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40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本小姐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两张长得完一样的脸。”

    东方笑笑了笑,指着那冒牌的东方恋,“本小姐认为,她只是易容。”

    “易容?”

    对于这个慕容以有绝对的信心

    “易容?”

    对于这个慕容以有绝对的信心,因为她也是个谨慎的人,她可是摸过那女人的脸的,那可是真的皮,不是易容术。

    “皇上,皇后,若不信,可以派人来验证恋儿的脸……”

    慕容以急于将东方恋置之死地。

    就算有龙景狂的庇护,东方恋不会死,可是却落得一个身份可疑的下场,这足够她打击到东方恋了。只要左相府内没有那相碍眼的贱人,她便觉得舒服多了。

    “皇上?”皇后欧阳静,也是觉得今晚的事儿很意外的。

    她跟所有人一样,想知道真相。

    “查。”

    皇上一声令下。

    于是,便有医女走向那女子……医女小心谨慎的在那女子脸上摸索着。

    开始,找不到易容的痕迹。

    好一会儿后,在慕容以认为自己胜利之时,医女一惊,从那女子脸上撕下一张薄薄的皮。

    那女子知道败露,立马徨恐的下跪……“不关民女的事,不关民女的事,是……是左相夫人指使民女的,是她让民女易容的……”

    慕容以一惊,“怎么会?”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被撕了皮,与东方恋只有几分相象的女子。

    而那女子,声声指向她。

    “太好了,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假的就是假的,冒充不了真。陛下,皇后娘娘,各位大人,你们仔细瞧瞧,你们觉得她是东方恋吗?她是小女子吗?”

    东方恋笑笑,嘲弄地看向那个女子及慕容以。

    是的,这个局有些简单,可是却令晕了头的慕容以中计了。

    慕容以急于想到对付她东方恋的法子,她便吩府淡一,助了慕容以一下。

    东方恋想到前世,自己可是被慕容以安排的一个假冒的女子所害……

    于是,便想到利用这招,让慕容以以为这个世上有一个女子长得象她,并急于利用这个女子取代她……从而,犯了错。

    这是多么简单的局呀,可惜,慕容以太心急了。以为利用这个女子取代了她,便是可以除了她东方恋。

    还可以将正牌的她打入地狱。

    如今,可是谁进了地狱呢?

    东方恋笑眯眯地看向脸色发白的慕容以,“恋儿真的不知道母亲原来是如此讨厌我的呢,好歹我也是母亲的女儿呢。虽然比不得五姐姐讨母亲欢喜,可是一个母亲如此陷害自己的女儿,甚至恨不得自己的亲女死,这样,可是太歹毒了。还是受封的一品夫人呢。”

    东方恋笑了笑。

    “不……不……不是这样的。贱人,你这个贱人……你,设计我。”

    慕容以缓过神来了,知道自己中计了。

    可是,太迟了。

    想不到呀想不到,精明如她慕容以,却中了这个鬼丫头的计谋。

    其实这个计谋算不上高明,只是慕容以一直以为东方恋是失踪了的,甚至是……死了的。所以她在集市上见到“东方恋”,还走过去骂了这个死丫头一顿。可是“东方恋”一脸茫然,直称慕容以认错了人……

    过后不久,慕容以又听到东方恋平安归来了,竟是到了七王府。

    过后不久,慕容以又听到东方恋平安归来了,竟是到了七王府。

    在亲眼看见东方恋回府之后,慕容以顿时想那街上那一幕,便去派人查了那女子,却在效外一处农家找到了那个女子。

    慕容以亲自摸过那女子的脸,是真的。

    还派人查过那女子,那女子确实在那里生活了十六年,她一直就是这个长相……

    原来,这一切都是策划吗?

    看似简单,却是一个相当精密的,利用了她心理,又周密安排好一切布局。

    慕容以忽然间,浑身发抖。

    太可怕了,她深信当时自己亲手摸的那张脸,是真的东方恋,因为没有易容的痕迹。至于后来就完是局,她掉入了陷井。

    刚才她还以为自己胜利了,可是形势居然瞬间逆转。

    这个东方恋居然……这么轻易便打败了她这位镇国公府的嫡长女。

    她可是贤慧与智谋并存的左相府正牌夫人,堂堂一品夫人,怎么可以败在这个丫头手上?慕容以充满了不甘。

    “左相夫人,你怎么说?”龙弘望向慕容以的眼神,充满了生冷。

    而对镇国公府,龙弘也有了一些不愉快。

    “父亲。”

    慕容以赶紧向自己的父亲慕容子雄求救。

    但慕容子雄这时候,却恨不得与慕容以做切豁。这女儿向来聪明,怎么今天就……裁了呢。

    慕容子雄一巴掌,甩在慕容以的脸上,“逆女,你居然……居然陷害自己的亲女,你简直,简直不是人。为父还差点儿做了你的帮凶,你如今要将为父置于何境地?”

    “我……”慕容以惊了。

    可是又低低地笑了。

    这,趋利避害,原是人的本性。

    堂堂镇国公,她的父亲,在朝政打滚这么多年,更是深深地知道这一点。

    所以,她其实并不怪慕容子雄。

    她失败了,为了保存家族,她也应该与慕容子雄做切割才是。

    可是,慕容以明知道东方丰远也不会站在她这边了,她是不得以,才想巴着镇国公府这棵大树的。

    龙弘盛怒,“慕容以,镇国公府嫡女,左相府夫人,一品诰命夫人,行为不端,今天朕便削了你这一品诰命夫人的称号。东方丰远,朕令你将你夫人带回府中,好生管教。做母亲的,纵然再恨自己女儿不听话,可虎毒不食儿,怎么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儿。”

    “臣谢皇上隆恩。”

    东方丰远拉着慕容以跪下。慕容以觉得自己丢脸透了,可是又知道自己不能再争辩……但众人看她的眼神实在令她受不了。

    于是,她咬了咬牙,站了起来。

    “陛下,贱妇还有事情要禀报,这东方恋她根本不是贱妇的亲女……”

    啪!

    东方丰远一掌甩在慕容以的脸上,这次他可是肯定了,慕容以是要将东方恋的身世,公之于从了。他绝对不能承受这些。

    “闭嘴。你今天闹得还不够吗?画儿,扶你母亲回府,不许她出府。”

    东方丰远严厉道。

    “这……爹,母亲?”

    “这……爹,母亲?”

    东方画也蒙了,其实今天慕容以做的这一切,东方画都是云来雾里的,她也不知道今天的安排。

    东方画忽然灵兴一闪,“陛下,我觉得,我觉得我母亲是撞邪了,有点东西叫降头,听说被下降的人,会神志不清,还会做出莫名其妙的事情。平时母亲不是这样的,臣女令皇上彻查,我母亲肯定是……遭人暗算了。”

    东方画跪了下来。

    东方丰远一听,也不争辩。

    而慕容子雄也一个激灵下跪,“对呀,皇上,我这女儿平日里不是这样的,她不知道多么疼爱恋儿呢,怎么会对自己的亲女下手,还胡言乱语这些,恐怕真如画儿所说,是中了恶人的降头呀。臣也恳请陛下彻查这件事儿。”

    ……………………

    东方恋眼一眯。哈哈,降头,亏东方画想得出这个理由。

    不过这贱人还有些小聪明,以前真是小瞧了她了,以为她只是徙有其表。

    也是,前世能在她的眼皮底下,做出那些事儿的,会真的那么愚蠢吗?

    慕容以傻怔在那里,只一言不发,甚至是摆出一副痴傻样。

    她知道如今自己不争辩,才是上策,就权当自己中了降头吧,那样可以博得人的同情,她还能翻身,还有一线生机。

    “欧阳世子,才学满天下,你不是也懂得些盅古之术么?对于降头,有了解吗?”龙弘一时看向学识丰富的欧阳秀。

    “是,陛下。秀这便察看左相夫人,看看她是不是真中了降头。”

    欧阳秀下去,对慕容以观察了一番,又令人取来刀子,对慕容以说,“夫人,有所冒犯,秀要取一些你的血来做判别。”

    “世子尽管取吧,我母亲她不太正常了。”东方画赶紧道。

    欧阳秀令人执起慕容以的一只手,取了些血,然后将血,融入一碗水中……

    水,是没有变化的。血,是正常的。

    因此可以轻易做出判别了,“这是一碗化了降头成份的水,陛下,如果人中了降头,取血,融入这碗水中,水的颜色是会显示黑色的,可是左相夫人的血液,很是正常。陛下,所以……秀断定她,并不是中了降头。”

    “那…………有没有可能是盅术之术的呢?”

    东方恋在旁边笑笑。

    是的,今天这样她便觉得够了,把慕容以迫急了,可能会抖出她的身世,虽然慕容以并不知道她与前朝有关,但只要慕容以说她不是她生的,她生母可疑,这就足够引起龙弘的重视。所以东方恋决定饶她一马了。

    “这……若是盅术,需要再检查一次。”

    欧阳秀又开始检查,这次,他拿了一些盐水洒在慕容以的伤口上。

    只见那些伤口出现了一些可疑的小虫子,虫子看起来非常恶心,也有些可怕。

    所有人都震惊了,便是慕容以自己,都震惊了,眼眸一下子瞪得顶大……

    “莫要再欺负恋儿。”

    欧阳秀附在慕容以的耳边说………

    “莫要再欺负恋儿。”

    欧阳秀附在慕容以的耳边说,“本世子对你下了盅术,这些虫子将会啃食你的骨血,若是没有按时服下解药,一月一次,那虫子啃咬时,将会相当痛苦呢,夫人。死,还是轻了的。若是生不如死,才是更可怕呢,夫人。”

    欧阳秀觉得自己对人从来没有这么恶毒。

    可是他无法对慕容以和善。

    因为今天如果让慕容以的计谋得逞,东方恋的下场即使不死,也很悲惨。

    太可怕了。

    他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儿发生。

    ……

    因此,在欧阳秀宣布慕容以真是中了盅术的时候,慕容以只能噤声,不能发作。这欧阳秀也站在了东方恋那边,真是个勾尽天下优秀男人的贱女人。慕容以可恨透了。

    ……

    同时,东方恋也是不能原谅自己。

    她曾想无论她与慕容以,龙起津的斗争多么惨烈,可是绝对不要连累到欧阳秀,想不到今天把他卷进来的还是自己……

    是她的一句中了盅,令他帮她作弊。她刚才说的时候,大意了。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世,保护母亲,还有哥哥……

    却将欧阳秀拖进了水。从这一刻开始,欧阳秀再也不能置身置外了。慕容以,将会恨上欧阳秀,对付欧阳秀的……

    东方恋,你这是做了什么。

    她的心,在淌血……也后悔不己。

    ……

    慕容以闹出来的事情告一段落,而那个冒充东方恋的女子也被带了下去,将会接受大理寺那边的审问。

    这女子是淡一及花儿推荐给东方恋的人,是训练营那边的绞绞者,也挺有本事的。

    相信在淡一的帮助及里应外合下,定能安离开大理寺。

    因此对于那女子的下场,东方恋倒不太担心。

    ……

    宴会继续着。

    皇帝毕竟是皇帝,似乎没有受刚才的事情所影响,仍然布局着他的政治联婚大计。

    “津儿,你可是想清楚了,是拒绝与慕容家的丫头成亲,还是接受了这桩婚事?”

    龙弘此刻想的也许不只是婚事本身,而是龙起津还会不会听他的话,所以才如此坚决。

    东方恋想,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龙起津如今骑虎难下。

    可是,他会做出什么选择呢,真的好期待呀。

    接受成亲,那么等于放弃了她东方恋。拒绝成亲呢,那便得打入天牢。以龙起津的性子……

    “父王。儿臣不可以有别的选择吗?”龙起津开始打起了悲情牌,“儿臣身为皇子,难道不可以娶自己喜欢的女人吗?”

    “就因为你是皇子,享受着天下人的供养,所以才要付出更多。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子,这本来是天下人都可以的事情,但是,你却不行。”

    龙弘锐利的看着他。

    “为什么呀,父皇?”

    “作为一个皇子,甚至是将来可以为百姓谋福址的人,他的婚姻,也是要做出妥协的。你是皇子,朕不止要让你和慕容家的丫头成亲,将来或许你还会娶进别的公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