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3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其实龙景狂就不懂了,那个女人与欧阳秀到底有什么好说的,为什么他们看起来这么和谐,这么默契,好象有无限的话题?

    而自己与她在一起,常常聊不到几句?欧阳秀不在还好,只要欧阳秀一在,他就觉得那女人眉眼之间是欧阳秀,吃的什么,喝的什么,部以欧阳秀为中心。

    他算什么?他龙景狂在东方恋心里,到底有没有一席之地?

    ……

    “饭做好了。”

    龙景狂喊了一嗓子。

    东方恋和欧阳秀才徐徐转过头来,看见那两只野兔根本没有拔毛。

    “景王,菜呢?”

    欧阳秀问。

    “本王只答应做饭,没有说做菜。既然本王把饭做好了,那么菜就交给世子吧。相信以世子苍凰大陆七大才子之首的名气,没什么事能难得聪明绝顶的欧阳世子的,是不是?”

    龙景狂给欧阳秀扣了一顶大大的帽子。

    其实欧阳秀也不太指望龙景狂。

    说真的,做菜什么的实在太为难高贵的景王殿下了。

    欧阳秀也不再争论,他站起来,对东方恋徐徐一笑,“恋儿等着,我给你做菜。”

    “好。”

    龙景狂又恨上欧阳秀了。这男人怎么事事都能找到机会讨好东方恋呢?

    ……

    只见欧阳秀很熟练的给野兔拔毛了。要说他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看过东方恋操作过几次厨艺他就学会了。

    而且,他还有一颗很凡人的心,能放下身段。

    他的身上的雍容与华贵,同时又有很生活,很温馨的一面。

    东方恋看着这样的欧阳秀,也觉得这男人简直是太完美了。要找生活的伴侣就得找这样一号人物。

    东方恋看着这样的欧阳秀,也觉得这男人简直是太完美了。要找生活的伴侣就得找这样一号人物。

    “喂?”

    龙景狂已经来到了东方恋身边,在刚才欧阳秀坐的位置坐下。

    他发觉东方恋一直看着欧阳秀做事,两人之间虽然距离远,可是时不时的对看一眼,让龙景狂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的人物。

    “东方恋。”

    龙景狂的声音不低。

    “啥事?”

    东方恋眼珠子仍然没转。

    “你在想什么呢?”

    龙景狂怀疑,这女人是不是对欧阳秀幻想上了?那刚才他也很用心在做饭,为什么她就没有用这样的眼光看他呢?

    妒忌!

    强烈的妒忌!

    “想……”东方恋的确在想,想到了前世欧阳秀是怎么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致,甚至她咳一下咳欧阳秀就会给她揣水。

    可是只要龙起津在的时候他又会不为所动。

    还有,就是除了那一次他问她,如果他先龙起津之前认识她,她会不会嫁给他之外,他其实没有对东方恋有过任何的表白。或许他是不想破坏她与龙起津的关系吧。

    而那次她的沉默之后,他也并没有与她疏远或有任何的隔骇。

    二人之间还是很轻松的朋友关系。东方恋心里虽然对他有些抱歉,可是他会做一些小事情来轻易地化解掉她的抱歉。

    “欧阳秀……”东方恋呢喃了一下。

    旁边的龙景狂听到她的呢喃,那就象是对情人的呼吸,他心里一阵阵怒火在烧。那猛烈的怒火要让他忍不住发作。

    可是他忍住了,一张脸变换了几种颜色。但正陷入自己情绪中的东方恋,根本没有发觉。

    “本王进去躺一下。”

    龙景狂终于说。而东方恋似乎没有听见。

    龙景狂更上火了,站起来,狠狠瞪了东方恋一眼,又瞪了那令人火冒三丈的欧阳秀一眼,就走回屋子里了。

    进入房间,他的身子顿时往后倒,跌落在那硬硬的床上。

    接着,心脏一阵发痛。他对自己自嘲,龙景狂呀龙景狂,你是自找罪受。

    ……

    欧阳秀把野兔烤好了,龙景狂却是躺在屋里没有出来。

    东方恋叫了几声,发觉龙景狂没有应,就对欧阳秀说,“你先吃着,我去瞧瞧。”

    “好。”

    欧阳秀本来也想去瞧瞧的,但想到龙景狂的小心眼,这男人莫不是故意作这一套,目的是想东方恋一个人进去看他吧?

    忽然有点想笑。龙景狂呀龙景狂,你也栽了。

    ……

    东方恋进入到室内,看见龙景狂躺在床上身子倦缩成一团。他微闭着眼睛,额际在流汗。东方恋一看到这阵仗,不得不吓一跳,“龙景狂,你这是什么了?”

    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这样,这人的身体也太反复了吧。

    “没事,不用管我。”

    龙景狂有点儿堵气。

    东方恋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摸了一把,“好烫。”

    都要把她的手炙伤了。这么高的烧,得马上降温才行。

    “你等下,我给你打盆凉水。”

    东方恋跑出去了。外面的欧阳秀看见她神情焦急,也知道是龙景狂出了事。

    “如何?”

    东方恋跑出去了。外面的欧阳秀看见她神情焦急,也知道是龙景狂出了事。

    “如何?”

    “高烧。”

    “高烧?那赶紧把他送回景王府吧。”

    “不用,他现在这个样子不宜移动。再说他的烧得马上退,到景王府那是至少一个时辰了。来不及了。”

    “可,该如何?”

    “先用凉水降温。”

    “我帮你。”

    欧阳秀与东方恋一起打水,二人揣着水进入了房间。东方恋拧了个毛巾开始试擦着龙景狂的脸额……

    “其实最好给他身擦一遍。”东方恋说,看了看欧阳秀。她是女子不方便,只能让欧阳秀代劳了。

    欧阳秀也不介意,虽说给人擦身体是第一次,可如何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是吗?

    “好吧,我来吧。”

    欧阳秀说。

    “不要……”龙景狂一听到欧阳秀的话,他就紧紧地拽住自己的衣衫,“本王……本王不要你给我擦身子。不自在。”

    “那你要谁?”

    东方恋真拿龙景狂没办法。

    “不是有大夫吗?”

    大夫,指的是东方恋。

    东方恋憋气了,真想揍龙景狂一顿。可是她又太清楚这个家伙的脾气那是死倔死倔的。

    “我只帮你擦背,如果降不下来,你就……在这里结束生命吧。”

    东方恋气哼哼的三二下就脱了龙景狂的衣服。龙景狂觉得好尴尬,如果是他和东方恋二人还好一些,毕竟以前针炙的时候不是没有试过这种情况,可是欧阳秀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秀也觉得龙景狂这个人挺搞笑的,于是两手一甩,站在一边,抱臂,淡道,“景王殿下你这是害羞吗,大家都是男人,你有的我也有,还是你存心要占恋儿便宜呢?”

    欧阳秀这么直接,还是第一次。

    “你你……你说什么。诬蔑,这是严重的诬蔑。欧阳秀你给我出去,你在,本王不舒服。”

    “我偏不走,我就要留在这里监视你。”欧阳秀这是跟龙景狂扛上了。

    本来他是脾气极好的一个人,可是龙景狂那性格,不发作还行,他一发作起来就能把圣人迫疯。以前没有交往,所以欧阳秀并不知道龙景狂是这么一号人物。

    这短短几天相处下来,欧阳秀算是对龙景狂的性格,有些了解了。

    东方恋很快给龙景狂擦完了背,给他穿好了衣服,接着道,“我到山上找一些草药,熬点水给你喝,会快一些退烧的。龙景狂,你先休息一下吧。秀,你看着他。要是一会儿又烧起来,就帮他擦擦脖子和手什么的吧。”

    “嗯。如今天色黑了,恋儿你要小心。”欧阳秀那是相当不放心了。可是他不认得那些是可以退烧的草药,否则说什么也不让东方恋这么黑独自上山的。

    “没事,我很快会回来的。”

    ……

    东方恋走后,龙景狂与欧阳秀大眼瞪小眼的。

    “你出去。”

    龙景狂说。

    “行。”

    欧阳秀一句也没有多说,转身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龙景狂又烧起来,可是他死也不要叫欧阳秀进来。

    过了一会儿龙景狂又烧起来,可是他死也不要叫欧阳秀进来。那个男人,他妒忌……凭什么有些人一出生就拥有健康的体魄,而他,就拖着这么一个病体呢?

    东方恋很快就回来了,给龙景狂找了一些草药以极快的速度熬好了。

    揣了过来。

    而龙景狂烧得快抽筋了。

    东方恋又赶紧的给他擦擦身子,让他体温下降一点,同时喝了药,半小时后龙景狂的身子才恢复正常。

    龙景狂这么一折腾,东方恋也没有吃晚餐的心情了。

    而且人一旦饿过了时辰之后,就感觉不到饿了。折腾了一天,她快累死了。

    “景王,你先休息一下吧。饿不?”

    东方恋坐在床边,看着他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她也放心下来了。

    刚才真是有够惊险的。以龙景狂的身体,如果他一直烧,那么性命都要不保了。

    “恋儿……我,很抱歉。”龙景狂嗑了半天却只说也这么一句话。

    他真的很抱歉,他知道她为自己折腾一天,很累了。

    下午采药的时候还受了伤。然后晚上还要照顾他的病情。

    “别说这些,治好你,是我的份内之事嘛。”

    “我不会再给你添麻烦的。”龙景狂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那眼光已经是不一样了,“明天一早我就会离开了。”

    “呃?”东方恋觉得突然。为什么龙景狂做出这个决定呢?

    “这几天,麻烦你了。还有欧阳秀,也麻烦他了。”

    龙景狂真心道,虽然他看不太惯欧阳秀那个如天之骄子一样的人物,他家世好,人长得俊美,还有才气,智能双,关健是性格太好了。简直是完人。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呢,完美得令人妒忌。

    他龙景狂从来不会妒忌别人,因为论家世,谁有他的家世好?

    他可是凰国的皇长孙。

    论相貌,谁又有他俊美?一张容颜可比日月之光华。

    但欧阳秀,却让他确确实实的妒忌了。

    因为欧阳秀不只拥有那些让人羡慕的东西,他还拥有东方恋的关怀。

    虽然无法精准的界定东方恋与欧阳秀的关系,或许是比朋友多一点,情人少一点。

    可是东方恋对欧阳秀,是不同的。比对任何人都不同。

    就是这份不同,让龙景狂的心里一再的不舒服。他想他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小命玩完。

    “嗯,没什么。景王决定了回去也好,我和秀适合的时候也会回去的。你好好养着吧,我开些药方让你带走,你依药方服药,调理身体,还有下午的草药也让你带走。希望你的身体能尽快的好起来。”

    “如果,我不能好呢?”龙景狂顿时有些留恋的看着东方恋。

    如今他生命的唯一留恋,似乎只剩下她了。

    因为对于其他的东西,他早已经做好告别的准备。唯独她。

    她是在他感到绝望的时候,闯入他的生命的。她的到来,是那么的意外,就好象是上苍为他龙景狂安排的最后一件礼物。

    “不会的。”

    她是在他感到绝望的时候,闯入他的生命的。她的到来,是那么的意外,就好象是上苍为他龙景狂安排的最后一件礼物。

    “不会的。”

    东方恋很认真地看着他,“我会把你治好的,所以你不会死的。绝对不会。”

    她抱了抱他,算是安慰。岂料龙景狂把她紧紧抱住,“如果……我真的能够延续生命,那么我要做我最想做的事情……”

    “嗯,一定可以的。你一定可以做你最想做的事情。”

    东方恋给他信心和激励。那一夜,因为龙景狂的病情反反复复,心情又极之不好,所以东方恋一夜都守在旁边,陪着他。

    而欧阳秀,站在门外,就那么守了一夜。

    ……

    第二天一早,龙景狂走了。

    小木屋里又余下欧阳秀和东方恋。

    二个人的世界,本来是欧阳秀祈盼已久的,可是他觉得龙景狂加入又离开之后,他与东方恋之间的气氛,也有点儿变了。

    不象之前那么融洽。

    或许是他的多思,或许是东方恋自己有了心事……反正,他跟她说话的时候,她有时候会出神游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呢?”欧阳秀终于提到这个问题。

    “龙起津和龙起昊斗起来的时候。我的丫环花儿每隔几天都会飞鸽传书给我,如今龙起昊还没有对龙起昊动手。龙起昊,还真能忍。”

    早就知道龙起昊不象表面上看来的那样充满了江湖的习气,前世交过手,作为龙起津的最大劲敌,龙起昊岂会那么容易对付呢?他是极之能权衡利弊的一个人。

    要让他,对龙起津出手,需要龙起津对他做些更过份的事情。

    “你是不是想家了?”

    东方恋看了欧阳秀一眼,“是我自私了。其实你可以先回家的。花儿也说了,你家人一直在找你,在担心你。不如你先回去吧。”

    “你要一个人待在这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