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14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他想到在小木屋那时候与她的生活……“恋儿,如果我说……请和我一起走,我们一起游历天下,这样可以吗?”

    “可以呀。可是,得这些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得我有能力带走我的至亲才行。秀,我并不是不想和你走,只是,我得对得起我自己。还有我母亲,我哥哥……”

    “可以呀。可是,得这些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得我有能力带走我的至亲才行。秀,我并不是不想和你走,只是,我得对得起我自己。还有我母亲,我哥哥……”

    事到如今,东方恋不想再隐瞒他了,“我母亲……被东方丰远囚禁在府中二十多年,东方丰远不可能放她离开的,不可能。

    “还有我哥哥,从小他便聪明伶利,可是某些原来他成了一个傻子。

    “我哥哥叫东方冀,虽然有大少爷的名份,却没有能入族谱,也没有大少爷的享受,这里面原因很复杂。

    “他们二人,是我的至亲,所以我如今不能丢下他们,与你离开。”

    东方恋深深的抱歉。

    “原来如此。”

    欧阳秀释然,看来她真的有许多困扰。

    “秀,抱歉,我如今还没有能力将他们带离左相府,而不惊动东方丰远。”

    东方恋没有信心,东方丰远会放了燕月映。

    还有她的哥哥东方冀,如果带他离开左相府的视线之下,或许便只有死路一条。

    首先,有人不希望东方冀脱离掌控,即使只是一个傻子,也要活在眼皮底下。

    这便是东方恋不能试着带他们离开左相府的原缘,她如今还没有信心,与那个最想取东方冀性命的人,强硬对上。那已经不是东方丰远一个人了,而是凰国最高的权力。

    “这么说来,你的生母到底是什么身份呢,何以左相大人不给她名份?她都替他生下一儿一女了。”欧阳秀不明白。

    但他想,其中的事情应该很复杂。杀父仇人之女什么的?

    不,不,如果只是这样,那不至于囚禁二十几年吧。

    “母亲的身份,絮我不能对你坦白,秀,因为我不能害了你呀。”

    “那……好吧。”欧阳秀也不强迫她了。既然她决定对他坦白,那么他也会坦白,“其实我考科举是为了你,恋儿。”

    “我知道。”

    她深深看着他,为他这一刻的坦承叫好。

    她也不希望他总是把一些想法闷在心里。

    “可是,正是因为我,我求你,请你不要参加科举,秀,我求你了。”

    东方恋一脸哀求。

    “我想帮你,恋儿。我知道你如今有多么的危险,如果你还不能随我一起离开,那么,请允许我站在你的身边,帮你。”

    “我可以自己做那些事情。”东方恋坚持。

    “可是,你却找了龙景狂,不是吗?”

    这是欧阳秀不能接受的,“难道在你心中,龙景狂比我更重要吗?你把他当……朋友,却不把我当朋友,你对我这么见外。”

    “就是因为你太重要了,所以我不能害了你及你的家族。”

    东方恋的眼睛,有些通红了,“秀,无论你对我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答应你,可是唯独这件事情,不要为了我涉及官场,我不允许,听到没有?”

    “……”欧阳秀怔住了。他没有想到东方恋的反对会这么强烈,他预料到她会发对,可是如此的激烈……

    “……”欧阳秀怔住了。他没有想到东方恋的反对会这么强烈,他预料到她会发对,可是如此的激烈……

    “恋儿。”那一刻,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把她紧紧的抱住,他的头放在她温暖的脖子间,有些哽咽的说,“恋儿,我知道你担忧我,可是,我是男人,我要保护自己的女人。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恋儿,我可以自保。不要让我感觉自己那么的无能,好吗,我想保护你。”

    “秀……我没有想要让你不舒服的意思。”

    似乎,她忽略了他作为男子的自尊,可是她真的只希望他平安而己。

    “别争了,恋儿,我虽然想考科举,可是放眼凰国,有才能的人这么多,未必一定高中。凰国的规矩,只能考到状元才会被真正重视,如果我考不中状元,也白扯。还会被人取笑的,或许就会葬礼了整个仕图的呢。”

    “你一定会中的。”

    东方恋静静地看着他,“以你之才,如果不高中,考官都要怀疑自己眼力有问题了。”

    “呵呵,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所以恋儿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我已经决定了,一定要参加科举,也跟家里的人说了。我爷爷不知道多高兴呢,他如今可是每天求神拜佛,希望我高中。我好久没有看到爷爷的笑容了,便是为此,我也不能改变主意。抱歉了,恋儿。”

    欧阳秀还是倔强的,他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

    话已至此,东方恋也知道改变不了这个男人的决定。

    她只能是,想其他的办法,让他不要卷入这么深。

    “恋儿呀,这些事情都结束了之后,我们远走高飞吧……不,你嫁给我吧。”欧阳秀狂热地看着东方恋,“嫁给我吧,恋儿。”

    “我……”

    她曾说过的,如果他求婚,她就会答应了他嫁给他的。

    “好。欧阳秀,我嫁给你。”

    她说得坚定。

    “真的?”

    欧阳秀真不敢相信,她居然了,居然答应了。

    这些话他想了好久,却不敢说。

    虽然她有过暗示,但他一直怀疑是自己会错意了。

    直到这一刻,听到她答应嫁给他,他……是那么的高兴。

    抱着她在原地转了几圈,“太好了,恋儿。那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呢,我明天就准备聘礼到你家提亲。”

    “有点急了吧。况且,我们要成亲恐怕不容易的欧阳秀。你要有思想准备。”

    “我知道的。”

    那些事儿不用她说,他也知道。可是他是拿出了诚意的。

    “恋儿,你会不会觉得我的求婚很突然?”

    很少在她面前将那些爱呀喜欢的挂在嘴边。

    但是他想,东方恋是懂的。

    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句想说的话,她必定是懂的。

    “不突然,反而是……期待了一段时间的事儿呢。秀,我们之间,不需要说太多。我懂的。”

    欧阳秀是个含蓄的人,就因为他的贪蓄,以及他一直顾及她的感受,所以前世她才会一直忽略了他。如今,不会了。

    欧阳秀是个含蓄的人,就因为他的贪蓄,以及他一直顾及她的感受,所以前世她才会一直忽略了他。如今,不会了。

    “那恋儿……你,你喜欢我吗?”

    欧阳秀有些紧张,他记得她说过……因为发生过许多事情,因为我不再相信爱情。所以,不会再有爱情。可是,秀你是一直值得信赖和相守的人。如果你要我嫁给你,我是会嫁给你的。

    她如今,可是答应嫁给他了,但是,她爱他吗?她喜欢他吗?

    “秀?”

    东方恋看着他的眼睛,不想他受伤,不想他不开心,但也不能骗他。

    “我喜欢你。但是,我也跟你说过的,我们之间或许不是爱情,可是,我既然答应嫁给你了,你又真心的娶我。那么我会与你相守,想尽一切办法,与你相守。直到你不要我。

    “我在想一个问题,爱情,就真的这么重要吗,许多夫妻没有爱情却能相敬如宾过一生,幸福或不幸福,而我们,拥有一些比爱情更珍贵的东西,不是吗,比如你想守护我,喜欢我,又比如我想……珍惜你。”

    她饱含感情地看着他。

    那些感情或许不如爱情的激烈,却是一些经历了时间与考验的东西。

    “嗯,明白了。那我就珍惜彼此吧。”

    欧阳秀听她的话,还是心痛了一下,为她而痛……

    到底她经历过什么,已经不相信爱情了呢,甚至是一提到爱情就害怕,就退缩呢,她被谁伤过?龙起津吗?

    所以她才如此恨龙起津,用尽力去对付龙起津吗?

    可是,都说没有爱那来的恨。

    她会不会如今,还是爱着那个她恨极了的男人呢?

    ……

    龙景狂其实没有回府,他一直在后面默默的跟着东方恋,自然也将东方恋与欧阳秀的那些对话听在了耳里。

    他的心里在狂叫,哼,成亲,你俩是不可能成亲的。东方恋,你只能是本王的,本王一个人的。

    今天,他没有死。他曾经暗暗发誓如果可以活过今天……就会力以赴争取他想争取的东西,这些东西里面,第一个就是东方恋。

    既然御医说的话是不准确的,即使上天将东方恋送到他面前,给他带来奇迹,他就要让这从奇迹延续。

    他还要让她永远在自己身边。

    即使是,用绑的。

    ……

    第二天,欧阳秀真的送了聘礼到左相府向东方恋求亲。而同时,太尉欧阳涛也出马,说服皇帝龙弘,将东方恋赐给欧阳秀。

    “秀儿也看上东方家的六儿了呀。”龙弘听了欧阳涛的请求,很是为难。

    “是呢。老臣知道秀儿或许是冒犯皇家及七殿下了,是七殿下先求娶六小姐的。可是,男未婚女未嫁,陛下你也没有将六小姐赐给七殿下,一切还来得及。

    “秀儿,他是真心实意想娶东方府的六小姐的。其实老臣也劝过他,但他……秀儿也是个倔强的孩子。”

    为了这事儿今天一早欧阳涛就与欧阳秀吵了起来。

    为了这事儿今天一早欧阳涛就与欧阳秀吵了起来。

    祖孙俩一向相处和平,甚少吵架,即使欧阳秀不愿意入朝为官,欧阳涛很生气,却也没有造成祖孙的不快。

    可是今天欧阳秀说,如果他不帮忙说服皇上将东方恋赐给他,他就要出门游历天下,再也不回家。

    欧阳涛知道欧阳秀说得出就做得到,所以没办法之下只好厚着老脸进宫。

    “爱卿,不是朕不成你家秀儿的心情,而是朕观察了下,这个东方恋居然是个祸水。”

    是的,龙弘是欣赏东方恋的聪明才智,可是一个女人过于惹男人喜爱,招蜂引碟,便是一桩罪过了。

    如今不只龙起津求娶东方恋,连欧阳秀也看上她,还有……景儿。

    早早的景儿就派追风递了条子,说东方恋是他的御用大夫,在他死之前不希望她成婚,这样不利于她照顾他的身子。

    龙弘想想也是,龙景狂的这个要求其实也是他的想法。

    因为顾及到龙景狂,所以龙弘一直没有答应将东方恋赐给龙起津。确实,若是她成了七王妃的话,照顾龙景狂不方便。

    若是她成了欧阳秀的世子妃,照顾龙景狂也是不方便的。

    而且龙弘想,龙景狂对东方恋应该还有一些别的想法,只是这个孩子似乎对他自己的身体没有自信,才没有说出来。

    龙弘最是偏爱龙景狂,所以,又怎么可能答应将东方恋许配给别人呢?

    其实由如今东方恋的“祸水”作风来看,龙弘恨不得这个女人早早嫁了,尘埃落定,这些优秀的儿郎们就不会抢来抢去,对她抱有幻想。

    但一想到龙景狂的身子……龙弘便对东方恋没辄了。

    这女人可是如今唯一可以延续龙景狂的性命的人。

    “老臣其实也是不喜欢这位六小姐。”太尉欧阳涛说,“这六小姐机智聪明,可是太聪明的女子也不好驾驭,我担心我们秀儿……唉,可是老臣驾不住秀儿的喜欢呀。”

    欧阳涛非常不乐见。如果可以,他也希望欧阳秀不要陷入东方恋的温柔乡。

    “你便直接跟他说,朕不同意便成了。朕多次让他入朝为官,他都不同意。这回,朕也不同意了。”

    龙弘竟然隐隐有些报复的快感。其实跟一个年轻后生计较是很可笑的,再说龙弘是真的欣赏欧阳秀的智谋无双。

    欧阳秀没有野心,这点也很好,只是龙弘舍不得这个人才而己。

    “陛下,秀儿说了,他要参加今年的科举。”

    欧阳涛说。

    “什么?”

    龙弘吓了一惊,“秀儿他不是不喜欢做官?他要做什么官直接给朕说呀,便是内阁也……”

    “秀儿说他要光明正大的,如果取得了状元之名,他愿意入主内阁,为陛下效力。如果他不才那么永世不会为官。”

    欧阳涛很是为自己的孙子感到骄傲,欧阳秀之才天下无双,只要他参加科举,就没有李家儿子的什么事儿了。

    “这可是天要下红雨了。若朕不是知道爱卿从不打狂言,定是不信秀儿要参加科举的。他如此有骨气,不愿意凭借皇家关系,倒是令人欣赏得很呢。好,如此气节,如此人才,我凰国不应该错惜,朕便等着他高中了。”

    “这可是天要下红雨了。若朕不是知道爱卿从不打狂言,定是不信秀儿要参加科举的。他如此有骨气,不愿意凭借皇家关系,倒是令人欣赏得很呢。好,如此气节,如此人才,我凰国不应该错惜,朕便等着他高中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