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12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而爷爷最着紧的人是我,如果我们太尉府真有那么一劫,那么唯一可以逃走的人,便是我了吧。密道通往外面,那是一个隐密的山林,那里环境恶劣,一般人根本不会到那里,不过为了熟悉那里,我去过几次。恋儿,如果你需要安静之所,那里很适合。我陪你。”

    欧阳秀缓缓的说着。

    东方恋一阵激动以及伤感。

    从来就知道他在太尉府中的重要性。他背负着整个家族的期望。

    可是这样的他,在前世却妄顾了整个家族的家危,为了她一个女子带兵闯宫……最后欧阳家族被诛,而他也埋骨午门。

    她对不起他。

    忽然间,她抱住了他的身子……“不要对我这么好,秀。我会负担不起。”

    “只有你,才负担得起。”

    他也回抱她,拍拍她颤抖的身子。“以前我其实心里一直有个疑问,不知道你为什么坚持要对付龙起津,你可是与他有仇?

    “可是你不想说我也便不坚持问了。但今天见到那个人……君城,他看你的眼神,我明白了什么。他是龙起津的幕僚吧?”

    对于此人,欧阳秀在决意踏入朝局之后,便想摸清各路的势力,所以他知道了君城。

    “是,便是他把我绑到七王府的。此人武功高深莫测。”

    “他还对你存了敌意。”

    欧阳秀看到君城的那一刹,就觉得这个人的眼光都盯在东方恋身上。

    而且是那种深深算计的表情。

    所以,欧阳秀当下就决定必须除掉君城这个对恋儿极具威胁的人。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恋儿?”

    欧阳秀对君城做过调查,却是一无所知。

    “纳兰家族的人。”

    “纳兰家族?”

    欧阳秀很是意外,“便是二十多年前,一夜隐世的纳兰家族?”

    “是。”

    “他们这次出山,有何意图?难道还想象影响前朝那样,影响了如今的凰国吗?”这恐怕是妄想了,如今的苍凰大陆任何一国,只要听到纳兰一族的姓氏,就下令斩杀。

    “我也不知道他的意图,但是,来者不善。”

    东方恋道。

    而且她觉得那个君城是了解她的,甚至知道她是燕月皇朝遗族的身份。

    “龙起津,知道那君城的身份吗?”

    欧阳秀问道。

    若是以君城的身份参龙起津与前朝勾结一事不知道可行不可行呢?

    若是以君城的身份参龙起津与前朝勾结一事不知道可行不可行呢?

    “不要,秀。”

    东方恋摇摇头,如今的她根本冒不起揭穿君城身份的险。

    想必君城也是知道这一点吧,所以他根本不怕在她面前暴露了身份,使出了极速移动的灵术本领。

    如果她揭穿他,那么自己以及娘亲,哥哥的前朝身份也会暴露了。

    “恋儿,你可是有隐瞒我的事情。”

    欧阳秀深深看着她的眼睛。

    “我……”

    东方恋面对着这样的欧阳秀,已经没有犹了,他连保命的密道都可以为她所用,那么还有什么不可以告诉他的呢。

    “其实……我是前朝燕月皇朝的小公主,燕月映的女儿。”

    “什么?”

    这个可是比君城是纳兰家族的人,更令欧阳秀意外。

    “你怕吗?”

    东方恋紧紧看着他,“秀,我不是镇国公府嫡女慕容以的女儿。我母亲便是被东方丰远囚在府里二十几年的燕月皇朝小公主,燕月映。我的哥哥东方冀,从小就变成了傻子,他本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人。可是有些人,见不得他的存在,及聪明过人。于是我母亲只好想办法,让他变成了那样。原是想保护他,却在他成年之后也没有办法让他变回正常人。唉。我母亲为了我的将来,更是忍痛让我归在慕容以的名下。”

    东方恋深深叹息。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与左相夫人之间有那么多的仇怨。她定是容不下你。”

    欧阳秀什么都了解了。

    看着她的眼光也带着深深的痛惜,原来她有着这样的身世,从小该受了多少苦呀。

    “慕容以不知道我母亲的身份,否则以她的折腾个性,岂容母亲好好的待在府里?东方丰远有私心,想必他极迷恋我母容的容貌。便是连正妻慕容以也瞒了个严密。”

    “那你母亲定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让东方丰远甘愿冒了这份险,并且都二十多年了,仍然是舍不得舍弃了她。”

    这份感情,又岂只是单纯的占有,以及呢?恐怕包括更多。

    只是东方丰远那样的人,不愿意为了那些舍弃他的荣华富贵吧。

    “我无法评价东方丰远,只知道我的母亲对那个男人,是没有爱的。”

    东方恋冷笑了一下。

    燕月映也是个奇特的,一般的女人在没有选择之下,就会选择了顺从,甚至是彻底的依附了占有她的男人。

    面对着东方丰远的种种魅力以及迷惑,或许还会倾心于对方。

    但燕月映显然不是这样的女子。

    她深刻的记得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是怎么被东方丰远占,,有的。

    还有东方丰远的不作为,伤了她以及她最爱的一对子女,她怎么也不能原谅。

    ……

    对于燕月映与东方丰远之间的事情,欧阳秀作为一个局外人,是完不知道的,所以他也无法有任何言论。

    只是抓紧东方恋的手,“恋儿,我们进去吧。”

    欧阳秀望向床底下那条通向外面的河流。

    只是抓紧东方恋的手,“恋儿,我们进去吧。”

    欧阳秀望向床底下那条通向外面的河流。

    其实这里,他也只是进去过几次,是为了熟悉这条河流,到有必要派上用场的时候,可以善用它。

    河流之上,一艘小船,这小船不大,但二个人容身还是可以的。

    ……

    东方恋抓着欧阳秀的手,二人身影一落,便稳稳的站在那只小船之上。

    而落了船之后,那床板也缓缓的盖上了。

    欧阳秀亲自划船,“恋儿,站稳了,这一段河流挺涌急的。”

    “好。”

    东方恋将自己的脑袋轻轻地放在欧阳秀的后背上,她的手,抱着他的腰。

    这一刻,是那么的安然,就仿佛欧阳秀实现了前世没有对她实现的那个承诺,带她……远走高飞……

    那是她在冷宫时,最希望的未来。

    ……

    万兽山林。

    这里野兽出没,尤其是晚上的时候,更是一片狼嚎之声。

    但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会茺无人烟,甚至让人不敢迫近。

    可,即使是在如此危险的一个地方,还是有一片安的净土。

    那便是被一条宽阔的河流包围起来的那片小小树林,那里还有一间用木板搭建的房子,房子建得比较简陋,但里面却是什么都齐。那便是欧阳秀为自己准备的退路。

    如果未来他们太尉府真的大难临头,这里便是他临时的避风巷。

    而这个房子也是他自己搭建而成的,没有人帮手,因为这个秘道不能让人知道。

    而挖通那条河流的人,听说已经被爷爷处理掉了。这样做虽然有些残忍,却是许多大家族惯来的作风。

    既然已经发生的事情,欧阳秀也无法评价自己的爷爷,他只有不辜负爷爷的一片心,安然使用这里。

    如今带了东方恋来,就等于把他的秘密与她共享,可是他一点都不担心,不担心她会出卖了他的利益。

    “这里你便是主人了。”

    欧阳秀带东方恋走进那小木屋,对她说。

    这一切感觉是那么好,仿佛又回到了效外他与她共住在小木屋的时候。

    只是他知道,这次她选择找个隐憋的地方是有时候要做的。

    而他,会选择支持她。

    从他知道她与前朝有关系的时候,他其实知道她没有退路了。

    虽然如今东方丰远保守了那个秘密,也利用一些力量在保护着她与她的母亲,哥哥……

    可是东方丰远那样一个人,连自己的儿子东方冀都可以放任让他变成一个傻子,那么东方恋的未来呢,谁知道?

    她必须拥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

    而他,也会保护她。

    “谢谢你呀。秀。我忽然来了这里,花儿红儿她们想必会非常担心,还有柳儿,绿儿。

    “秀,既然我们选择了并肩,你也知道我的事情了。那么我的势力也不会对你有所隐藏,这段时间,我又脱不了身。

    “外面的事情又不可能暂停,你就替我处理着一些事情吧。我相信你的能力。”

    欧阳秀的能力是那么优秀,东方恋一点都不怀疑。

    “外面的事情又不可能暂停,你就替我处理着一些事情吧。我相信你的能力。”

    欧阳秀的能力是那么优秀,东方恋一点都不怀疑。

    于是,她修书一封,交给欧阳秀。

    “你出去之后把这个交给花儿,红儿,她们看了信后,就会知道这是我的意思,就会以你为主人,然后一些需要你决策的事情,你就拿主意吧。我想必,会在这里修练一段时间。

    “如今,我需要对付的人是龙起津,这你知道的,不管如何不能让他踏上那个皇位。还有就是慕容以……东方画。原因你也知道。

    “我需要保护自己的母亲,以及哥哥。至于东方丰远,看着办吧,反正我与他的父女关系也不是那么深厚。

    “还有就是龙景狂……”

    想到龙景狂,东方恋想了一下,才道,“他只是合作者而己。一开始我的实力根本不够做更多的事情,于是便找上了龙景狂。

    “我以治好他的病作为交易条件,让他去争位。只有他皇长孙的身份去争那个位置,龙起津才会感到了威胁。

    “龙起昊虽然也强大,可最终不会是龙起津的对手。只是如今发生了变故,那君城……居然横空出现,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前世根本没有君城这一号人物,一直到凰国二十五年,她逆天的时候,纳兰家族一直还是处于隐世状态。

    她什么想,君城的出现,会是与她的逆天有关吗?

    “君城只是区区几招,便将我至于毫无反抗之地,我不可以这样。”

    东方恋的眼睛释放一阵刚强,“我不可能饶恕了君城对我的所作所为……”

    那家伙甚至将她迫到这境地,她的灵术必须要有所突破才可以对付君城。

    她本不想让欧阳秀扯进这一潭混水中,尽可能让他远离,可是如今是没有办法了。

    而且欧阳秀也不太会退出她的生活。

    如前世一样,他们如今已经紧紧的绑在一条船上了。

    “恋儿,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欧阳秀接过那封信,知道她这样做是因为然相信自己,毫无保留。

    而他,不会辜负她的信任,“你的母亲与哥哥我一定会保护得好好的,直到你,出来。而我这段时间也不会打扰你,会按时给你送吃的。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尽管开口。”

    欧阳秀知道东方恋要修练足可以对抗君城的武功,以及自保的能力,她需要一个然安静不受打扰的环境。

    而他可以替她做的,便是替她创造这样一个环境。

    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会一力承担。

    “谢谢你,秀。暂时没有了。”

    “那我先去打个野兔回来给你吃吧。”

    欧阳秀道。

    “不要去,那里很危险。”

    东方恋看了看万兽山林那里。其实,她来过这里,那是九死一生的经历……

    龙起津某次中了毒后,只有万兽山林才有那种解毒的草药,于是她便孤身犯险,来这里给龙起津寻解药。

    她记得自己好几次,中途被林中的毒草给迷昏了,迷糊中,有人救了她,可是她看不清那人的脸……

    “秀,你以前经常来这里的吗?”

    忽然一个念头飘入她的脑海。

    前世这片地方根本没有人会闯进来,而欧阳秀,他却在这里筑了一片世外桃源,这里被河流包围的地方是安的。

    大概也只有他会触及万兽山林吧。

    那么前世,几次救她又不让她知道的人,会不会是他呢?

    “嗯,我来过几次。其实老实说,我挺喜欢这里的,这里绿水青山,主要还是隐密,不容易被人找到。想安静的时候可以彻底安静,而我若是在府内消失一段时间,爷爷都不会派人找我。他知道我来了这里,一切都静悄悄的,我特别喜欢这种没有人打扰的生活。”

    他甚至好几次打算搬来这里长住,因此这里常备了一些米粮。

    不过距离上次到来,已经有半年时间了。备下的粮食都不能吃了。

    “那你每一次都会去万兽山林那边吗?”

    东方恋睨了他一眼儿。

    “偶尔。”

    欧阳秀笑道。

    “果然……是你。”东方恋欣然一笑。

    前世其实她与欧阳秀有许多交集吧,不过他是那么隐忍的一个人,尤其是她的身份,阻隔着二人。

    最后他是在多么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对她问出那句话呢,如果他在龙起津之前对她求娶的话……她会不会嫁给她……

    而那时候,她居然沉默以对,这一定深深伤害了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