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99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荒山野领的,欧阳秀一点儿不放心。再说她的脚伤还没有完好呢。

    “没事,我可以照顾自己。你也知道我并不是娇花一朵,是不是?”

    “不管如何,你还是个女孩儿呀。”欧阳秀万分不放心她独自留下。

    他想家是一回事,知道爷爷和家人会担心他是一回事,可是,要抛下东方恋,自己一个人先回去,却是做不到的。

    “恋儿,你什么时候走,我便什么时候走。如果你一辈子不走,我便陪你在这里,一辈子。”

    欧阳秀一语双关。

    “好。”

    东方恋嫣然一笑。

    欧阳秀看她答应得这么愉快,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了?

    可是,他又不好重复。

    而东方恋,却又想到了龙景狂,不知道这个家伙有没有平安回到景王府呢?不知道在路上会不会病发呢?

    哎,应该等到追风来的时候,再让龙景狂离开的。可是,今早她并没有挽留他……是不是有些大意了?

    ……

    龙景狂一路步行回家,走了一段,居然碰到了龙起津。

    龙景狂一路步行回家,走了一段,居然碰到了龙起津。

    在这里碰到龙起津并不奇怪,因为这里离仙女湖有些近了,而龙起津这些天一直都不放弃找东方恋。

    “景王。”

    龙起津看见龙景狂的脚步有些不利爽,脸上也是有些病态,走了过来,“景王怎么在这里呢,荒山野领的。不是说景王在府里养病,这些天都足不出户吗?”

    自从东方恋失踪后,龙起津也有过一些大胆的想法,所以他派人盯着了龙景狂。

    龙景狂除了派人在仙女湖继续寻找东方恋,他本人并没有现身于仙女湖,听人说他是又病发了,正在府里好好的养着呢。

    无法派人潜入景王府探个究竟,龙起津也只好相信了那些话。

    不过,他的心里一直有一种不安的想法。如今在这里见着了龙景狂,还是他独自一个人,走在乡间小道上,有些诡异呀。

    “哦……七皇叔。你怎么在这里呢,正巧景儿在府里待得闷死了,就出来走走。”

    “你侍卫追风呢?”龙起津道。

    那追风不是时刻跟着龙景狂的吗,再说那景王府的管家程峥,又怎么会放心让龙景狂一个人外出?

    “有时候下人跟着也很烦,景儿就一时任性甩了他们。可不,如今吃到苦头了。好累,七皇叔能不能送景儿回家呢?”

    “好呀。”

    龙起津与龙景狂表面上并没有交恶,心里忌弹、不爽是一回事,龙起津绝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再说上次龙景狂跟着东方恋回左相府,本来是做客,可是看见他,居然也礼让的离开了。让龙起津也是挑不出龙景狂的一丝错处。再加上他皇长孙的身份摆在那里,别说是送他回府,就算是再有什么要求,他又岂能不应呢?

    上了马车。

    龙起津看见龙景狂紧紧的抓着一个袋子,有些好奇那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但又不好直接问。每个人都有的嘛。

    “是一些草药。”

    龙景狂见龙起津的眼光盯在那袋子上,于是便笑了笑,“刚才在山上转的时候,看到了适合景儿用的草药,就顺便采了。”

    “景王的身子如何了?”

    龙起津盯着龙景狂的脸。有些病态,似乎比上次在宫中的时候严重了些。难道东方恋真是没有骗他吗,龙景狂活不了多久。

    “反反复复,有时候感觉挺有力气的,可是那是假象。景儿还是时日无多了。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没有办法延续我的命。”

    龙景狂倒不是然做假,而是真心的感叹。

    龙起津听得,也是一阵幽叹。

    老实说,龙起津认为,龙景狂人不错,并不会因为自己是皇长孙就拽起来,摆着架子。而且每每见着他,都会称他一声七皇叔。还处处给了些尊敬。

    如果龙景狂不是皇长孙,甚至与东方恋不是那么走近,龙起津想,自己对他的心态也会不一样的。可,他是皇长孙。

    他活着,对七王府的势力成长有损无益。他只能希望龙景狂……还是早些离开这个罪恶的世界吧,到西方极乐去吧。

    他活着,对七王府的势力成长有损无益。他只能希望龙景狂……还是早些离开这个罪恶的世界吧,到西方极乐去吧。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嘴上却道,“景王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但愿如此吧。对了,七皇叔,找着了六小姐没?”龙景狂表示了下关心。

    “没呢,景王不是也一直在找。”龙起津道。

    “嗯,也是,她想必是凶多吉少了。她不在景儿的性命就更堪忧了。”

    “她不会死的。”

    龙起津有一股子执著,他不愿意去思考东方恋已经死了的可能。

    “七皇叔,有些事情得面对,你要……节哀呀。”

    龙景狂当然知道东方恋那女人没事儿,那女人如今与欧阳秀独处,不知道多开心呢。

    龙景狂忽然想,如果龙起津看见东方恋与欧阳秀私下相处的那份亲切,会不会也跟他一样妒忌呢,甚至比他还要捉狂呢?

    龙景狂恶作剧的,真想看看他这位七皇叔的反应。

    可是又知道东方恋的行踪如今不能暴露。否则他也不会要坐龙起津的马车,让他折回。

    他就是怕龙起津转着转着,就会找到东方恋。

    ……

    到了景王府。

    龙景狂谢过龙起津,下了马车。依礼仪,龙景狂客气的请龙起津进府坐一阵,龙起津居然也答应了。

    龙景狂便领着他进府。

    说来,这是龙起津第一次到景王府,他相信凰城贵子之中没有谁可以轻易进入得了守卫森严的景王府。

    早就知道景王府是何等奢华,可是当在起津真的走进那个诺大的王府之后,才知道什么叫亭台玉砌,金碧辉煌。

    就连那石子路,都是白玉铺成的,可见景王府的一切,都浮华到何种程度。

    而龙景狂的院落,叫凰朝轩。

    敢用“凰”字这个国名,作为一个院落的名字,相信普天之下也只有龙景狂敢这样。

    龙起津细细一朝,这“凰朝轩”这三个字,还是当今皇帝龙弘写的,可见龙弘对龙景狂这个皇长孙的宠爱与看重。

    如果龙景狂身体健康……龙起津真不敢想,那个最高的位置还有没有其他人一丝丝机会。

    “景王。”

    追风迎了过来。接着是逐月。

    “招待一下我这位七皇叔。”龙景狂对逐月说,“要隆重的。刚才,我到郊外转转,差点儿迷失了路,可是七皇叔送我回来的。”

    “是,景王。”

    逐月安排隆重,一样一样上了精美的茶点。

    而龙起津看着那些茶点,有些傻了眼。想他也是生于皇室,什么好东西没有吃过?

    可是龙景狂用的居然一件件都是贡品。

    这些贡品只有龙弘有资格用,其他人若是私自用了,不必说龙弘会大怒,那是对他的不敬。

    对皇帝不敬,下场会如何?

    但龙起津敢说,这些东西都是龙弘赐给龙景狂的,否则他一个不关心朝事,也从来没有立足于朝堂的皇长孙,如何得来这些需要极大的权力才能动用的东西?

    “七皇叔试试我景王府的茶点吧,景儿很少到外面走动,也没有去过七皇叔的王府,不知道七皇叔的品味如何呢。”

    “七皇叔试试我景王府的茶点吧,景儿很少到外面走动,也没有去过七皇叔的王府,不知道七皇叔的品味如何呢。”

    “这就已经很好。”

    龙起津这次进景王府,并不是想要享用这些美味的点心。

    他主要想看看景王府,到底是个什么布局,还有就是好奇。

    以前也不是没想过来景王府走走,可是帝后下了命令,谁都不能打扰景王静养。

    而龙景狂也很少与他们走动,没有接触,也便没有机会来景王府。

    龙起津想他应该是皇子之中第一个来景王府的吧,便是老八那个狂妄的多次说想来景王府看看这里的奢华程度,也是有胆子说没胆子实行。

    谁都知道龙起晟怕皇后欧阳静,而龙景狂却是欧阳静的宝贝儿。

    “七皇叔看,我这个景王府如何?”

    龙景狂笑了笑,看起来也是无心机,一股子纯真气质。因为他不染朝堂,给人的感觉就没有那么多权利欲,那双眼睛也是清澈纯真的,似乎不染尘埃。

    龙起津放眼看了一下王府,这座华丽的王座完美得无可挑剔,占地之大,一望无际,还有各色奇花异草,有些花还飘着药香,相信这里载了不少名贵的草药。

    “自然很好,可是,这里似乎缺少了一位女主人。”

    龙起津缓缓一笑。

    不同于龙景狂的清辙,龙起津有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里面一泓深谭,看不见底。

    “想来,景王你虽是侄儿辈的,可是比我这位皇叔,还要大上一些。景王你什么时候娶王妃呀?有没有喜欢的姑娘?”

    龙起津喝了口香茶,看似自然地问了出来。

    “哎,皇叔,我这身子骨你又不是不知道的,何必耽误了人家姑娘。你说是不是?”

    龙景狂自嘲。

    “可是,最近不是有所好转了吗,那些御医的话你也不必放在眼里,我看他们都是胡说八道的。什么活不过二十,简直是胡扯。景王殿下肯定可以长命百岁的。”

    龙起津笑道。

    “长命百岁就不敢求了。我呀,只要半百就好了。”

    半百,龙景狂不贪心,他觉得若是自己可以活到五十而知天命的日子,这一生足矣。

    “可是,母后是很希望景王你能娶妃,然后给我们凰国延续嫡系一脉的。”

    龙起津又道。

    “嫡系不嫡系的,没那么重要。”

    龙景狂微微一笑,“再说,不还有几位如此有才能的皇叔么,有你们在皇爷爷身边,景儿很放心。只是景儿未来恐怕不能看到七皇叔如愿以偿的那一天了,来,景儿如今先以茶代酒,敬七皇叔你一杯。希望七皇叔能如愿以偿,将凰国治理得很好。”

    “景王,你这话可就过头了。”

    龙起津的眼色深了深,但是却笑笑的看着龙景狂,“我只想辅助有才能的人,其他的,是万万不敢想的。”

    “但是景儿看,七皇叔就是那个很有才能的人。放眼皇室,谁能有那个能力与气度,和七皇叔你一较高下呢。”

    龙景狂对龙起津一番奉承。

    “但是景儿看,七皇叔就是那个很有才能的人。放眼皇室,谁能有那个能力与气度,和七皇叔你一较高下呢。”

    龙景狂对龙起津一番奉承。

    但他说的也并不然是假的,如今龙起昊虽然能与龙起津争上一争,但目测下来,龙起津还是太强大了,心机也很深。

    难怪东方恋要私下联结了景王府,打击龙起津。如果不是多方联结的话,真的阻止不了这个男人问鼎大位。

    “能够得到景王的支持,我很开心,如果真的有那份幸运,可以为凰国的子民操劳,那是我的福气。”

    龙起津居然低调的应下了。接着举杯,与龙景狂的杯子碰了一下。

    龙景狂双眼笑着,嘴角却是轻勾了一下。

    龙起津,你既然是恋儿痛恨的对象,本王又与恋儿联结了,那么要对付的自然就是你。你有所保留,那本王就推你一把。

    ……

    翌日。

    龙起昊中了毒。

    当他发现的时候,那毒已经侵入到五脏六府,幸好抢救及时,捡回了一条命,可是龙起昊的身体却重创,内功也失了不少。

    这一仇,龙起昊自然记在龙起津身上。

    龙起昊经此之后,也下定了决心,要与龙起津不死不休。

    于是二人斗得更激烈了。

    龙起津在第三天,也中了毒,上吐下泻,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整个人都瘦削了一圈。

    “哈,龙起昊,他终于出手了。”龙起津躺在床上,还是有些虚弱。他这几天都没有食欲,吃什么都反胃,想吐。

    “殿下,几天前六殿下也中了毒,他的幕僚还说是我们七王府对他下毒。”

    齐平回报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