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49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你要怎么做?”

    龙起津忽然有不好的感觉。这欧阳香的眼里涌着一股子疯狂。

    “我要……嫁给六殿下。哈哈,你有所不知道吧,康妃也一直向皇后姑奶求娶我呢。她自然希望六殿下娶的对象是镇国公府的慕容落紫,但那是不可能的。皇上不希望做这样的连结,反而是香儿与六殿下,有无限的可能。”

    欧阳香对龙起昊那张冰块脸无感,但如果可以给自己和欧阳秀报仇,她会这样做的。

    “你要嫁,便嫁吧。”

    龙起津似无所谓地道。他既然不能要欧阳香了自然不会干涉她嫁给谁。

    “……”欧阳香有些意外,龙起津居然没有阻止她嫁龙起昊?

    “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龙起昊实力大增。

    “本殿自然知道。因为本殿之前约你见面也是为了那个意味。但本殿如今知道自己错了,做错了。本殿不该约你。如果不约你,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你的哥哥不会死,七王府与太尉府不会结怨。恋儿,也不会有事。”

    如今龙起津恨透了自己一时的鬼迷心窍。

    “东方恋东方恋,你只在乎她是不是?”

    欧阳香实在受不了了,干脆让龙起津疯狂吧。

    “但是香儿认为,东方恋……她根本一点都不在乎你。那天她看见我们在一起,并没有露出女人妒忌的眼光。本来香儿还有些不高兴,可是细细想想,或许她与我哥哥是相情相悦,所以那天哥哥才会救她,舍命去救她。”

    欧阳香大吼。

    “你胡说八道。什么两情相悦,只是欧阳秀的一厢情愿而己。”

    龙起津不愿意接受。

    “哈哈,一厢情愿吗?不,你可知道东方恋经常派她的侍卫淡一来找哥哥,传达什么我不知道,或许是男女之间的互传情意,而且哥哥每次出去见她都好高兴。

    “哈哈,一厢情愿吗?不,你可知道东方恋经常派她的侍卫淡一来找哥哥,传达什么我不知道,或许是男女之间的互传情意,而且哥哥每次出去见她都好高兴。

    “他们经常约在天香楼,就是如今我们用餐的这个位置……”欧阳香一指,“香儿跟跟踪过哥哥,因为好奇,每次都见他们相谈甚愉,神情亲密。可是,她对你如何呢?”

    “……”

    欧阳香越说,龙起津的神情就紧了一分,最后几乎抓狂了。

    他知道东方恋与欧阳秀私底下一直都有保持联系,可她给出的解释是,朋友关系。他便只有相信她了。

    但是如今听欧阳香说这些,他不得不信东方恋与欧阳秀是有一些私情的。

    难道她是因为欧阳秀,才拒绝了他?对他若即若离,时冷时热?

    龙起津虽然越想越气,却没有在欧阳香面前将这些情绪表现出来。人前,他是很能够隐忍的一个人。

    “欧阳小姐,我言尽于此,希望你不要纠缠于不愉快的事情。还有,对于我那位六皇兄,欧阳小姐要如何与他发展,是欧阳小姐的事情,但是,希望欧阳小姐不要因为记恨于本殿,就做出些令自己都会后悔的事情。时间也不早了,本殿会派人送欧阳小姐回去。我们,后会有期。”

    龙起津站起来了,要离开。

    而欧阳香虽然气哼哼的,却没有办法对龙起津再表示什么。

    她连自己会站在龙起昊那边对付他的话都已经说什么了,还有什么筹码呢?

    ……

    小木屋。

    东方恋与欧阳秀,龙景狂,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些天。小日子也过得挺愉快的,三人之间也没有什么争执。

    只是,龙景狂有时候会做些比较幼稚的事情,比如说当欧阳秀与东方恋说话的时候他会突然站在两人之间。

    又比如说当东方恋让龙景狂留下来看家,她与欧阳秀上山采野菜的时候,龙景狂会让欧阳秀留下,他自己与东方恋上山找吃的。

    相比于龙景狂,欧阳秀就随和得体许多,他向来都不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反而看起来有种大度与气量的感觉。

    很多时候龙景狂讨厌欧阳秀的这种气度,这种气度似乎在他龙景狂面前炫耀他欧阳秀的淡定,而他龙景狂则是种种不淡定。

    又是一次欧阳秀留下,龙景狂与东方恋上山抓野兔。

    龙景狂走着走着,顿时有点气喘。

    这不怪他,他的身体本来就是随时都有可能紊乱,但是他又不想东方恋看出来,因为她会哆嗦几句,“看,叫你留在家里的吧,偏要逞强跟出来……现在自讨苦吃了吧,快快快,下山去……”

    他强撑着,走了一段路。

    脚步越来越凌乱。

    走在前头的东方恋见龙景狂似乎掉队了,回头看了他一下,发觉他脸色苍白,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喂,还能走吗?”

    东方恋就想不明白了,龙景狂为什么这么爱折腾呢,叫他留在家里每次都反应这么大。

    东方恋就想不明白了,龙景狂为什么这么爱折腾呢,叫他留在家里每次都反应这么大。

    “我我……我坐一下就成。你你,你先去打野兔吧,我在这里等你。”

    龙景狂也知道自己不能连累东方恋,晚上的晚餐就看她了。

    这座山上面并没有什么危险的动物,所以东方恋就算一个人去,他也比较放心。

    况且前几天见识过她打野兔的本领了,那箭术可是一射一个准。

    没有问她从那里学来的这么精准的箭术,可就算是他自己,也没有自信能够象她这样,百发百中。

    “那成,你休息一下吧。”

    东方恋也知道龙景狂并没在多大的事儿,相处这么些天她也算是知道龙景狂的身体状态了,只要心口不痛,不病发,基本都是小事儿,只不过是有点累了,时不时的要休息一下。

    简单来说,就是龙景狂病了这么些年,他不常运动,体质较弱。以后多走走就好了。

    东方恋很快打了野免,一手拎一只。她的手上还拿了一些草药。

    刚才在山上看见这株很少见的草药,便采了。为了采这株草药,她受了小小的伤。但是这草药对龙景狂的体质调理应该会很有用的,这么一想也便觉得值了。

    龙景狂看见她回来,站起来迎接。本来还想去找她的呢,她这次去的有点儿久了。

    发觉她走路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怪,膝盖渗出血迹……他紧张起来。

    “你受伤了?”

    “没事。就不小心摔了一下。”

    东方恋轻描谈写。

    “怎么弄到的?”

    “喏,为了采这个东西呀。”东方恋把草药拿起来晃晃。

    “这是?”

    “熬水给你喝。能提升你的体质吧,不要小瞧了它,可是很罕见的。”

    “你……是为了我吗,才受伤的?”

    顿时龙景狂一阵感动。其实她大可以不必做到如此无微不至,可是,她却是这样的一个,答应了别人什么就会力以赴。

    替他治病虽然是一个交易条件,她却这么尽心尽力,怎能让他不感激,不动容,甚至不……那啥呢。

    “我给你看看……”

    龙景狂说着就要抓住她的腿。

    “不用,小伤而己,回去再说吧。还有都快天黑了。”

    东方恋看了一下天色。

    “那,好吧,你走不了路吧,我背你下山。”

    龙景狂说。

    “得了吧,你什么体质我还不知道吗,刚才上山都气喘,还背我呢,我自己走……”

    然而东方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龙景狂横抱了起来。

    “啊,你要干什么?”

    “你不让背,那就抱呀。反而本王会把你抱下山的,保证不喘,相信我就是了。”

    ……

    龙景狂抱着东方恋大步地走,丝毫看不出刚才气喘的样子。

    东方恋觉得他很是神奇,“喂,你的身体真的好怪,刚才那么弱,现在……却看起来象是没事人一样。你是不是装的呢?”

    “本王也希望是装呀。”龙景狂笑了笑。

    其实身体方面他真的控制不了。他怎么会希望在她面前表现得很弱呢,他可是男子汉呀。男子汉向来都是刚强的。

    其实身体方面他真的控制不了。他怎么会希望在她面前表现得很弱呢,他可是男子汉呀。男子汉向来都是刚强的。

    他也希望自己很强。可许多时候他就是一个改变不了的病号。

    讨厌的病号。

    ……

    终于到了小木屋。

    龙景狂还是有些喘了,可是他这次没有让东方恋看出来。

    欧阳秀看见东方恋与龙景狂终于回来。刚才他可是担心了一小下。

    而龙景狂抱着东方恋,东方恋的膝盖……

    “你受伤了?”

    欧阳秀赶紧走过去,扶着她进屋休息,同时接过她手上的野兔。

    “恋儿,你怎么会受了伤,让我看看。”

    欧阳秀说着就要去扯她的裤子,又焦急这里没有伤药。

    “哎,没事,只是小擦了一下。没事的,去给我弄点清水吧,我洗洗就成了。”

    “让我看看。”

    欧阳秀坚持。

    “喂,恋儿都说不用看了。”

    龙景狂在旁边有些纠结,伤在膝盖,女人的小腿是随便都能看的吗?嗯哼,东方恋在山上的时候不让他看,欧阳秀也不能看。

    “这……”

    欧阳秀似乎也意识到什么。他看看膝盖的血迹并不多,或许只是擦破皮什么的。“那好,恋儿,我去给你打盆水。”

    “嗯,谢谢。”

    等欧阳秀走后,龙景狂却蹭了过来,“我给你看看伤口吧,别看本王养尊处忧,可是,这种小伤保证能处理。还有,本王有这个哦。”

    龙景狂从床头柜里找出来一个小瓶子。那是追风来看他的时候他叫追风准备的一些东西。

    担忧生活在野外,会受小伤什么的,就准备了一些伤药。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尽快带东方恋下山的原因。

    “我自己来敷就行了。谢谢。”东方恋夺过他手上的瓶子。

    “那……好吧。”龙景狂也不坚持了。总不能为了这个事儿让她不愉快吧?

    ……

    两个男人等在外面。

    “你怎么让她受伤了,不是说会保护好她吗?”欧阳秀在责怪龙景狂。

    龙景狂不好说自己气喘了没有跟上去,而且东方恋是为了他才受伤的,本来就有点儿心虚。

    “本王,本王一时疏忽了。这事儿是我不对。”

    “你承认就行。下次你留在家里,我陪恋儿去打猎。”

    “喂,你,欧阳秀……欺人太甚了吧。”龙景狂相当不爽了,就好象他是一个不称职的守护者。

    “实是求事吧,今天晚上你煮饭吧。恋儿受伤了。本世子也不晓厨艺。”

    欧阳秀可是第一次给龙景狂分派事儿。平时都是龙景狂嚣张的给他分派事儿的,心里已经不爽了些时日了,不过他向来比较不计较,又不想恋儿认为自己太小气而己。

    “你……你?”

    龙景狂憋气。

    “不想煮?那好,你就饿着吧。听说景王殿下的身子是不能饿着的,饿着了,是要发病的是不是?”

    那也是东方恋时不时提到的,所以每天东方恋都会很准时做饭的,比和他单独生活的时候还要准时。为了这个,欧阳秀可没暗地里吃醋。

    那也是东方恋时不时提到的,所以每天东方恋都会很准时做饭的,比和他单独生活的时候还要准时。为了这个,欧阳秀可没暗地里吃醋。

    “你你……本王也不会下厨,不如就让世子委屈一下吧。”

    龙景狂那里会这个,况且他为什么要听欧阳秀的?他向来不喜欢听任何人的吩府的,整个皇室的人也都是迁就着他的,就算是帝后,也是十分宠爱他的。

    “喂,你们两个说什么呢?”

    东方恋已经处理好了伤口,走出来了。

    因为敷了药,已经不那么痛了。走路的姿势也好很多了。

    “景王说,他今晚要做饭,小露身手。恋儿你怎么看呢?”

    平时都是龙景狂抢白,今天欧阳秀却反将了龙景狂一军。

    “好呀,我倒也想试试景王殿下的手艺呢。不知殿下乐不乐意效劳?”

    东方恋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好吧。”龙景狂无法拒绝了。只好乖乖去做饭。

    还是做的竹筒饭,这个他已经看东方恋做过很多次了,完知道怎么操作,所以也就勉强的做了出来。

    可是接下来的烤野兔,有点难度了。尤其是除毛……拔毛……呜,想他堂堂景王居然沦落为厨子!

    再看看那欧阳秀和东方恋,他们正坐在湖边的一块大石上,二人靠得很近,淡笑风生,又不知道说着什么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