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79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开美人楼,是为了收集情报?”

    龙景狂猜到一些。看她一步步的举动,看来是要玩大的。

    “当然,不然你以为呢?我一个女人难道还养一帮青楼女子,为了自己嫖玩不成?”

    “你呀。”

    龙景狂不知道怎么形容她,这个女子总是那么恣意的活着,恣意的讲话,好象无拘无束,他有时候真羡慕她!

    “喂,景王,我这里可是什么女人都有哦。”

    考虑到龙景狂是男人,或许有那方面的需求所以东方恋推销了一下,“还有,姿色过人,干净的也有哦,有些还是出身高门大户的呢,只是家道中落,才不得不到这美人楼卖艺!她们目前呢,虽然只是卖艺不卖身,可是景王若是有兴趣,纳了她们做妾,我想她们也不会拒绝的,毕竟你有的是条件嘛……”

    龙景狂听着东方恋滔滔不绝向他推销女人,他的脸却越来越黑了。

    抓着茶杯的手都紧了紧,龙景狂死死地盯着东方恋那喋喋不休的嘴巴,“东方恋,你以为本王是什么人呢?”

    “男人呀。”

    东方恋看见龙景狂好象有些生气了,赶紧赔笑道,“好吧,是我唐突了。或许这些青楼女子以景王的尊贵,根本看不上眼。”

    “……”龙景狂不作声,只是看着东方恋的眼光越发幽沉了。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说错话了?”

    东方恋有些发怵,龙景狂的眼神太可怕了。以前可是没有发觉他是这么可怕的一号人物呀。

    “东方恋,你没有心吧?”

    龙景狂忽然问。

    “你怎么知道?”

    东方恋高兴地瞪大眼睛。喝了几杯酒的她更加没有什么顾忌了。

    东方恋高兴地瞪大眼睛。喝了几杯酒的她更加没有什么顾忌了。

    “东方恋,不要对本王说这些不搭边际的话,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好了。是不是那天皇后奶奶对你说了什么呢?”

    “哦……皇后说,说让我与你保持距离呢。其实我也知道与景王说这些,好象不恰当,因为景王你也没有做过什么,可是……可是……”不说开来,东方恋总是感觉怪怪的。

    但是说开来,又怎么说?

    龙景狂可是没有对她表示过什么呀,只是偶尔暧昧的小动作而己,那也可以看作是朋友之间的。

    “东方恋。别想多了。”

    龙景狂的脸有些冰冷,“本王的女人问题,还用不想你操心。你需要负责的是本王的健康。而与之交易,本王要为你做的就是那三个答应了你的条件。

    “本王一定会尽力去做。如果这是你的希望。不管你心中有多少个皇位人选的候选人。可是,本王奉劝你一句,凡事要留心。不要让危险的人察觉你的企图,比如龙起津,比如……皇爷爷。”

    龙弘。是的,龙弘一旦知道东方恋的所有动作或许会比龙起津更危险。

    作为上位者,龙弘是容不得任何人操纵理应由他来指定的皇位继承人的。

    “谢谢你的警告,我会小心再小心。既然景王如此说,我是真的放心了。”

    东方恋松了一口气。

    龙景狂却感到心……猛然的一痛。于是他的脸色变了,冷汗冒出来了。

    “你怎么了?”

    东方恋发觉了他的变化,“可是不舒服?”

    东方恋看见龙景狂的脸苍白得很,赶紧看了看室内,有一张床。

    “来,到上面躺着,我替你把把脉吧……”

    她赶紧扶着龙景狂,躺到那张床上。

    床铺很柔软,然而,龙景狂躺在上面却是越发的难受。

    “你怎么了?”

    东方恋把着他的脉,发觉他的脉很狂乱。

    “痛,心口好痛。”

    龙景狂的汗越流越多,心胸的那个地方也越来越痛,他死死抓着东方恋的手……心里有点儿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

    可是,怎么能怪她呢?

    他自己这样的身体,便是连自己也没有勇气去做想做的事。

    可是龙景狂实在很讨厌忽然发病的感觉……

    “东方恋,拜托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说那些话?本王知道,一直都知道。有些事情不用说出来。

    “或许你习惯干脆利落,可是本王……本王也是人,也会有一些幻想。即使本王知道自己的身体,随时都可能死去,离开这个世界,根本不配获得任何人……任何人的眷顾,也不想给任何人带来痛苦。

    “可是拜托你,不要再对我说这些话了……”

    “……”东方恋心头一震。

    龙景狂可是因为她才病发?

    皇后寿辰那天,龙起津求娶她,他也是病发了的,那不是假装的。

    或许,感情的事根本就不是任何人可以控制的吧。

    即使龙景狂他清楚明白她的态度,他也清楚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可是,越是这样残酷,他越是感到绝望,便越是……难受吧。

    即使龙景狂他清楚明白她的态度,他也清楚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可是,越是这样残酷,他越是感到绝望,便越是……难受吧。

    “知道了。”

    东方恋一脸抱歉,“龙景狂,你不要死,你不要有事,我现在很需要你。”

    她抱着他,把头,深深的埋在他的胸里,“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两人都清楚的事情,不会再重复了。

    “本王……本王……”

    龙景狂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来,不知道是疼痛,还是其他情绪,他的眼角缓缓落下一滴泪,然后他闭上了那双光华的眼睛……

    好累,身体怎么忽然好累。

    心也是,什么都不想去想了。

    只想,拥紧她……拥紧了她。

    虽然知道她抱着自己,只是安慰,不含有任何意义,可是龙景狂都满足了……倘若生命剩下的日子有她在身边,即使什么都不做,什么关系也不作改变,可是,他满足了。

    “东方恋,恋儿……”

    他轻轻地呢喃着。

    而东方恋听着他的呢喃,她的眼睛有些发酸。

    “龙景狂……”对不起。我没有在纯洁如白纸的时间里遇上你,如今的我,已经不会爱了。

    ……

    外面,美人楼的舞台上热闹非凡,一个节目接一个节目的表演,令人目不暇接,非常满足。

    最后,来到了今天晚上的,也是念娇儿拍卖自己的时刻。

    只见身着薄纱的念娇儿站在舞台上,她的手上拿着一支玫瑰花,玫瑰花很鲜艳,可是念娇儿比它鲜艳数倍。

    老鸨笑得咧开了嘴,对着下面的一众客人说,“各位,我们凰城的第一舞娘念姑娘今天正式出山,她也将寻找自己的入幕之宾。期限是一年。

    “那位出价最高的大爷,便可以在一年之内所为念姑娘的入幕之宾,独享念姑娘的温柔。开价是一百万两,每喊一次价,加十万两!废话不多说,下面开始竞价吧!”

    一百万两,可是个很高的价码,就算是当红花魁的初夜,也不过是十万两,但念娇儿早已拥有第一舞娘的名声,虽不是处,,,女了,也嫁过人了。

    可是今夜她的舞蹈与美貌还是令人陶醉,而且为期一年,一百万两绝对是物超所值的。

    在场的几个有钱的公子哥都开始了喊价……

    却有一人在捣乱的,那人大叫着,“念娇儿,你给老子回家去,少在这里丢人,你是老子的小妾,念娇儿你给我下来……”

    那个喝得有些醉,是念娇儿之前的夫君,但如今念娇儿早不认了。

    可是按照这里的习俗,在没有休弃之前,念娇儿确实是她的夫君没错。

    因此大家都觉得念娇儿这下有麻烦了。

    “把人这给我轰出去。”

    老鸨开始发火。

    这人刚才就轰了一回,可是让他给乔装又混进来了,老鸨真是有些头痛。

    只见几个打手马上围上去,逮着那男子就要将他轰出去。

    “哎,你们……你们这是违法凰国的律令,迫良为娼,念娇儿可是我小妾,你们居然敢……居然敢让她卖身?我要去官府告你们!”

    “哎,你们……你们这是违法凰国的律令,迫良为娼,念娇儿可是我小妾,你们居然敢……居然敢让她卖身?我要去官府告你们!”

    那男子嚷嚷着,一副不甘休的势头。

    念娇儿也看得上火。

    从前视之如宝的才子,他一身才气,但想不到却是一个薄情之人。

    如今看着更是觉得从头到脚都厌人得很,便是连恨意她都懒得施舍了。

    真是替以前的自己不值,她怎么选了这么一个男人?

    或许是一直认为找个普通点的有才华的男子嫁了,他会好好待她吧。

    只是天下男人皆薄幸,她也没有能免了那个悲惨的命运。

    “等一下。”

    念娇儿忽然举手,让那些打手暂停动作,接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卖身契,“这张卖身契是我用自己的钱来赎的,并不是你将我赎回去做小妾,所以我的人身自由权是属于我自己。你要告便去告吧,我念娇儿不怕你。

    “律法,也并不只是保护你这种人的。就凭你多次对我家暴,差点儿打死了我,我就可以和你……合离。

    “况且我只是小妾,并没有那么重的名份。官府如何判,我念娇儿领着就是。而你,马上给我滚。我以后不要再看到你。”

    至此,念娇儿的一口恶气总算出了。她终于看见那个男人知道她依旧艳光四射之后,转变了态度,但是她却不屑了。

    她如今活得很好。男人,还愁没有吗?

    她的一年就是至少一百万两,过了一年之后再换一个男人。这种日子是多么滋闺。反正她都是青楼女子了,又非清白之身,就算装高傲对男人不屑一顾,又有谁真正看得起她呢?不如入行随俗,还可以替自己赚点养老钱……

    ……

    念娇儿的叫价已经到了一百五十万两,几位身处雅座的公子哥也开始加入了叫阵。

    但皇子们那一桌,依然不动如山。

    龙起昊等着东方恋回来喝酒,可是等了许久,仍不见她。

    倒是龙起津回来了,于是发问,“七弟,你是去找六小姐了吧,她呢?”

    “不见了。”

    是的,龙起津找了许久,可是没有找到。东方恋明显不想回来了,而这美人楼守护严密,许多地方他居然去不得。

    他也不想硬闯,想想这美人楼她可以藏身这么严密,应该是她的产业吧?

    就知道这个女人野心不少!

    果然,是他看中的女人……

    “没意思呀,六小姐不见了。来,欧阳世子我们接着喝吧。”

    龙起昊势要把欧阳秀灌倒不如。

    “不能再喝了,六殿下,秀喝了不少,一会儿回家都成问题了。”

    “那有什么问题,在这里住下不就可以了?”龙起昊大笑,“啊,本皇子也尝试一下狎妓是什么滋味吧……”

    “六弟,你也别乱说话,父皇是不允许这些的,如果让父皇知道了……”

    龙起沐赶紧道。

    龙弘对他们几个皇子的教养要求都极严,象这种青楼妓院是绝对限制前来的。

    如果是公务那还好交代,但今天是美人楼的开业,他们来这里看个热闹也就算了,无伤大雅的事情,可如果他们在这里住下……

    如果是公务那还好交代,但今天是美人楼的开业,他们来这里看个热闹也就算了,无伤大雅的事情,可如果他们在这里住下……

    就算没那回事,但是在百官及百姓的眼里也是他们这些皇子如何荒淫,居然与凡夫俗子一样来狎妓。

    如此一来,置他们高贵的出身于何处?到时候御史台参他们一本,父皇定然是大怒的。

    龙起沐的话,龙起昊也是听在了耳里。而其实他也没有要住下的意思,破坏了自己的名声。

    “哈哈,看五皇兄看你认真的,皇弟我只是说说而己。”

    还觉得自己挺幽默的,平时冰块脸的自己难得开一下玩笑,就被龙起沐泼了一盆冰水。不爽,这种感觉严重不爽。

    ……

    “也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龙起沐提议。

    同时,他看了一下东方恋离开的方向。她还没有回来?

    不过,她应该是无恙的吧……

    ……

    最后,以二百万高价标下念娇儿的是一名中年的男子,名叫孙鹏。

    他家是做丝绸生意的,是个大商人,生意遍及整个凰国,也算是凰国前十名富豪的其中之一。

    这个买主,念娇儿很满意。一来,他虽然上了年纪,可是模样还可以。

    也没有大大的,看起来肥头肥脑的肚子,反而是精瘦精瘦的,一脸商人的精明。

    一双眼睛看不到特别猥亵的讨人厌的光,而是阅历丰富的,精明商人那种的感觉。关健是这人以前时,还捧过她的场,也曾希望将她娶回家中做小妾,可是被她拒绝了。

    想不到,他会再次捧自己的场。

    于是,念娇儿笑着走向他,将自己手中的玫瑰交到那孙鹏手中,“恭喜这位大爷,今后一年小女子独独属于大爷的了。”

    “念姑娘,孙某仰慕你已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