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19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很好的词。”龙起沐赞叹说。

    “词好,曲好,人更好,就我不好。”东方恋微微叹息。

    唉,欠下的债,该如何还。

    “恋儿觉得欧阳世子这人如何?上次仙女湖事件欧阳世子可是不顾性命去救你。既然恋儿的心不在七弟心上,莫非?”

    龙起沐开始有些猜测。

    “我欠他……一个承诺。”东方恋的唇角挂了朵浅笑,“所以,如果他想要我兑现那个承诺,我是会兑现的……”

    “什么承诺?”

    龙起沐居然觉得自己紧张起来。

    “嫁给他的……承诺。”

    “……”轰!果然是……欧阳秀吗,她喜欢的男子,是欧阳秀?!

    “这与爱无关。”东方恋解释说,“又或者已经超越了那些界限。我的心中已无爱,无情,可是我也需要朋友。五殿下,你是朋友,欧阳秀也是朋友。只是,他是我一生都不可以抛弃的,和背叛一分一毫的朋友。”

    “欧阳世子真幸福。”龙起沐笑了,“他前世肯定对你万分的好吧,所以今生你来报恩了。”

    “你怎么知道的?”

    东方恋打趣道。

    她当然晓得龙起沐并不是真的知道她重生的事情,他也只是一种比喻。

    “欧阳世子,太幸福了。”龙起沐羡慕着,又隐隐的有点……妒忌了。

    “可是,秀不会的吧。明知道我心中无爱,他那样完美的人,对爱情又要求完美,是不会屈就娶了我的吧。不会的吧。”

    东方恋觉得自己配不上欧阳秀了。真的配不上他的美好。

    “欧阳世子知道吗,你的心情。”

    “好象说过一些。但是,唉……”

    东方恋微微叹息。

    许多东西并不是能一言蔽之的。她与欧阳秀之间,还没有走到那一步呢。

    她不介意嫁给欧阳秀,可是但愿他不要卷入她复杂的生活中。

    这一世只希望,他安好。便足己。

    ……

    左相府。

    今夜宫宴里所发生的事情,对左相府,尤其是对慕容以来说,便是用“狂风暴雨”来形容也不为过。

    慕容以惨败,被带回左相府之后,便是沉默着一言不发,等着东方丰远前来质问。

    可是等了一夜,那个男人居然不来。

    而东方画因为有些担忧慕容以,便一直守在她身边。

    “娘,为什么那些事情,你之前都不与我商量一下呢?”

    东方画觉得自己娘亲一直深谋远虑,是她的依靠,可是今天……娘亲居然会败在东方恋那个小贱人的手里,不应该呀。

    东方画觉得自己娘亲一直深谋远虑,是她的依靠,可是今天……娘亲居然会败在东方恋那个小贱人的手里,不应该呀。

    “画儿。”

    慕容以深吸一口气,抑制了一下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

    事己至此,看来她也只能接受了。

    她慕容以是绝对不会因为一次打击,就倒下的。虽然陛下削了她一品诰命夫人的封号,可她如今还是左相府的夫人,她还有稳固地位。

    “娘之所以不对你透露半分,也是怕万一有什么事儿不要连累到你。”

    慕容以对东方画,是极爱的。东方画,那是她的心头肉。

    “娘,今天晚上我们是不是被东方恋那个贱人设计了?”

    东方画也看出名堂了。她并不笨,只是一来以来有慕容以为她张罗着,凡事不需要她操心和用脑子,就显得她虚有其表。

    可是今天晚上慕容以的惨败,似乎提醒了东方画一些东西。

    她以后要靠自己才成,得多花一些心思对付东方恋,不然是整不倒那个贱人的。

    今天晚上,东方画可是看清楚了,支持东方恋的人很多。

    其中龙景狂便是那个最大的力量。

    龙景狂居然用性命去维护东方恋,恐怕只要他在一天,东方恋就不可能倒台。

    龙景狂的身体似乎也是时好,时不好,到底那个病猫子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性命呢?虽然天下第一美男就这样殒灭,有些可惜,但东方画实在也不希望龙景狂多活着了。

    “画儿,娘要你知道,一时的成败并不能代表什么。谁能笑到最后,才是胜利者。”慕容以冷哼一声。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爹也不表态,甚至连责问也懒的了,看来,以后在这个左相府,我们母女要相依为命了。”

    慕容以冷道。

    “不会的,娘,爹或许只是忙。他忙过之后就会过来了,爹一直是这么看重娘亲。或许爹会对娘亲你有些生气,但画儿相信只要娘亲对爹认个错,他就会原谅了你的。”

    “不会的。”

    慕容以摇摇头。

    一直以来,她不想与东方丰远把关系弄僵,好歹是夫妻,东方丰远身为左相,权势滔天。

    她本可以依靠那个男人,这些年来也一直都是这样的。

    但是她知道,东方丰远是不允许她动东方恋的。她可以虐待,可以差别对待,但却不能置东方恋于死地。

    如今,她动了这个念头,东方丰远便看得清楚明白了,任凭她怎么解释,也消淡不了东方丰远那颗对她远离的心。

    “娘,那以后……我们怎么办呀?爹如此也不看重我们……”

    东方画忽然感觉有些悲伤。而今天晚上的情况看来,镇国公府,外公家,看来也不是事事都会站在她们母女这一边的。镇国公府,也有镇国公府的立场和需要守护的东西。

    “靠我们自己。”

    慕容以握着东方画的手,也是为自己加油打气,“画儿,你听娘细说,我们反败为胜的筹码在于……七殿下。”

    慕容以握着东方画的手,也是为自己加油打气,“画儿,你听娘细说,我们反败为胜的筹码在于……七殿下。”

    慕容以的眼光象是猝了毒。

    “七殿下?”

    东方画如今提到龙起津,就一阵怨恨。因为她已经认定了龙起津是害得她冥婚的帮手。

    “画儿。你要放下对龙起津的成见。”

    慕容以何尝不是对龙起津恨得彻骨,东方画冥婚的事儿慕容以可是不能原谅龙起津的,这将会是东方画的一个污点,就算以后能翻身了,这个污点也会伴随她一生。

    “画儿,听我说,娘今天晚上也不是完没有收获的,起码看清了一些事情。”

    “什么?”

    “东方恋,她并不爱龙起津!”

    慕容以无比肯定。

    “娘你说什么呀,那个贱人整天都缠着七殿下的,怎么会不爱七殿下?”

    东方画简直不能相信,她觉得自己母亲的判断肯定有问题。

    “画儿,你经历得太少,你不懂。东方恋那个丫头肯定另有盘算,她不爱龙起津,她对龙起津或许只是有所图谋而己。”

    “图谋什么?”东方画追问。

    “这个便是我不能肯定的。”

    慕容以摇摇头,“可是,我能肯定的是龙起津也不是傻子,他自然也看得出来,也会审视和怀疑的。他和东方恋,有裂痕。画儿,你的机会到了。你不是一直想嫁给他吗?”

    “娘,可是,你不是劝我要现实些吗,特别是我如今都快要冥婚了。”

    “去他的冥婚。”

    慕容以拍案而起,“娘绝不会让你冥婚,毁掉你的一生的。”

    “可……有什么办法呢,日子都挑好了。”

    东方画只要一想到这件事儿,就吃不下睡不着的,半夜都被恶梦吓醒了。

    她多少次做梦,梦到二皇子的鬼魂,那鬼魂压着她,说要与她圆房……

    东方画每次都惊出一身冷汗,醒来,便再也不敢入睡了。

    她恨,恨每一个让她落到如此境地的人。

    “画儿,娘自然会想办法,将你冥婚的事情推掉的。反正,你听娘的话,从今天开始,留心龙起津。他,会是我们反败为胜的一个机会。你要对他用心。你晓得了不?”

    “我……好吧。”

    东方画尽管试试。

    反正虽然恨着龙起津,却对那个男人仍然心存一丝丝幻想。

    ……

    左相府。

    东方恋一回来,就被东方丰远请进了书房。

    不过一夜之间,东方丰远这个男人就似乎苍老了好几岁。

    “爹。”她随意地叫了一声。

    “恋儿。”

    东方丰远打量着她,看了又看,东方恋被东方丰远那样的眼光看得怪不自在的,但是她却没有开口,任凭东方丰远评估着。

    “你终究是不一样了。如果不是有一种直觉其实爹也要怀疑,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恋儿,是我东方丰远的女儿。可是,我又知道你是,你是我东方丰远的女儿的……”

    “爹,到底要说什么呢。”东方恋如今可是懒得与这个老头儿多费唇舌。

    “爹,到底要说什么呢。”东方恋如今可是懒得与这个老头儿多费唇舌。

    “恋儿,今天晚上的事情,可是你设计?”

    要说许多人都看不出这个局来,可东方丰远绝不是其一。他看出来了。

    身居高位二十多年,不是谁都可以有那个能力,可以坐稳左相这个官位的。

    他智谋双,城府极深,天天与同僚们耍手段。要说手段什么的,他也是一等一的,但他觉得这个女儿的手段,似乎青出天蓝胜于蓝,慕容以都被她耍进去了。

    东方丰远对慕容以的能力,也是有所了解的。

    这二十年来,慕容以一直为左相府奔波,如果说她没有功劳,那是他的良心被狗吃了。

    饶是慕容以这么精明的女人,居然都玩不过一个小丫头。

    到底这个丫头,藏得是有多深呢。

    东方丰远只要一想,就感觉胆战心惊。

    他如今不只怕她继续跟慕容以斗法下去,伤害到左相府。

    更怕她会连左相府,一道算计上。对于这个女儿,他是越来越没有把握了。

    “要说我设计什么的,你也太偏颇了吧,我的父亲大人。明明是夫人挑了开头的,如果不是她一心想整倒我,爹我以为,我会有那个机会逆袭成功吗?是她自己裁了,搬了一块大石头砸自己的脚。这还怪得了我?难道我早做一些准备自保,还是错了?或是我应该任她宰割,如此爹你就拍手称快了呢,是吧?”

    东方恋一句一句,毫不客气,将东方丰远说得哑口无言。

    东方丰远的脸渐渐变色,看着东方恋的眼神也严肃了起来,“恋儿,我知道你与夫人之间的斗争是不可能停得下来了。可是恋儿,你对爹交个底吧。你会把左相府拖下水吗?”

    “不知道呢。”

    东方恋轻盈一笑,哈哈,这东方丰远终于是怕了吗,知道她的厉害了吗?

    “爹呀,我会如何对左相府,就看你如何对待我娘,还有我哥哥了。”

    她一笑。憋在心里许久的不快,终于不用再掩饰,这感觉别提多痛快了。

    “恋儿,你别太过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虽然你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是……”东方丰远的眼光一阵严厉。

    “我知道。”

    东方恋接话,“亲生女儿什么的对你来说,算什么呀。琴姐姐还不是被你送进宫去讨好那个老皇帝了?还有,东方画,多么美妙的一个人儿呀,凰城第一美女,你对她培养有加,寄望很大,还不是接受了冥婚?”

    东方恋讽刺地看着东方丰远,“爹呀,别把自己看得太高尚,我可是早早就看透了你呢,对于你来说,什么都没有你自己来得重要。我不重要,娘不重要,哥哥更不需要。慕容以不重要,东方琴,东方画,东方棋,这些都不重要。左相府的名声,地位,还有你自己,最重要。”

    “我不能倒。”

    东方丰远怒吼,“只要我不倒,这个家就不会倒。你们才有好日子过……”

    东方丰远怒吼,“只要我不倒,这个家就不会倒。你们才有好日子过……”

    “哈哈,如此说来倒是要谢谢爹了呢。”

    东方恋笑得更冷,“谢谢爹了,十五年来,好歹也是爹养育了我,这份恩情无论怎么样,还是会报的。

    “爹,你没有对不起我,只是比较自私。你对不起我娘亲,对不起我哥哥。所以我也会学着你的自私的。但,不管如何,我不会害你的性命,如果你表现得好,我也不会刻意的让你身败名裂的。不如我们谈个条件吧。”

    东方恋想到什么,忽然一笑。

    “什么条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