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0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龙起玉是个将才,可是说凰国如今的江山他就是带领两个弟弟,一手打下的。

    他龙弘如今能坐在这个帝位上,凭三个出色的儿子做他的左右手。

    而龙景狂如果他健康,毫无疑问龙弘会将江山交给他,因为龙景狂继位无可非议,况且这凰国的江山就数他最有资格坐。

    可如今他的身子却是这般,龙弘深深的头痛。

    随着年岁老去,他自己的身体也已经越来越差了,不得不考虑皇位继承人的问题。

    “皇后,你说朕的几个孩子之中,到底谁堪当大任呢?”

    龙弘很多时候都会询问皇后的意见。这是帝后多年来对彼此深深的信任所致。

    “唉,本来沐儿,大家都认为他是个不喜欢争斗的皇子,确实,本宫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上次的辩论盛会,沐儿却是第一个提出来的东南方叛乱的事情,后来才有了津儿的请旨,以及昊儿也一起赴东南,最终平定了乱局。

    “在那次事件中,津儿和昊儿,自然是居功至伟。可是细细想来沐儿也是有功的。

    “但沐儿的性格,即使他会关心家国天下,却不是个残忍的。

    “本宫的看法,或是皇上你自己的看法,坐在那个高处不胜寒的位置上,驭臣之道是极重要的。本宫不认为沐儿有那个本事可以驭之有道。”

    皇后在这一点上很是宛惜。

    “是,沐儿是个善良的。他做不来杀伐果断的事情。说来在这方面,津儿是最强的。”龙弘不由得考虑起这个人选来,“可是朕……似乎有些偏心,朕比较喜欢昊儿。”

    “为何?”

    皇后这是第一次听到龙弘说喜欢龙昊,“是因为康妃?”

    “不是,是因为朕的玉儿。”

    龙弘又陷入了哀伤,“难道皇后不觉得吗,昊儿的性情与咱们的玉儿最像……”

    “也是呀。”

    皇后多少次都这样认为,所以她对龙起昊也是有些偏颇的,再说康妃那个人并不难相处,不比安妃……

    安妃比她伴在龙弘身边的日子短不了多少,以前龙弘还是前朝臣子的时候,在宅院里,安妃就与她多有较劲。

    说来,她与安妃之间,也是老对手了。而康妃那些是龙弘后来才娶的,身份地位自然比不上一开始就伴在龙弘身边的女人。

    ……

    龙弘与欧阳静二人讨论着,不觉夜色渐深。而夜深人静,他们讲话的声音也被里间的东方恋听到不少……

    龙弘与欧阳静二人讨论着,不觉夜色渐深。而夜深人静,他们讲话的声音也被里间的东方恋听到不少……

    本来帝后说话是注重私密性的,但东方恋有灵术,灵力,那可比传统的内功什么的管用多了,灵术的运用让她的耳力比寻常人灵敏了许多……原来,龙弘喜欢龙起昊,居然是因为龙起昊的性子象大皇子龙起玉,龙景狂的父亲。有了这么一层原因,说到底龙弘如今最痛惜的人是龙景狂……

    ……

    三更时分,皇帝走了。皇后也休息,而龙景狂睡了一阵之后却醒了。

    他看到东方恋仍守在他的床边,没有睡觉。

    “你累了吧?”

    他问,有些痛惜,可能自己太自私了,要她陪夜。

    “还行。”

    “上来吗?”

    龙景狂拍拍旁边床的位置。

    “不……好吧。”

    东方恋睁大了眼睛,她再怎么不拘小节,但龙景狂也是男人呀。而她是女人。男女之间怎么能躺在一起?

    “你怕本殿吗,本殿如今……对你什么也不能做。”

    “不是那……那个意思……”东方恋有些脸红,不知为什么接受龙景狂的眼光,她有些慌乱。

    “还是,你把本殿当男人了?”

    “你是男人呀。”

    她看着他,可是很快就移开了视线。这个妖孽长得太俊美了,就算她告诉自己龙景狂是她的病患,可是他的脸太有吸引力了。如果她控制力稍差的话,铁定成了花痴。

    “你把我当男人我很开心,但是,作为男人怎么可以让女人累着着?”

    说着龙景狂用力一扯,居然把东方恋整个儿拉上了床……

    东方恋就这样趴在他的身上,姿势有点儿暧昧与奇怪。

    “你要找个地方躺好,还是就这样趴着?虽然本殿不是很介意自己在下面,可是……你这样会累吧?手都在撑着!”

    龙景狂居然在倜侃她。

    “我……我要下去。”

    东方恋居然有些结巴了。其实这样的阵仗对于她这个有经历的女人来说算得了什么呢,可是……龙景狂是男人呀,还是长得这么妖孽俊美的男人。

    那对女人的吸引力杀伤力,绝对不可忽略呀。

    “躺好吧,不然本殿要叫了。如果外面守夜的宫女进来,看见我们这样……不太好吧,还是你想嫁给本殿呢?”

    “你你你……”居然被威胁了。东方恋没辄只得乖乖地找个地方躺好。

    但是这床……居然不大,好歹是皇后的宫殿哎,居然这么小,象是小孩子睡的床……难道是以前龙景狂年纪小的时候,睡的床吗?听说他小时候是养在皇后的宫中的!

    龙景狂伸出手,抱着东方恋……“怕你会丢下去。”

    他解释说。

    “不能……不能给按个小床吗?”东方恋喃喃道。

    “你要是想按,也可,不过要吵醒外面的宫女的,还要劳师动众。”

    “好吧。”

    东方恋闭上眼睛,她也好困了,刚才是一直撑着才没有睡着而己,同时也在思考一些事情。

    东方恋闭上眼睛,她也好困了,刚才是一直撑着才没有睡着而己,同时也在思考一些事情。

    比如说这次之后,龙起津肯定会质问她一些事情的。

    对了,龙起津,不知道他出宫了没有呢?刚才她完忘记龙起津了。

    ……

    再说龙起津,他一直等到天亮,宫女和太监重新打开永福宫的大门了,可是那东方恋,仍然没有从永福宫里面出来……

    杜公公看见龙起津仍在,真是佩服这位七殿下居然在永福宫外面等了一夜。

    “七殿下。”

    杜公公走上前。

    “东方恋呢?”

    “七殿下,老奴看你还是先出宫吧,六小姐还……还在照顾景王呢。”

    刚才杜公公特地进龙景狂之前住的房间看了一下,发觉那景王与东方恋居然……居然躺在一张床上。

    这事儿皇后也是知道了。不过杜公公不是个嘴碎之人,他是不会说的。

    况且皇后都没有说什么了,他的心可是忠于皇后的。

    “她到底什么时候出来?本殿能不能进去看看景王呢?”

    龙起津真的好抓狂,他感觉他的耐心快要做完了。

    东方恋,你好样的。就算你要照顾景王,可是你难道不知道本殿一直在等你吗,你好歹出来看一看,跟本殿说句话吗?

    龙起津的心真是起伏不停。

    “这个……七殿下若是要求见景王,老奴得禀报皇后娘娘了。因为娘娘下旨,任何人不得打扰景王殿下休息。”

    “麻烦杜公公跟母后说说,本殿真的好担心景王殿下的身子。还有恋儿……”

    “七殿下稍等,容老奴进去禀报。”

    杜公公走了,龙起津继续等待。

    他身边的侍卫为他弄来早餐,是两个包子。

    “殿下吃点东西吧。”

    “拿走,吃不下。”

    一夜没睡,龙起津有些头晕。

    可是他不甘心就这么出宫,等不到东方恋他是不会出宫的。

    其实他也知道他这样子等在永福宫门口,很惹眼,别人说不定会对他议论种种,若是以前他绝对不会做这么没有理智的事情。

    可是如今,他却是管不得这许多了。他只想盯着东方恋,然后,要她给他一个解释。

    ……

    永福宫内,杜公公请龙起津要进来看龙景狂的话禀报了。

    皇后考虑了一下,“让津儿先回去吧,就说是我说的,旨意。”

    “是。”

    杜公公出去转述。

    当龙起津听到皇后下旨让他出宫的时候,他的心真是五陈杂味。

    可是他清楚皇后是什么性子,他也是从小长在深宫长大的,知道皇后说一不二的性格。

    而他目前还没有羽冀丰满,不足以对抗皇后的旨意。

    “是。那么本殿就先去瞧瞧母妃,给母妃请个安,再出宫。”

    龙起津转而去了安妃的宫中。

    安妃见着龙起津,发觉昔日英气勃发的龙起津一脸憔悴,眼里还有血丝。

    安妃既心痛又愤怒。

    毕竟还是不忍龙起津饿肚子,于是令宫女上了样式丰富的早餐。

    龙起津那里吃得下?

    但在安妃一再的催促与盯视下,也就吃了两口,然后便没啥食欲的放下筷子了。

    但在安妃一再的催促与盯视下,也就吃了两口,然后便没啥食欲的放下筷子了。

    “你就这样等了那个女人一夜,而她都没有出来看你一眼?”

    安妃问话。

    “或许是她脱不开身,毕竟皇后让她照顾龙景狂的。”

    龙起津为东方恋找借口。

    “哼,若是她心里有你,又怎么可能这样对你?津儿,母妃这辈子见过的人比你吃的米饭还要多,你就相信了母妃的眼光吧,母妃不是一味反对你喜欢她,而是这个女人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就算千方百计得来这样一个女人,也决不会帮到你什么的,而会害了你。”

    安妃是对东方恋越来越不满了。

    “母妃,可是孩儿已经……放不下她了。”

    龙起津闭了一下眼睛。

    他对自己的定力绝对有自信,不是没有见过长得漂亮的女人,东方画的容貌不是更胜一筹吗,可是他并没有着了魔,甚至都没有对东方画动过一丝一毫的念头。

    但是对东方恋,那个女人……他为什么就……就拿她没有办法呢?

    他相信自己如今虽然对她有点生气,可若是她给他一个解释的话,只要这个解释听起来不那么愚弄他,他就会相信。

    就会原谅了她。

    “你呀。”

    安妃真是拿儿子没有办法。

    “你非要这个女人,也不是没有办法。”安妃决定了,不就一个女人吗,她实在不想龙起津为了一个女人,而变成这副提不起精神的鬼样子。

    “母妃,你答应了,你愿意帮我?”

    龙起津一阵高兴。

    “自然,你是母妃的儿子,爱儿。从小至大你想要什么,母妃没有满足你?今天,也一样。”

    “那母妃你有什么办法呢,直接向父皇重提求娶的事儿吗?”

    龙起津有一种感觉,昨天东方恋救回龙景狂之后,可能事情起了点儿变化了。

    或许是他太敏感,不过这些年来处理宫中大大小小的事,他就是靠着这份敏感,找到最好的处理方法的。

    “我先去探探你父皇的口风吧。”

    安妃睨了龙起津一眼,“但是津儿,你得答应母妃,不许这样了。

    “你就这样站在永福宫外等了一夜,说得好听的,是认为你担忧在景王的身体,说得难听的,可不就是你担心景王和东方恋吗?”

    “他们若敢嚼舌根,本殿就杀了他们。”龙起津一阵怒气。

    “他们自然不敢。但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景王,因为皇后。皇后那里见得她的爱孙有半点不好的流言?你在她的寿辰上都向皇上求娶东方恋了,不管皇上有没有答应这婚事,但这些天来你和东方恋走得近,大家也就将你们看作一对儿了。如今龙景狂如果有什么想法,他就是抢皇婶。这个流言皇后可是不喜欢的。”

    安妃将欧阳静看得很透。

    龙起津听了安妃的分析,一阵喜悦,“原来母后是这么维护名声的人吗,那她绝不允许龙景狂破坏了他自己的名声呀……”

    这样一来,他的担忧也许就不存在了。

    这样一来,他的担忧也许就不存在了。首先是皇后这关,龙景狂就过不了。

    “也不一定。”

    安妃摇摇头,“若龙景狂是个健康的,皇后自然不会允许他有什么不好的传言,可是他一只脚都快踏进棺材了,为了满足他最后的愿望,皇后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龙起津一阵纠结,“如果龙景狂对恋儿有想法,他会得到?”

    龙起津害怕了。

    “皇后的手段,她要替她那个死鬼儿子娶凰城的第一美人,还是左相府的嫡出小姐,世人都当是痴人说梦。

    “就算是皇家,也不能强迫重臣。东方丰远在朝中的地位也不差。怎么着也不至于让亲女嫁给一个死去二十几年的人。

    “可事情就是这样的,东方画怎么折腾也于事无补,不是嫁到关外就是暝婚。

    “母妃知道,这事儿也少不得你的功劳……可是,就算你不利用铁木兰斯出手,皇后也会想到办法的。

    “皇后的消息之灵通,为了迫东方丰远心甘情愿答应,当夜,原本没有声气的东方琴就坐在了帝侧,可见皇后是深谱如何驭臣的。

    “如果当夜没有皇后的允许甚至是提点,以皇上对她的尊重,绝对不会带另一个后宫女人在身边,与皇后平分秋色。

    “但皇后为了她爱儿,她宁愿让众臣猜测皇宫的风向是不是变了。

    “而东方丰远,也着实看到了皇后的态度,东方琴受到重视与否,不在于皇上,而在于皇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