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80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她与龙景狂二人演的,忽然觉得一道过于尖锐的目光投来,那不是龙起津,而是君城。只见这个男子又将折扇举起来,掩嘴笑。

    她与龙景狂二人演的,忽然觉得一道过于尖锐的目光投来,那不是龙起津,而是君城。只见这个男子又将折扇举起来,掩嘴笑。不知道笑什么,那表情是那么的深不可测。

    “七皇叔,这位是?”

    龙景狂也注意到了君城。

    “景王殿下。”

    君城却已经站起来朝龙景狂行礼,尊敬有加。

    “你好。”

    龙景狂的态度很温和大度,一点都没有摆皇长孙的尊贵与骄傲。不过他越是这样,越是显得他气度非凡,贵不可攀。

    “在下君城。”

    那君城淡淡介绍自己,一头银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下来,别样的妖娆。

    “君先生是我府上的客人。”

    龙起津补充一句。

    “原来是七皇叔的贵客。景素来知道七皇叔非常爱才,想必君先生有过人之处了。”

    这君城,龙景狂细细评估,一瞧就不简单。

    可至于那里不简单,有待观察。

    “来,相见就是缘份。君先生,景王,今天我们喝一杯吧。景王你喝不得酒,我们就以茶代酒。”龙起津吩府人上了茶点。

    这茶点虽然比不上景王府的精致与美味,可是在各个王府之中,绝对是头一号的。

    那茶叶也是价值千金。

    其实平时龙起津并不是这么奢侈之人,他有钱,可是都会用在刀刃上。

    只有在招待贵客的时候,他才会下此手笔。

    今天无论是龙景狂,还是君城,都是尊贵的客人,所以龙起津自然挑最好的上。

    东方恋作为半个女主人,亲自给龙景狂和君城二人斟茶。

    如今的她已经换上一套漂亮的绫罗绸缎,衬上她本就极美丽的容貌,与出挑的装容,这一刻的东方恋是极之美丽的。

    她的存在便是夺人眼球。

    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有一种纯真及小女人的风情。

    让龙起津看得醉了。

    那君城也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东方恋,可是他的眼神之中,又不会有那些令龙起津这个男主人看了不舒服的东西。

    东方恋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

    “景王请用茶。君先生,请用茶。”

    东方恋优雅而动听的声音,不得不说美人的存在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享受。

    东方恋又给龙起津与自己斟了茶。接着,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

    龙起津悄悄抓住她的手,男人的眉眼之间都是幸福与温情。

    龙景狂看得心头一紧。

    可是想到东方恋与欧阳秀在一起的时候,那才真正的令人抓狂。如今,与龙起津在一起,他也只能忍了这份不舒服。

    “不知道君先生是那里人呢?”龙景狂也对君城的身份感到好奇。

    “我君氏一脉隐世许久了。可以称得上是世外之人。那个地方,甚至没有什么国域划分,姑且就称它为君家村吧。”

    君城宛然一笑。又举起那把画着山水泼墨画的白色折扇,掩着他的嘴。

    “是在凰国的那个方向呢?”

    龙景狂又问。

    “最东边,一直走一直走,很遥远很遥远。”

    君城说。

    他的话说了等于没说。

    “最东边,一直走一直走,很遥远很遥远。”

    君城说。

    他的话说了等于没说。

    可龙景狂也是个很会找话题的人,他道,“东边?那便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了。看来是个好地儿呀。君先生什么时候回老家,也带上景吧。景这病体多年,一直想去外面走走的呢。”

    “也好。不过,君城这次出来。一心建功立业。这不,暂时找不到事情可做,又知道七殿下爱才,君某就想来七王府随便谋个差事了。也幸好七殿下看得起君某,给君某一个容身之所。”

    君城说得闲适自在,可半点都看不出来窘迫。

    “七皇叔是个有抱负的,而且七皇叔,也很有才干。君先生跟着七皇叔,绝不会所托非人。”

    龙景狂说得搞笑,就好象是一个女人死心塌地跟着一个男人似的……

    君城不是听不出来这份耶揶,可他无所谓的笑了笑,还回应道,“景王真是好风趣。不过我想七殿下定是一个值得追随的人。”

    东方恋一时插不上话,只是一边喝茶,一边瞧瞧观察三人。

    三人神色各异,可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心中都有自己的盘算。

    只见龙起津与君城随意的聊了起来,二人学识都很好,只见他们天文,地理,风土,人情……如此的随便聊了一通。

    而龙景狂在一旁听着,摆出一副受益匪浅的表情。

    慢慢的,龙景狂也加入他们的谈话了。

    从龙景狂的那些见识之中,东方恋开始了解到龙景狂或许没有到过很多地方,或许没有真实的生活与体验,可是他肯定看过很多书,学识也很丰富。

    便是与欧阳秀相比,也逊色不了多少吧。欧阳秀可是被誉为苍凰大陆才学与见识的第一人。

    而那君城,果真如龙起津所说的,是一个学富五车之人。

    甚至他的一些对事情的见解与看法,超越了常人,总能让人听着为之意外,而又深深的认同。

    仿佛他的一言一语都饱含了世外高人的超然与洒脱。

    而至于龙起津,除去怨恨,东方恋从来就没有否认过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欣赏。

    而且龙起津最大的一个长处就是知人善任。他很懂得利用别人的长处,去成就他自己的事情。

    ……

    天色已晚。

    龙起津留龙景狂下来用膳,龙景狂并没有推却。而君城也与他们一起用膳。

    可想而知,又是一番天地为之失色的神侃。

    东方恋吃了一轮,退了下去,将这方天地留给三个男人。

    她来到七王府的花园处,坐在秋千架上,吹吹凉风……

    忽然,一个人影从背后靠近。

    从地上的投影中她认出了那人。

    “景王。”

    “本来想吓一吓你的,被你发现了。”

    龙景狂笑笑,长腿一迈,绕到她的身边,挤着她坐下。

    “怎么,刚才闷坏了吧?”

    “没有呀,只是一群男人在聊天,女人如果插嘴就变味儿了。”

    “你觉得君城那人怎么样?”

    龙景狂刚才发觉东方恋的眼神儿,没少盯在君城的脸上。

    “你觉得君城那人怎么样?”

    龙景狂刚才发觉东方恋的眼神儿,没少盯在君城的脸上。

    “那人,不能留。不管用什么手段,除掉他。”

    东方恋的声音一阵肃杀。

    “这么严重?”龙景狂也看出那君城必然会是龙起津的助力,可是他没有想到东方恋对君城的态度居然会是急切的除掉。

    “他……不是个凡人。”

    就凭,他知道凰国二十五年,龙起津会登上大位,这一条就够可怕了。

    “那他是什么人?”

    龙景狂觉得东方恋对君城的评价有些高了。

    幸好她将君城归结为敌人,否则,他真要有些担心了。

    “不知道,我也想知道他是什么人。”东方恋在沉思。

    “好啦,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查吧。你就不要愁了。怕什么,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他可以帮助龙起津,又如何?我们二人合力,还会怕了他们不成?”

    龙景狂抱了抱东方恋的肩膀,发觉她的衣衫挺单薄的,“冷不?”

    “不冷。”

    “还说不冷,看你的手……冻的。这都已经天气转凉了。你要多穿些。”

    龙景狂握着东方恋的手,递了一些热度过去给她。

    “你的体温好象没有之前冷了。”东方恋注意到龙景狂的变化。

    “嗯,这段时间还成。”

    “很好。看来有所好转了。不过景王你还是要多注意身子。”

    “我知道。恩……欧阳秀呢?”

    龙景狂忽然想到从太尉府那边还没有传来欧阳秀回家的消息。

    “他明天再回去的吧。”

    “哦。”

    龙景狂盯着东方恋的侧脸,发觉她的侧脸是那么美丽。

    他看得……居然有些痴了。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庞一点点的朝她凑近。

    “景王。”

    东方恋脑袋一侧,避开了他。这个男人刚才这举动……怎么象要吻她呢?

    “那个……那个……”龙景狂脸一热。话说他真没有要侵犯她的意思,可是,怎么就不自觉地做出了那样的行为呢。

    “景王,很晚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左相府今天没有派人来接自己,东方恋挺失望的。但她知道左相府是一定会来的。况且如今她也不急着回左相府。

    “你要在七王府住下?”

    龙景狂有些微不爽。

    “是呀。左相府还没派人来接,我便在这里住下呗。怎么,景王有意见?”

    “你……你不担忧?”龙景狂有时候不明白东方恋的这份淡定来自那里?

    她如今住的可是龙起津的府邸,若是龙起津要对她不利……

    “担忧什么?”

    东方恋一笑,那笑容亮丽而璀璨。

    “好吧,当我没说。”龙景狂知道自己白担忧了。也是,以这个女人的城府之深,她肯定可以好好保护自己的。

    可是想到她将要与龙起津独处,他还是有些不高兴。

    “七皇叔与君城似乎喝多了,二人聊得正兴起呢,他们一时不会这么早结束。你,能陪本殿多坐一会儿吗?”

    只属于他们二个人的时光,没有人打扰。他已经令追风守在那里了,没人会看到他们。

    “嗯,好吧。”

    东方恋又坐了下来。

    “嗯,好吧。”

    东方恋又坐了下来。

    秋千架晃啊晃的,将她与龙景狂的身体挤得越发近了。两个人的衣衫摩擦着……

    龙景狂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某些变化。而这些变化他过往二十年的人生,是忽略了的。

    东方恋感觉到龙景狂的手搭了过来,抱着她的手臂。

    “让我抓一下,本王怕自己会掉下去。”龙景狂解释说。

    东方恋失笑。

    这么低的秋千架,就算掉下去,也不会痛的吧。可是,她又不好说什么。

    “不如,你给我唱首歌吧。”

    龙景狂想想又说。

    “不会唱。”

    东方恋可没有那闲情逸志。

    “唱吧,反正无聊。如果你不唱那本殿要唱了?”

    他看了她一眼。

    “好吧,我听你唱。”

    “那我唱……凤求凰。”那是一首男子对于女子的求爱歌曲,诗词很是优美。

    东方恋没表示反对,于是龙景狂便开唱起来了。

    其实,他是第一次展示自己的嗓音,不知道效果如何呢?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龙景狂的演绎很动听,有一种柔情百结的感觉。东方恋想,如果她是一个没有感情经历的女子肯定会被他打动的。俊男,花前月下,如此浪漫,加上美妙的求爱曲。那个女人可以抵挡得了这份诱惑呢?

    可她,不是普通的女人。

    “很好听。”

    东方恋真心的赞美。

    “嗯,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感觉了吗,本王唱得嗓子都起火了。”

    虽然没有这么夸张,可是一首曲子唱下来他的喉咙确实有些干了。

    她的反应也太寻常了吧,追风不是说如果给女子唱情歌,应该会有所收获吗?

    “就是唱得很好听呀。你的歌声不错,不过如果有五殿下在一旁弹琴,就更妙了。”东方恋忽然想到龙起沐的琴声。

    还有就是欧阳秀的……笛声。

    若是三人配合,那才是一绝。

    “看来你不太高兴。”

    龙景狂深受打击了。

    到底,要怎么才能得到这个女子的欢心呢?

    “其实你不必要管我高兴不高兴。”

    东方恋淡淡地道,“讨好一个人,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又容易让人受伤。景王,尊贵如你实在不需要这么做。”

    “你也太冷情了吧,东方恋。”

    龙景狂感觉自己的心拔凉拔凉的。

    是的,尊贵如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可是偏偏,没有她这一款的。

    否则,他怎么可能豁出去的给她唱歌,想要讨好她?

    “我是冷情。如果你要我假装热情,也不是不可以哦。付酬劳吧。如果你付给我重酬,或许我愿意对你演戏。可是,面对你,我真的不想挂上一个假面具。龙景狂。对龙起津虚情假意,已经够让我累了。你明白的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