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02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他相信她了,彻底的,完的相信她了。他没有细细体会她说的那个“曾”……

    “龙起津……龙起津……”

    她叫着他的名字,一次又一次。

    她甚至哭倒在他怀里。一个人怎么才可以将自己哭晕?那得是怎样的情绪,怎样的心情?

    坦白说,龙起津是有点不懂的。

    他抱着身体在他的怀里整个软了下来的东方恋,把她抱到床上。

    他擦着她脸上的斑斑泪迹,“东方恋,是我让你哭了吗?可到底是为什么?”

    他不懂,真的不懂……

    龙起津守着东方恋,直到她睡着了,均匀的呼吸传来,他才离开。

    龙起津本来有点睡意的,毕竟很晚上,可是此刻他却完不想睡了。

    他想着刚才,刚才的情景……东方恋为什么会哭得那么厉害?那么……崩溃?

    他感觉到她很想控制住情绪,可是控制不住。

    最后,她还是哭倒在他的怀里。她让他感觉她很爱他,可是,又有什么令人不安……那种不安甚至让他徨恐了起来。

    “她为什么会这么的爱我?”龙起津在自言自语。

    他甚至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了,他最希望的就是东方恋喜欢他,甚至爱上他,这样他就感觉圆满了。

    可刚才,她说了她爱他,他听了心为之欣喜,也为之一痛,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

    “七皇叔,还不睡吗?”

    龙景狂其实也是睡不着,他推开门走出来想在小院子里走走,却看见龙起津坐在石桌旁边,似乎有什么困扰。

    “景王,你还没睡呀。”

    “是呢,睡不着。或许是认床吧。”

    龙景狂坐在龙起津旁边,盯着他有些沉重的神情,“怎么了?七皇叔可是有烦心事?”

    “是的。”

    龙起津倒也不否认。

    “说来听听。咱俩虽然是叔侄,可年纪上我还要比你大一些,或许可以给你点意见呀。难道是感情上面的事情?”

    除了感情,依龙起津的才干,还会有什么困扰的事情呢?

    说到感情,那自然跟东方恋有关了。龙景狂更想知道了。

    “我刚才……刚才……终于吻了她,吻了恋儿。”

    “……”

    龙景狂手一紧,抓着衣服的下摆。脸上却灿然一笑,“然后呢?七皇叔能一亲芳泽应该高兴呀……证明你与六小姐的感情有进展了吧。”

    “可是,她哭了……还哭得……很厉害?”

    “却是喜极而泣?七皇叔条件这么好,她高兴也是可以理解的呀。”

    “她说她爱我……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却觉得她那么痛呢?难道爱我,是一种痛吗?”

    这是龙起津第一次为一个女人而困扰,他没有任何经验,否则也不会跟龙景狂这个侄儿辈的人说。

    这是龙起津第一次为一个女人而困扰,他没有任何经验,否则也不会跟龙景狂这个侄儿辈的人说。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许多时候我们男人是不懂她们怎么想的。”

    龙景狂叹气,“然后呢,七皇叔,后面又发生什么事?你有没有趁机把她拿下来呢?”

    龙景狂问的时候,自己的呼吸也有点儿不顺畅了。

    “恋儿可是个好姑娘。”龙起津笑了一下,“可能是我迫她有点紧了。作为男人,当然是想占有女人的身子,这样才能完放心。而且有时候我感觉到她离我很远。

    “越是这样,我越是,想要离她更近一些。但是,我实在做不到……”龙起津想就今夜的情形,如果他要留在东方恋的房里过夜,她是会答应的。

    这次她回来,态度上改变了许多。令他欣喜,甚至是大喜过望的。

    也有些令他怀疑,因为在他的认知中,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怀疑了,才会想通过二人的亲密接触来验证,她是不是决心要跟随他。

    “难得七皇叔也会不忍呢。七皇叔是真心喜欢她的吧。想要对她好。”

    龙景狂感叹,这东方恋可真是一个妖,令人迷乱了心智。

    她在玩弄龙起津。她这样玩弄男人感情的手段,可真令人发指,如果她也这样对待自己,龙景狂想自己也是招架不住的。

    东方恋以前应该与龙起津有什么纠缠,才会如此对龙起津的,忽然间,龙景狂想知道得更多一些。

    “七皇叔认识六小姐多久了?”

    “没有多久。百花盛会那时候吧。”

    “百花盛会?”只有半年多的时间吗?如果是百花盛会之后,那东方恋与龙起津的接触他基本都知道呀。

    “七皇叔确定吗,以前真的不认识恋儿?”

    “没有。”

    龙起津摇摇头,“如果我早认识她,说不定已经娶到她了。”

    “看来,七皇叔真是诚心想娶六小姐的。”

    龙景狂眼色深深。

    二人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可为什么东方恋要费尽心思的对付龙起津呢?

    那可不是玩假的呀,刺杀什么的都上阵了。还有假的可能吗?

    “景王对恋儿,似乎也很有兴趣。”龙起津忽然对上龙景狂的眸,“景王,可有喜欢的姑娘?”

    “七皇叔,你可不是第一次问景儿这个问题了。上次景儿也说过了,自己一副病体,就无谓连累人家好生生的姑娘了。”

    龙景狂又与龙起津聊了一阵,二人就散了。

    龙景狂瞧瞧周围,四下无人,他忽然推开了东方恋那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龙景狂一进来,东方恋就醒了。

    她比较浅眠,刚才也是哭得太厉害,才会暂时晕了过去的。

    知道进来的是龙景狂,因为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味了。

    她没有闭开眼睛,静观其变,这龙景狂半夜闯入她的房间,如此大胆,想做什么,他就不怕被龙起津发现吗?

    “他吻了你吗?”

    龙景狂蹲下来,看着东方恋那艳色诱人的唇,“这里吗?”

    龙景狂蹲下来,看着东方恋那艳色诱人的唇,“这里吗?”

    他手指点上她的唇,然后轻轻的擦了擦,“吻是怎么样的滋味?”

    忽然,他有点想试试了,于是,龙景狂低下了头……正在他的唇触上东方恋的时候,东方恋那眼睛在黑夜中猛然睁开了。

    她的眼眸,在夜色中水亮得吓人。

    脆脆的声音响起,“景王这算是偷袭?”

    “我……只是想看看你醒了没有。”

    做坏事被抓包,这种感觉不爽。

    “景王这样,就不觉得自己有失正人君子?”

    “本王可没有说过自己是正人君子。”

    邪邪一笑。

    他的手仍然放在她的下巴上,没有移开,甚至抓得更紧了一些。

    “放开我。”

    东方恋毅然坐了起来。

    她想拔开龙景狂的手,却发觉他在较劲的用力抓着她的下巴。

    甚至,他都把她弄痛了。

    “啊,痛,龙景狂,放开我好吗?”

    “让我吻一下我就放开。”

    龙景狂邪魅地道。

    “我又不是猪肉,谁想啃都可以啃一口的。”

    东方恋有些不乐意了。

    刚才应付龙起津那是不得己而为之,可龙景狂?他又是抽的那门子疯?

    “原本以为你和他只是虚情假意,可是你居然让他吻你了。”

    龙景狂一阵怒气。

    如果不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是受了龙起津的刺激,龙景狂想有些话是说不出口的,他甚至也不愿意与她挑得这么明白,因为怕她将自己推得远离。

    可是,此刻,他真的忍受不了了。

    “东方恋,你到底要将自己利用到何境地?是不是……他要和你发生更亲密的事情,你也会答应了他?”

    “这与景王你何关?”

    东方恋一阵冷笑,相当不喜欢龙景狂质问她的语气。

    “我知道我没有立场。可是我不爽。我就不能发表一下自己的不快吗?”

    龙景狂气极了自己的没有立场。

    “你能。去,找个树洞,对着树洞吼,别对着同样是不爽的人,诉说自己的不快。”东方恋也相当的不爽。

    “七皇叔吻技如何?”

    龙景狂有点抓狂又调笑的道。

    他是存心刺激她的。

    他想女人受到这样的刺激,甚至羞辱,肯定会相当抓狂吧,羞愧不能当吧。

    可他小看东方恋了。

    “还不错。”

    东方恋看着龙景狂,不咸不淡地道。

    “你……”

    听见她的答案,还似乎回味的添了添嘴唇,龙景狂抑制不住了。

    他顿时就把她扑倒……

    然后在东方恋还来不及挣扎的时候,他的唇就已经压上了她。

    龙景狂有点笨拙,有点生涩,因为这对于他来说是可是初上战场。

    可是人类对于情,,爱这种东西,似乎是无师自通的。

    只一会儿功夫,龙景狂就找到了窍门,撬开她的唇……长驱进入……

    “唔……”

    东方恋被他吻得透不过气来。

    龙景狂这男人,可是发什么疯?

    她用力推开他,可是这个男人很疯狂的,恣意的吻着她,甚至是啃着她,咬着她……他的吻没有章法,甚至是有些生涩的,可是又很有力度,夹着男人的征服欲。

    她用力推开他,可是这个男人很疯狂的,恣意的吻着她,甚至是啃着她,咬着她……他的吻没有章法,甚至是有些生涩的,可是又很有力度,夹着男人的征服欲。

    这个吻,越发让东方恋招架不住了。

    感觉到他的手抚上自己的身子。

    她有些惊恐。

    然而随着他的吻的深入,她又似乎有点儿被引诱了。为什么会这样?

    她归结为,这都是男色害人。一,她对龙景狂没有恨意,没有反感。二,男色太害人,尤其是对于她这种……嗯,有过经历的女人来说。好吧,她的身体还是干净的,未开发的,可她好歹有那些男女间的记忆呀……

    晕倒,这龙景狂这是要引诱她吗?

    他的手,不断的在她的身体上探索着。

    “恋儿……”

    他低喃一声,她身体的曲线玲珑让他大受刺激,感觉到自己的某个部位已经火热了起来,亢奋的,叫嚣着要战斗的感觉。

    龙景狂的呼吸更加沉重了,那夹杂着兴奋与的感觉,让他的身体轻轻颤抖。

    原来……吻一个女人,是这样的感觉。单单是吻就可以令人这么愉悦。

    难怪有那么多男人愿意沉浸在温柔乡中,甚至有些帝王为了淫,,乐,荒废了朝政,女人的致命吸引力不是没有理由的。

    ……

    而东方恋,一开始是有抵抗的,后来再后来就有些抗不住,况且男人的力量天生就比女人强大一些。

    龙景狂还卯了力量的钳制她,她那里能动弹得了?

    接着她就慢慢的回应了。不能怪她,她是有企图的。

    她想到自己刚才,虽然对龙起津恨透了,可是,他的吻仍然让她回忆起那些美好来,那些该死的与龙起津之间的点点滴滴,困扰着她,甚至操纵着她的情绪。

    女人是最容易感情用事的动物,她不允许自己心软,不允许自己的心中,脑海中,只有与龙起津的种种纠缠……

    或许,龙景狂也可以。

    她承认自己卑鄙了,可是,这是龙景狂亲自送上门的,怪不得她利用他。

    “龙景狂,你想要我?”

    她眼睛湿润的看着他。

    “什么?”

    龙景狂有些愣住了。

    其实他只要吻吻她就好了。他只是不爽她刚才被龙起津吻了,他非常不爽。

    可是,她这话的意思是?

    他顿怒,“东方恋,你明白你这话的意思吗?”

    “你气什么,你想要的不就是这样吗?男人真可笑,还有,你大概不知道我是个怎么样的女人吧。”她讽刺地笑了笑。

    “你是怎么样的女人?”

    他紧紧地锁住她。

    是的,他还不够了解她。可是意识中,她应该不是这么……随便的女人。

    “玩感情,没有,身体……可以。”这个世界的女人视贞洁为一切。

    女人婚前失贞,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情。甚至会令家族蒙羞,也再不能嫁人。就算是嫁给夺走女人身子的男人,也不能做正妻。

    可她,没有想过嫁人……不,不是的,她还欠一个人一个承诺……

    可她,没有想过嫁人……不,不是的,她还欠一个人一个承诺……

    欧阳秀。

    东方恋瞬间回魂。

    她猛然推开了龙景狂,“刚刚我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

    龙景狂抓狂,他差点儿就当真了。

    “东方恋,你经常跟男人开这样的玩笑吗?”

    “对你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走吧龙景狂。今天的事儿,我就原谅你了。毕竟你年少无知,而又血气方刚,犯错也是可以原谅的。况且我也调戏你了。我们打平手。但是,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有下一次。”

    她冷冷地说,已民经收敛了自己的一切神色。

    “东方恋,你这是……什么意思?”

    忽然间就这么冷。

    她刚才可是回应他了呢。

    他还以为,她会接受他的……

    “其实你并没有这么讨厌我,是吗?”他看着她的眸,“你刚才……”

    “景王殿下的理解力这么差吗,我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她嘲笑,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护自己。

    “东方恋,为什么本王不可以?到底,谁才可以对你做那些事情?龙起津?难道你连自己的身体都可以利用的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