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05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东方恋意外了一下。

    “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你母亲的真实身世。”东方丰远不知道东方恋是怎么知道的,但他确定这个丫头肯定是知道了。

    “爹原来这么在乎娘吗?”

    想不到呀真是想不到……

    “若你娘不是那样的身份,我会娶她的。”

    想不到呀真是想不到……

    “若你娘不是那样的身份,我会娶她的。”

    东方丰远想到少年情动,如今还是情动,即使那个女人十几年如一日,都是对他摆出冷若冰霜的脸。

    自然,他也不指望那女人对他有好脸色,毕竟他伤害了她,伤害了她的一对孩子。

    东方冀,如今还是傻不拉吱的。三岁时,忽然就变傻了,他还没有下手,就这样了,想也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而他这个做父亲的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她这个做娘的当然恨。

    就是对于恋儿,养在慕容以名下,也一直被慕容以欺负,她自然也是恨的。所以不管燕月映对自己如何,东方丰远无话可说。

    “爹,真的在保护娘吗?爹的私军,真是的会保护娘吗?”

    东方恋不信。

    若是这样,有东方丰远的私军保护,那么前世,在他离家的那段时间,慕容以是怎么对燕月映下手的?指她与人通奸,还让她沉溏……

    所以不!

    东方丰远的私军绝对不是保护燕月映。

    差一点就信了他,这个狡猾的老狐狸。

    “自然……平常也是做收集情报之用,毕竟不可在你娘身边摆这么多人手,让人察觉了。”东方丰远回避着东方恋那锋利的眼睛。

    “那你到底凭什么说,他们是在保护娘?”

    东方恋红了眼睛。

    但凡东方丰远对燕月映多一些保护,前世的她也不可能被慕容以迫害。

    “如果皇上突然发难,我自然有能力可以保她一命,将她送到关外。”

    “呵呵……”东方恋嘲笑,“怎么,你不知道对娘的生命安最有威胁的根本不是皇上?这么多年了,你真当皇上什么都不知道吗,不过是因为你当年的功劳,以及娘是个女子,什么都不能做,哥哥又变成了这样,所以皇上便放心了,容许娘继续留在这里做你的女人。

    “可是,在这个左相府娘却是生活得很不如意,不顺心,甚至有生命的威胁!”

    “你是指夫人?”慕容以吗,不!东方丰远摇摇头,“这些年我也知道小以做得不是很好,可是她还不敢杀了我的女人。”

    要杀,慕容以早杀了。

    “不过是找不着适合的机会,怕失宠而己。当然不敢随便就杀,不过是等着机会而己。”

    东方恋冷冷地道。用了二世,如果她还看不透慕容以,她就白活了。

    “恋儿,我知道你对你嫡母有诸多误解,这些年来她对你也确实不够周到,可是,请原谅女人的妒忌之心吧,你也是女人。”

    “呵呵,爹,让我说什么好呢。”东方恋顿时觉得与东方丰远说不通。

    他还是相信慕容以那个女人的,看来那个女人的地位还真是稳因。

    她得做一些东西了,让慕容以……失宠。

    “恋儿,快告诉爹,到底皇上心中的继位人选是?”

    东方丰远最想知道的是这个了,其他的他都不在乎。

    “龙起玉!”

    “恋儿你是在说笑吗,大皇子已经去世多年了。便是他的孩子,景王殿下,也是重病的,根本活不过二十……”

    “恋儿你是在说笑吗,大皇子已经去世多年了。便是他的孩子,景王殿下,也是重病的,根本活不过二十……”

    “龙起玉!谁与龙起玉性格最象?”

    “是……是六殿下?”东方丰远顿时睁大了眼睛,回想当年,“是了,六殿下出生的时辰与大皇子是一样的,也是旺父的,当年大殿下携带二位嫡亲弟弟为皇上打下这锦绣江山,所以皇上最宠爱与喜欢大皇下,如今,在六殿下与七殿下这两个最适合继位的人当中,六殿下……无疑是皇上比较偏爱的!”

    东方丰远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

    本来慕容以见龙起津与东方画的婚事再无可能了,这段时间一直叫他站在镇国公府这边,支持六殿下,他还有些拿不准主意,但如今……

    “爹,你可别犯糊涂了呀。”

    东主恋提醒他,“如今皇上最忌弹的是什么,各大家族之间的连结。如果你出面,也支持六殿下,我敢保证,不是镇国公府死,就是左相府亡!”

    “也是。”

    东方丰远一个激灵,立马想到自己不可与镇国公府连接,本来他娶的是慕容以,其他人就一直盯着他与镇国公府的关系。

    与镇国公府,他只能若即若离,保持距离,当然适当的时候也会连结,以成就一些利益!

    “那恋儿,爹应该怎么做?”

    东方丰远巴巴的问东方恋。他想他是老了,当了左相二十几年,在凰国可说是权势倾天,可是这些年却越来越没有决断的勇气。许多事情都是颤颤惊惊。

    “爹就先让镇国公府去对上七殿下的势力呗,等最后镇国公府折损得差不多了,我们左相府再出马。”

    “这个实在是高。”东方丰远一想,这样一来他是大功臣不说,还保有了实力。只是慕容以肯定会给他施压,让他出面的。

    “爹还忧心什么?”

    “没有,没有。”东方丰远摇摇头。

    “爹呀,我知道你想什么……但是爹,你不觉得大夫人在府中的权力太大了吗?”

    “恋儿想说什么?”

    “几位姨娘都怕大夫人呢,两位庶妹的待遇更是从来没有好过。其实大家对夫人都是不服气的,只不过敢怒不敢言而己。”

    “爹明白了。”

    为了不让慕容以对自己吱歪,东方丰远想,是该时候让慕容以老实一下了。

    东方恋也轻笑,哼……慕容以,男人还是以自己的利益为重的,即使你是正妻又如何,真以为你的影响力有这么大?

    “对了,七殿下让你去他府上一趟。”

    东方丰远才想起这事,他想到龙起津离开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爹否认了私军的事情,也许七殿下认为你在骗他吧。不过恋儿,你是怎么知道私军的事?”

    “猜的。爹这么精明的人,又怎么可能没有私军呢,只不过藏得比别人更深而己。麻烦爹派人到七王府一趟,告诉他,我很累,改天再见他吧。让他也不要打扰我休息。”

    “猜的。爹这么精明的人,又怎么可能没有私军呢,只不过藏得比别人更深而己。麻烦爹派人到七王府一趟,告诉他,我很累,改天再见他吧。让他也不要打扰我休息。”

    “这样好吗?”

    东方丰远实在看不透自己的女儿了,她这作派实在不象想做七王府的人。

    “爹你认为对男人投怀送抱就好吗,越是得不到的东西才越珍惜呢,就象爹对镇国公府若即若离,镇国公府不是更想拉拢你吗?如果你一心扑过去,他们还怀疑你诚意。”

    “这倒也是。”

    东方丰远不免又对东方恋高看一些。

    这个女儿是遗传了他呀。年轻时候的他。狡诈而有心计。

    所以才凭着一介书生之才,坐到了今天堂堂左相的地位,二十多年屹立不动。

    ……

    东方丰远是派周富业去向龙起津传话的,周富业在东方丰远身边跟了这么些年,深受东方丰远倚重,自然是有些本事的,他对龙起津转述的话也是经过拿捏:

    “七殿下。我们小姐回来了,但是她好象很累,所以我们老爷于心不忍,就没有将七殿下希望我们家小姐到王府一趟的事告诉她,只告诉小姐殿下来过了,对小姐很是关切。

    “等小姐休息够了我们老爷会转告她的。还有,我们老爷说无论是谁都会有一些不想让人知道的,既然是,就希望七殿下尊重,不要去查探了。”

    转述完了,周富业深深看着龙起津,想观察一下他的脸色,好回去跟东方丰远交差。

    岂料,龙起津只是一笑,对他挥手道,“本殿明白左相大人的话了。也请转述左相大人,本殿会尊重他的的。”

    ?

    岂不是指私军的事?

    难道东方丰远真的有私军吗,而这个老东西不想他查。

    其实龙起津最想知道的不是东方丰远有没有私军这事,而是东方恋有没有对他撒谎这事。

    但如今看,东方丰远与东方恋这父女是连结了呀。

    也好,只要他们连结了,就代表东方恋的态度有有可能是代表了东方丰远的。

    如此,就更加坚定了他非要东方恋不可的决心了。

    ……

    周富业走后。

    “殿下?”

    旁边的齐平也是个有眼色的,“如此我们还要再查左相的事情吗?”

    “先作罢吧。”

    “是,殿下。”

    齐平又看向龙起津那布满血丝的眼眸,“殿下也休息吧,若是没有好精神,就算是六小姐来了,殿下也没有心力应付呢。”

    “去安排吧。”

    龙起津头痛,他最近思虑的事情太多了,宫中所发生的事情更是象一张网一样。他真心希望能有个人可以为自己分担一下。

    东方恋,你快来到本殿身边吧。他在心里呐喊,呼叫。

    ……

    东方恋睡到晚饭时分才醒,醒来之后,便是被叫去用膳了。

    东方画被指给二皇子之后,心情很不好,礼部很快就定下日子,是下月初八。是个皇道吉日,只是她一点嫁的心情都没有,反而是心里憋得慌。

    东方画被指给二皇子之后,心情很不好,礼部很快就定下日子,是下月初八。是个皇道吉日,只是她一点嫁的心情都没有,反而是心里憋得慌。

    昨夜从宫中回来之后,就发了一顿脾气,把自己院子里所有能摔的东西都摔光了,实在把慕容以心痛了好一阵。要知道东方画闺阁里的东西,都是些名贵的古董呀。

    如今坐在家宴上,东方画也是没有好脸色,她很不想出席,但是东方丰远由不得她使性子。

    东方画也是明白了,被指为义王妃的她,如今在东方丰远眼里的价值,已经不如之前了。

    只不过她好歹是义王妃,东方丰远也不能对她不敬而己。

    嗯,义王妃?

    想到这……东方画又冷冷地看了一下自家人,尤其是东方恋,“六妹妹,好象你一句恭喜也没有对姐姐我说过哦,还有这以后,见着姐姐就应该行跪礼了吧,我以后,可是义王妃了呢。”

    义王地位尊贵,连带她也得尊贵起来。这么一想东方画的心情便阴转晴了。

    “姐姐,还真是恭喜你了。听说礼部都订下了冥婚的日子了呢,下月初八,到时候妹妹我定会备上一份厚礼。还有,姐姐想妹妹行跪礼,自然是可以的,但是得等你成为真正的义王妃再说吧,呵呵。”

    东方恋的还击可是丝毫不弱。

    东方淑忍不住笑了一下,立马引来东方画的盯视。

    东方画眯眼,瞧了一下东方淑那白皙的漂亮脸孔,“你这是在嘲笑我吗?”

    这些庶女,居然也敢嘲笑她?

    好吧,她的未来不好,她也要让她们这些庶女更惨,还有东方恋!哼,定不会让她好过的!

    “姐姐,妹妹不敢。妹妹只是被东西咽着了,所以……并不是嘲笑姐姐。”

    东方淑赶紧低下头。她看见慕容以瞪向自己的眼光也是很可怕。

    “说来,画儿的婚事之后,便是恋儿了呢,不过恋儿如今有七殿下,也不是本夫人可以干涉得了的。但是,淑儿,你也该成亲了吧?”慕容以冷冷地瞪着东方淑。

    “这……”

    东方淑有些焦急了,这慕容以不会随便给她指门婚事嫁了吧?

    “城外张员外他公子正想娶个高门大户的庶女做妾,我觉得这亲事挺好的,关健是张员外家还是有名的地主,特别有钱。他们给的聘礼肯定特别多呀。老爷,你认为呢,咱们府里最近银子短缺得很,都快掀不开锅了。”

    “就算是掀不开锅,也是上次被山贼要了太多赎金的原因。”东方丰远一拍桌子,似乎不爽慕容以说这些话。

    慕容以一惊,今天东方丰远的态度怎么这么激烈呢?

    而且还提到了山贼的事情,以前他从来不会这样对她的。

    “老爷,我只是开下玩笑,如果你不喜欢,淑儿的婚事我自然会张罗别的。”

    慕容以赶紧虚应,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不会与东方丰远直接对上的。

    “淑儿的婚事,就交给淑儿她娘自个儿解决吧,反正淑儿是庶女,淑儿的婚事也入不了皇室及六大家族的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