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76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可是……好吧。”龙景狂认同了。这个女人的确没有在他面前装模作样,虚情假意,她展现的都是自己的真实。

    “可是……好吧。”龙景狂认同了。这个女人的确没有在他面前装模作样,虚情假意,她展现的都是自己的真实。

    不过这份真实,是让人那么的受拙。

    “东方恋,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高兴起来?本王真的好想知道,要怎么做你才会高兴?本王以前一直认为,自己是世上最难取悦的那个人,因为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令我高兴了。甚至说我不怕死亡。虽然不想死,却不怕死。因为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可以令我留恋的东西了。

    “但最近,却忽然怕死了。也有了一些自己想去做的东西,越来越留恋这个世界,想要呼吸,想要活着。但当活着,可能是无能为力的时候,你知道吗,这种感觉?”

    无助又不能放弃的感觉。

    “别想那么多。”

    东方恋反握住龙景狂的手,“其实就算是健康的人,他们也有可能随时消失于这个世界。世界上可以取走人的性命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你不该有这么大的压力,你是景王,你应该幸福的享受这个世界上的荣华富贵才是。生于皇室就是有这份优越,真是让人羡慕呀。平头百姓或许可以有很长的寿命,可是每一天都在为衣食奔波,或许他们想,如果能过一天象景王这样的生活,就算要拿一生去换也愿意……”

    “是吗,我这么幸福吗?”忽然龙景狂的心好受一些了。

    不得不承认,东方恋是个很会安慰人的女子。

    “嗯,你很幸福。”

    东方恋是真的羡慕龙景狂,他身边有真心对他好的人。

    他即使什么都不想,但只要活着一天,就能享受到锦衣玉食。

    这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他有龙弘,还有欧阳静,这两个凰国最有权力与财力的人,为他安排一切。

    他的身边还有一众忠心的下属,比如追风,程峥,甚至是逐月……

    “你也不差呀。干嘛羡慕我。你是左相府的六小姐。而且,你健康。你想做什么事情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去做。我才羡慕你。”

    是的,龙景狂羡慕她。

    羡慕她可以控制自己的人生,羡慕她那份超越了男子的洒脱。

    “是呢,我也幸福。”

    东方恋叹息。

    或许她,也是幸福的。

    因为她有欧阳秀,有花儿,红儿,柳儿,绿儿,以及淡一他们……

    “那么两个幸福的人,可不可以再幸福一点呢?”龙景狂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二十年来,我一直没有感觉到孤独,因为一个人生活也习惯了。可是,不久前,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孤独,想要找一个人,一起生活。”

    “孤独……”这种感觉,她常常有。

    重生之后更是深刻体会到。

    因为她要一个人孤军奋战,许多心里的话不能对别人说,许多事情要深埋心中。

    “东方恋,你……可不可以和我一起生活呢?本王是真心的。”

    龙景狂深深地看着她。

    “你说笑了。”

    东方恋毅然决然地抽回自己的手,“咱俩不合适呀,景王。”

    东方恋毅然决然地抽回自己的手,“咱俩不合适呀,景王。”

    “为什么?我可以等,如果你觉得时机不对的话。本王可以等,只要我还活着。”

    终于说出来了,压抑在他心里的话。他感觉到轻松,又感觉到紧张,不知道东方恋会怎么回应他呢?

    “我不想给你一个希望,又让你长久无望的等待……甚至是,浪费了你宝贵的时间。”龙景狂的时间比任何人都宝贵。

    或许她可以医好他,或许不能。所以怎么能让他的时间浪费在等待中呢?

    “没关系。二十年都浪费了。本来我以为到死的那一天,都不会有一种这样的感觉降临于本王身上。可是老天爷最后还是眷顾了我,让我体会到这个世上还有一些东西即使我是景王,却不能说要,就可以要的。但我可以争取。我不想让自己后悔。到死的那天,希望我可以对自己说,龙景狂,你这一生虽然很短暂,却是活得相当精彩,没有后悔的事情……我希望可以这样。如果不能,那我会闭不上眼睛的。”

    “算了。”东方恋觉得与龙景狂说不通。这个男人有很倔强的一面,“你自己去体会吧,我不打击你。省得你又……”病发了。

    东方恋站了起来,抬抬手臂,伸伸懒腰,有点累了。

    “东方恋,我当你答应了。我会努力的。”

    她没有绝情的拒绝,足够让他欣喜。虽然她也说了许多让他知难而退的话,可他不会这么容易退步的。

    “你也要回去了吧?”

    东方恋睨了他一眼。

    “我今晚留在这里哦。”

    “为何?”

    这人……

    “想留就留呀。那有这么多理由。如果非要说理解,我有点不放心你。”

    “呵呵……”东方恋失笑,“那方面让你放心不下?”

    “多方面。”

    “好吧。”她摇头一笑,懒得跟他说了。

    外面……

    龙起津喝了不少,终于和君城结束了酒局,他发觉东方恋不见了,而龙景狂也不见了。转了一圈,终于找到来这里。看见追风站在那儿,他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

    “你们景王呢?”

    龙起津问追风。

    龙起津的脸有些红,喝得不少,可思绪却是有七分清醒的。

    “景王,他……呃,他……”

    其实刚刚追风去小解了一下,才回来,还没来得及提醒龙景狂,就被龙起津抓住了。不知道龙起津发觉东方恋与他们家主子在这里……幽会,会有怎么的反应呢?

    追风认为,这是在幽会。

    “我在这里呢,七皇叔。”

    龙景狂从里面走出来。

    “哦,景王你在这里呀。看见恋儿了没?”

    “没有呢。”

    龙景狂一笑,“今晚月色不错,景吃得差不多了就想出来走走。对了七皇叔,你与君城先生结束了吗?”

    “嗯。我要找恋儿。”

    龙起津左看看,右看看。他刚才也找过很多地方了,没有找过的,便是这里,他有些怀疑的看着龙景狂,“真的没有看见恋儿?”

    龙起津左看看,右看看。他刚才也找过很多地方了,没有找过的,便是这里,他有些怀疑的看着龙景狂,“真的没有看见恋儿?”

    “没有呢,七皇叔不相信的话,就自己进去瞧下好了。”

    龙景狂显得一点都不紧张。

    “倒也不是不相信,我怎么会怀疑景王你呢。只是,恋儿去那里了?”

    “刚才看见六小姐在池螗那边。”

    “是吗,可我才从池螗那边过来的。”

    龙起津一脸狐疑。

    “那就不知道了。对了,七皇叔,今晚景方便留下来吗?”

    “景王要住在我府里?”

    “因为刚才和六小姐闲聊了几句,她说要暂时住在七王府呀。其实景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六小姐才上府的。

    “七皇叔也知道,她是景儿的看诊大夫呢。景儿这几天身子一直不好,还想着如果六小姐出事了,以后景儿要怎么办才好?

    “想不到她就平安归来了。景自然高兴。所以景儿就上门了。景儿怕今晚会病发了……如果七皇叔不方便留景儿,那么景儿只好将六小姐接到景王府上住了。”

    龙景狂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龙起津岂能说一个不字?

    “承景王不弃,景王爱住多久就住多久吧,皇叔我都欢迎。”

    龙起津硬着头皮应下。

    “七殿下。你可是在找我?”

    那边,一个身影缓步走来。夜色下美丽得如月下仙子一样的人,正是东方恋。

    她这一出现,不只龙起津有点儿意外,就连龙景狂都意外了。

    因为这里并没有别的出口,她可是怎么离开这里的?难道有上好的轻功?

    “恋儿,你去那里了。让我一顿好找。”

    龙起津朝东方恋走了过去,顺势握着她的手。

    “恋儿,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住处。就住在陶然居怎么样?”

    陶然居,是他的院落。

    “这……”东方恋一时困顿。

    “陶然居有多个房间,一直有打扫,你会住得比较舒服。”

    龙起津又说。

    “好吧。”

    只要不是跟他一个房间就好。东方恋觉得自己刚才有点想歪了,龙起津虽然霸道狷狂,可是却绝对尊重她的。

    这不,他们“交往”这么久,这男人虽然多次想与她亲近,可是她表示不愿意,他便也没有暴力强迫。算是个君子。

    “七皇叔,我也要住在陶然居,离六小姐近些才好呢。”

    龙景狂一点也不客气道。

    “好。”

    龙景狂直接说出来,龙起津倒不好刻意将他与东方恋分开了,虽然他有些顾忌。这龙景狂小子他打的交道较少,拿不准他的性格,不知道他是不是会按常理出牌。

    ……

    陶然居。

    龙起津将东方恋与龙景狂安排安排在南北两边的厢房。

    东方恋住在南边,龙景狂住在北边。而龙起津住在正东,与东方恋的房间很近。

    就寝前,龙起津揣了一些东西到东方恋的房中要与她小酌两杯。

    东方恋不知道他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她也不能将龙起津赶出房中不是?于是便也应和的与他喝了两杯。

    接着,送客。

    东方恋不知道他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她也不能将龙起津赶出房中不是?于是便也应和的与他喝了两杯。

    接着,送客。

    “很晚了。七殿下,你也早些歇息吧。明天还要上朝,是吧?”

    “东方恋……咱俩……一次都没有。”龙起津直愣愣盯着东方恋的唇,说得那么直接。“你有没有想本殿?”

    “殿下……你醉了。”

    “没醉。”

    他放下酒杯,走过去,紧紧地抱着东方恋。

    “让本殿吻你一次吧。只要一次就好,只要一次本殿就确定了……”

    “这……”

    东方恋实在纠结死了。

    她知道龙起津这个人不好对付,而男人试探一个女人最好的方法,自然就是二人之间的亲密度。如果一个女人不肯对一个男子委身,那么男子自然对这个女人有所保留……

    所以龙起津,这是在试探她。

    他没有强迫她,只是那样紧紧地抱着她,火热地看着她,在等她的同意。

    “殿下,我只是觉得我们还没有成亲……所以……”

    东方恋掂起脚尖,吻了一下他的俊脸,“谁说我不想念你呢?可是……好吧……”她羞涩地闭上眼睛,羞涩地道,“随你怎么处置我好了。大不了我不要这名声了。”

    “你呀。”

    龙起津见她的反应,一笑,轻触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子,“还真是心眼多多。可是,本殿不会给你反悔的机会……”

    他捧着她的脸,那火热的唇,便印上她的。

    东方恋一窒。

    她一点都不想与龙起津有肌肤的接触,所以她的身体是紧绷的,她的心是……疼痛的。她讨厌自己暂时对他的臣服。

    她更讨厌,随着龙起津吻得更深,她的脑海中浮现了一幕幕与他的亲密纠缠……那三年的夫妻生活,他们彼此探索,彼此熟悉,她的脑海中有许多对他的回忆……

    可是这些回忆如今,都令她痛彻心扉。她的眼泪甚至控制不住,哭了出来。

    感觉到凉意,龙起津才停止了深吻她。

    “怎么了,可是觉得本殿在欺负你?”

    “没……没有……”

    她整个身子颤抖,有许多情绪需要梳理。她觉得自己痛着,恨着,激烈抗拒着,叫嚣着,可是他给她的感觉又是那么的熟悉。

    他的吻的力道,他的唇的温度,他抱着她的时候,喜欢把手放在她的腰上,他的气息,他的体温……

    可越是这样,她越是痛苦,挣扎,连带着种种的痛与恨,化成了一滴滴控制不住的眼泪。

    她想如果此刻她的手上有一柄匕首,她估计会将匕首插入他的体内,叫他也体会一下这种被利器刺中心脏的疼痛。

    “你别哭了。你的眼泪让本殿不知道怎么办……哎,女人真是复杂的动物。本殿可没有在欺负你呀,而是在疼爱你。”

    “龙起津……我爱你……我曾爱过你。”她将自己的脑袋,伏在他的肩膀上,浑身抽泣……

    是的,她曾经那么的爱他,爱到融入骨髓里去,可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如今这么恨……这么的恨……

    是的,她曾经那么的爱他,爱到融入骨髓里去,可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如今这么恨……这么的恨……

    “恋儿。”

    龙起津是第一次听到她说爱他,而且那么的情真意切,融入了骨血,所以即使再有一丝丝的怀疑,这一刻都消散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