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31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这欧阳家,其实自前朝开始就是望族,因为与当时的七大家族龙氏交情甚好,便将欧阳静嫁给当时年轻有为的龙弘,自此两家更亲近,在朝堂上多有照应。

    后来欧阳家也看不惯前朝暴君的作为,在龙氏决定挺身而出,联合其他七大家族反了燕月皇朝的时候,欧阳家义无反顾站在龙氏这一边,助龙弘打下凰国的万里江山。

    当时,欧阳秀的父亲欧阳易光,跟随龙景狂的父亲龙起钰,一起打天下,便是在那场激烈的战事中,欧阳易光随龙起玉一起去了。

    欧阳家也算是为了凰国江山的建立,流下了热血。

    加上次子欧阳易汉也是个擅战的,太尉欧阳涛当时虽然上了年纪,却依旧身子硬朗,替凰国立下了许多汗马功劳。

    还有欧阳静这个不可动摇的皇后,所以在凰国稳固之后,欧阳家理所当然的也成为了凰国的第一家族。

    ……

    还有欧阳静这个不可动摇的皇后,所以在凰国稳固之后,欧阳家理所当然的也成为了凰国的第一家族。

    ……

    欧阳家的富贵堂皇,虽然比不上景王府的雕栏玉砌,不过在六大家族之中,却是规格最高的。

    龙弘对欧阳府的打赏也是最多的。

    便是财大气粗的镇国公府、辅国公府,也比之不及。

    欧阳香带龙景狂随意的转了一圈,将太尉府的美景尽收底下。

    其实美景什么的,景王府也有许多,甚至比太尉府更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太尉府也有可取之处,那便是……这里的……机关……

    龙景狂对机关布阵什么的,算不得精通,可是他仍然看出了,这里处处是门道。

    “这里花树的排列方式,很独特。”

    龙景狂只是随意一句,却知道如果不小心走进去,主人不想放人,是不可能随意走出来的。

    “那是哥哥栽种的。那是一种很高深的阵法哦,香儿其实也不懂。也好奇,让哥哥教,可是哥哥说女孩子不用学习这些。”

    说起欧阳香这个哥哥,欧阳香总是觉得他便是天底下最完美的男人。

    有了这个哥哥,她几乎其他男人都看不进眼里了。

    可哥哥便是哥哥,小时候还可以幻想着嫁给哥哥,长大了却是知道兄妹是不可能结婚的,于是就移情了龙起津。

    但龙起津这次,却是伤得她很惨,害她差点儿失去欧阳秀。

    经此打击,欧阳香也有些儿清醒了。

    她转头看了看龙景狂……这个以前不常接触的男子,她名义上的表哥,却是被誉为新任的凰国第一美男了。

    以前凰国可是三美男并立,但自从龙景狂走入大家的视线后,毫无疑问,凭他的长相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美男,而且他还有显赫的身份,凰国的皇长孙,贵不可攀。

    他的身份地位比龙起津更胜一筹,可就是不知道才学如何。

    “景王对阵法什么的,也有兴趣吗?”

    欧阳香一脸期待。

    这样俊美的男子,身份高贵,如果还才学还了得,可是个值得……

    “没什么兴趣。”

    龙景狂却摇了摇头。

    “那龙景狂对什么感兴趣呢?”

    欧阳香不死心。

    “我似乎,没有感兴趣的东西。”龙景狂笑道。

    “骗人。”

    欧阳香才不相信他的说辞,“日子多无隐,不接触一些新奇的东西,怎么过日子呢,难道景王愿意天天那么无趣吗?”

    “怎么会无聊呢,活着喘气就很有趣呀。”

    龙景狂又笑,似乎他唯一会做的表情,就是笑。

    欧阳香看得有点儿郁闷了,这景王对她的态度,可是不喜?

    “景王,如果……你不想香儿陪你,直接说好了,虽然爷爷叫香儿陪你逛逛,香儿也知道自己作为一个主人家应有的礼数,可是香儿不会自讨没趣惹人厌烦。我失陪了。”

    欧阳香屈膝,退下。

    龙景狂居然也没有叫住她。

    欧阳香走了几步,一脸气结……

    想想又不甘心的回头,“景王殿下……你上府,是为了东方恋吗?”

    想想又不甘心的回头,“景王殿下……你上府,是为了东方恋吗?”

    找她哥哥欧阳秀是假,找东方恋才是真的吧。

    她可是听说,今天早上欧阳秀将东方恋带回府了,但她没有机会见上一眼,因为那该死的暗卫轻尘根本不让她踏入筑雅轩一步。

    “嗯。”

    龙景狂居然点头,承认了。

    “果然,你们……都喜欢她吗?”

    欧阳香一脸的不爽。

    那天宫宴,龙景狂对东方恋的维护,让大家都看出点什么。

    还有龙起沐,在回去的途中居然对东方恋弹什么情曲。

    更有自己的哥哥,欧阳香,居然对东方恋唱了那么优美的曲子……

    还有龙起津呢……这男人更是魔障。

    不过听说龙起津又与东方恋闹不快了呢。

    一想到龙起津,欧阳香美丽的脸孔就有点儿扭曲。

    这龙起津可是眼睛瞎了不成,她好好的欧阳香对他示好,他不要。

    非要没有自尊的求娶那东方恋。

    这些男人就是贱。一个个贱得要命。

    欧阳香越想越气。

    “欧阳小姐恐怕是误会了什么吧。”龙景狂仍然是笑笑,轻道,“东方小姐只是景的大夫,她救了景的命,景如今觉得身子有些不舒服,知道她在太尉府,便上门来找她了。”

    “只是如此?”

    欧阳香是一个字都不信。

    “只是如此。”

    龙景狂再次微笑。

    “好了,你别笑了。笑得特别假了。”平时欧阳香是不会这样说话的,但她自持龙景狂与太尉府的亲缘关系,应该不会怪责她。况且她如今确实是心情不好。

    “看来是景惹欧阳小姐不快了呀。莫非是景说错话了?”

    龙景狂望了望欧阳香。

    他确实没有怪罪她,在他眼中,这个欧阳香也并不是那么讨厌的人,起码她直率,不象其他贵女一样做作。

    “我就想知道,在你们男人眼中,那个东方恋真有这么好吗?”

    欧阳香暗地磨牙。

    “恋儿……极好。”

    “……”欧阳香怒。

    但她忍着这份怒气,“说说看,她怎么好了?”

    “她那都好。”

    龙景狂眼中的东方恋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她擅医术,会许多令人感到意外的东西,虽然有时候她的冰冷性格也会令他直呼受不了。但是又无法摆脱对她的思念。

    这才是要命的,就连她的那些儿缺点,居然都成了优点。

    他唯独不喜欢她的便是,她很有异性缘。身边优秀的男儿多多,选择也不只一个。

    “是呀,她那儿都好。我哥哥也是这样说的。”

    欧阳香也笑笑。

    她学着刚才龙景狂的表情,在反气他。

    龙景狂一听,欧阳秀对东方恋,也是这样的想法,有些恼怒了。

    终于,他脸上那抹应付式的笑,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询问,“说说看,欧阳世子和东方恋他们俩,走得近吗?”

    “我哥哥都到左相府提亲了,你说近吗?”

    欧阳香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这龙景狂,果然是对东方恋有意的。

    “……”

    龙景狂眼色深深,静默着不说话了。

    正在龙景狂与欧阳香二人僵着的时候,一个老者朝他们走了过来。

    正在龙景狂与欧阳香二人僵着的时候,一个老者朝他们走了过来。

    是余伯,欧阳秀身边赶车的人。

    虽然是个赶车的,可是余伯在太尉府中可是有一定地位的,也是欧阳秀身边贴身服侍的人。

    “景王,我们世子回来了。他知道你要见他便请你到筑雅轩。”

    “好。”

    龙景狂跟着余伯前去见欧阳秀了。

    而欧阳香,居然也跟在后面。

    ……

    筑雅轩。

    欧阳秀俊逸随意的站在院子里,而他的身边摆了一张小茶几。

    茶几上面,已经准备了一些茶点。

    龙景狂进来之后,欧阳秀请他坐下。

    “不知景王登门造访,有何事?”

    “东方恋呢?”

    龙景狂直接问了出来,没有丝毫拐弯抹角。

    欧阳秀也不意外,龙景狂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尊贵,傲气,磊落,而且有些执著。

    象是如今,他就一副非要见到东方恋不可的神情。但,恐怕他要失望了。

    “恋儿受了一些打击,她说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于是秀就带她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她需要好好的想一些事情。不过她说也有拜托景王的事情,那便是麻烦景王跟左相府交代一下了。她这段时间不在府内的事情。”

    其实为着这事儿,就算龙景狂不登门,欧阳秀也是要去找龙景狂一趟的。

    只不过龙景狂如此关注东方恋的事情,还是让欧阳秀……

    尤其是,在他与东方恋已经彼此决定在一起的时候。

    龙景狂的存在……

    “我要见她。”

    龙景狂很是固执。

    “这是她交给你的信。”

    知道龙景狂不好打发的,所以东方恋早早的就准备了信。

    那信,具体是什么内容欧阳秀也没有看过。

    龙景狂接过那信,认出那是东方恋的笔迹,而她在信上拜托了他一些事情,以及写了一些药方让他继续调理身体,最后写上两个字:别闹。

    于是,龙景狂只好闭嘴了。

    他将信收好,“她什么时候才会静养好?”

    “不知。反正她不在的这段时间,景王就自己行事吧。”

    欧阳秀淡然道,他想龙景狂会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的。

    “可是,本王有许多需要她的地方,她就没有一个代理人什么的?”

    “找我便是。”

    欧阳秀如今便是东方恋的代理人。

    龙景狂顿时……两眼锐利地看着欧阳秀,还上下扫了他几圈,“你真的可以部代理恋儿的事情,你知道她的所有事情吗?”

    “恋儿已经对我有所交代了。还有,秀要告诉景王的是,我和恋儿……我们,决定成亲了。”

    “呵。”

    龙景狂冷笑一声,“你们太天真了,以为成亲是两个人愿意,就可以成亲的吗,如此天真。那是两个家族的结合,其中的错踪复杂,那必须考虑到政治权力的平行。

    “欧阳秀,你是太尉府的世子,而她是左相府的嫡出六小姐,如若没有皇爷爷的准许,你们要成亲,那是难如登天。”

    “所以,希望景王成。”

    欧阳秀紧紧地看着龙景狂。

    他有一些话要对龙景狂说,于是给了旁边的欧阳香一个眼神。

    他有一些话要对龙景狂说,于是给了旁边的欧阳香一个眼神。

    “香儿你先回去吧。”

    “是,哥哥。”

    欧阳香也不是个没趣的,她知道有些时候男人之间谈事情,女人不好干涉。

    于是她便离开了。

    其实她来这里,主要是想看看东方恋是不是在他们太尉府,由于龙起津的关系,她是不喜欢东方恋……

    可是,若东方恋选择了欧阳秀,即将成为她的嫂子,只要那个女人安份,也不是不可接受的。

    但若东方恋只是戏弄哥哥,欧阳香想,她便不会放过了东方恋。

    ……

    “爱莫能助。”

    龙景狂扔给欧阳秀这样一句话。

    “只要景王不捣乱就可以了。”

    欧阳秀也不是不明白龙景狂,“秀想对景王说的是,景王拥有许多东西,随着景王的身体康复,也会面临到许多危险。景王如今,就算是想退出,不争,都是不可以的了。那些权利上的东西秀都可以不要,秀只要恋儿一个人。所以,如果景王你答应,那么我太尉府将会誓死效忠于你,效忠于景王府,你看如何?”

    这便是交换了。

    欧阳秀只要东方恋这个女人,他会助龙景狂成事。

    “这也是她的意思吗?”

    龙景狂紧紧握着拳头。

    “恋儿说,她与你只是合作者的关系。你说呢?”

    “……”龙景狂心头一痛。

    虽然他早就知道东方恋对他的态度是如此。

    可是这句话从欧阳秀的嘴里说出来,仿佛是对他的嘲讽。

    他要放弃吗?

    为了那个皇位,为了让太尉府,欧阳秀效忠于他,放弃东方恋吗?

    不。

    “欧阳秀,我们各凭本事吧。我不会为了得到她而使用强权,让她不快。但是,想要我诚心祝福你们,如今还办不到。”

    “景王果然是磊落的,希望景王一直如此磊落下去。”

    欧阳秀笑意盈盈。

    他不怕与龙景狂竞争,在他选择了东方恋那一天开始,他就知道竞争不会少。

    所以,他要对东方恋更好。

    将她的心牢牢绑住,宠得她无法无天,这样她的眼里就看不到其他人了。

    即使她不会爱上他,他们之间不是爱情,可是在她的心中,他欧阳秀才是最重要的,这样就够了。

    “告辞。”

    龙景狂实在憋气,一刻也不想多待。

    “景王慢走,秀就不送你了。”

    这一局,是欧阳秀胜了。

    欧阳秀开心的笑,希望自己可以一直这么胜下去吧。

    ……

    转眼之间,三月过去。

    这三个月看似风平浪静,实在是更加风云诡谲。而随着龙景狂身体的康复,原本朝中的二方势力,变成了三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