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53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至此,美人楼的开业落幕了,不过今晚才是这个他日会在苍凰大陆各地红遍得发紫的青楼龙头的开端。

    它的风光,还在后面。

    ……

    龙起沐扶着喝得醉倒的龙起晟离去了,而龙起昊也要回府。

    欧阳秀喝了不少,也有点醉意了,可是他没有忘记东方恋。

    跟龙起津一样,他坐在原处,等老鸨的到来。

    “两位公子,找老身何事?”

    老鸨不敢怠慢贵客,亲自来见欧阳秀及龙起津了。

    “坐在这个位置的这位客人呢?”

    龙起津直接问那老鸨。

    “哦,这位公子。那位客人要老身向你们转达一句话,让你们不要等她。”

    “那么,这位客人呢?”龙起津又指着龙景狂的位置。

    “这位客人刚才病发了,正在我们小楼里休息呢。”

    “他们是不是在一起?”

    龙起津眼色暗暗,居然龙景狂再次使出病发这招与东方恋独处。

    “他们是不是在一起?”

    龙起津眼色暗暗,居然龙景狂再次使出病发这招与东方恋独处。

    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病发呢?

    还是……假装的?

    “这个老身便不知道了。公子,要老身给你们安排马车吗?”

    “不用。”

    欧阳秀也早看出来了,这个产业应该是东方恋的无疑,她在这里很安。

    于是他也没啥担心的了,由着身边的余伯扶着自己离去。

    龙起津坐了一会儿,还是等不到东方恋,也只好离开了。

    “转告那位客人,明天我会上门找她的。”

    无论如何,她要给他老实些。东方恋,你是知道本殿的底线的……

    “是。公子,老身会转告的。”

    老鸨答应下来,不过她并没有去转告,因为东方恋说了,龙起津无论说了什么都不用告诉她。

    ……

    第二天,一早,天大亮。

    东方恋发觉自己居然是在龙景狂的怀里醒来的……原来,她就这样在他的怀里躺了一夜。许是喝了几杯,后来见他没什么事情了,她便放任自己睡着了。

    而她睁开眼的时候,发觉龙景狂早已经醒来了,睁着两只华美无双的眼睛,正在瞧她。

    东方恋被他看得有点儿不自在,“怎么了,你醒了也不叫我。”

    “看你睡得香……”

    龙景狂灿然一笑。

    “那我一整夜都压着你,你不累吗,胸膛痛不痛?不好意思,后来睡着了。可是,你也不把我搬走……”

    东方恋絮絮唠唠的,以掩饰自己的某种情绪。

    “本王身子没力气,动不了。”

    龙景狂纳闷道。

    “哦,那你有没有很不舒服?”东方恋伸手揉揉他的胸膛。

    龙景狂一开始并没有制止她,可是慢慢的他自己吃到了苦头,猛然的抓着东方恋的手。

    他的脸色有些奇怪,东方恋一时不解,“怎么了,我这是替你按摩,手劲并没有很大呀,痛?”

    “你……是不是不把我当男人,东方恋?”

    “……”

    东方恋想了一下,这意思是?

    吓,他不会是……

    东方恋的眼光顺着他的身体线条往下移,下意识的盯盯他下身的某个地位,吓……她不好意思了,赶紧撇过自己的脸,站起来,整整自己的衣衫。

    她尴尬地解释道,“那个以为你不舒服了,所以替你揉揉的,别多想。那我……我出去了。”

    不知道说什么,很尴尬。

    而龙景狂也没有制止她。只是他很无奈,作出了一副望天状……

    ……

    二人从美人楼离开。东方恋想坐自己的马车回左相府的,可是龙景狂偏要送她。

    “我要去你家作客。”龙景狂直言。

    “嘎,为什么?”

    东方恋有些意外,也有些……“可是我那里很简陋耶。”

    “朋友之间,你都来过我家这么多次了,我怎么能一次都不回访,这样很不好耶。似乎我多么不重视你这个朋友似的。”

    龙景狂执意。

    “可是,你是景王耶,你亲临我们左相府其他人会有很多想法,还要忙着招呼你什么的。”

    “可是,你是景王耶,你亲临我们左相府其他人会有很多想法,还要忙着招呼你什么的。”

    “我可以走小门,不经大门不就行了?”

    “这……”龙景狂居然要求走小门,实在令她意外。

    不过想来龙景狂不太介意这些吧。好吧,既然他说要来朋友家作客,怎么能拒绝朋友的小小到访要求呢?

    ……

    恋阁。

    龙起津一大早就在这里等候了。得知昨夜东方恋并没有回左相府,他已经忍了一肚子的怒气。

    丫头绿儿,也是小心伺候着这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脾气爆发的七殿下。

    “殿下,不如你先回府吧,我们小姐回来她一定会去七王府找你的。”

    绿儿壮壮胆说。

    “不必了。”

    龙起津坚持,他都已经等了这么久,他就不信东方恋永远不回来了。

    未几,听到东方恋的脚步了。龙起津站了起来。但是,却看见了一个他不想看到的人物,龙景狂。

    他与东方恋从小门进来了。

    “诺,这便是我住的院阁了。”

    东方恋态度随性,带着龙景狂走进自己的小院子。这里,景色还不错。其他的还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

    既不是主院,不符合嫡家小姐的身份,也没有华贵的装饰,实在是不怎么拿得出手的。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东方恋为自己的小院添置了不少物品,可是需要用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她也不能太铺张浪费。

    “你这里,还不错。就是有点儿简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本殿可以送些多余的家具过来给你的。”

    “我不介意呀,多多益善。”景王府里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东方恋怎么会介意呢。“对了,你答应给我的马车吗?”

    “已经做好了。我派人送过来,还是你去景王府取呢?”

    “都成,既然做好了就先放着吧,我什么时候有空儿了,去景王府取。”

    “好。”

    龙景狂与东方恋二人随意地说话,但这些话听在龙起津的耳里,却是相当刺耳。东方恋,本殿说要送你家具,可是你一件都不要,无论送什么贵重的物品到你的小院总是原封不动的给本殿送回来。

    但,你却接受龙景狂的礼,这是为什么呢?

    龙起津的心里,开始不舒服了。而他的脸也是越来越黑。

    直到,龙景狂与东方恋同时注意到了龙起津的存在。

    东方恋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笑开了,“七殿下怎么这么早来我这里了?”

    “本殿等你。你一夜未归?”

    这话象在质问。

    “七皇叔。是本王病发了。”龙景狂居然主动承动,“麻烦恋儿照顾了我一夜,真不好意思。还有上次在皇宫也是。希望七皇叔不要介意。恋儿对我来说,便是救命恩人。”

    龙景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讲这些,但是他并没有讲得不舒服,反正好象很平常,一副坦荡荡的样子。

    龙起津听了,又察言观色一下,见龙景狂并没有多么的心计,反而非常坦言的样子。难道是他想多了?

    龙起津听了,又察言观色一下,见龙景狂并没有多么的心计,反而非常坦言的样子。难道是他想多了?

    不,不会的。男人的直觉告诉他,龙景狂对东方恋肯定不寻常……只是,这个男人的手段或许是比一般人想象的更高明。

    “景王,看你说的。景王尊贵无比,本殿听恋儿说,母后也下令让恋儿照顾你的身子。原来是景王你病发了,恋儿才没有办法回来。七皇叔知道了,不会多想的。”

    说着,龙起津就亲昵的抓着东方恋的手,而东方恋也很给面子的,没有甩开。

    龙起津笑得更愉悦了一些,也对自己更有自信了。

    “景王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龙起津问。

    “是呢。”

    龙景狂随意漫步了一下,看看周遭景色,又回头看着龙起津,“想不到七皇叔会在的,景儿只是作为恋儿的朋友来她家里参观一下的,可是似乎打扰到你们了。景儿这就离开了。恋儿,我走了。下次再来找你玩。”

    “好。”

    东方恋也不多作挽留。

    龙景狂转身,走出了左相府离开了,连茶都没有喝到一杯。

    这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可是龙起津在场的话,他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了。

    龙景狂不知道东方恋最后要对龙起津做什么,不过如果是她想做的事,他能支持她的方式,就是让她放手去做,不要因为他而打了折扣。

    ……

    马车上,龙景狂虽然不断开解着自己,可是他仍然是一脸郁结。

    赶车的追风听到龙景狂轻轻地咳了起来,想也知道是什么原因。

    “主子。能听追风一言吗?”

    “有什么话,说,你什么时候学会婆妈了?”龙景狂捂着心口,咳得有些难受。

    “追风记得主子以前对追风说过,人生在世,长则百年,短则数年,唯求活得恣意潇洒,可是主子为什么要考虑那么多呢?”

    “追风,你不懂。”

    龙景狂摇头,轻笑,象在嘲笑自己,“本王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得很开,包括自己的生命。本王也一直依照自己的想法,任性而活,可……唯独这一件事情,本王无法任性,本王做不到。”

    不是他不想,而是……做不到。

    “可是……我看六小姐,她……她也不象是会为任何人伤心的人。”

    追风咕哝道。

    他没有要说东方恋坏话的意思,只是实事求事而己。虽然与东方恋接触的时间不长,可是总是感觉那个女人没有真心。

    她救他们家景王,也只是利益互换。

    “唉,或许,我是该这么做。”龙景狂笑了,似乎追风的话令他矛塞顿开,“反正我将来就算走了,她无心,似乎也不会为本王伤心,那么本王也不算伤害了她,是不是?”

    “追风只希望主子你不要为难了自己。凭主子的尊贵要怎么样的女人没有,况且,只要主子提出要求,皇上就会满足你。”

    “我不想用强权。”这是龙景狂的坚持,“好了,本王会用自己的方法的。”

    “我不想用强权。”这是龙景狂的坚持,“好了,本王会用自己的方法的。”

    龙景狂闭上眼睛,休息,给自己补充精神。

    ……

    再说恋阁。

    东方恋实在不想面对龙起津的任何一个质问,所以她先发制人了,“今天好累,什么话都不想说。如果你愿意留下,就留下,好好待在一边,如果不愿意,便走吧。”

    “你”

    龙起津本来已经平伏下来的心情,被东方恋如此一席话,又挑了起来。

    他确实有一些事情要问她,但是,她也不用这样给他摆脸色吧。

    他可是堂堂凰国七皇子殿下。

    “不想吵架。”

    东方恋丢下淡淡一句,就走进了屋里。

    自尊心令龙起津真恨不得离开了,可是他的脚步又生生的钉在原地。

    想了想,还是随她走进屋里。

    东方恋坐在一张摇椅上,休息。眼睛轻闭着。其实她也没有多累,才是早上,以睡了一觉怎么会累呢,只是不想和龙起津说话而己。

    而龙起津居然就真的坐在她旁边,什么话都没有说,陪了她一下早上。

    直到,东方恋睁开眼睛。

    “中午了?”

    她看见外面的阳光有些强烈。

    “本殿饿了,东方恋,去给本殿准备些食物吧。”

    龙起津有些气闷。她可知道,他这是用了多大的耐心,讨好一个女人吗?

    天底下也只有她,让他会如此对待。

    “哦,也是该吃饭了。绿儿。”

    东方恋可没有什么优雅形象,扯开嗓子喊。

    绿儿很快就进来了。

    “小姐,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传上来。”

    “是,小姐。”

    ……

    午餐挺丰富,八菜一汤。

    东方恋不想再亏待自己,她的吃食都是做得极之用心的。

    不只她,整个恋阁的伙食都非常好,连下人都是四菜一汤的。

    凰国的大户,下人都只吃主人吃剩的菜,要不就是普通的一汤一菜。那里有恋阁这么丰富呢?所以说这些下人是幸运的。

    ……

    “不给本殿布菜吗?”

    这是龙起津的记忆中,他第一次跟东方恋二人私下用餐。

    实在高兴了一下。

    可是他看见那个女人只顾吃自己的,身边一个服侍的丫头都没有,要他一个皇子出身的人,如何习惯没有人布菜?

    “你不长手?”

    东方恋瞪他一眼儿。

    “你意思是本殿自己布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