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96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这件事,有点诡异。”

    龙起津分析道,“若不是龙起昊自己给自己下毒,为的就是有个理由可以对我们下手报复,便是……有人从中作梗。”

    “一切,是从仙女湖开始的,殿下。”齐平已经回想过这事许多次,“殿下你说,那次的事情真的是镇国公府所为吗,镇国公那个老匹夫一直不承认……”

    “找不到是他们所为的直接证据,可是许多事情就指向了他们。政争,本来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也不排除有别的势力介入,希望我和龙起昊争得更厉害,甚至两败俱伤,然后他就坐收渔利。”

    龙起津忽然想到了上次山贼事件,那三百万两不知去向,他也一直怀疑是有第三路人马。那时候他还怀疑了东方恋。

    这次仙女湖的事情倒是没有太怀疑那个女人,因为没有人去害人,却把自己害死了的。

    那个女人生死不明。如今还没有找到……

    “如果有第三人,那人是谁?”齐平也顺着这思路分析着。

    “自然是可以坐上那个位置的人。可是,那人会是五皇兄吗,还是八弟?”

    不,这两人似乎都没有那份运筹维握和心机。

    是谁呢,到底是谁?

    还是,根本就没有第三人?

    龙起津一时无法下肯定的结论了。

    “殿下,先不想了。你先休息吧,如今殿下的身子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日。这王府,属下已经加强了兵力和戒备了,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殿下你就放心吧。”

    “殿下,先不想了。你先休息吧,如今殿下的身子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日。这王府,属下已经加强了兵力和戒备了,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殿下你就放心吧。”

    如今所有的食物都有人先试了,过了半个时辰没有毒发后,再给龙起津吃。

    龙起津是七王府的脊梁,若龙起津倒下,他们这些人都得玩完,他们再不敢轻心大意了。

    ……

    小木屋。

    东方恋收到了花儿用信鸽传给她的消息,上面说龙起昊与龙起津终于斗起来了,还说,他们安排在宫内的细作打听到,龙弘有意指婚慕容落紫给龙起津,意在化解镇国公府与七王府的恩恩怨怨,让龙起昊与龙起津平息干戈!

    东方恋不得不佩服龙弘这份安排,这或许是令镇国公府与七王府停手的唯一方法了。在如今子壮父危的情况下,龙弘即使是帝王,许多时候却无法直接干涉,就算管得了明面上,下了命令制止,可是私底下的暗斗,那些暗杀,下毒,怎么能防范得了?

    如果帝王是万能的,那么史上就不会有那么多血流成河的王室斗争了,没有一个做父亲的会希望自己的儿子们打起来。

    ……

    当欧阳秀拿着一些野菜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东方恋拿着一张纸条,在冥思苦想的神情。

    欧阳秀并没有走过去瞧那纸上写了什么,而是淡淡的问,“恋儿,何事值得你这么神思?”

    “哦,没事儿。”

    东方恋将那张纸条收起来,同时也说,“只是我们得回去了。”

    “回去?”有点意外。欧阳秀想他们还得待段时间才能回去呢,“龙起昊与龙起津,他们这么快就斗起来了?”

    以欧阳秀对二人性格的了解,他还以为怎么也要再耗上一段时日。

    “说是龙起津对龙起昊下毒了。所以龙起昊也便隐忍不了了。”

    东方恋微微一笑,依她的人查得知,下毒的人并不是龙起津,而是……龙景狂。

    是的,是龙景狂帮了她,激化了龙起昊与龙起津的矛盾。

    而她的人之所以能查到这些,完是龙景狂对她的人的不设防。

    其他人想要查到这些,便是难上加难了。因为龙景狂派程峥做这事儿,是做得很隐密的。

    “龙起津……他居然敢直接对龙起昊下毒?可有直接的证据?”

    欧阳秀道,他有些疑惑,龙起津应该不是那么不深思的人。况且没到最后一步,龙起津怎么会走这步险棋呢?

    “没有直接证据,龙起津什么人呀,他要做坏事岂会留下什么线索。不过龙起昊除了怀疑龙起津,还会怀疑谁呢?”

    “那你也相信是龙起津做的?”欧阳秀直直瞪着东方恋。

    “不然呢,你以为是我做的?”

    东方恋迎视欧阳秀的眼神,“秀,如果是我做的绝对不会瞒你,可是,不是我。”

    当然她也不会把龙景狂的事情告诉欧阳秀。

    并不是不相信他,而是她也得对自己的合作人龙景狂做一些保护不是?

    并不是不相信他,而是她也得对自己的合作人龙景狂做一些保护不是?

    多一个人知道,始终保密性就有隐忧了,不是怀疑欧阳秀会出卖龙景狂,而是有些时候,许多意外是意想不到的。

    “也是,恋儿你不会隐瞒我。”

    欧阳秀知道凭东方恋在仙女湖刺杀龙起津的事都告诉了他,还有什么她真的做下了,却不敢承认的事情呢?

    她对他,是信任的。

    其他的,欧阳秀也懒的想了。可是,他觉得刚才东方恋那表情,有心事。

    “是不是除了他们二人斗得更厉害之外,还有一些别的?”

    “是……镇国公府的慕容落紫,或许要被指婚给龙起津了。”

    东方恋知道瞒不了他。况且这事儿在回凰城之后,他也会知道的。

    “那你打算如何做?你一直希望龙起津能多些敌人,可是,万一他真的成镇国公府联婚,为了给皇上面子,两家都会表面上和睦相处,这样就给七王府和镇国公府都增加了时间,估计也是他们如今乐见的,因为他们损兵折将之下,需要时间休养生息,补充人员。”

    欧阳秀细细分析。

    “我绝不会让他们这样做。”

    东方恋下了决心。

    哼,龙起津想娶慕容落紫,那是不可能的。

    “那你要如何?”

    欧阳秀知道,她刚才想的或许就是这事儿。

    顿时,他有不好的感觉。莫非……

    “秀。”

    东方恋站起来,看着欧阳秀,似乎对自己有些嘲弄,“我不得不那样做,虽然采取那样的手段向自己讨厌的人虚与委蛇,甚至是……献媚,连我自己都感到恶心。可是,龙起津不垮台,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我如今活着,就是为了看到他失去一切的。你知道吗?”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你要这样?”欧阳秀一直很想知道。

    “适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东方恋看着欧阳秀,“你就别再问了。”

    “恋儿,如果我反对你这样做呢?”

    欧阳秀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这样说,可是与龙起津玩儿手段,真的好危险。

    “就算反对,我也要做的。”

    东方恋眼里一股子坚决。

    欧阳秀知道自己改变不了她的想法,只能接受了。

    “恋儿,你千万要小心。还有,需要我的时候你要记得开口。如果你不把我当朋友,我就再也不理会你了,东方恋。”

    他好怕她会出事。

    龙起津是什么人?如今觉察不到她的敌意才会以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态度纵容她,但凡开始怀疑了她,她便脱不了身。

    东方恋也知道欧阳秀在担心什么。但,即使前面万分艰辛,既然她选择了这条路,就从来没有想过半途而废。

    否则她的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她对欧阳秀笑笑,“若是有事解决不了一定会跟你说的。瞧,你都说得这么严重了,我那里敢不跟你商量?难道我不怕你不理我吗?”

    “最好这样。”

    欧阳秀紧紧地抱了她一下,他真希望时间可以在这里停顿……

    他与东方恋,就这样,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欧阳秀紧紧地抱了她一下,他真希望时间可以在这里停顿……

    他与东方恋,就这样,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这些天,他们很开心,不是吗?虽然中间出现了龙景狂的插曲,可是龙景狂似乎因为身体的原因知难而退了。

    “秀……”

    东方恋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怀里,欧阳秀的怀抱很温暖。可是她却不能永远躺在这个避风巷不去面对外面的恶劣,是不是?

    她知道欧阳秀对自己的种种,她东方恋何德何能,前世今生,都有他这个生死好友相伴在侧。

    欧阳秀,龙起津欠你的命,我绝对要替你讨回来。我做这一切,不只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你呀,秀……

    她在心里呼叫。那些不能对他说的话,也只能在心里瞧瞧的呐喊。

    ……

    七王府。

    当齐平来禀报龙起津,东方恋回来了,而且她还到了七王府门口,要见他的时候,龙起津吃了一惊,然后喜不自禁……

    “恋儿。”

    他脚下生风,大步的跑到门口,果然看见那一身粗布衣的东方恋。

    她看起来有点儿不太好,衣衫有些破旧,头发也有些凌乱,一件首饰都没有,很是素净。

    可是她眼睛明亮,还有身上那股子风采,便是怎么也褪色不了半分。

    “恋儿……”

    龙起津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件事情,让自己如此激动。甚至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站在她面前,唤了她一声,激动的想伸手抱她,可是……又想到了什么。

    于是他止住了自己的动作,只用目光紧紧的锁着她。

    东方恋看起来没有他激动,可是神情之间也有了丝丝动容。

    她走前一步,与他更近一些,“七殿下。见到你安好,恋儿就……放心了。其实那天之后,恋儿也一直在想你会不会安。”

    “东方恋,这些天,你到那里去了,本殿一直在找你。”

    够了,她也担忧他,就够了。他的女人,又回来了。

    喜不自禁,龙起津伸手抱住了她,紧紧的把她锁在自己的怀里,恨不得将她的身子镶入自己的怀里,再也不要让她离开。

    “我被一户渔家救起了。因为受了些伤,所以就没有能及时回来。等我伤好了,我回到凰城才知道原来我家人,早已经放弃寻找我了,可是殿下你并没有放弃我。”

    东方恋说得泪光闪闪。

    “本殿不会放弃你,只要没找到你,本殿就不会放弃的。”

    失而复得的感觉,令龙起津激动不己,他紧紧的把她抱着。

    “谢谢殿下。因为殿下对恋儿的这份心意,所以我是第一个来见殿下的。我还没有回左相府呢。不知道我爹知道我还活着,会不会开心?还有她们……应该是失望了吧。”

    东方恋微微一叹息,似乎眉角有些悲伤。

    龙起津大抵了解她的心情,于是他拢拢她的发丝,缓缓地说,“恋儿,左相大人……其实他也找了你好多天。后来他放弃了,也是因为实在找不着你。大家都以为你已经遇难了。所以,你也别怪责他了,怎么也是父女,你们以后还要好好相处的呢。

    “恋儿,左相大人……其实他也找了你好多天。后来他放弃了,也是因为实在找不着你。大家都以为你已经遇难了。所以,你也别怪责他了,怎么也是父女,你们以后还要好好相处的呢。

    “本殿会派人传送消息,告诉他你平安回来了。相信他很快便会派人来接你的。怎么说你也是左相府的嫡出小姐,这个身分是改变不了的。恋儿,在左相府没人接人之前,你暂时就住在七王府好吗?我……很想你。”

    “嗯……”

    东方恋轻轻地点了点头,任由龙起津牵着她的手,走进王府里。

    王府外面,街边的一个角落……

    那里,站着欧阳秀。

    本来东方恋要来找龙起津,欧阳秀是一万个不同意的,因为他不愿意她为难自己,对一个并不真心喜欢的男人,如此作为。

    如果她真心喜欢龙起津他自然不拦她,可是她这么做,却是为了……复仇。

    一个女人为了报复如此强迫自己,利用自己,太为难她了。

    但他拗不过她的坚持,只能暗暗护送她来。

    他不敢现身,也不能让人发觉他与东方恋一起回了凰城,甚至他们对过口供,说这些天他们并不在一处,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怎么了。也因此,欧阳秀选择明天再回太尉府。

    而今天,就先回小木屋那里缅怀一下这些天以来他们共同拥有的回忆吧。或许,这是最后的平静,为了那女人,他,欧阳秀,以后便再不能过平静的日子了吧。不过做出这个决定,他是心甘情愿的,没有人强迫他。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