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08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我不能背信弃义。”龙起津却坚决的看着龙弘道,“父皇,我对一个女子有承诺,作为一个男人,一个皇子,如果连自己对女人的承诺,都可以不遵守,那么津儿立足于天地,还有什么意义呢?父皇的话,是圣旨,津儿自然知道。津儿也知道天家的事,便是朝政,许多事情容不得津儿自己做主。可是父皇,津儿还是请你收回成命吧,津儿只求你这么一件事。”

    龙起津咚一声跪下,他的话语很软,可是态度却是很坚决。

    龙弘隐隐含怒,“龙起津,你不后悔?”

    “父皇,津儿求你。”

    龙起津用力地叩首。

    安妃在旁边看得焦急,真是气死她了,恨铁不成钢。

    龙起津居然为了东方恋那个丫头公然与龙弘对着干,这不是让臣子们笑话么。以龙弘那样刚强的性格……

    安妃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龙弘的确怒了,只是皇后欧阳静拉了一下龙弘的袖子,含笑道,“皇上。或许,给津儿一些时间考虑吧。如何?”

    龙弘的确怒了,只是皇后欧阳静拉了一下龙弘的袖子,含笑道,“皇上。或许,给津儿一些时间考虑吧。如何?”

    龙弘的怒火奇迹般地消退了一些。

    可是,他不是这么好相予的人。

    仍然坚决地瞪着龙起津,“龙起津。不遵圣旨的下场,便是打入天牢,等待发落,没有人可以例外。即使你是朕的儿子。”

    “……”打入天牢?

    龙起津的确有些顾忌了。可是,回头看着东方恋,他又变得坚决。

    “陛下。”

    慕容以忽然间站出来。一个妇道人家在这样的场合下发言,大家都对她侧目。

    龙弘的目光也是很怒,这慕容以最好有重要的话要说,否则……

    “夫人,你添什么乱。”东方丰远一惊,顿时站出来要拉慕容以归位。

    可慕容以一甩东方丰远的手,跪下道,“贱妾有话要说。”

    “左相夫人,何事?”

    “这……刚才贱妇也听了个大概。七殿下看上我们家恋儿,贱妇自然是高兴。可是看见七殿下为了一个冒牌货而逆了圣命,贱妇徨恐,深怕这事儿会伤害了陛下与殿下的父子之情。所以有些话,贱妇不得不说了。”

    “冒牌货,你可是指……”龙弘顿时看向东方恋,那眼光是尖锐的。

    其他众臣看着东方恋的眼光,也饱含了质疑。

    “没错,陛下,这个女子她并不是我女儿东方恋。”

    慕容以的手指指着东方恋,她的话语令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东方丰远更是一时忘了反应,便是东方画,都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她觉得自己的母亲大概是疯了吧。

    东方丰远终于反应过来,急急的就伸手去拉慕容以,“夫人,你胡言乱语什么。恋儿,怎么会不是你的女儿呢?”

    东方丰远担忧的是,东方恋的身世秘密。难道这个慕容以真是疯了不成?

    “老爷,她是假的。咱们的女儿东方恋早就被掉包了。”

    慕容以继续说道。

    “母亲,我不明白呢。”东方恋终于为自己发声了。只是,她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反而非常淡定的对皇帝龙弘福了福身,“陛下,看来我母亲神志有些不清了呢。”

    “你就是个冒牌货。”慕容以指着东方恋,“你这个贱丫头,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冒充我的女儿东方恋?”

    “左相夫人,请注意你的身份。”龙弘那眼光也凝重地望着慕容以。

    “陛下,贱妇绝不敢愚弄你。贱妇请求陛下见一个人,那人……才是贱妇的亲生女儿,东方恋。”慕容以坚决道。

    事情进展到这里,东方丰远有些迷糊了,这慕容以不是要揭东方恋的身世,那是要搞什么名头呢?

    “准了。”

    龙弘道。

    于是,在万众瞩目之下,一个女子被戴上来了。当她揭去头的那层薄薄的头纱的时候,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因为她的长貌,居然与东方恋长得一模一样。

    “这这……”

    便是东方丰远都吃惊了,甚至有些点相信了慕容以的话。怪不得这半年多来,觉得东方恋便是变了个性子似的呢。

    便是东方丰远都吃惊了,甚至有些点相信了慕容以的话。怪不得这半年多来,觉得东方恋便是变了个性子似的呢。

    “陛下,这位才是我的亲生女儿,东方恋。而那位,却不知道是谁。贱妇也是最近才发觉这个女儿被掉了包。以前只是怀疑,一直不敢肯定,因为贱妇没有证据。可是,贱妇终于找回自己的亲生女儿了……恋儿……”

    慕容以伸手,激动地牵着“东方恋”……

    东方恋冷笑了一下,“你有什么证据,说明本小姐是假冒的呢,不许那个才是假冒的?”

    东方恋冷冷地瞪着慕容以。

    “我的恋儿,从来对我温驯有加,这一切开始改变,是在百花盛会那时开始的。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有所怀疑,为什么一向与我和睦的恋儿会忽然间对我这个母亲有所不喜呢?原来,查证之下却是,我的恋儿早就被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掉了包了。幸好我恋儿聪明,逃了出来,否则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而你这女人,勾引七殿下为你着迷,居然想成为七王妃,我绝对不能让你这个身份不明的女子得逞。”

    慕容以狠绝地看着东方恋。

    随后,又向龙弘请旨,“陛下,恳求你将这个恶劣的女子抓起来,严刑拷打。”

    “……”龙弘的视线在二个东方恋之间扫来扫去。其他人的反应也大抵跟龙弘一样,当然凭着慕容以的身份,加上两个东方恋,他们已经相信了大半慕容以的话。

    都用相当怀疑的眼光看着正牌东方恋,仿佛已经承认了那个冒牌的,才是正统。

    “哈哈哈……”

    东方恋冷冷一笑。

    她看向所有人,龙起津那有些怀疑的眼神,龙起昊、龙起沐、甚至龙起昊那不可置信的眼神……欧阳秀的淡定,龙景狂只是坐在那里喝茶,什么反应都没有。

    然而东方丰远却不知道该如何决断。

    这……到底那个才是他的女儿呀?

    “东方恋,你怎么说?”

    龙弘看向冷笑着的东方恋。

    今天发生的事情令龙弘及所有人吃惊。

    “我倒是想问问,这位小姐,你脸上的皮牢固不牢固呢?”

    东方恋一步一步走向那假冒的女子,手一伸就要撕上那女子的脸。

    慕容以胸有成足,“你别作困兽之争了,这才是我的恋儿,她是真的……如果你伤了她,那本夫人会……”

    慕容以挡在东方恋之前,不让东方恋碰那冒牌货。

    东方恋止步,回头,望向龙起津,微微一笑,“殿下愿意做我的证人吗?”

    “……”

    龙起津不语,因为他也有些拿不准。

    “殿下。”

    东方恋一步一步走向他,几乎是附在他的耳边道,“你爱的,到底是谁呢,东方恋的身份,被认可的身份,还是,我呢?”

    “你是谁?”

    龙起津的声音有些颤抖的。

    今天的一切,出乎他的意料。他料想到这场宫宴必会有事情发生,他甚至也猜测过自己有可能与龙弘或龙起昊对上……

    今天的一切,出乎他的意料。他料想到这场宫宴必会有事情发生,他甚至也猜测过自己有可能与龙弘或龙起昊对上……

    他都有准备了。

    可是,两个东方恋?他没有想到。

    “你觉得呢?我是谁。”

    东方恋笑了笑。

    “你……你是恋儿。”龙起津不敢肯定她是不是正牌的东方恋,可是,却是在百花盛会上,他认识的那个她。

    但慕容以说,东方恋就是在百花盛会那时开始被掉包的……

    而龙起津也在想,他需要的是东方恋被认可的身份呢,还是……眼前的她?

    只一会儿,他就下定了决心。“是你,恋儿。”

    是的,他爱的,就是眼前的她呀。如果是看上她的身份,那么他也可以选择别人,而不是她。

    跟她身份相当的贵女又不是没有,欧阳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选项吗?

    可是,只能是她。

    就算,她不是东方恋。

    “父皇,我做证,这个才是我一直以为认识的恋儿呀。”

    “七殿下,你不要被她迷惑了。她不是我的女儿东方恋。”

    慕容以抓狂道,甚至扯出了东方丰远,“老爷你倒是说句话。”

    “我……”

    东方丰远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一头雾水中。

    只是慕容以今天的作为他是不喜的。

    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个女人要将他这个当家的瞒得滴水不漏?

    专挑在这个时候,在龙弘的面前,在龙起津再次争取东方恋的时候,暴发?

    “左相,你怎么说?”

    龙弘看着东方丰远。

    “臣也认不出,那位才是我的女儿了。”东方丰远瞧瞧两个东方恋长得差不多,只是一个人的粉厚了些,另一个人,清新些。

    可长相,却是一样的。

    神情,不太相同。

    正牌东方恋有些冷,而那个东方恋却是挺温柔的,就是一个乖巧的大家闺秀。

    若按常理,乖巧的才是正统的,不是吗?

    可是这段时间与东方恋的接触,东方丰远倒宁愿聪明的那个才是他的女儿。

    不管怎么说,能给他带来利益的,才配当他的女儿不是吗?

    况且从刚才龙起津的维护来看,七殿下看上的,便是那个他所喜欢的女儿。

    “还有谁要替东方小姐作证呢?”

    龙弘看了一眼下面的人。

    龙起沐站起来了,“我也跟七皇弟认为的一样,这位才是我们在百花盛会时,认识的东方小姐。我们无法判定她就是正牌的,可是,她却是我们一直以为,认识的。”

    “对。”

    龙起昊站起来说,“我与六小姐喝过几次酒,六小姐酒量好得很。”

    “我的恋儿不会喝酒。”

    慕容以叫道,同时有些高兴,“六殿下,你说这个女人酒量很好?”

    “是呢。”

    那是实情,龙起昊也不太会隐瞒这个。

    “可是,我的恋儿是滴酒不沾的呢,这个事儿左相府的人都知道。”

    慕容以再次推出了东方丰远,“老爷,你说是不是呢?”

    “这个……恋儿以前的确是不喝酒的。”东方丰远道。

    慕容以再次推出了东方丰远,“老爷,你说是不是呢?”

    “这个……恋儿以前的确是不喝酒的。”东方丰远道。

    慕容以得意……

    可,东方丰远又接着说,“但喝酒这个东西是随时都可能改变的。我也不能说酒量好的人便肯定不是我的女儿了。”

    “你……”

    慕容以顿住,这东方丰远是不站在她这边吗?

    好,她还有别的招数。

    “我说了,我女儿是在百花盛会的时候被掉包的。以前,恋儿可从来没有出席过公开的场合,所以认识她的人并不多,可是,有一位,我却是经常带恋儿去窜门的,那便是……镇国公,恋儿的外公。”

    慕容以扯出了自己的父亲。

    慕容子雄也是有些怔愣……这,慕容以闹出这么一出,他之前也不知道呀。

    可是,慕容以好歹是自己的亲女,加上如果自己也不帮她,这戏是不是唱不下去了?

    “是。”

    镇国公慕容子雄说,“臣印象中的恋儿向来都是乖巧的,所以,这个才是东方恋。”

    慕容子雄指着那象木桩似的站着的女子。

    那女子,缓缓一笑。

    “谢外公的认可。我确实才是恋儿。”

    那女子的声音,也与东方恋一模一样。

    “你找再多的人为你做证都没用。”慕容以冷冷地看着东方恋,“是,他们所认识的,确实是你这个贱人,因为你是在百花盛会那时,才取代了我的恋儿的。可你,却不是我的恋儿。他们认识的你,只不过是一个冒牌货。冒牌的便是冒牌的,再多的人认可你,但我不认可,左相府不同可,也是没用。你不是我的女儿。”

    “本王,是早就认识了东方小姐的。在百花盛会之前。”

    忽然间,一直沉默的龙景狂站了起来。

    “景王?”

    慕容以盯着他,这龙景狂也要为东方恋作据吗?这贱丫头……真是不得不除了她。

    “景王什么时候认识了我的恋儿呢,恋儿向来安分守己,她也不会乱跑的。若是在百花盛会之前,本夫人又不陪在身则,那景王认识的,肯定还是这个冒牌的。”

    “本王可不管她是不是冒牌的。”

    龙景狂似乎一点都不介意眼前的东方恋是真是假,“本王只知道,是她救了本殿的性命,这点倒不会有假。

    “就算她是假的,可她,是本王的救命恩人。谁若要她的命,便是要本王的命。想要本王命的人,本王会先要了他的命!”

    龙景狂看似无害地瞪着大家,但所有人,包括慕容以,都打了个寒颤。

    龙景狂,他这样护着东方恋,这力量太强大了。他是景王,谁敢要了他的命?

    如果有后悔药吃,慕容以也想就此打住,不要继续下去了。

    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开始了,那能由得她说结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