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16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东方恋只点了一个,因为她记得欧阳秀最喜欢吃竹笋。他喜欢素食。

    “你也喜欢竹笋吗?”

    欧阳秀听她点竹笋,双眼放光。

    美食谁不喜欢,可是他知道凰城的许多贵女都是不喜欢吃竹笋的,说吃了会长斑点。其实是谣传,但贵女们爱美,便深信不疑。所以他即使喜欢,也没有点这个菜。

    “你喜欢呀。”

    东方恋灿然一笑。

    “可是你不怕长斑吗,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似乎他在她面前从来没有吃过竹笋。

    “感觉……”

    “……”感觉?她的感觉真准。

    东方恋接着说,“竹笋怎么会长斑呢,相反我认为是养颜的。”

    上古医术里面有一篇是关于美容术的,上面就提到竹笋是可以养颜的,多吃还有益于身体健康。

    还有用竹子来煮饭,有一种竹香的美味。但她从来没有试过。

    “是吗?恋儿找我出来,有何事呢?”

    “其实是有件事情要你帮忙……我想你插手大理寺的案子这么久了,在天牢里应该有一些人手是不是?”

    “你但说无妨,能帮的秀一定帮。”

    欧阳秀一口答案。

    “好。”

    东方恋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有蹲点的人在偷听,又看见淡一笔直的守在门口,东方恋才放心了,“你帮我在天牢里放一个消息……”

    她详细的把事情告诉欧阳秀。

    欧阳秀听了,似乎明白她要做什么了。他认同的笑一笑,“这事交给我,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也不怕那刘婆子不招供了。”

    “嗯,我就看你了。”

    东方恋就知道欧阳秀是不会拒绝她的,但其实她真不想他插足太深,“秀,这件事了结之后你不要再管我的事了吧,好吗?”

    “为何?”

    一种被她挡在外的感觉,令欧阳秀不太舒服。

    “我要做的事,最终会连累到你。”

    东方恋是真心的,她真不想重复前世的伤害。

    “秀,你就只做我的朋友就好了。不行吗?”

    “如果什么都帮不到你,如果你有心事,有烦恼也不告诉我,这样算那门子的朋友?”

    欧阳秀一时烦闷,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有些讽刺地道,“莫非在六小姐的眼中,秀是一个怕死之中,是一个怕被朋友麻烦和连累之人?是一个遇事会退缩,不可信任之人,为求自保之人?”

    “你当然不是。”

    东方恋不知道怎么劝他了,只是感觉到这一瞬间他不开心了,因为她的话。

    “好了,算我错。”

    她道歉,虔诚地看着他,“我只是想你一辈子平平安安的,欧阳秀!”

    “我有能力保护自己。若我们是朋友,你需要帮忙的时候,尽管开口。当有一天我感觉到自己不在被你需要,不再是你可以信任的朋友的时候,我会自动消失,不再当你的朋友……”欧阳秀激动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哎,秀……”

    东方恋叹息一声,见他的态度很明显,她真是不知道如何处理。

    她珍惜这个朋友,太珍惜了,可是如果继续与他做朋友,是不是就会害了他?

    她珍惜这个朋友,太珍惜了,可是如果继续与他做朋友,是不是就会害了他?

    但如果象之前那样与他保持距离,她其实也做不到的。

    “好吧。秀,我们干杯。永远是朋友。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好知己。”

    东方恋拿起酒杯,也给欧阳秀斟了杯酒。

    二人豪气碰杯。

    东方恋也下了决心,无论以后遇上什么,她都不会让那个人伤害欧阳秀的,绝不。

    “干杯。永远是朋友。”欧阳秀听到她的话好高兴。

    可以与她永远做朋友,就算一些事情不能如他所愿,但他也满足了。

    人生别无所求,惟求一知己而己。

    从第一次见到她,她的面容,她深深地看着他的样子,就烙在他的脑中,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抹不去。

    从那一天开始,他便知道这个女人将会永远烙在他的脑海中,除非他死掉,或失去记忆,否则不可能扫除她的倩影……

    ……

    洒足饭饱,东方恋自个儿回府了。但她才回到左相府门口,便看见了追风。

    追风看见她的马车,赶紧迎上来,“六小姐,追风等你好久了,快随我去一趟景王府吧。”

    “何事?”

    东方恋的太阳穴突突跳了下,看追风的神情莫非龙景狂……病发了?

    比之前更严重吗?

    “哎,我们景王……反正六小姐快随我去景王府吧。”

    “好。”

    东方恋没有推辞。

    ……

    景王府,凰朝轩。

    其实一路上东方恋也有问过追风龙景狂是不是病发更严重了?可是追风哎哎咦咦的就是不能说清楚。

    东方恋只好亲自去看了。

    她进入凰朝轩,那一片花树之间,便看见龙景狂躺在那张摇椅之上。

    他的脸色很差,很苍白。

    “景王?”

    喊了一声,她快步的走到他身边。

    她执起他的一听手把了脉,他脉象虽然有些诡异,倒也不至于太过絮乱。

    再看看他的眼睛,嗯……眼睛很漂亮,狭长狭长的,眼珠虽然有些无神,倒还算正常,不焕散。可是他为什么有气无力的样子?

    “景王感觉怎么了?”

    “胸闷。”

    龙景狂徐徐地道。

    “胸闷?”

    东方恋将手贴在他的胸膛,又将自己耳朵趴在他的胸膛听了听……

    还没等她听好,便觉有一只大手把她的脑袋按入他的胸膛。

    “景王?”

    他这是……干嘛呢?

    东方恋不由得抬头看他。

    龙景狂脸色不变,喃喃道,“嗯,就是这样,好想拿个东西砸一下自己的胸口。恋儿你如今贴着我的胸膛,我好象感觉舒服多了。真的。”

    瞧他说得认真,东方恋如今是个大夫的身份,负责他的病情,要找病因,也不好挣扎了,反而加重了一些力道,撞击着他,“这样呢?”

    “啊,好舒服。”龙景狂闭上了双眼。

    “你这是犯了胸闷。”

    东方恋下了个结论。

    胸闷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说它大吧,它只是长久病着的人,都会产生的一些病怔。

    说它小吧,确实又很影响人的心情与食欲。

    说它大吧,它只是长久病着的人,都会产生的一些病怔。

    说它小吧,确实又很影响人的心情与食欲。

    “不如景王回室内找个地方趴着吧,我来为你按摩一下,疏通疏通你的肌肉与筋骨,如何?”

    “好。”

    龙景狂站了起来,伸手,让东方恋扶着他,二人便走到室内。

    ……

    那张明黄的大床很是招摇,龙景狂神态自若的走到那张床,躺下……

    “要不要宽衣?”

    他说,似乎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不用。按摩不需要的。”

    “那……按摩完了要施针吗?”

    “不用。暂时不需要,看你脉象虽然有些紊乱,但没有更严重。稍后我会开些药,让你继续调理身体的。”

    “哦。”

    龙景狂躺下,不再作声。

    东方恋让他趴着,然后她也上了床,方便为他按摩。

    人体有许多穴位,而每个穴位都有作用的。

    他胸闷,东方恋就找到管胸臆的穴位,加以按摩。

    一边按摩,东方恋顺便询问了一下龙景狂的作息时间,“景王一天大概睡多少时辰呢?”

    最好的睡眠时间是四个时辰左右。

    “这个不好说。有时候病发了几天几夜不能睡着,有时候睡得比较多。”

    “那你的睡眠很没有规律。你的身体因为生病又很劳累。看来你需要找人每天按摩一下,这样会让你恢复得更快更好,身体也会畅快舒服许多。景王要不要让你的手下人来学一下按摩?”

    东方恋想她是没有时间每天都上门来给他按摩的。

    “他们很笨的,怕是学不会吧。”

    “没事,我会多教几遍的。”

    东方恋传来柳儿,让柳儿把追风还有逐月都叫了进来。

    然后给二人讲解着人身体的穴位。鉴于龙景狂胸闷和睡不着,就详细讲了这方面的穴位及按摩手法。

    说完了,东方恋问二人,“可是明白?”

    “不懂。”

    追风与逐月二人有致的摇头。

    “怎么会?”

    东方恋一皱眉,很是怀疑自己的讲解水平有这么差吗?

    又望向柳儿,“你呢,可听明白?”

    “呃……柳儿,明白几分。”其实柳儿听明白了,很简单嘛,柳儿也不知道追风和逐月为什么这么笨,居然说不懂?

    “那我再讲一次。追风,逐月,你们二人仔细听好了。”

    东方恋狐疑地望了二人一眼。追风平时挺聪明的呀,看他照顾龙景狂这么长时间了,也懂得一些药理,按摩也是治疗的一种,怎么追风就听不明白呢?

    东方恋很有耐心,又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还加了许多分解。

    说完了问追风,“可是明白了?”

    “好象很复杂呀……六小姐。”

    追风哭丧着脸。

    “那有复杂?”

    东方恋怒了,望向逐月,“你呢?”

    “逐月愚笨,我是完不明白。”逐月不安地低下头。

    龙景狂吃笑,“我就说他们很笨嘛。不如麻烦六小姐每天来给景按摩吧?我会付你医疗费的。”

    “哎,可我不是每天都有时间的呀。”

    龙景狂吃笑,“我就说他们很笨嘛。不如麻烦六小姐每天来给景按摩吧?我会付你医疗费的。”

    “哎,可我不是每天都有时间的呀。”

    “就这么说定了,六小姐有时间的话,尽量过来吧。实在没有时间,景也只能硬撑着身子了。谁叫我的下人都这么笨。”

    龙景狂睨了追风和逐月一眼,“你们二个笨蛋给本殿出去吧。”

    “是。”

    二人逃命去了。

    柳儿见此,也出去了。

    东方恋继续给龙景狂按摩,龙景狂实在觉得舒服极了。他闻到东方恋的身上有些酒味,“与什么人喝酒了?怎么不叫上景一起?景在府中可是无聊得紧呀,又没有朋友。”

    “景王若是喜欢凑热闹,那下次叫上你好了。刚才是与欧阳世子一起喝酒的。我找他有点事情要他帮忙。”

    “哦。”龙景狂眼神明灭了一下,接着说,“恋儿和欧阳世子似乎交情很好吧。”

    “就是朋友而己。”

    “那恋儿什么时候也将景当朋友呀?”

    “我们不是朋友吗?”

    东方恋一愣,她觉得龙景狂的语调挺哀怨的,是她听错了吗?

    “那有去吃东西不叫上朋友的,景在府里实在无聊得紧。”

    “哦,那你没有事情忙吗,上次说的龙起津私下势力地宫的事,查得如何了?”

    “交给程峥了。他很能干。你也知道很多事情本殿不方便亲自出面,身体也不太好。其实我也不喜欢在府里躺着。”

    “那你可以外出散步呀。你最近的身子已经有所好转了。不是跟你说过了嘛,象你这样久病成疾,又闷着,没病都会得病的,况且你……你应该多出去走走。还有要保护心情的舒畅。你胸闷就是跟心情不好有关的。”

    胸闷说到底是心闷,那是龙景狂有什么心事憋在心里,造成了胸结。

    “哦。可是没人陪本殿呀。”龙景狂可怜巴巴的,“不如恋儿来陪本殿?”

    “我那有时间?”

    东方恋忽然觉得龙景狂似乎太依赖她了,回想一下刚才追风与逐月的表现,还有龙景狂的话语。她又不是傻子,“景王呀,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你说吧。”

    龙景狂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情。

    “景王觉得,我俩是什么关系?恋儿觉得,我们是合作者的关系。”

    “我是病人,你是大夫。”

    龙景狂道,他一脸平静,表面上看不出有啥想法,只是睨了东方恋一眼,“然后景还想有个真心交往的朋友,就这样了。怎么六小姐觉得景很烦吗,不愿与景交往吗?”

    “不是这样的。”

    他直接这样说,东方恋倒是不太好挑明了。

    而且她担忧,会不会是自己误会了龙景狂?

    好吧,她虽然前世欠下了不少孽债,对欧阳秀和龙起沐都有亏欠,尤其是龙起沐,她最后才知道原来一向与世无争的五殿下,是因为她才会选择站在龙起津这边……

    龙景狂?他对自己呢,是什么态度?

    想到这,东方恋又摇了摇头,告诫自己不要自作多情了。毕竟龙景狂什么都没有说,不是吗?

    想到这,东方恋又摇了摇头,告诫自己不要自作多情了。毕竟龙景狂什么都没有说,不是吗?

    “景是真心想要跟六小姐你做朋友呢。”龙景狂一脸真诚地道,“景很羡慕欧阳世子,因为恋儿是真的把他当朋友。所以景也很希望自己能有那样一个朋友。不成吗?”

    “这……”

    东方恋不好拒绝了。

    人家只是要跟她交朋友,她有什么理由拒绝龙景狂?

    “好吧。以后有好吃的好玩的,会叫上你的。”

    “一定哦。”

    龙景狂灿然一笑。

    他光彩夺目的笑容仿佛点亮了整个天地,也点亮了东方恋的眼睛。

    东方恋忽然发觉其实龙景狂也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不是吗?他如此孤寂,郁结,只是因为长久以来没有朋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