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108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或许,她该成为他的朋友,让他开怀一些,开朗有些,身体也早日康复。

    ……

    自从那天后,东方恋走景王府便也勤快一些了,虽然不是天天到,便只要有时间的话,她还是会到景王府看一看龙景狂,然后为他按摩。她不死心教过追风几次按摩,可是观察下来,不是追风不会,而是龙景狂抗拒……

    好吧,看来他实在是太寂莫太无聊了,需要有个人陪。

    她便明白了他的心思。

    ……

    欧阳秀做事也是有一套,很快就将东方恋交代他的事情办妥贴了,然后那刘婆子果然中招,招供了。

    招出了是慕容以让她做的这一切……

    其实东方恋用的办法很简单,只是让欧阳秀传了一个消息入天牢,让那刘婆子误以为那天去天龙寺上香,被沾污的两个丫头中其中有一个是她的孙女儿双儿。

    又说慕容以种种狠心,见丫环被沾污了有损左相府的名声,便将她们扔在山野,令她们自生自灭。

    刘婆子听到这个消息后,自是不愿意相信的,她心怀一丝希望,三番几次想方设法送信出去给慕容以,想要求证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但信件皆被截获……

    刘婆子心里有了惊慌,担心,又被大理寺的人拿着她的传信迫供,行了几次刑……

    刘婆子大概是联想到慕容以根本没有派人救她的意思。还有她的孙女儿双儿,如果好好的为什么不前来探监?

    双儿在左相府当差,若是慕容以重用她,应该会想办法让她来探监的呀……

    可是没有,一切都没有。

    刘婆子心冷,心死,便也一不做二不休,把慕容以供了出来。

    ……

    刘婆子招供的消息传到左相府,慕容以自然是坐不住的。

    她不知道这个婆子究竟招了多少,但是却是知道必须得杀人灭口了。

    这次消息来源很确切,已经不是象上次这样故意透出的假消息引她上勾了。

    慕容以双手紧握拳,一双眼睛象是猝了毒,“郑汉。”

    她唤身边最得力的隐卫。

    “夫人?”

    “这事你去办。务必让刘婆子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马上就是皇后的寿辰了,本夫人不见发生不快的事情。”

    “是。”

    “这事你去办。务必让刘婆子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马上就是皇后的寿辰了,本夫人不见发生不快的事情。”

    “是。”

    郑汉手下还有几个用得上的人,上次去天龙寺虽然损兵很多,仅剩几个负伤的手下,但经过这段时间调养,已经恢复了战斗力。

    但天牢那个地方守卫严密,以他们如今只有几个人的战斗力,是不可能闯入去了结了那刘婆子的。

    郑汉想了想,“夫人,下毒吧?我在天牢里有个兄弟在当差,或许可以……”

    “嗯,你安排。”

    慕容以算计着算计着,想到府内的双儿,“派人将消息透露给双儿,就说她奶奶忠心为本夫人,已经在天牢内服毒自尽了。尝些银子给她,暂时不要动她,等过了这段风声再作打算。是死是活就看那小丫头的表现了。”

    慕容以深深一笑。

    “是。”

    ……

    窗外。

    双儿听到这些话差点儿叫了出来,忽然一双手把她紧紧捂着,把她带离。

    直到走到假山,那人才放开了她。

    双儿梨花带泪的,惊恐莫名地看向来人。

    “是……是你?”

    是淡一。

    东方恋身边的武士。

    “嗯,是我。双儿,刚才你听到了吧,慕容以是怎么对你们祖孙的。总不会是我们小姐要嫁祸于她,编排她的不好吧?”

    淡一力策反双儿。

    “我……我……”双儿哭泣,前路茫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可以怎么样?夫人不只要毒杀了我的奶奶,还要杀了我。”

    刚才慕容以的话双儿算听明白了。

    上次去天龙寺的时候,慕容以身边的丫环春儿和夏儿就没有回来,府里便有许多传言,说她们在山上被沾污了回不来了。

    又说在山上的时候夫人根本没有保护过这些丫环,于是她们这些丫环对慕容以都挺心淡的。

    但慕容以有一点说得对,主就是主,奴婢就是奴婢,她们是奴婢要保护慕容以,是她们保护不力。明面上也怪不得慕容以。

    可是暗地里,私底下,只要是人,有那个不心寒的?

    但是她们不敢反慕容以,慕容以捏着她们的性命,捏着她们的荣辱,甚至捏着他们的家人。

    “我们六小姐说,可以帮你救你奶奶。”

    淡一道。

    “什么?”

    双儿一抬头,简单无法置信。

    “六小姐有什么办法?她可以在夫人手底下救出我奶奶吗?”

    双儿赶紧擦干了眼泪,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她都不会放弃。

    她们这些奴婢的命贱如地底泥,她奶奶一生都为慕容以办事,从来都是忠心耿耿,也让她对慕容以忠心耿耿。

    老实说她不相信奶奶会出卖了慕容以,肯定是手段,大理寺使的手段,让夫人猜疑。但夫人却已经不相信奶奶了,决定下杀手。

    双儿了解慕容以,知道去求她也没有用,或许还会搭上自己一条性命。

    她死不足惜,可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祖孙就这样作为无用的弃棋,死掉。

    “双儿求六小姐求我奶奶?”

    双儿跪下,重重磕头,“双儿会感激六小姐一辈子的,以后听从差遣,做牛做马,死不足惜……”

    双儿跪下,重重磕头,“双儿会感激六小姐一辈子的,以后听从差遣,做牛做马,死不足惜……”

    “你说的誓言,可做得到?”

    “自然。”

    “那好。我们六小姐的意思是该做什么的你接着做。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当你的奶奶是给慕容以尽忠死的,不要让慕容以看出什么。六小姐有差遣的时候自然会找你。”

    “双儿懂得。那双儿什么时候可以见着奶奶?”

    “合适的时候。你也知道如今风声紧。”

    “双儿知道。”

    如今在双儿眼里,为了她奶奶,便是什么都可以做。

    ……

    淡一将双儿的事情汇报给东方恋,东方恋此时正在悠哉地喝茶,叹道,“这个双儿倒是个识事务的。好好利用,淡一,就由你负责与她的联络以及派人盯着她吧。她虽然表忠心了,可是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她在东方画身边服侍这么久了,主仆之间也有感情。”

    “是,小姐。”

    “还有,救出双儿奶奶的事情,也由你去办吧。没有问题吧?”

    “是,淡一可以胜任。”

    “很好。那没事都退下吧,本小姐要调息了。”

    东方恋又要练功。

    大家都不知道东方恋天天打座是做什么,但东方恋闭口不谈,便没有人多问。

    打座一小时后,东方恋的灵力已经跨进了第四阶,嗯,很好。又有了些进步,虽然只是较小步,可是进了四阶,那便是往中级的方向前进了。

    东方恋忽然想到自己的兄长东方冀,已经有些天没有去看他了。还有母亲……

    东方恋正想去映居一趟,却是碰巧宫里的太监来了,居然是安妃娘娘要见她。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掉,况且安妃要见她的话如果不去,便是是敬,那是要治罪的。

    东方恋没得选择。便跟那宣旨的公公一起进了宫,到了安妃的宫殿永安宫。

    永安宫东方恋是很熟悉的,前世没少踏进这里。

    安妃育有二子,四皇子龙起霖,七皇子龙起津。

    安妃伴在皇帝龙弘身边的时间仅次于皇后,在后宫的地位虽然没有皇后来得贵重与得到皇帝的尊重,甚至是爱宠,可是因为有二个皇子,以及她的父亲是帝师,如今凰国六大家族之一的太师府,安妃在后宫的地位倒也牢靠。

    在皇后的管治下,后宫不许有什么派系,都是一派详和的,可是暗暗较劲的总有,只是如今皇后在龙弘心中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便也没有后妃敢与皇后过不去。安妃亦然。

    “小女参加安妃娘娘。娘娘吉祥。”

    东方恋合宜行礼。

    安妃没有马上叫东方恋起来,一双与龙起津有几分相似的眼睛深深打量着东方恋。安妃虽然上了年纪,脸上有淡淡的皱纹,可是挺会保养的,况且后宫的女人就极会打扮。

    安妃打扮贵气,今天穿了一身黄色的宫裙,几层叠套,繁复可是好看。

    她梳着宫中妃位的发髻,凌波飞仙髻。淡扫蛾眉,薄粉敷面,可谓风韵尤存。

    她梳着宫中妃位的发髻,凌波飞仙髻。淡扫蛾眉,薄粉敷面,可谓风韵尤存。

    “六小姐是吧,上次在百花盛会,本宫见过你。”

    安妃悠然喝着茶,仍是没有叫东方恋起来。

    东方恋明白,安妃这是给她下马威,想整她呢。

    哼,整她是吧,她会将这些都报在她儿子龙起津的身上的。

    东方恋是了解安妃什么脾性的,她也不想受这份被刁难的罪,于是款款道,“安妃娘娘,小女久仰安妃娘娘姿容,今天终于得见。可是七殿下似乎说错了。安妃娘娘并不喜欢小女,是不是?”

    “……”安妃一时默。

    是,她是存心给东方恋这个丫头片子一个下马威,可是没想到丫头片子居然直接甩她的脸。

    但是,她以为搬出龙起津就可以威胁到她吗,丫头片子未免太天真了。

    “六小姐,之前听说了你在辩论盛会上的事,本宫也以为你有莫大的本事呢。可是今天一见,也不过如此而己。

    “长得是不错,是个会招引男人的。津儿虽是皇子,却也是男子,男子都免不了爱美人。所以津儿瞧上你,本宫也并不奇怪。

    “可是,你太不懂礼仪。本宫只是试试你,让你多蹲会功夫,你就受不了。日后若是进了七王府,日日进宫给皇后及各嫔妃请安,你如何受得了?你如何能撑得起七王府的场面?”

    安妃将茶杯重重地置在桌上。

    “娘娘息怒。”

    东方恋也不跟她虚应,直接站直了身子,反正安妃能将她吃了不成?

    她才不要象前世一样受这种窝囊气。

    前世,她为了博得安妃的好感,第一次进宫时安妃刁难她,她可是老老实实地受着呢,但这次不会这么傻了,令自己受罪已经不是她的性情了。再者龙起津也不值得她如此牺牲和隐忍了。

    “你”

    安妃见她不甩自己,直接站了起来,不免脸色挂不住了。“你居然敢?你可知作为一个臣女,礼仪有失,本宫可以直接将你责仗。”

    “那便来吧。”

    东方恋紧紧地看着安妃,倒是想瞧瞧这个老妖婆敢不敢打。

    “娘娘?”

    身边有一个丫环轻喃。

    东方恋看了一眼,才发觉那人竟然是……楠儿。呵呵,七王府的楠儿。她倒是清闲,都跑到永安宫了。怎么,想利用安妃对她出手吗?

    安妃听到楠儿的声音,想到龙起津对她千交代万交代,让她不要为难东方恋……一时,安妃很头痛。

    她不喜欢东方恋,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个丫头得罪了儿子,令儿子与她离心,那是亏本的买卖。

    “本宫看在津儿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安妃又揣起茶,掩饰的喝了两口,“津儿让本宫出面,说求他父王请求赐婚,你怎么看?”

    这才是安妃让东方恋进宫的原因,她想知道东方恋的态度。

    “娘娘随便吧。”

    东方恋态度淡淡的,这些人想什么做什么,实在是她不能干涉。

    但只要他们做了,不合她的意,她便会给他们狠狠一击,教他们知道这世界上的事不是他们想如何就如何的。在那之前,她懒得费了口舌。

    但只要他们做了,不合她的意,她便会给他们狠狠一击,教他们知道这世界上的事不是他们想如何就如何的。在那之前,她懒得费了口舌。

    “你这是什么态度?”

    安妃又怒了。

    看东方恋对龙起津似乎不太上心的样子,安妃觉得儿子不值了。

    但其实如果东方恋很高兴,安妃又会觉得这根本是一个贱蹄子,肯定是她勾引龙起津的,否则龙起津不可能对她如此入迷。

    以安妃的眼光,她实在看不出来这东方恋有什么过人之处,不就是得了子车孟几句肯定?

    但那子车孟只是一个大儒,又不是朝中人士,更没有权势可以帮到龙起津。

    安妃想若不是东方恋的出身也不差,便是楠儿也比东方恋好上不知多少倍。

    “娘娘,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恋儿要告退了。”东方恋懒得跟这个老妖婆多说。

    想想前世,若不是这个老妖婆说她下不了蛋,不断给王府送入美女,她也不会如此闹心。

    还有,东方画的事情,仔细想想若没有这个老妖波帮衫,东方画有可能成功?

    所以老妖婆也是她的敌人。

    “你……你居然敢?”

    安妃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东方恋的表现可是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期。

    而东方恋居然都不等她首肯,就直接离开了。

    安妃本来想让太监宫女阻止她,可是旁边的楠儿又发话了,“娘娘,罢了吧。”

    安妃好不容易平下心来,瞪着楠儿,“她上次去七王府也是这么嚣张的?津儿怎么忍得了她?”

    “娘娘。殿下已经吩府下来,以后有六小姐在的地方便不需要楠儿了。本来今天若不是娘娘你执意让楠儿伴在身边,楠儿也是不敢留下面对六小姐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