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700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好多人都好奇我的经历,但是,我却说不出口呀。可是五殿下,恋儿不后悔与你的相遇。”

    东方恋微笑地看着他。

    “好多人都好奇我的经历,但是,我却说不出口呀。可是五殿下,恋儿不后悔与你的相遇。”

    东方恋微笑地看着他。

    “谢谢。我但愿与你是一种更美丽的相遇,如果我们不是在百花盛会上,不是让陆能一言断了我们不合适,是不是会有另外的可能呢?更早之前认识你,或者晚一些。”

    龙起沐感觉有些遗憾。

    “生活就是如此的呀。或许,重来一次也会是如此的,五殿下。”

    两世,他们都是在百花盛会上认识的,重生之后虽然她改变了一些东西,但是许多东西仍然是没有改变。

    那就是她与欧阳秀,龙起沐,龙起沐都是在百花盛会上认识的……

    唯一的意外应该是龙景狂了。

    她在百花盛会之前,便认识了他。

    “是吗,是老天爷没有给我们缘份吗?”龙起沐感觉有些不甘。

    “五殿下,你这么说,我会觉得你是非我不可的。我会有负罪感的哦。”

    东方恋尝试以风趣的口吻打趣着,淡化着。

    龙起沐却道,“就算我是非你不可的,恐怕都没有机会了吧。”

    “五殿下……”

    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了。

    这个男子,她一直把他当好朋友。无论是前世今生。

    所以,希望他会幸福。

    希望这辈子他可以有个新的开始,一个深爱的女子。

    但那个女子不要是她东方恋。她并不适合他。

    “五殿下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这是恋儿对你唯一的请求了。”

    “你说吧,如果我可以做得到。”

    “一定要幸福。不要执著。”

    东方恋知道这样的话说得太轻易了,不过是一句话,但这句话却代表她的心思与祝福,“如果你不幸福,身为朋友的我,看得也很揪心的。特别是,有人因为我而不幸。五殿下,我是一个过于复杂的人。并不适合你。”

    “恋儿……”

    龙起沐顿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她居然是真的关心他的,或许,这便够了……

    “给我弹首曲吧,五殿下。弹你,最擅长的那首……蝶恋花。”

    “你怎么知道我最擅长这首?”世人都以为他最擅长清心乐,最爱清心乐,因为那是他的神来之作,广为流传。

    “你听我弹过吗,蝶恋花?”

    “有次在王府外面,听到你弹。我想应该是你弹的。很好听。那种感情……应该是你最爱的曲子了吧。”

    “那你知道蝶恋花,是什么时候创作的吗?”他深深地看着她。

    “何时?”

    一直好奇,前世就好奇,他为什么会说蝶恋花才是他最喜欢的曲子。

    明明世上都以为,他最爱最引以为豪的是清心乐……

    可是,有一次,他喝得多了,却对她说,“恋儿我给你弹一首我最爱的曲子吧,蝶恋花……”

    她听过一次,终生难忘。

    因为蝶恋花……怎么说呢,那种乐意会令人完沉醉其中。甚至感觉到幸福……的味道。

    他给她弹的时候,是她的生辰,那天龙起津送了她一份大礼,是她很喜欢的,龙起津送她的礼物让她感觉自己受到了重视。

    他给她弹的时候,是她的生辰,那天龙起津送了她一份大礼,是她很喜欢的,龙起津送她的礼物让她感觉自己受到了重视。在那样的心情之下,再听到蝶恋花,东方恋便觉得应景了。蝶恋花,是她心情的应和。

    那时,她的眼中只有龙起津,没有想到更多。

    ……

    “恋儿,蝶恋花,是在百花盛会之后,我才创作的。灵感是,你……”

    龙起沐看着她,专注的眼神。

    “我?”有些意外。

    蝶恋花与她能扯上一毛钱关系吗?

    “恋儿,在没有遇见你之前,其实……我一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一见钟情这回事,诗人说的那种……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那种境界我是不能相信,也是不能体会的。

    “生于深宫,我只想着能一生安好,便可。至于其他的一些奢侈的东西,最好不要幻想。什么爱情,那不过是父皇眼中的政治利益的结合。

    “我们皇家子弟这一生,真正娶得如意之人并幸福一生的又有几个?既然不能相爱,便不要去爱。所以为伊消得人憔悴这种事情,我一辈子都不希望发生,也不想去相信。

    “但是,爱情这种东西就是这么可恶,你越是不相信它存在的时候,它便以最出奇不意的方式出现在你面前,让你相信,否定不了它的存在。

    “我,就是这样一个遭到报复的人。它让我对你一见钟情,让我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却连幻想都不可以拥有……

    “所谓命运,命理,多么残酷,命理师廖廖的一席话,却判定了我们二人的命运,毁了一桩尚未开始却已经结束了的婚姻。”

    龙起沐对许多事情是看得透彻的,也因此他虽然生于皇室,整天都泡在权利和争斗中,却可以将自己打扫得如同世外的高人一般干净,不染纤尘。

    除了吃,喝,拉,撒……其他的,他基本已经是一个无欲,,无求了的人。

    他甚至想如果这座皇宫待不下去了,可以离开的时候,他或许可以考虑去修行。就算不是出家,做个带发的修道士,行遍天下,传宏佛法什么的,也未尝不可。

    可是如今,他却陷入了七情六,,,欲中,深陷的不能自拔。

    他,或许将自己想得太超然了。因此那些东西就狠狠的惩罚了他。

    “……”

    东方恋无言以对。忽然间所有的一切话语她都觉得是那么的渺小,无能为力。甚至对龙起沐可能是一种亵渎与伤害。

    其实他看得很透,他懂得很多,他的自控力也很好。他并没有去怪责命运,如果命运是不可以改变的。他或许也会去努力,如果命运是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

    “五殿下,你是不是喜欢我呢?”

    “你说呢?”

    他看着她。

    东方恋笑了,“五殿下,不管你对我是怎么样的感情,只要你喜欢。就继续吧。”

    “可以吗?”

    “当然。只是,如果我不回应,你会伤心吗?”

    “我尽量不去伤心。”

    “当然。只是,如果我不回应,你会伤心吗?”

    “我尽量不去伤心。”

    ……

    两个相视一笑。

    而后,便没有继续交谈了,只有那一首叫《蝶恋花》的曲子响起。

    前世,那首曲子只是当时东方恋对龙起津种种感情和深爱的应和。

    因此她觉得那是快乐的,幸福的乐章。

    但如今,这首曲子却令她听出了一些哀伤的味道。

    那仿佛是龙起沐的心情。

    原来,他当时弹奏蝶恋花的时候,是这样的心情呀……

    龙起沐,抱歉,我都不知道呢,原来你对我的感情也这么深。一见钟情什么的,还真是害人不浅呀。

    她在心里感叹道。

    ……

    马车之外。

    那一排的车队长龙中,听到龙起沐蝶恋花的人并不少。

    他们都是第一次听龙起沐弹这首曲子,因为在公开场合他一般都是弹的清心乐。

    龙景狂的心莫名烦躁,“追风,五皇叔那是弹的什么曲子?”

    “不知道呀,主子。”赶车的追风说,“从来没有听过五殿下弹这首呢。”

    “那低低低低的,象是情人的哼诉……”

    这种感觉令龙景狂相当不爽。

    他有些后悔自己因为搁不下面子,没有提出送东方恋回府了。让龙起沐与东方恋有了独处的机会。

    “五皇叔也真是的,他自己明明是个有婚约的人了,怎么还对女子弹这种曲子,居心何在。他也不怕李小姐会误会了。”

    李雁闻的马车可也在不远处,一定也听到了吧。可是龙起沐却是弹得这般毫无顾忌。

    “主子,你不是说再也不关心六小姐私人的事情了吗,帮她,只是出于你俩的合作关系什么的吗?”

    追风道。

    “我那有说过这样的话?”

    龙景狂抵死不认了。

    “主子,明明你说过的。”

    “闭嘴,本王没有说过。”

    第一次,龙景狂对于自己的话,言而无信了。

    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他真的想放下的,可是,该死的……为什么放下却是这么的难呢?

    ……

    太尉府的马车上。

    “哥,这是什么曲子,怪好听的。从来不知道五殿下除了清心乐,别的曲子也是这么动听,还以为他琴圣的名号有点儿夸大了呢,只是一首清心乐,至于吗,可是这首……”欧阳香的唇角上扬,“却是相当的动听。”

    “能够取悦女人的,打动心弦的,是情曲吧。”

    欧阳秀喃道。

    “什么?”

    欧阳香眼睛一睁,有点惊恐,“难道说五殿下对东方恋那贱人?”

    “香儿。”

    欧阳秀脸色不好,“恋儿她不是坏人。”

    “她还不坏?她害得,我们太尉府差点儿失去了你。你不知道这些天,爷爷有多伤心。还有香儿有多么自责……”

    欧阳香嘀咕道。

    “那是我愿意的,我愿意去救她,无怨无悔。”

    “可是哥哥,你回来后,她也没有来府里看你一眼儿呀,根本不把你当重要的人,你还要这么维护她,值得吗哥哥?

    “其实我真不明白你们男人的眼睛,都是怎么长的,若说她美得天下无双,引得男人狂热痴迷,那我无话可说。

    “其实我真不明白你们男人的眼睛,都是怎么长的,若说她美得天下无双,引得男人狂热痴迷,那我无话可说。

    “可她不是呀,她那个嫡姐东方画的容貌都在她之上。若说她才智无双,男人另眼相看,那我也服了。

    “可是百花盛会之上,她一项才艺都没有表现,所以她的优点在那里?就是她冷冰冰的,象是别人欠了她八百万的表情?”

    欧阳香越说越上火。

    “……”

    欧阳秀也无奈叹息,“是呢,她的优点……到底在那里,我也不知道……”

    只是觉得当第一眼对上她的时候,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听着龙起沐的曲子,欧阳秀也心头一动,想吹笛相和的,可是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笛子。是呢,今天出门的时候没有带。

    不自觉的,随着那蝶恋花的乐曲,欧阳秀想了想,便开口唱……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边……

    从未走远……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边……

    从未走远……

    ……

    欧阳秀的歌,龙起沐的琴声,扰得龙景狂无比抓狂,他甚至低低的咳了起来,快要病发了。

    “这两个……骚包男,我……我要杀了他们。”龙景狂恨恨地道。

    “主子,是你自己不够上道呀,对女人就是要够温柔和厚脸皮的……”

    “我还不够厚脸皮吗?”

    龙景狂想到自己也曾对东方恋唱过《凤求凰》的。还有,他甚至对她说过不管多久,他都会等她的,只要他活着。

    可是那个女人,还是对他不屑一顾的,他能如何?一哭二闹三上吊吗?

    如今欧阳秀和龙起沐这两男人……真是令他大开眼界了。

    原来对女人求爱,可以用这样的方式。看似婉转,却唱得人尽皆知,弹得人尽皆知。

    哈哈,居然龙起津这个“正牌”的还没有在场。如果龙起津在场,见到此场面,又会是如何的精彩呢?龙景狂都要叫绝了。

    “主……主子呀,你别笑了,怪吓人的。”追风听到龙景狂一边笑一边咳,满是担忧。唉,这么下去他们主子的身体,可怎么受得了。原就是不能受到刺激的身体。

    ……

    东方恋也是听到了欧阳秀的歌曲,前世今生她是第一次听到他唱歌,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唱的还是那么美丽的歌词……好象很应景呀,很写真,似乎那就是他自己的写照。而且与龙起沐的曲配合得天衣无缝呢……

    ……

    龙起沐终于弹完了那首蝶恋花,原以为这会是自己一个人独享她的时光,就算他得不到她,可是至少这一首蝶恋花的曲子,还是属于他独有的吧,想不到,还是不行。

    龙起沐终于弹完了那首蝶恋花,原以为这会是自己一个人独享她的时光,就算他得不到她,可是至少这一首蝶恋花的曲子,还是属于他独有的吧,想不到,还是不行。

    欧阳秀中途杀了进来,还给他镇了那么优美的词,真是……令人叫绝。

    即使他不喜欧阳秀,但却不能不欣赏这首词以及欧阳秀歌声演绎。

    这欧阳秀作为苍凰大陆的七大才子之首,那才学更胜他一分。

    龙起沐没有太强的名利欲,可是作为一个喜欢诗词歌赋的人,他自然希望自己独树一帜,甚至是那个巅峰。

    但欧阳秀打破了他的神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