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98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东方恋笑了笑。

    男人可以来的地方,为什么她东方恋就不可以来呢?笑话。而且这美人楼还是她办的。不过她是不会说的。

    男人可以来的地方,为什么她东方恋就不可以来呢?笑话。而且这美人楼还是她办的。不过她是不会说的。

    “可是,你怎么会收到请帖?”欧阳秀有些意外。

    没有请帖的话是不能坐在雅座的,可东方恋坐的正是他的旁边。

    重要的是他们这一桌,只有三个位置。第三个人会是谁?

    “哎,我是拿了我爹的请帖来的。爹一把年纪了,想必也对这种青楼没兴趣,况且他吧特别注重自己的名声,也不屑来的。”

    东方恋确实是拿的东方丰远的请帖,因为她不可能自己给自己发贴吧。

    “哦。原来如此。那这个位置会是谁?”

    欧阳秀指着第三个位置。

    他正在猜度中,便有人入了席了。

    那人戴着一顶黑纱,看不见他的脸。

    “我来了。”

    熟悉的声音,居然是龙景狂。

    欧阳秀听出来了,可是有些不能相信。

    “景王?”

    他要站起来行礼。

    “坐下吧,不用行礼了,怪摇晃的,没看本殿都戴着黑纱了吗?”

    “景王是觉得来这种地方太丢脸吗?”东方恋取笑他。

    “不,本王长得太美了,我怕喧宾夺主,这样大家的眼光都在本王的脸上了,不在那些美人身上了,岂不是景的罪过?”

    龙景狂难得用自己的美貌来开玩笑。从前在府里,景王府的小丫环总偷瞧他的脸,他还不太明白,可是进宫二次,他总算明白了自己的容貌在女人眼中是多么有吸引人!

    “臭美!”

    东方恋白了他一眼儿。

    陆续的所有贵宾都到齐了,下面大厅更是人满为患,而美人楼的节目也要开演了。

    而演出的第一个节目,便是念娇儿的舞蹈绝美无双!

    只见舞台被布置得美奂美轮,光与影的交织,音乐,美人……竞相辉映。

    而娇艳无比的念娇儿随着音乐起舞,那举手投足之间的绝色舞蹈,每一个动作,都叫人摒息欣赏。

    便是向来对青楼女子并不欣赏的欧阳秀,也开始赞誉起念娇儿的舞蹈来。

    “真想不到还有人可以将舞蹈跳得这么倾世绝美。”

    欧阳秀是这个客观的人,只要是好的东西,即使由他不喜的人来演绎,他也会给出正面的评价。

    那是艺术。艺术是容不得亵渎的。

    “听说她以前便是凰国第一舞娘,隐退后反而明珠蒙尘,如今再次出山,定会缔造属于她的再次辉煌,还会更上一层楼。”

    东方恋心里乐开花,从现场的反应来看,念娇儿这次复出是成功了。

    “秀以前也看过她跳舞。”欧阳秀揣起一杯茶喝了口,一边说,“仅有过的一次逛妓院的经历,就是去看念娇儿跳舞。

    “那时候她艳名高张,可是那时候的她,似乎还有一股子青涩,老实说即使人人都叫好。秀还是不欣赏她的舞蹈。

    “但如今她似乎是在用热情和整个生命跳舞,以前的她估计只是卖艺养活自己吧。念娇儿确实进步了,她值得这些喝彩与掌声。”

    欧阳秀不知道念娇儿为什么会有这些改变,念娇儿那绝美的舞蹈之中少了以前的讨好,妩媚,卑躬屈膝这些味道。

    欧阳秀不知道念娇儿为什么会有这些改变,念娇儿那绝美的舞蹈之中少了以前的讨好,妩媚,卑躬屈膝这些味道。

    如今的念娇儿,在艳丽无双之中又有一些唯我独尊的骄傲,以及对舞蹈的敬重与热情,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擦出交影交织的火花,令人看得目不暇接,美不胜收。

    念娇儿一舞完毕,场轰动!

    大厅中所有人都站起来鼓掌,便是连雅座之中也有一些贵公子对念娇儿起了兴趣,不知道今夜有没有可能成为念娇儿的入幕之宾呢!

    这个女人以前是个清倌没错,可是重新出山后的她,早已不是清白之身,这也就宣示着她会接客?

    不少公子哥儿只要一想,就觉得热血沸腾。

    另一桌,大嗓门的龙起晟也在讨论着念娇儿,还兴味盎然的与龙起沐对话,“五哥,此趟真是不虚此行呀。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念娇儿,总听人说她的舞蹈怎么的好,难道还会比左相府的五小姐好?听说五小姐在百花盛会上,可是夺得了舞蹈第一的,但是那天我也是没有看。不知道这两人相比,那个更好?”

    龙起晟一脸期盼地看着龙起沐。

    “这个……不太好评价。七弟,你说呢?”

    龙起沐睨向旁边的龙起津。

    而龙起津的眼光其实并不在念娇儿身上,而是死死的盯着另一桌的东方恋,女扮男装的东方恋。她……怎么会来妓院?

    而且还是与欧阳秀一起。

    还有旁边的那位,头戴黑纱的男子,又是谁?

    龙景狂?

    龙起津是从身后站着的侍卫追风,确定了那人是龙景狂的。

    “七弟?”

    龙起沐见龙起津并没有回话,而且还有点儿走神,便拍了一下龙起津的肩膀。

    “五哥,你刚才说什么?”

    “八弟在问,东方五小姐的舞蹈好,还是念小姐的舞蹈强?”

    “没有可比性。”

    龙起津勾唇,一笑置之。

    “为什么会没有可比性?”龙起晟不依,继续追问。

    “八弟。”

    开口的是龙起昊,他喝着酒,同时眼神直勾勾地瞪着台上正在谢幕的念娇儿,“就舞蹈水平来说肯定是念娇儿更胜一筹的,她是凰城最好的舞娘了。而五小姐只是在贵女之中舞蹈第一。八弟认为呢?有什么可比性?”

    “哦,原来如此。七哥的意思也是念娇儿更厉害的意思了?”

    龙起晟明白了。

    “可是七哥,你刚才有好好看念娇儿跳舞吗,我见你的眼神好象没看向台上。”

    龙起晟也顺着龙起津方才的方向看去。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东方恋!”

    龙起晟站了起来。

    随着他这声呼叫,龙起沐,龙起昊也发觉了与欧阳秀坐一起的东方恋……当然还有那个头戴黑纱的男子,龙景狂!

    “他们三怎么凑一起了?”

    龙起沐有些好奇。

    向来龙景狂就与皇室所有人都没有来往,长这么大仅出席过二次皇宫宴会,都是发生在最近。

    那次发病,是东方恋救了龙景狂,他们俩有点联系还说得过去,可是欧阳秀?

    那次发病,是东方恋救了龙景狂,他们俩有点联系还说得过去,可是欧阳秀?

    莫非这两人是因为东方恋,才连结起来,凑成一桌?

    可这座位都是按请贴上的排序安排的,即使老鸨在发请贴的时候就考虑过那些人坐一起,可怎么着也不会是东方恋与欧阳秀,龙景狂坐一起呀。而且东方恋怎么会有请帖的?龙起沐顿时感兴趣起来。

    龙起津也是这么想的……

    “走,找六小姐喝酒去。”

    龙起昊在他们深思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

    龙起晟见龙起昊一行动,他也跟着凑过去。

    龙起昊见东方恋那桌虽然空间大,可是只有三把椅子,他便带了自己的椅子过去,往那空位的地方一放,冷道,“六小姐,上次昊与六小姐喝酒很愉快。还是还没有过瘾,希望今天我们能不醉无归。上次与六小姐没能分出胜负,昊有点儿抱憾呢。”

    龙起昊很少说这么长的话,也少有对人如此热情,不过他若是碰上喜欢喝酒的,又欣赏对方的为人,就会特别热络。

    东方恋也不是个扭捏的,再说她如今已经不象前世,将龙起昊视作最大的劲敌,与他之间也没有什么过节,为什么不能一起喝酒呢?

    平凡而论龙起昊是个挺豪迈的人,惹不是他身后有足够份量的智囊及人才,难以想象就凭他这么豪爽的性格,会跟龙起津争那把龙椅。

    她不太了解龙起昊,但可以肯定一点,他是由着背后的那股势力推着,不得不前进的一个人。

    “六殿下请坐。”

    东方恋也很大气,示意服侍的人拿酒来。美人楼的安排很细致,每一桌都有专门服侍的站丫与小厮,酒菜什么的更是尽情招待。

    两人坐下,就开始拼酒了。

    龙起晟也掺一脚,即使这个八皇子本身的酒量不怎么样,喝几杯就脸红耳赤,比龙起沐好不好多少。

    “恋儿,你少喝。”

    欧阳秀不由得劝道。

    他是知道龙起昊的酒量的,皇子之中,他最能喝。而且最喜欢酒。很少的时候龙起昊就把酒当水喝了,一碰到酒就特别激动,恨不得天天抱着酒杯。

    但即使这样,龙起昊也不是那种整天昏昏沉沉的人。

    他该练武的时候就练武,该做事的时候就做事,该喝酒的时候就喝酒,做事从来是很有条理的。所以皇上也不太管他喝酒这事儿。况且龙弘自己本身特别喜欢喝酒,只是这些年来身体越发差了,御医劝他别喝而己。

    “欧阳世子,不带你这样的呀。七皇弟都没说什么了,你凑什么热情。”

    龙起昊取笑的说,接着还瞪了仍坐在原桌的龙起津,“七弟,你怎么不过来?还有今天七弟与六小姐怎么如此生疏呀?”

    是的,生疏。

    其实龙起沐也觉得奇怪,他的眼光早就在龙起津与东方恋之间打转了。

    那夜,龙起津的求娶,整个凰城的人都知道龙起津对东方恋是多么志在必得,就连皇帝龙弘都不好断然阻止这门婚事,似乎一切的态度在于东方恋。

    就连皇帝龙弘都不好断然阻止这门婚事,似乎一切的态度在于东方恋。

    可是那天,发生了一些突发的情况,东方恋都没有来得及表态……

    如今凰国最热闹的话题便是,东方六小姐到底会不会答应嫁给七皇子?

    还有,她答应的话,皇帝会不会真的赐婚?

    若是龙起津真的娶着了左相府嫡出小姐,在东方画已经废了被冥婚的情况下,那么东方恋基本可以代表左相府的态度吧?如此,便等于得到了左相府的势力与支持!

    龙起津,想必也是打着这份方意。

    本来皇子之间的争夺与逐鹿就是无可厚非的,龙起沐虽然有些担忧东方恋的未来,但是,他又失笑了下。

    他自己的事情尚且顾不过来呢,实在也顾不了她。

    而且,他们之间是那层会彼此相顾的关系吗,他实在不知道。

    只是他的心,总是莫名的想要关心她。他的眼神,他的视线,也总是莫名的会追随她。

    “你们喝。”

    龙起津淡淡应一句,并不参与东方恋与龙起昊之间的斗酒。

    他自个儿,倒了杯茶水在喝,眼色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龙起津是不快的。

    那么多天过去了,自从皇后寿辰之后,东方恋并没有来找过他,他也不知道她都在忙什么。

    既然已经让她过府找他,可是她却一直没有来,这让龙起津的心……未免……有些寒了。

    但是,他放弃了吗,并不,他不会的。都做了这么多的努力,怎么可能在最后那一步的时候放弃了呢?

    龙起昊与东方恋一杯接一杯,喝得面红耳赤,欧阳秀几次想劝酒,可是都劝不住。

    那龙起昊与东方恋,就象打了鸡血般,在斗谁的酒量好。

    龙起晟很快就倒下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而龙景狂一直在喝茶,他也不劝,只是偶尔看着东方画那红扑扑的脸……觉得这样子的她恣意随性的活着,真好,这种感觉真好。

    龙景狂身子弱不便多喝酒,他以前也偶尔喝过几杯,但觉得酒的味道也就那样,对他而言没有特别的吸引力,他并不贪杯。

    他反而特别喜欢喝茶。

    喝茶有提神的感觉,而喝酒,只会醉,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脑袋会痛。

    “欧阳世子,你也加入我们好了。”龙起昊见欧阳一直在旁边吱歪的,听着不爽,于是给欧阳秀倒了一杯,硬是灌他喝下。

    “我我……自己来。”

    欧阳秀被酒呛得不行,但他的洒量其实不差的。

    作为欧阳家唯一的继承人,酒量什么的,那是自小得特别训练的。

    官场上是什么作风,许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好的。

    虽然欧阳秀无心官场,可是他爷爷欧阳涛可不这么想。

    “对呀,秀,我们一起喝吧。”

    这次换东方画亲自给欧阳秀斟酒。

    欧阳秀只好舍命陪君子了。下面舞台上,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演出继续着。这些精心排练的舞蹈,还有姑娘们如花似玉,以及有念娇儿的亲自指导,每一个节目都是养眼的,赢来看客们一阵又一阵的鼓掌,欢呼。

    这些精心排练的舞蹈,还有姑娘们如花似玉,以及有念娇儿的亲自指导,每一个节目都是养眼的,赢来看客们一阵又一阵的鼓掌,欢呼。

    ……

    一边喝着酒,身暖暖的,东方恋不是没有感觉到有道眼光盯着自己,她知道是龙起津,可是她自始至终都没看那人一眼。

    至于那人有什么想法,随便他。

    直到,她喝得肚子撑得快爆开了,才对龙起昊挥了挥手,“不成了,我认输,认输,我得去方便一下了。你们继续……”

    肚子确实撑,另一方面也是被龙起津看得超级不爽,她决定遁尿道。

    ……

    东方恋走到转角处,忽然被一双伸出来的大手拖到了一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