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19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两位庶女看见东方恋回来,说不上特别的喜悦,可是也并没有不高兴。

    表面上做了功夫,二人都围上来,叫道,“六姐姐,你总算回来了。”

    “可不是,我也以为自己危险了呢。想不到我福大命大呀。”东方恋一边得瑟着,一边看向脸色不佳的慕容以。

    “夫人,一段时间不见,你的气色可是越来越好了呢。还有五姐姐,不愧是快要做新娘子的人了,双额似染桃花似的,别提多迷人了。不愧为我们凰城的第一美人呀。”

    东方恋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染桃花似的,别提多迷人了。不愧为我们凰城的第一美人呀。”

    东方恋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东方画一听到东方恋提起婚事,她就快气得晕倒了。

    这些天以来,母女俩费尽心思,想要阻止婚礼的筹办,可是一次次失败,甚至慕容以还让她装病,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风声走漏了,被皇后那边知道了,派人传话给了东方丰远,说是就算她躺着,也要送上花桥,与二皇子的灵牌拜堂。

    东方画没辄了,只好这么不死不活的耗着。

    “六妹妹,你的桃花也很旺盛呢。这不,平安归来了,居然第一时间就到了七王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七王府才是六妹妹的家呢。未出阁的女子在外过夜,这样的事画儿是做不出来的,六妹妹真是好教养呢。”

    东方画一脸讽刺。

    其实昨天东方丰远知道东方恋平安归来,是想去接东方恋回来的。

    是慕容以阻止了,搬出了让东方恋与龙起津培养一下感情的理由,东方丰远才会在第二天才派周富业上门迎接的。

    慕容以就是要败坏东方恋的名声,她已经悄悄派人在凰城内传了东方恋不知廉耻,不贞不洁的流言……

    况且东方恋失踪这么久,这段时间也够慕容以拿来大做文章了,还说她是被刺客劫走了,身子早已不清白了之类的。

    况且东方恋失踪这么久,这段时间也够慕容以拿来大做文章了,还说她是被刺客劫走了,身子早已不清白了之类的。

    “说来我的教养问题可一直是夫人负责的呢。”东方恋讽刺地望着慕容以,“如果我的教养出了问题,定是夫人失职了。”

    “你?”

    东方画气噎,鼻子都气歪了。

    倒是慕容以淡定得很,这次东方恋回家她也没有横眉坚目的,反而脸上保持了淡淡的笑容。

    “恋儿呀。母亲想通了,母女俩那有隔夜仇的呢,这次你出事了,母亲也担心得紧。以前的种种不快,你就原谅了母亲吧。以后也别叫我夫人夫人的了,咱是母女。母女就要有个母女和睦的样子。老爷,你说是不是?”

    慕容以微笑地看着东方丰远。

    “夫人说得对。”

    东方丰远应道。

    而后严肃地看向东方恋,“恋儿,你母亲都这么说了。你呢?”

    “恋儿累了。回恋阁了,爹。午饭什么的也不吃了。你忙吧,爹。”

    东方恋甩都不甩慕容以。这个女人跟她假装仁慈?可惜,她不陪她玩儿了。

    被东方恋如此漠视,慕容以可是很掉面子的。

    不过她淡淡一句化解了,“恋儿可还是记恨我这个做母亲的呢,也是,毕竟是小孩子心性。”

    说完又转向众奴婢,“六小姐回来了,你们可得小心侍候着,六小姐如今可是七殿下的人……”

    这句话分明是指东方恋早已不清白,了……至于给谁,就看大家的想象了。而且外面一定会传得很难听的。

    ……

    不过是一个早上,关于东方恋的种种流言便在凰城疯传。

    很快,这事儿就传到东方恋的耳朵里了,柳儿一副气愤难当的表情,急得团团转。

    “柳儿,别转了。”

    东方恋坐在一张摇椅上,悠闲的,淡定得很。

    “小姐,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呢?说你被刺客劫走了,早已是残花败柳之身,还说你不要脸的留宿在七王府,是因为你知道自己不洁之身担心七殿下会不要你,所以就早早的对他也献身了,希望以身子来绑住七殿下。他们将你说得很难听,说你是狐狸精,不要脸什么的……”

    “他们爱说就说去呗。”

    东方恋也不打算僻谣什么的。只有俗人,才会被这些流言淹死。

    对于她一个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了的人,那会怕那些流言吗?

    “小姐,这一定是大夫人做的事儿,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呀,一定要反击。”

    绿儿也抓狂地道。

    “好了,你们去把我母亲接过来吧。我失踪了这么久,母亲定是担忧了。”

    东方恋如今不想去管那些破事儿,只想与自己的亲生母亲见上一面。

    至于东方丰远会不会乐意她这样做,已经不在她考虑的范围内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筹备,她已经不是那个势孤力弱的东方恋了。

    对上东方丰远,也早有心理准备。

    ……

    “小姐,映夫人到了。”

    淡一在外面道。

    “母亲……”

    东方恋迎了出去。

    “小姐,映夫人到了。”

    淡一在外面道。

    “母亲……”

    东方恋迎了出去。

    而燕月映看见自己的女儿平安归来,别提有多高兴了。二人抱成一团。

    ……

    景王府。

    当龙景狂也听到追风转述的,那些关于东方恋的流言时,他气得跳脚。

    “什么,他们居然把恋儿说成这样?”紧紧的抓拳,龙景狂气红了眼睛,“查到是谁放的流言了吗?”

    “是……左相夫人。”追风说。

    “就知道会是她。除了她会这么费尽心思的对付恋儿外,不会有别人。追风,去,说本殿打算选景王妃了。不限门弟,希望凰城所有适龄的女子都前来报名……”

    龙景狂放言。

    追风吓了一惊,“主子,你……要选妃?”

    这可是真的,还是假的?

    “只有这样,才可以盖过了那些流言。”盖掉流言的最好办法并不是僻谣,而是用别的话题盖过了那些。

    “那主子,选妃是真是假呢?”

    追风想,如果是真的,皇后娘娘应该会高兴吧。这些年来,皇后娘娘其实是一直希望景王的身边有个女子陪伴的。

    只是景王一直说不愿意拖累了人家姑娘,皇后也便不勉强。

    “先这么说吧,至于真假,谁知道呢?”

    龙景狂绝然一笑。

    他的身子可以活到什么时候根本未知,而他的生辰就在这两天了。

    会不会逃脱不了宿命呢?

    其实他一直在期待那个日子,他不想面对的二十岁的生辰。

    他希望自己能战胜那个说了多年的,相当于他生命判决的宿言。

    ……

    一时间,关于龙景狂要选王妃的传言,便在凰城爆发开来。

    这个消息太震憾了,城的姑娘们都抢着要报名,以致于大家没有闲情继续讨论东方恋失贞不洁的话题。

    龙景狂虽然是病体,或许有些有身份地位的贵女考虑到种种,会对景王妃这个位置有些却步。

    但城的普通姑娘可不是这么想的。这可是个一步登天的机会。

    她们就是知道景王身体不好,贵女们或许会却步,普通的姑娘才有机会,因此更加主动热情的报名,希望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一改自己寻常百姓的命运。

    ……

    东方恋不贞,龙景狂选妃,是在同一天之内爆发的。

    而且从事件看,有策划的成份,这两件流言相继发生,引起了凰城各方势力的注意。

    首先,是七王府。

    “查明了,是左相夫人所为?”

    龙起津眸色深深。

    之前他一直不知道东方恋为什么要用尽力对付慕容以。

    但从慕容以对东方恋的种种作为来看,他懂得了。那是恨。深切的恨。

    不管她们之间关系如何,慕容以,都是东方恋的敌人。

    龙起津一向敌我分明,既然慕容以是东方恋的敌人,那也便是他龙起津的敌人了。

    其实他都已经准备好了还击,但是,赶不及龙景狂的速度快。

    “是的。我们正要按殿下的吩府,传出其他事儿盖过这件流言,可是景王府那边就行动了。”

    齐平道。

    “哼……龙景狂!”

    龙起津紧紧抓着茶杯,差点儿就要将那个厚厚的茶杯都捏碎了。

    “如今似乎不需要我们做什么了。没人再讨论东方小姐了。”

    齐平道。

    “欧阳秀也回府了?”

    “是。欧阳世子是刚刚才回府的。听说这些天来,他一直待在效外养伤。殿下,欧阳世子与六小姐回来,这一前一后……”

    “你想说什么?”龙起津的眼色更深了一些。

    其实,就算齐平不说,他也是有些怀疑。

    “殿下,要不要去查一下?”

    “查吧。有疑问不查清楚,也不是本殿的作风。”龙起津闭了一下眼睛。

    东方恋,但愿你没有欺骗本殿……否则……否则……

    本殿不知道要拿你怎么办了。

    ……

    左相府。

    恋阁。

    东方恋在用灵力帮东方冀解开被封住的灵慧二筋,可是一次次,她再次失败了。

    “怎么会?”

    东方恋也不免疑问,当初母亲的灵力并不是很高,以这种灵力封住的灵慧二筋,以她如今快到五级的灵力,应该能解开呀。

    “恋儿,不行就不要勉强了。”

    燕月映在一旁看得焦急。

    她怕东方恋透支了力气。

    这个女儿失而复得,她不希望再有任何损失。

    她自然希望自己的儿子东方冀能够正常起来,可是,如果这是天意的话,东方冀无法恢复正常,那也改变不了。

    “母亲,你当初只用普通的手法封住哥哥的灵慧二筋对吗,可是,怎么会解不开呢?”东方恋百思不得其解。

    “上古遗术博大精深,有许多微妙之处,也不知道差错在那里。恋儿,以后有机会再慢慢研究吧,你不要太勉强自己了。对了,你今天不是还要进宫?也该好好准备了。”

    燕月映抱着在她怀里不安份,象个小孩般不断扭来扭去的东方冀。

    这个孩子都二十了,可是还象个智商只有几岁的小孩般,燕月映万般无奈。

    “好吧,我不会轻易放弃的,母亲。你好好照顾哥哥。”东方恋叹息。

    她看着已是成人的东方冀,却瞥见他种种幼稚的举动,有些心疼。

    东方冀大概是肚子饿了,一直吵着要吃的,其实他刚刚才吃过,吃得满嘴都是。给他擦嘴,他也不愿意的,一直躲。

    “哥哥呀……你要懂事呀……”

    东方恋对东方冀有很无力的感觉。一个被封锁住灵慧二筋的人,是没有办法的吧,不知道东方冀有没有感觉到自己与正常人不同,还是他就认为自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

    ……

    下午,龙起津给东方恋送了一件漂亮的衣裳来。东方恋看着那件漂亮的衣裳,可是一点儿都不想穿。

    记忆中,前世,龙起津也给她送了一件这样的衣裳。

    她当时可是很高兴的就穿了起来呢。

    不过,那时候她都已经是七王妃了,也是这样的一场宫宴,她陪龙起津进宫,与种种势力周旋,替他争取着他想要的东西。

    而这辈子,她还是单身。这次宫宴,又会发生什么呢?

    “小姐,穿衣裳吗?”

    柳儿在旁边问。

    “嗯,穿吧。”

    虽然万分不喜欢这件衣裳,可是东方恋却知道自己得暂时委屈一下。

    ……

    当东方恋穿着自己送的衣裳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龙起津着实高兴了一下。

    “很好看。”

    他不吝地赞美着她。

    “谢谢。”

    东方恋在龙起津的帮助下,上了马车。

    同时出门的还有慕容以和东方画。但是东方恋都懒得看这母女俩一眼儿。如今她的注意力并不放在慕容以和东方画身上,就让这对母女得瑟几天吧,以后有她们哭的时候。

    “母亲,你看,这东方恋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贱人。那样的流言都无法打击她,七殿下还要将她当个宝贝。她有什么好的?”

    东方画看见龙起津亲自上门接东方恋,听说还送给东方恋一件很漂亮的金丝织成的衣裳,别提多生气了。

    那可是金缕玉衣呀,刀枪不入的,而且看着非常华美。

    “今天晚上,有她哭的时候。”

    慕容以那猝了毒的眼睛眯了眯,心中准备了对付东方恋的法宝。

    ……

    宽大的马车上。龙起津递给东方恋一杯香茶。

    “谢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