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77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我们也是。”

    红儿与绿儿凑上来……

    “我们也是。”淡一淡二不甘落后。

    “好,我们恋阁的人,以后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们对我如此忠诚,我东方恋十分感谢你们,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们的,惟有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来,干杯……”

    “干杯……”

    嬉笑之声,飘荡在恋阁的上空!

    ……

    昔日。

    皇后欧阳静的寿辰,整个凰城似乎都陷入了一片喜庆。

    左相府也是忙作一团。

    每年皇后的寿辰都会大办,皇帝龙弘为了表示他对皇后的看重,每年都会下令百官携带家眷,进宫给皇后请安,祝寿,甚至比他自己的寿辰都要来得隆重。

    这便是欧阳静在后宫不可动摇的原因。她有皇帝龙弘的敬重。

    ……

    左相府,慕容以为了参加皇后的寿辰一早就在衣饰上面有所准备。

    她与东方画的衣饰自然是华贵非常的,便是东方恋,因为东方丰远吩付下来了,她也不得不准备了一套。

    其实这种宫中宴会,说是携带家着,也只是携带嫡出的,各门各府向来如此,庶出都是没有地位的,如果是特别有才能的庶子庶女可能会得到一番重视,破例带他们进宫,踏入那个绝对贵族的社交圈。

    不过象东方恋,东方淑,东方青她们,以前慕容以是从来不带的。

    可是今年东方丰远开了口,“夫人,几个女儿都带上吧。”

    “这……”

    慕容以察言观色,不好反驳,当即祥和地应了下来,“是,为妻会给她们准备好上等的衣饰,绝对不会失礼了我们左相府的。”

    这次慕容以的确是下了血本,东方恋,东方淑,东方青几人的衣饰都有些档次,当然绝对不可能越过东方画。

    当东方淑和东方青收到衣服时,二人很高兴。本来可以进宫,她们就已经很意外了,还有新衣服穿……

    “八妹,是丝绸。”

    东方淑很兴奋。

    上等的丝绸,她们从来没有穿过这么上档次的衣衫,上次参加百花盛会所穿的也不过是水绸。

    这丝绸可是比水绸的档次上了一阶,她们穿在身上可以增加身份,便是庶女别人也不敢小瞧了,她们是得到重视的庶女。

    “衣服,是很不错。可是,没有配这些衣服的首饰呀。上次的首饰都戴过一次了,不好再戴。”

    贵女们的衣着潜规侧,真正贵气的人衣衫和首饰都是绝对不重复的。

    尤其是出席这种大场合,每次都是那件首饰怕会笑掉了别人大牙。

    尤其是出席这种大场合,每次都是那件首饰怕会笑掉了别人大牙。

    “是呢,没有首饰。”

    东方淑也很郁闷,忽然想到东方恋,“不知道六姐那边如何?母亲也给她准备了吗,她们二人的关系最近……”

    “嗯,去瞧瞧六姐吧?”

    东方青提议。

    说来她们同住一个屋檐下,平时却是甚少来往的。

    左相府慕容以独大,她们这些庶出的向来不敢哼声,不敢招摇,恨不得夹着尾巴做人。

    加上她们与慕容以其实已经结下仇怨,本来这次以为慕容以要给她们好看的,但慕容以这段时间在左相府的地位显然被东方恋分去一些,这次居然给她们准备上等的丝绸,如此作为不会是要收买人心吧?

    ……

    恋阁。

    慕容以送给东方恋准备的是苏锦,但是那款式却是不敢恭维。

    其实要论材质,苏锦自然好,除了云锦之外就数它最好了。

    东方画的也是苏绵,不过东方画那衣服无论是剪裁还是绣工,都比东方恋的衣服上了一个台阶,一看便高下立分。

    东方恋不屑地看着那衣服,淡淡地道,“这衣服便扔了吧,看着不喜欢。”

    “嘎?”

    柳儿一愣。

    “去。”

    “哦……”

    柳儿正要拿衣服出去扔了,东方青与东方淑二人便上门了。

    她们听见了东方恋的话。二人交流了一个眼神,这么好的衣服居然要扔了?

    “六姐。你真不要这衣服了?”

    东方淑打着小主意。这衣服虽然样式比较老土,可是却是苏锦呀……

    “嗯,不要了。”

    东方恋坐在房内的椅子上,神情淡淡的。注意力都在一本闲书上。

    而她的身上仍然穿着平时居家的,比较普通的素衣。

    可是她那闲适恬静的气质,便是普通的一件素衣,也使她看起来显得与众不同。

    加上眉宇之间的那一抹灵动,便是再好的衣服也营造不出如此独质又吸引人的气质来。

    “那六姐能不能把它送给我?”

    东方淑伸手去拿。

    “你喜欢就可。”

    东方恋不介意将自己不要的东西送人。

    说罢,她终于放下闲书,睨了东方淑一眼儿。

    东方淑已经把那新衣服穿在身上了,配上她白皙的肌皮,也颇有几分姿色。

    “嗯……六姐,是这样的,我们来想向你借几件首饰。”

    东方淑被东方恋盯得慌。她们以前也认为东方恋好穷,可是最近得到龙起津的关照,东方恋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

    “成。”

    东方恋也不小气,向柳儿使了个眼色。

    于是柳儿把一个首饰盒拿出来,那里都是精致的首饰,有各种玉钗,各种步摇……

    东方淑和东方青看得眼睛不断放大,“这这……居然有上上品的翡翠?”

    东方淑拿起了一根红绿二色的翡翠玉钗看了又看,爱不释手。

    “你喜欢就戴上吧。”

    东方恋似乎不将那首饰当一回事。

    “这……”

    东方淑一喜,便要插在头上,可是东方青猛地抓住她的手。

    东方青道,“七姐,太贵重了吧……”

    “也是。”

    东方青道,“七姐,太贵重了吧……”

    “也是。”

    东方淑有些失望,放回盒子里。

    便是穿上刚才从东方恋那里讨来的苏锦,也不好戴这非常贵重的翡翠,那是皇后与皇室的公主,郡主们戴的东西。

    她一个庶女就算拥有那东西,却怎么好将如此贵重的东西戴在头上?

    不怕被人嘲讽吗?

    “这个呢?”

    东方恋从东方淑落寞,便从首饰盒里挑了一块三色玉给她,“这是普档的三色玉,市价一万两,便送给七妹妹你吧。”

    东方恋将三色玉发钗放到东方淑的手上。

    东方淑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送给我?”

    这份礼物很重,便是东方淑所有的私房钱加起来都没有一万两。

    “不喜欢呀?”

    东方恋淡笑,看着东方淑。

    “当然喜欢。”

    东方淑马上把发钗插在自己的头上,又找着镜子照了照,“好漂亮呢……”

    配她如今的这套衣服正好。

    今天的宫宴,东方淑准备穿这套,虽然刚才从东方恋那里得来一套更贵重的,不过这套才是慕容以给她准备的。

    怎么着也不能打慕容的脸。东方淑不算白痴。

    “你喜欢就好。”

    东方恋唇一掀,轻笑。..

    哼,慕容以小气巴拉的,跟她比收买人心……如此,她便让慕容以难看。

    “八妹妹。”

    东方恋又挑了一支三色玉给东方青,“这个你可喜欢?送你了。”

    “送我?”

    东主青同样吃惊。

    “当然,都送七妹妹了,当然也要送八妹妹。刚才七妹妹还得了那件衣服,如此,我便再送你一支步摇吧。”

    东方恋又拿了一支金步摇给东方青。

    这支金步摇加上那三色玉发钗,也是一万多两了。

    东方青看着东方恋,又想了想,“六姐,无功不受禄,这礼物青儿不敢收。”

    “拿着,好姐妹之间还讲这些干嘛。”

    东方恋直接将东西塞到东方青的手里,容不得她拒绝。

    “八妹你就拿着吧。”

    东方淑笑眯眯的,反正她都收了,收了东方恋的东西意味着什么其实她们都知道。

    况且她们早就得罪慕容以了,这左相府她们人轻言微,得知情识趣一些。

    “那妹妹就谢过六姐了。”

    “客气什么。”

    “对了六姐,你还不梳妆打扮,都快到入宫的时候了。”东方青看看天色。

    “不急。你们先去吧。”

    “六姐,是不是七殿下要来接你呢?”

    东方淑打趣了一下,也妒忌了一小下。

    不过有些东西是妒忌不来的,东方淑也知道。

    就连东方画如此身份与地位及手段,还有慕容以的帮助,都不能勾引得了龙起津,凭她们庶女的身份难道会有什么作为?

    “呵,不呢,欧阳世子来接我。”

    已经派淡一去传信了,相信欧阳秀很快就会来的。

    “哦。原来是欧阳世子。”

    东方淑笑了笑,想到东方恋身边有这么优秀的男人,不由得有丝哀怨,“不知道我的姻缘,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怎么,七妹恨嫁了?”

    “怎么,七妹恨嫁了?”

    “也不是。只是……六姐是嫡女,自然不急了。就算再怎么着不受重视,也是嫡女。六姐的姻缘爹自会看着办,可是,妹妹只是庶女呀……”东方淑的情绪有些低落。

    “七妹,不用急,姻缘到了自然生命中的那个人就会出现。桃花太多可也是不好呢,很多都是烂桃花,还不如没有……”

    东方恋想了一下前世,她嫁到七王府之后就不太关注东方淑和东方青了,原就是没有什么交集的姐妹,一心扑到龙起津的夺位大事上之后对她们更是没关注。

    只知道东方淑和东方青没有嫁人,而她们有没有意中人呢?这个不得而知。

    “对呀,六姐说得对。七姐,急什么,你今年才十五岁。五姐都不急。”

    东方画可是十六了。

    十六岁自然不算老,正是如花的年纪,不过谈婚轮嫁也该摆上日程了。

    如今左相府最操心的,应该就是东方画的婚事吧,前些天关外大河国的王爷铁木兰斯携带厚礼前来求婚,可是东方恋却是看不上人家,也不想嫁到关外,但看铁木王爷的意思竞然是不打算放弃,要向皇帝求娶东方画。

    今天是皇后寿辰,听说那铁木王爷也应邀参加,如此情形下,不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变故呢?

    ……

    欧阳秀接到淡一的信息,早早的就来接东方恋进宫了。

    但是离宴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他们并不急着进宫,而是在凰城各处游荡了一阵,找个地方坐坐……

    如此一来,龙起津前来接东方恋的时候,便被告知东方恋早已经出发了,还是被欧阳秀接走的。

    龙起津心情复杂,无法说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说东方恋对他不在意吧,可是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又让他认为她心中是有他的,但说她对他在意吧,她应该知道他今天会来接她进宫,可是她却没有等自己,与欧阳秀一起进宫了。

    这……代表什么意思?

    “殿下,我们走吗?”

    齐平看着龙起津明明灭灭,表情复杂的脸,心下也有些怵。

    这段时间龙起津心情时好时坏,而龙起津的心情起伏都离不了一个人,东方恋。

    齐平知道,自己的主子已经对左相府的小姐越来越上心了。

    如果得不到,真不知道以殿下的个性会作出什么事情来。

    “去找他们。”

    龙起津也不知道东方恋与欧阳秀去了那里,可是如今时辰还早,以欧阳秀的性子,未到最后一刻他是不会进宫的,欧阳秀一贯的作风就是不喜欢宫内那个压抑的气氛。

    “让我们的探子找找他们……”

    龙起津对齐平道。

    “是,殿下。”

    七王府的探子遍布凰城,有他们出马,要找到一个人也不难……

    此时。

    东方恋与欧阳秀其实也没有去什么地方,他们只是到了天香楼,到了欧阳秀一贯订的那个包厢坐坐。

    欧阳秀先是与东方恋说说刘婆子的事情,“她招供了之后,就遭到毒杀,大理寺的人验过证实已经气绝身亡,可是很诡异,她的尸首却是神秘失踪了,如今不知下落……

    “她招供了之后,就遭到毒杀,大理寺的人验过证实已经气绝身亡,可是很诡异,她的尸首却是神秘失踪了,如今不知下落……

    “本来秀是打算在今晚皇姑奶的寿辰上,拿这件事出来作作,就算对方后台硬,不能对她有什么实质性的损伤,可是这样一来,至少会损了她的形象,她今后在凰城及左相府就不能这么嚣张了。但是那刘婆子却……”

    欧阳秀摇头叹息,“大理寺铜墙铁壁,想不到那人也能对看管严密的犯人下手,看来镇国公府的势力真不可小视呀。”

    如果不是有镇国公府的介入,单凭慕容以一人是决不可能做到的。

    东方恋听后,一笑,“刘婆子的下落你就不必操心了。还有,这件事打住吧。只要将那刘婆子的证供呈给皇后娘娘看一看即可,如此,相信也会在贵圈在流传的。

    “恋儿本来就不天真,从不认为光靠这件事情便可打击慕容以,让她的名誉地位崩塌,只要有镇国公府给她撑腰,那是不可能的。她会将所有事情撇个干净,同时那刘婆子一死,更加没有人证可以指证她了。

    “其实就算有刘婆子出面指证,只怕慕容以也会来个抵死不认的,还会说那刘婆子的证供不可信。毕竟要指证一个受封的一品诰命夫人,光凭刘婆子一个人是不够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