身份真是太贵重了。龙起津错过了她,绝对是他的损失。

    “或许正是因为这点……镇国公府。”

    慕容以细细分析着,“娘是出自镇国公府的。而镇国公府毫无疑问会支持六皇子龙起昊。不管左相府态度如何。而娘一直与镇国公府联系紧密,所以龙起津想当然以为娘一定也会支持六皇子龙起昊……甚至你……你靠近他是细作的作用?他会不会这么想?或许是有这个顾虑,龙起津根本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画儿……”

    慕容以眼色深沉。

    “可东方恋她也是娘的女儿,也是镇国公府的外孙女,七殿下为什么看上她?如果他怕我是细作,就不怕东方恋是细作了?”..

    东方画想不明白。

    “或许……他已经知道。”

    知道东方恋非她亲生的事。

    可慕容以想想,又觉得不对劲,这么隐密的事情龙起津怎么知道?

    除非是东方恋告诉的。而东方恋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慕容以至今搞不明白。

    “娘,知道什么?”

    “知道那个贱丫头……那个贱丫头……其实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娘。”

    东方画吃惊的掩着嘴,又说,“其实,娘,我也猜到一些了。不过又不好问娘,东方恋那个贱人是不是爹在外面与别的女人生的女儿,因何原因一定要养在娘的名下?”

    “画儿,这事你别管。”

    慕容以看看外面,一副怕怕的表情。幸好这里除了她与东方画,没有别人听到。

    “娘,东方恋的身世到底如何,你快告诉我吧。我们能不能从她的身世作文章来击倒她?”

    东方画想翻身,然后把东方恋死死的压住,让那个贱人永远不得好过。

    “这……………”

    东方恋的身世?

    “这……”

    东方恋的身世?

    那个讨厌的女人?月映?应该从这个女人入手吗?

    慕容以一个激灵……其实她以前不是没有想过去查月映的身世,为什么东方丰远要一直把她藏在府里见不得人?

    可是每次她有什么动静的时候,就会被东方丰远第一时间发觉。

    东方丰远不止警告过她一次,绝对不可以去动月映。

    所以她恨,恨东方丰远对那个女人的在乎。

    “娘,东方断的身份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她的生母到底是谁?”

    东方画看见慕容以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黑,更想知道了。

    “画儿……”

    慕容以想想觉得危险,还是不能部告诉东方画,毕竟这个女儿如今还太嫩,万一做事惹了东方丰远,这男人不再是她们母女的依靠,她们在左相府便完没有地位了。

    “娘,你有为难之处?”

    “画儿,如果可以公开东方恋的身世娘早就公开了。”

    慕容以微微一笑,神情很是冷清,“想想她算什么?如果东方画没有嫡女的身份,没有嫡女的光环,根本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庶女而己。一个庶女也妄想攀高枝,哼……”

    “所以娘,公开吧。只要让大家知道她是庶女,根本不是娘的女儿,大家就不会将眼光放在她身上了。到时候……尤其是龙起津……他那么在乎那个位置的,也一直在争取,我就不信他会甘愿娶一个庶女为妃!”

    东方画道。

    “画儿,娘不能公开……如今还不能。”

    慕容以摇摇头。她也很气,如果可以公开她早公开了,何必忍到现在。

    “娘,你不想帮我吗,你高兴看见那个贱人凌驾在你的亲女儿头上吗?”

    “画儿,娘当然不愿意那个贱人比你还要耀眼夺目。可……这事儿别提了。”

    慕容以很无奈。

    “娘,我不明白,如果她不是你的亲女,与我也不是一母同胞,娘为什么还要包庇她,保护她呢?何不将她置之死地?”

    东方画愤恨。

    以前东方画不确定东方恋是不是与自己一母同胞的,所以说话间虽然也很愤恨,却是有所保留的。但如今确定了,东方恋根本与她不是同一个母亲所出,便毫无顾忌了。

    “这是你爹的逆磷。”

    慕容以咬碎了银牙,“画儿,你以为这十几年来娘很好受吗,替那个贱人养着女儿,还要装作一副慈母的样子,你以为我不难受吗?可是,我可以在这个家做任何事,就是不能真的动到那个臭丫头!我不能呀……”

    “为什么,爹不是也很不喜欢东方恋这个贱丫头的吗,爹比较喜欢我。”

    东方画对自己在东方丰远心里的地位很有信心,她向来都是左相府的掌上明珠。

    “画儿,这事你不要理,让娘来处理。娘会想到办法的。既置东方恋于死地,又不让你爹生娘的气,如此才是妙招。”

    慕容以似乎想到什么,心生一计。

    “好,娘,你说的。”东方画满意了。

    慕容以似乎想到什么,心生一计。

    “好,娘,你说的。”东方画满意了。

    “嗯,娘答应你。画儿,如今说说吧,你真的不想嫁到关外,不想嫁给铁木兰斯?依娘说,这其实也是一门不错的婚事。”

    慕容以有一半原因是看上那贵重的聘礼,另一半原因是觉得东方画在凰国很难翻身,如今被冥婚的事情压在身上,想找别一个优秀的男子嫁为正妻,谈何容易呢?

    或许嫁关外,是一条出路。

    “娘,你是不是看上那些聘礼了?”东方画抓狂,她是死也不要嫁到关外的,“娘,我绝对不嫁铁木兰斯的……绝对不嫁。”

    “可画儿,冥婚的事……”

    “我宁愿冥婚我也不嫁……”

    东方画激动大喊。

    “画儿呀……”

    “对,冥婚。”

    东方画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似的,“对,留在凰城的唯一方法就是冥婚是不是?如果陛下非要把我嫁给铁木兰斯的话……”

    “你疯了不成?”

    慕容以恨不得打醒女儿,“你知道冥婚代表什么吗,你得守着一个死人的灵位过一辈子,画儿你还年轻,你不知道守寡的滋味,你不明白!”

    “娘,可我真的不想去关外……”

    “画儿。你也不要急。依娘说,如今皇上还没有表态,我们看皇上的态度吧,再决定下一步。”

    为了东方画,慕容以头都大了,她甚至想这有没有可能是皇室的阴谋?

    皇室不好亲自下旨冥婚,便利用了铁木兰斯迫东方画嫁给死掉的二皇子?

    如果是,那这个手段太高明了。

    是龙起津一手策划的吗?

    如果是,那么龙起津这是向皇后示好吗,希望皇后和太尉府都支持他吗?

    “恋儿,你不要对七殿下一头热了,他绝不是你可以惹的人。”慕容以告诫。

    “不,我绝不放弃。即使是冥婚,我都不会放弃的。只要画儿能熬,就算是暗度陈沧,我也会等到那天天的,娘……”

    这才是东方画不想嫁到关外的目的。她绝不甘于做一个死鬼皇子的王妃!

    ……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玩了。”东方恋回到恋阁,心情还是很好。

    绿儿乖巧的给东方恋泡了杯,送上一杯,“小姐你已经笑很久了,就这么开心吗?”

    “那当然。”

    想想东方画不是嫁到世人眼中最可怕的关外,就是被迫冥婚,她怎么能不高兴呢?

    若是第一项选择,她永远不用看见东方画了,相信以铁木兰斯的手段,东方画也崩不了多久。

    二,冥婚……哈哈,只要一想到东方画那憋屈的模样她就高兴。

    “小姐,淡一回来了。”

    柳儿道。

    “嗯,让他进来吧。”

    ……

    ……

    不一会儿,淡一进来了,也带回了查探到的关于刘婆子的消息。淡一详细禀报东方恋,其中最重要的消息就是,“刘婆子多年前有一个孙女儿,据她的邻居说,十年前那个跟着刘婆子生活的孙女儿就没在了,大家都没有见过她。”

    “刘婆子多年前有一个孙女儿,据她的邻居说,十年前那个跟着刘婆子生活的孙女儿就没在了,大家都没有见过她。而刘婆子也没有伤心难过,很显然那女孩有了更好的去处,而不是发生什么意外和死亡。属下有一个大胆的推测,刘婆子之所以没有出卖幕后人,会不会她的至亲在这个人手上呢?”

    “慕容以?”

    东方恋想了一想,慕容以身边的几个丫头根本都是四五年前进府的,而十年前……那些丫环在那里接受培训吗?

    是的,慕容以身边的丫环都是受过严酷的培训的,也会一些拳脚功夫,只是慕容以在武力方面更多的是侧重于她的隐卫。

    “淡一,你潜入大理寺的天牢多次,你见过那刘婆子了吧?”

    “是。”

    淡一点头。

    “她的长相有什么特点?你回想一下慕容以身边的丫环,有没有那个与她长得有些相像?”

    东方恋引导他。

    “这个……”淡一细细回忆,一张脸一张脸的过滤,首先是大丫头叶儿……“叶儿不象,刘婆子长得有点丑,叶儿无论是眉眼之间还是谈笑都与她不象。

    “雨儿呢?雨儿是慕容以身边丫环的副手,地位次于叶儿之后,可雨儿的感觉也不象刘婆子呀……

    “还有就是春儿,夏儿……小姐,她们两个不是在山寨上面被……所以没回来吗?”这些是淡二告诉淡一的。

    “嗯。”

    东方恋点点头,“下山的时候慕容以根本不理她们,也不知道她们如何了。

    “不过那样做尽恶事的丫头也是死不足惜,在这个府里没有人会同情她们的。虽然她们可怜,被慕容以训练成了打手,做尽坏事的蛇蝎。最后她们的主人也遗弃她们了,不理会她们了,这便是她们的下场了……”

    东方恋不会假惺惺说自己可怜和同情她们的下场,因为那些丫头在前世,都是慕容以的帮凶,帮慕容以狠狠害过自己的。

    “那就剩下秋儿和冬儿了……”淡一细细想了一下,“她们也不象刘婆子呀。”

    “刘婆子可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特征?例如酒窝什么的?痣什么的?”

    “她好象……有不明显的大小眼。”淡一道。

    “大小眼?”

    东方恋想了一下,忽然笑了,“双儿。”

    东方画身边的丫头,双儿,便是有不明显的大小眼。只是那个丫头很懂得用化妆术掩饰。

    “所以说双儿便是刘婆子的孙女?”

    淡一回忆了一下双儿的长相,觉得这个感觉才对。

    “是的,双儿与刘婆子神韵有几分相像。小姐,双儿是刘婆子的孙女没错……”

    淡一基本肯定了。

    “那便好。你让人透露消息给双儿,就说刘婆子在牢里为了护主宁愿服毒自尽也不愿意出卖主人,看看她什么反应。”

    东方恋还要更确定一下。

    “是。”

    淡一去执行任务了。

    东方画又唤来红儿,“美人楼的事如何?”

    “小姐,美人楼已经按小姐的图纸设计,重新布局过,还有人员筛选等等,一切筹备得差不多了,就等着开业了。”

    “小姐,美人楼已经按小姐的图纸设计,重新布局过,还有人员筛选等等,一切筹备得差不多了,就等着开业了。”

    “嗯,新来的姑娘练舞如何了?”

    “念娇儿教得很好,一切没有问题。说来小姐的眼光真是好呢,红儿在群芳楼潜伏的那段时间天天在看群芳楼的第一舞娘跳舞,也学了一些皮毛,以为自己学得很好了,可是看了念姑娘的舞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舞蹈。

    “念姑娘的舞伎怕是连咱们左相府的五小姐都比不上呢。”

    东方画自诩舞蹈第一,如果让她知道这天下间还有人的舞伎比她还要好,不得气疯了?

    “如此,美人楼开业那天,就把念娇儿要重新出山的事传得凰城人尽皆知吧,本小姐要隆重开业,送念娇儿一个万人空巷的大礼。让她无比风光的复出。”

    东方恋一笑,以念娇儿昔日的名气,到时候定会引来凰城的诸多贵子。

    “是,小姐,我会好好宣传美人楼的。”

    红儿心中已经有一整套计划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