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95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休了慕容以。”

    “不可能。”

    东方丰远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虽然慕容以今天令他丢尽了脸皮,可是如今还没有到弃的时候。

    她好歹还是镇国公府的嫡女。虽然被龙弘削了一品诰命夫人的封号,可是侍君几十年,一时的荣辱算不得什么,只要基本的还在,就能翻身。

    他相信慕容以是会让自己摆脱困境的。慕容以的存在,多少也代表了左相府的门面。

    “真是夫妻恩爱呢。”

    东方恋讽刺,“我只说一句话,如果爹还让容慕容以在府里作威作福,我不敢保证自己下一步会做什么了。我得自保。”

    东方恋冷绝说。

    “我会约束她的。”

    东方丰远也冷道。

    “呵,爹呀,今天你难道没有所觉吗,在宫里的时候慕容以走投无路之时,可是要抖出我的身世呢。”

    东方恋提醒他,“如果这件事情暴光,我想信爹也会很头痛的吧?如果让人知道,你的府里藏着前朝公主,甚至你的一双儿女还是与前朝公主所生,你想你还能坐得稳百官之首,这个位置吗?你会不会从高处跌下来?”

    “……”东方丰远一阵颤抖。

    他被东方恋戳中了痛处。的确,他最怕这件事情被百官知道。

    这些年来,他晓得龙弘是知道一些的,只是念在他早年的功劳,对他存在一些容忍。

    可是若这件事情摊开来,龙弘也便对他没有仁慈之心了。

    “恋儿,我会处理,绝不会让你们三人遭受这种伤害。”

    东方丰远作保证。这也是他为人夫,为人父应该做的。他一直想做好。

    “希望你能做到吧,爹,晚安……”

    ……

    当夜。

    在东方恋走了之后,东方丰远便去找了慕容以,二人聊到深夜,东方恋派人去偷听了,却是没有探到东方丰远和慕容以到底说了什么。

    只是当夜,东方丰远便留宿在了慕容以的房间,向大家昭示慕容以受宠依旧,在府中的地位并没有改变。

    东方恋有些失望,看来东方丰远又与慕容以达成了一些协议。

    看来那个女人对于东方丰远来说,暂时是不可或缺。

    也是,左相府需要一个女主人,替东方丰远打点着一切。

    如果冷落了慕容以,谁能代替慕容以撑起左相府的门面呢?

    几个姨娘?她们的出身都并不高贵,再说也没有慕容以的那份智慧与才能,怎么可能担得起左相夫人的地位。

    慕容以虽然地位稳固,可是在府里行事不比以前的嚣张与狂傲了,对待下人宽容了许多,对待几个姨娘也多加拉拢,对待东方淑东方青更是大有视如己出的架势,那享受与待遇,只比东方画差了一点儿。

    这换作以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在慕容以的一讨好下,整个左相府,似乎仍然被她控制得很好。只除了,映居。

    以前映居是门前冷落的,但是近几天开始映居的奴婢居然多了起来,映居的伙食,用度也越来越好。

    东方丰远留宿在映居的时间也多了起来,下人们看燕月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大有与慕容以并驾齐驱的架势。

    而其实东方恋知道,自己的母亲要的或许并不是这些,她一定更想让东方冀恢复智商,一定更想要自由。

    但那些都不可能实现。

    既然已经被东方丰远囚于府中,就尽量活得有尊严一些吧。

    这也是东方恋仅可以为自己的母亲所做的。

    反正不管燕月映受到重视还是冷落,慕容以早就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

    如今,只是让燕月映在下人们眼中的地位高了起来,便是慕容以想对她做什么,也有多双眼睛盯着,让慕容以不好下手。

    ……

    宫宴之后。

    龙起津来找东方恋,居然是三天之后。

    这三天东方恋便忙着自己的事情,势力的布局,安插,还有情报的收集,利用,掌控……她忙得不可开交。

    虽然还是待在恋阁那小小的天地里,似乎是一个不管世事的大家闺秀,但是天知道她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变二十四个时辰才好呢,快要连练灵术的时间都没有了。

    灵术还是重要的,即使她再忙,也会抽出一个小时来提升灵术。

    在这个世界,强者才能生存,不管什么时候武力很重要,用拳头更重要。

    还有,她会让淡一去观察龙景狂的身体,给他送去一些药方。

    基本上,龙景狂的身体好转多了,如今已经不太病发了。这是一个好的征兆。

    欧阳秀那边,倒是刻意的不去联系,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了?

    ……

    “小姐,七殿下到了。”柳儿风风火火的来报。

    “哦。”

    东方恋倒是不太在乎的。“他来就来吧,又拦不住。”

    龙起津定是要上门找她问个清楚的,她已经在推演龙起津的种种反应了。

    她也想过,干脆与他撕破脸皮算了,那样的男人真是多接触一刻,都会反谓。可是如今斗争这么激烈,又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真的撕破脸皮了,便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敌在明,她在暗,这样更有胜算。为了胜利她可以不拘小节的。

    ……

    龙起津踏入恋阁了,心情复杂。

    这三天以来他想了好多。

    那天被母妃叫走后,安妃也对他一次次的提醒,东方恋绝对不是他的良配。东方恋的所作所为撑不起整个七王府……

    其实,龙起津又不傻,他岂会不明白?

    所以……他是来兴师问罪了。说好的一起携手踏上那个位置的诺言呢?

    为什么她却在那个场合,拖了他的后腿?

    然而,面对着她有些抱歉的笑脸,他却又问不出来了。

    “恋儿。”无数质问,都化为一声叹息。

    “或许,我真的不适合……”东方恋主动检讨,“龙起津,我们不适合。”

    “视乎你,有没有心。”他说。东方恋到底对他有多少真心呢?

    “那天晚上本殿不知道有几个人看懂了,可是看懂的人都会知道恋儿的本事,手段。便是左相夫人那样的,都败在恋儿你的手下了。本殿的眼光没有错。可是,本殿到底错在那里呢,本殿不值得恋儿你心付出吗?”

    三天以来,他一次又一次问着这个问题。

    他到底,欠缺在那里?

    “或许是……我并没有自己以为的,在乎那个位置。”

    东方恋给出一个借口,“那一刻,忽然之间觉得权利并不重要。一个女子一生,其实找到一个好夫君最重要。龙起津,我如今……不把你当作尊贵的皇子殿下了。我问你,你愿意娶东方恋,这样一个女子,一生一世对她好吗,你愿意一生中只有她一个女人。你愿意为她放弃帝位吗?如果你愿意……那么……”

    “不。”

    龙起津决然拒绝,“那些东西明明是可以并存的,为什么本殿要牺牲,要放弃?难道就因为你的不安感,你的怀疑?你仍然怀疑本殿对你的真心?信任是相互的,恋儿。”

    “是吗?”

    东方恋终于死心了。

    其实她早就死心,只是女人都比较感性。

    她又不是天生的绘子手,这些天她与龙起津在一起,其实等于重放了一次前世的种种回忆,其中不可否认有甜蜜的,但是现实一次又一次给她敲响了警钟。

    再来一百次,还是会如此呀。

    龙起津最看重的仍是他的帝位呀。

    帝位。

    或许她的敌人根本不是龙起津,而是他心中的帝位。

    “算了。七殿下,我们之间……算了吧。”

    东方恋的心死寂死寂的。

    “东方恋,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龙起津一双眼睛都要烧得通红了,“那天在宫宴上本殿可以为了你,顶撞父皇。你知道这需要付出什么吗?极大的冒险。”

    “也可以收获许多。”

    东方恋不无讽刺,“比如,你让百官们看到了你的胆色。”

    “可是你却毁了我辛苦的塑造。”龙起津顿时掐着了东方恋的脖子,“你居心何在?本殿是那么相信你,相信你,可是,你却给了我这样一个意外礼物。你让本殿怎么对你?”

    “……”难以呼吸。东方恋一瞬间似乎回到了那时候,冷宫……龙起津声声质问着她,也是这样掐着她的脖子……

    “……”难以呼吸。东方恋一瞬间似乎回到了那时候,冷宫……龙起津声声质问着她,也是这样掐着她的脖子……

    哈哈,历史,何其惊人相似!

    “有种就杀了我,龙直津。若是你今天不杀了我,将来,定要你后悔。”

    “你要让本殿如何后悔?”

    龙起津痛着。

    如果可以他真的会杀了东方恋,杀了她,也就断了他心中的种种念想了。

    于是他的手用力,再用力,东方恋的小脸变了色。

    柳儿此见冲了上来,“小姐……”

    龙起津一掌,把柳儿打到一边,柳儿被震得吐血。

    东方画不能再忍了。

    运动五阶灵术……

    龙起津只感觉到自己的手一麻,就松开了东方恋。

    他有些疑惑,刚才到底是自己下不了狠心杀她,还是?

    他看着自己的手。

    “龙起津,你失败了呢。错过了杀我的最佳机会了。我不会再给你机会的。”掐她的脖子这样的事情,一次就够了。

    “东方恋,你可是要与本殿决绝的意思,还是这早就是你的谋划?”

    龙起津隐隐一笑,“你故意的是不是,利用你自己,让我为了你,激怒父皇,为了你拒绝了镇国公府。

    “如今便是本殿回心转意,顺应父皇,答应娶慕容落紫,可是慕容子雄都不会同意了。你让七王府与镇国公府,结下了更深的仇怨,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好处?”

    龙起津想到她一直在对付慕容以,东方画。

    “难道你连镇国公府,也恨上?想要利用本殿的手,除了镇国公府?”

    “……”东方恋不得不承认,龙起津实在太聪明了。

    他的逻辑能力和分析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她本就不以为这样的意图可以隐瞒他多久。

    “是的,我恨镇国公府,就是恨。”

    “那……你也恨本殿?”龙起津不知道自己那里惹她不高兴了,“本殿一心对你,你竟将本殿的真心作贱至此,东方恋!”

    他恨,滔天的恨,恨极!

    他需要一个理由,如果今天东方恋不给他一个理由,他便,不会饶了她。

    东方恋本不想与龙起津走到这一步的,但是这个男子太拙拙迫人了。

    她不得不,与他强硬对上。

    “龙起津,咱俩说清楚了也好。我不会喜欢你的,更不会爱上你。”

    东方恋扳起脸。

    “我不信。”

    龙起津想到了上次,他吻她的时候,她的种种反应让他相信,她是爱着他的……东方恋,她肯定是爱着他的!

    她说,“龙起津……我爱你……我曾爱过你。

    “你……你曾……是曾经爱吗,曾经爱过我吗,可是为什么又不爱了?本殿可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不可自控。不可自拔。”

    龙起津紧紧的盯着她。

    “你走吧。”

    东方恋一想到曾经就心痛,她恨不得立马就杀了龙起津。

    在这个左相府内,她或许是有那个实力可以杀他,可是却承受不起刺杀皇子的罪名,如今她还不是整个凰国的对手。

    龙弘怎么会坐视她杀了他的儿子,而后身而退,毫发无损?

    龙弘怎么会坐视她杀了他的儿子,而后身而退,毫发无损?

    或许承担的会是她的至亲。

    她下不了这个决心。

    “赶我走也需要一个理由。难道你以为本殿是这么容易打发的?你想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你以为本殿是你随手抓来的一块抹布吗?”龙起津的心真的好痛,他流着血泪。

    或许这就是不听母妃的话的下场。

    他体会到了,东方恋这个女人真是把他玩弄于股掌之上。

    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中过这样的陷井,女人设下的温柔的致命的陷井。

    她真的好高招呀,无论是对付慕容以,东方画,还是他!

    “七殿下,你太抬举你自己了。你不知道在恋儿的心中,你随抹布都不如呢。”

    东方恋冷冷一笑,“抹布还有一定的价值,虽然它的价值好小,可是你对于我来说,是没有价值的。没有价值……”

    “东方恋,你对本殿的侮辱,我会铭记于心的。你最好可以承受得了后果。”

    龙起津自尊心极强,对她忍到这步,他已经快相信那不是自己了。

    搁下了这话,他步履生风离开了恋阁,离开这个令他心痛的地方。

    虽然强自坚持着,可是一走出恋阁,还没有离开左相府,他的脚步就有些不稳了。这是他成长以来,所承受过的最狠的打击。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