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23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七殿下。”

    东方画适时走出来,扶着了差点儿倒在地的龙起津。

    “七殿下你的脸色苍白,发生了何事,与六姐妹闹不快了吗?”

    东方画的话,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

    “没事。”

    龙起津如今对女人这种东西深深的讨厌。

    尤其是他一直就不曾有过好感的东方画。

    越是美的女人越是剧毒,不是吗?

    想要离开,可是,顿时又望向东方画。

    “你给本殿说说,东方恋是个怎么的女人?”

    “七殿下,何出此问。”

    “就是想知道。”

    他的心情慢慢的平伏下来。是的,没有人可以打倒他龙起津,包括父皇,包括东方恋。没有人会是他的弱点,他的软肋。

    “哦,六妹妹……她是美丽的,还是一个过于聪明的女子呢。其实我和她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只是,六妹妹的桃花运好得让人羡慕。她与五殿下,六殿下,欧阳世子,甚至是景王关系都很好呢。所以,也便令人不知道她到底爱的是谁了。站在谁的立场上了。

    “七殿下可也是为了这个而烦恼?”经过慕容以点拔的东方画,是聪明的。

    她似乎已经知道龙起津与东方恋的问题出在那里了。

    “是呀,立场!”龙起津明白了,或许是她的立场从来不在他这边,或许是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迷惑他,利用他!

    可是,她心里到底爱的,是谁呢?他一定要知道。他不能输得这么不明不白,不要被人利用了还觉得自己幸运的爱了一次。

    ……

    龙景狂的生辰,终于到来了。

    这一天龙景狂既期待,又不安。

    期待的是,他希望自己可以过得了这一关。

    这一天龙景狂既期待,又不安。

    期待的是,他希望自己可以过得了这一关。

    不安的是,昨天夜里,他又病发一次,虽然时间很短,也没有以前那么激烈,但还是影响了龙景狂的心情。

    东方恋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龙景狂的,坦白说虽然上次在宫宴龙景狂维护了她,甚至她传出不好的流言的时候,龙景狂也抛出选妃的话题帮助了她。

    可自从他们上次在七王府不欢而散之后,二人私底下,并没有见过面。

    龙景狂没来找她,而她得知龙景狂身体无大碍,也便没有非见他不可的理由。

    直到龙景狂生辰那天,追风早早的来到了左相府,“六小姐,我们主子请你过去一趟。今天是主子的生辰……”

    “知道了。”

    龙景狂的生辰,具有一定的意义。

    其实整个凰国都在看着,这位病王能不能撑得过今天。

    相信各方势力都在估算,龙景狂活下来的机率,以及如果他活下来,朝中局势有何改变。

    而景王二十岁寿辰,本应大办,但由于有这么一个“生死劫”的意义,便也没有大办。

    甚至龙弘与欧阳静,也是不动声色的,希望这个日子嗖一声就平安过去了。

    ……

    景王府。

    今天尤其安静,府里的奴婢做事也都比平时小心了一倍,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希望今天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都希望景王府一切顺利,能安然度过去这么一天。

    跟以前一样,龙景狂坐在他院子里的花树之下。只是如今这个时节,早已经没有了花,甚至没有了叶子。

    已是入冬时分,飞雪纷扬的落下,龙景狂也穿上了比平时更厚实的衣服,白色的,狐毛皮衣,衬得他的脸孔更莹白,甚至泛着一层淡淡的透明的光泽。

    这种色泽,让他绝美的五官更显迷离,亮瞎了东方恋的眼眸。

    从来就知道他俊美,可一个男子美得如此惊天地泣鬼神,也怪不得要赐给他一副病体了,如此才能彰显上天的公平吧。

    龙景狂旁边有一把椅子,东方恋大抵知道那是为她准备的。

    她坐在那椅子里。

    也不与他打招呼或是多此一举行礼,直接就抓起他的手,把起了脉。

    “如何?”

    他终于淡淡地问,他是紧张的,关于自己的存续与否。

    “正常。只是,景王,最近你是不是拼命运动了,似乎运动过度了,身体有些折损。以后要劳逸结合才是。”

    她知道他或许急于恢复一副健康的身子,所以从淡一那里知道,他深习剑术。

    “本王不想再拖着一副病体,本王得尽快恢复了。如果能活过今天,大家看我的眼光便不一样,即使仍然病着,想必也会下手。而本王不能仍然是病着,你可懂得?”

    龙起津,这段时间已经盯上他了,在他的身边布满了龙起津的眼线。

    虽然不至于安插进府里,可是只要他出府一步,就会被龙起津的人马盯上。

    “我明白。”

    东方恋懂的。她如何不懂,这便是她要治好龙景狂,要与他做交易的原由。

    只要他活着,他这样的身份便是不得不争,便是不得不与龙起津正面对上。

    “六皇叔,似乎不是七皇叔的对手。如今镇国公府的势力被七皇叔铲除不少,七皇叔为了达到目的,可是无所不用其极呀,便是连皇爷爷如今也忌他三分了。”龙景狂感叹。

    “龙起昊也没那么弱。”就东方恋所知的龙起昊绝对不好对付。

    他看着处于下风,可是龙弘却是偏心于他的。

    还有,他在筹谋一个阴谋,要把龙起津一把扳倒。

    前世,若不是她与欧阳秀发现得及时,知道龙起昊的阴谋,龙起津或许会栽了。

    龙起昊旗下的万言堂,那几千食客,几千智囊都不是摆设儿。

    “哦,你的意思是六皇叔还有筹码?可到底是什么呢,他似乎处处被七皇叔压着打?”

    龙景狂这段时间也时刻盯着二人,可是他并没有发觉龙起昊有什么意外举动,何以东方恋会知道的?

    难道她的布局,竟是比他景王府还要周密?

    “能令你王爷爷震怒的会是什么?”东方恋婉然一笑。

    “你是指……谋反?”龙景狂一震。龙起津他有那个胆子吗?

    东方恋摇摇头,“谋反这种东西要有足够的证据,而且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龙起津目前还没有那么傻,去谋反。

    “再说你皇爷爷的手中掌握的兵权肯定比他多呀,他傻得拿鸡蛋去碰石头吗?”

    龙起昊所谋划的,便是令龙弘彻底厌恶了龙起津,令父子反目……

    可是这个阴谋前世到底没有得逞,是她与欧阳秀破坏了龙起昊的阴谋。

    这世,就看戏好了。

    她坚决不插手。

    “算了。本王今天难得悠闲,就不管那些俗事儿了。明天开始,有得忙的。恋儿,我们出去走走可好?”

    龙景狂已经闷在府里好久了,他不愿出门被龙起津的眼线盯着。

    但今天……好想出去走走。他可是闷坏了。

    “好,我们去吃东西吧,不如叫上欧阳世子可好?人多,热闹。”

    “随你喜欢吧。”

    龙景狂暗自叹息,他本是想与她独处,可她明显不是这么想。

    或许有些东西,只是他自己……过于一厢情愿而己。

    ……

    天香楼。

    欧阳秀可也与东方恋有段时间没见了,最近欧阳秀开始钻石起各种书籍来,以前他没有深学的降头,盅术等等。

    还有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

    医学是附带的,因为要将那些降头,盅术学好必须要有一定的医术知识才行。

    他本是对那些降头,盅术等等,没有非学不可的想法,原先只是略有涉足,可是那天对慕容以下了盅术,他便知道自己得深入了解,否则迟早栽在这个事情上面。

    还有,他要准备考科举了,以前有时间都会在凰城各种转转,与众多才子聚聚,交流一下文采什么的。

    但这段时间,这些游玩的时间被被他用来吸收学识了。

    都说他的学识是苍凰大陆年轻一辈才子之最,可学无止境,在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之后,他知道原先的学识远远不够。

    ……

    东方恋分别点了欧阳秀爱吃的,及龙景狂爱吃的菜。

    其中,还是偏重于欧阳秀的品味。

    对此,龙景狂不是没有想法,可是他忍住了没说,甚至都没有表现出来。

    东方恋没有叫酒,一是,因为龙景狂身体不允许,二是,欧阳秀胃寒。

    如此一来,最好还是不要喝了。只是她自己偶尔犯酒瘾,罢了,以茶代酒吧。

    “来吧,我们干杯。今天好好吃一顿。”

    东方恋给二人倒了茶。

    天气冷了,这个天香楼吃饭的人却越发的热闹了起来。都是各族的贵子们。

    居然听到了龙起沐的声音,“唉,看来本殿来得不是时候,都满员了。好了店家,不用忙,本殿下回再来吧。”

    由于老板急得给龙起沐找位置,但各族贵子都不好开罪。

    而龙起沐是不喜欢店家太为难的,便打消了吃饭的想法,反正他也只是一个人。

    东方恋忽然走了出去,“五殿下,不介意的话拼个桌吧?”

    “六小姐?”

    龙起沐笑开了。

    在这里遇见她,可是算有缘?

    然而,龙起沐走向包厢才知道,原来不是她一个人在此吃饭,还有欧阳秀及龙景狂。

    也是,美人何时孤单了呢?什么时候都有才子美男相伴!

    “五皇叔。”

    龙景狂微笑。

    “五殿下。”

    欧阳秀问好。

    “景王,欧阳世子……”

    龙起沐朝二人点头。又想起,“今天可是景王的生辰,只是母后没有下令大办,如今看来六小姐是要给景王私下办办了?糟糕,本殿可是没有携带礼物,失礼了。”

    “无碍。他们也没有送。”龙景狂睨了东方恋及欧阳秀一眼。

    “就知道你小气儿。”东方恋从袖里掏出一件小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

    “是什么?”

    龙景狂欣喜了。

    “指环儿。”

    是的,一枚翡翠指环,记得上次龙景狂给她送过一只扳指,她如今还带在手上。要送龙景狂礼物,其实她也想了好几天,思来想去的还是送指环儿吧,好歹上得了台面。

    “替我戴上呀。”龙景狂似乎好高兴,伸出指头让东方恋给戴上。

    “嗯。”

    套在他的小指上,正好合适。

    龙景狂越看越高兴,又看看自己指上让人雕刻的那一对与东方恋凑双的紫玉扳指,就更加高兴了。

    “恋儿,你这可是回礼?”龙景狂说。同时睨了眼她手上的那只紫玉扳指。

    “随你怎么理解吧。”

    “谢谢了。我很喜欢。”龙景狂看了又看,真是越看看得意。虽然这小礼物,或许在东方恋的眼中不具意义,但这却是,她第一次送给他的算是礼物的东西。他会珍惜的。

    “欧阳秀,你呢?五皇叔就算了,你好歹是长辈,景儿怎么好向你讨礼物。况且苍促,也不知道今天会在这里碰上。可是欧阳世子,你太小气了吧,明知道我今天生辰,还不准备礼物。”

    龙景狂睨了欧阳秀一眼儿,似乎把欧阳秀往小气的范畴里一放,就挺高兴的。

    欧阳秀一愣,老实说他忽略了今天是龙景狂生辰。

    东方恋派淡一让他出来吃饭,他就出来了。

    这段时间忙得头晕,那里顾及龙景狂生辰的事情。

    况且他与龙景狂之间也没有那么熟好吗,但如今居然被龙景狂说自己小气,好象他欧阳秀真的多么寒酸似的……

    东方恋在台底下悄悄地塞了一个东西给欧阳秀,欧阳秀轻瞥,却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于是欧阳秀就把那东西亮出来了。

    “给,景王生辰千岁。”

    是一块玉佩,上好的绿玉,竟是世间少有!

    欧阳秀一看,是这块这么值钱的玩意儿,而且这可是具有帝王绿之称的绿玉,他顿时有些后悔了。

    想收回,龙景狂却已经伸手一抓。

    “谢谢了。这可是当世之宝,欧阳世子出手就是大方呀。”

    “……”欧阳秀憋气。

    他有点妒忌东方恋对龙景狂的好了,虽然拿礼物贵重来衡量有点儿俗气,可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儿,如果东方恋不将龙景狂放心上,会赠他这么贵重的礼物吗?

    又是回礼翡翠指环。

    又是帝王绿玉佩,这……太贵重了吧。

    “这是我贴身佩带的,一直很珍惜,也送景王你吧,祝你早日康复。”

    龙起沐扯下自己腰间的一件配饰,那是一件透明的瓷瓶儿。

    看着普通,却是个好玩意,因为里面装了世间罕见的花瓣,散发出淡淡香气。

    “这是什么,五皇叔。”

    龙景狂拿着嗅了嗅。

    “里面是迷失花的花瓣,风干了,可是有经久不散的香气,这香气能强身健身,还能防百毒不侵。我小时候中过一次毒,母妃苦苦求来,我从此就一直戴在身上防毒了。”

    迷失花?

    龙景狂与东方恋对看一眼,这可是第一次有人知道能解百毒的迷失花……

    宁妃,从那里弄来的迷失花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