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82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这可是防备她这个大丫环吗,难道六小姐知道她在王府里的特别地位?

    “六小姐,抱歉,是楠儿不小心……”

    马上跪下认错,即使楠儿明知道不是自己的错,但在宫庭混这么久了,这些女人间的小心思她那里会不知道的?

    她真心认个错,殿下便没有了责罚她的理由,若是她狡辩什么的,以殿下对东方恋的态度,不只不会维护她,还会责罚她。楠儿可不想失去在七王府的稳固地位。

    “啊,很痛。”

    东方恋揉着那只被水滴烫到的手。

    龙起津也心痛的拿起她的手一看,“都红了。来人,快叫御医。”

    龙起津也心痛的拿起她的手一看,“都红了。来人,快叫御医。”

    “不必了。小小伤而己,涂涂药膏就好了。”

    东方恋表现出大度。

    “殿下,奴婢马上去找烫伤的药膏。”楠儿可心惊胆战了,面对一个她不了解的,不知道深浅的左相府六小姐,既然人家不喜欢她,那么最好就不要面对,以求自保。

    至于以后,等这位六小姐过门了,圆了七殿下的心思,她自然不会跟东方恋客气。今天所受的定会加倍奉还。

    “不必了。我看,我还是回府再上药吧。”

    东方恋虽然还是表现着大度,可是神态之间却是立马就冷了下来。

    龙起津也看出端倪了,招呼楠儿下去后,他问东方恋,“怎么了?”..

    “没什么事儿。只是小伤。”

    “我是问你……在想什么?”龙起津当然知道那是小伤,虽然皮肤红了,但不上药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只是她第一次上府,却是发生了这些不愉快……他……有些头痛。

    “刚才那个丫环叫什么?”东方恋明知故问。

    “楠儿。她是……府里的大丫环。”

    “就不能换个人吗?”

    东方恋故意试探的问,若是能把楠儿换掉,以楠儿的心性必然会不爽,指不定以后……嘿嘿。

    “怎么,你对楠了儿有意见吗?只是一个丫环。”

    “算了。”

    东方恋嘟嘴,“本小姐尚有自知之明,这里是你的七王府,自然是你说了算的。你要用什么人不用什么人,外人自然不能指手划脚。”

    她一下子就将自己归到外人的范围了,龙起津听着她的话,心里也知道她什么意思。

    “恋儿。”

    他刚与她拉近了距离,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楠儿就影响了?

    “如果你不喜,你以后便都不用面对楠儿,这个处理可好?”

    “那你呢?”东方恋睨了他一眼,“你别说你不知道呀,这个楠儿……”

    她提点提点,又挖了龙起津一眼儿。

    “恋儿……你是在担心吗?”

    龙起津一笑,又有些暗爽。东方恋是不是在吃醋?

    话说,如果东方恋不提,龙起津就算察觉了楠儿,也不会当回事。

    因为他根本就不会看上一个小丫环,即使这个小丫环是安妃的心腹,但在他的眼里依然是个出身不怎么样的小丫环。

    龙起津自诩高贵,又有一股子皇室天生的优越感,他打骨子里是重视出身与血统的人。

    楠儿,无论怎么样也入不了他的眼睛。他重用楠儿只是因为这个丫头能干,就算不是楠儿,也会是别的能干的丫头。

    “恋儿,我知道,你或许会觉得我维护楠儿让你不舒服。可是恋儿,我的身边需要能做事的人。楠儿,她能帮我做事。”

    “哦……”

    东方恋拉了长长的尾声,以表示她的不满。

    “哦……”

    东方恋拉了长长的尾声,以表示她的不满。

    “不过,你这样表现,本殿心里忽然就有底了。原来你也会……吃醋。”

    龙起津心里美滋滋的。

    他忽然伸手抱紧了东方恋,“之前本殿以为你是不怎么在乎我的,但是今天本殿却感受到了,真切的感受到了。只是恋儿,你因为一个丫环而吃醋,这……你也太瞧不起本殿了。”

    “丫环怎么了?丫环才是皇室子弟身边最亲近的人。本小姐防着丫头怎么不对了?”

    每个皇室子弟在成长的过程中,都脱离不了丫环。

    甚至有些还是专门安排满足他们个人私,,欲的通房丫环。

    前世今生,东方恋都没有打听过龙起津有没有通房丫环。

    前世,因为爱他,所以下意识的不想面对这些。今生……她也根本不在乎。她做的一切只是打击七王府的开端。

    “本殿没有。”

    龙起津似乎在向她解释,“本殿身边没有亲近的丫环,这样你可放心了?”

    “本小姐不信。”

    真的吗?

    这个问题前世她都没有勇气敢问他,怕是真的有,自己会受不了。

    既然天下男子,尤其是皇室的男子成长的过程中不可避免会被安排这些,龙起津又对她一心一意,起码在她肉眼可见的范围内不会搞些乱七八糟的,她便已经满意到可以自欺了。

    今生今世,她早已对爱情心如止水,男人怎么样都与她无关。

    “你是本殿第一个喜欢上的女人。本殿说过了。也会是最后一个。”

    “呵呵……”东方恋只能呵呵了。

    “你不信?”

    龙起津皱起了眉,他不喜欢自己说的话东方恋不信,有质疑。

    “信不信一辈子这么长,就让以后用时间去证明得了。”

    东方恋一点他的胸,顺便推开他。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我要回府了。”她说。

    “多陪一下本殿吧,你很忙?”

    龙起津不喜欢东方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老实说他还是觉得这个女人不太重视他。

    以他观察,以往那些贵女一旦瞧上了那家公子,就会死缠烂打,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粘着人吧。就算是再矜持的贵女,也不会象东方恋这样眉间一片冷清……

    可若是说她不在乎自己,她今天又很爽快的上府了,还有告诉他东方丰远有一万私军。而且她这次上府,似乎无所求吧?

    “恋儿,左相府的事你应付得如何?”龙起津知道上次山贼事件后,她府里一些与她作对的势力是不会令她好过的。

    “还行。如果区区一个左相府小女子都应付不过来,那么七殿下还会瞧上小女子吗?”东方恋挑了挑眉。

    “有没有那些地方是本殿可以帮你的,尽管说。”

    其实龙起津是想试探一下这次东方恋上府,是不是找他有事情帮忙的。

    确实,东方恋一开始是抱着找他帮忙的想法才爽快的来了七王府的,可是如今她忽然改变主意了。

    她想到让另一个人来帮她办这事,或许收效更好,而且也更保密。

    她想到让另一个人来帮她办这事,或许收效更好,而且也更保密。

    她不想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被龙起津掌控了,这个男人太精明了。

    “没有呀。殿下让我过来,我不想拒绝殿下的好意邀请,就来了。怎么,你以为我是对你有所求才来七王府的吗?”

    东方恋瞪着他。

    “呃……恋儿,你别怪我。有一瞬间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龙起津爽快的承认了,“不过恋儿说不是,我好高兴。

    “我愿意帮恋儿做任何事情。以后我们便是一体了,你我之间无需分彼此。恋儿,如果你同意,我想向请求父王赐婚!”

    “赐婚?”

    东方恋心里是绝对不同意与他成亲的,也坚决不会,但她没有表明。

    而是柔柔一笑,“先处理了我那位五姐的婚事再说吧,难道殿下就这么心急。”

    “我自然心急。”龙起津拥着东方恋。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难道你不心急吗,恋儿?”

    “我才不急。”东方恋有丝娇憨,“恋儿又不是嫁不出去了,急什么……”

    “也是。”龙起津一想到她身边有欧阳秀,还有龙景狂,他就很纳闷,“听安乐说,你那天与景王一起到郊外踏青?”

    “是有这事。”龙安乐!东方恋就知道这女人会向龙起津打小报告。

    说来前世,龙安乐也向龙起津打过不少她与欧阳秀的小报告。

    “景王,他身体如何?能有精力去郊外踏青,会不会他的身体有所好转了?”

    龙起津不好去景王府探龙景狂的身体情况,便想向东方恋打听打听。自然,他也很介意东方恋与龙景狂走到一起的事情。

    “唉……他的身体时好时坏。不过就算是好的时候也是病恹恹的。我觉得你不必担心他。他应该不会是你的威胁……”

    东方恋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那个位置,如果龙景狂健康,那么龙起津便会如临大敌。一个龙起昊已经够他头大如斗了。

    “我回府了呀。”东方恋实在不想将美好的时间都用来跟龙起津消磨。

    本来龙起津还想挽留她一下,但东方恋推说有事情还要处理,执意回府。

    龙起津便送她到门口,“路上小心。”

    “知道了。”

    东方恋坐上马车,扬长而去。

    龙起津一直盯着她的马车,直到马车消失。

    随后,齐平站到龙起津身边,“殿下,刚才发生什么事,属下瞧见楠儿蹲在厨房里哭得悲伤,楠儿是个能干又坚强的女孩,她是从来不哭的。而且她对殿下你忠心耿耿。”

    其实齐平知道楠儿心情不好的事,多少与东方恋有关。

    他也问过楠儿了,她不肯说。毕竟他们在王府里相处很多年了,彼此之间也算相互照应,齐平便来问龙起津弄清楚了。

    “齐平,这事你别管。还有楠儿,以后六小姐上门的时候,让她不必伺候了。”

    “那楠儿的职位?”

    “依旧。”

    龙起津不想着墨太多楠儿的事,转了个话题。

    “齐平,那三百万两的事,本殿倒不是小气钱银方面,只是……本殿有所担心……”

    “齐平,那三百万两的事,本殿倒不是小气钱银方面,只是……本殿有所担心……”

    他该相信东方恋还是查查经手的齐胜?

    齐胜跟了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不忠过,他怎么能怀疑他?

    如果齐胜是忠的,东方恋又没有撒谎,便是有第三方势力介入了。

    如果不是第三方,而是东方恋拿了,她便是一直对他撒谎。

    如此一来她说的许多话就不能相信了。那么他真的要好好看清这个女人了……

    “齐平,我们的人还有盯着东方恋吗?”龙起津忽然想重新监视东方恋。

    “没了殿下,你不是不让盯了吗?”

    “是呢。恋儿说过,如果本殿再派人跟踪和监视她,她就……可是……”

    他不放心,他担忧,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殿下,不如我们派人隐密的监视她?”

    “还是不要了。”

    龙起津思虑再三,“算了,那三百万两的事情,齐平你再想另外的办法查个彻底吧,我得知道她是不是说谎了。”

    这点最重要。

    “是,殿下。”

    ……

    马车上,柳儿问东方恋,“小姐,这是要直接回府吗?”

    “当然不,天香楼。”

    同时,东方恋召出隐身保护自己的淡一,吩府道,“淡一,你去太尉府传个信,让欧阳世子来天香楼一趟。”

    “是。”

    ……

    到了天香楼,东方恋要了一个包厢,她倒不在于档次,而在于隐密。

    老板指给东方恋一个最里面的包厢,隐密性足够,出入都有门卫守着的。

    东方恋等了不多时,欧阳秀便来了。

    每一次见欧阳秀总是被他俊美的面容所吸引,还有他优雅出尘的气尘,以及华贵又自成一派的衣着风格。

    欧阳秀不知道东方恋找他有何事,可是看见东方恋他打从心底里开心。

    这些天其实很多次他都想约东方恋出来见面,可是,又隐约有种苦恼,该以什么借口约她?

    他可以为刘婆子的事约她出来,但刘婆子那边却迟迟没有进展,他一直在想着怎么敲开刘婆子的口。想欧阳秀他才学一绝,但在对付审讯犯人这方面,他还是初学者。

    大理寺那边倒是用尽极刑,可那刘婆子就是宁死不屈。看来,是个死士呀。

    “你来了。”

    东方恋对他灿笑一笑。

    她长长的发丝垂落,一袭浅色的衣裳让她整个人十分素净,脸上也没有象其他贵女一样涂脂抹粉,却是丽质天生,即使素面朝天也极为好看。

    说话之间,她的双眸灵动,自有一种集天地灵秀的神韵。

    “嗯。”

    欧阳秀入座。

    见东方恋还没有点菜,他便拿起菜单,一口作气点了许多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