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86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

    欧阳秀逐一跟东方恋说着这几个月外面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东方恋认真地听,当她听到东方画为了逃避冥婚,居然狠心摔断了腿时,她笑了,“哼,那她就当一辈子的残废吧。”

    “恐怕她是要等取消冥婚后,再有所动作。”

    欧阳秀不以为慕容以就那个能耐,这女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我娘和哥哥呢,他们可好?”

    东方画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亲人,至于龙起津东方画那些,等她出去后,再收拾他们吧。

    “映夫人很好。她如今看似很知足。你哥哥……我看了许多书籍,发现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令你哥哥恢复正常的智商。”

    欧阳秀道。

    “什么办法?”

    东方恋来了兴趣。

    她还想着凭自己如今七阶的灵术,不知道可不可以解除东方冀的灵慧二筋。

    “有一种盅,可以令人的智商变傻,也可以令意外损伤的人的智商恢复正常。那便是取智慧,谋略,强盛生命力,博大见识,坚韧不懈……之人的血,作为血引,如此就可以破解你哥哥的封印了吧。你哥哥本就是个聪明的。但这个方法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一试。”

    “好,我出去之后,如果用自己的灵术还是无法解除那个封印,就按你的方法来吧。”

    东方恋相信欧阳秀,这个方法纵使不成,可应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嗯,但是这种血,难找呀。”欧阳秀皱起了那清秀的眉。

    “怎么说?”

    “你想……智慧,谋略,强盛生命力,博大见识,坚韧不懈……那便是人中之龙了。世间上拥有这些特质的人,并不多。”

    欧阳秀解释说。

    “你不就是一个吗?”

    东方恋看着欧阳秀。

    在她眼中,欧阳秀是完美的,绝对能担得起那些优点。

    “我不介意一试,可是,我担心万一……总之你还是要多准备几个人选。”

    “我会的。”

    东方恋也开始苦想……“人中之龙?你觉得你皇姑父,当今皇帝,如何?”

    龙弘可是人中之龙。

    “取陛下之血?陛下如今的身体可不是健康的。那毕竟是盅,若是用不健康的血,恐怕你哥哥日后的健康也会受影响。”

    “是呢。健康的,谋略的,见识不凡,又要坚韧的,这样的人真是难找呢。”

    除了欧阳秀……还有谁呢?

    东方恋想来想去,又想到一号人物,“龙起津如何?”

    好象硬性条件,这个男人都符合。

    “七殿下……其实我也考虑过他,不过,要取他的血,谈何容易。

    “龙起津如今身边的侍卫岂止一千,而且个个是高手,根本近不得他的身。”

    而欧阳秀不想东方恋采用冒险办法。

    “我懂。但为了哥哥,如果秀你的血不可以的话,我只有一试。”

    龙起津是吧,如果他的血能令哥哥恢复正常的话,无论怎么样她都要一试。

    “恋儿……”

    龙起津是吧,如果他的血能令哥哥恢复正常的话,无论怎么样她都要一试。

    “恋儿……”

    欧阳秀真不知道自己告诉东方恋那个办法是不是又再次将她置入危险的境地,她本来就是与龙起津过不去,如今……

    只希望自己的血可以帮助东方冀吧!

    “秀,不必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

    东方恋紧握着他的手,微微一笑,平定他的心绪……

    ……

    景王府。

    慕容以早早的就上门去接东方恋了,但接待她的只是景王府的管家,程峥。

    而龙景狂据说有事儿要处理,没空儿接待她。

    慕容以也无法表示不满,本来龙景狂的身份就高高的在那儿,不是她想见就能见的。

    慕容以只好向程峥表明来意了,“是这样的,程管家,我家老爷的意思是,要本夫人前来接我们家恋儿回府的。她在景王府也有段时间了……不知道恋儿如今在不在呢,就说本夫人来了,让恋儿出来一见。”

    哼,这小贱人,她堂堂左相府夫人来了,好歹也是她名义上的嫡母呀,居然摆架子,不出来见一面?

    她还真把自己当景王府的女主人自居了吗?

    哼!那小贱人,绝不能让她得瑟。

    “左相夫人真不好意思,恋儿小姐这段时间没日没夜的照顾我们家景王,如今想怕正在休息呢。还有,皇后娘娘有令,命恋儿小姐在景王府照顾我们家景王,直到景王身体康复。怕是恋儿小姐一时半会,无法回府。”

    “这……可是,我们家老爷思女心切。还有我们老爷的寿辰,可是快到了,恋儿怎么着也得回家一趟的吧。”

    慕容以已是脸色不佳,这东方恋,架子也太大了吧,她可是亲自来见她。

    “左相夫人的话,程某会转告恋儿小姐的。”

    程峥已是隐隐有着逐客的意思。

    慕容以无计可施,在景王府这样一个尊贵的地方可是容不得她撒野。

    于是慕容以站起来,瞧了瞧,意有所指,“本夫人瞧这景王府,冷清的,竟是半个贴身照顾景王的女人也没有。不如让本夫人安排一二个女子贴身照顾景王的身子吧……”

    “不必了。夫人。”

    程峥已是冷下神色。

    这些天以来,随着他们景王身子好转,景王府可是不少贵妇人踏上门,无非都是推销他们家的嫡女庶女,甚至有不少人居然到皇后娘娘跟前说了,希望指婚什么的。

    皇后娘娘也曾问过龙景狂的意思,但他们家景王一个都没有要。

    “好吧,程管家,请转告恋儿,让她务必回府一趟。”

    慕容以的脸色已是有些僵了,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只不过对程峥仍然是微笑着。

    若是往日,她定是不将这些管家级的人物看在眼里的。可是今日,却要硬生生的受这些奴才的气,真是……可气呀。

    ……

    慕容以走了后。

    程峥将她的来意禀报龙景狂,“主子,依奴才看那左相夫人,定是想送女子入景王府的。”

    程峥可是一双利眼,说什么想念东方恋,那都是假话吧。

    程峥可是一双利眼,说什么想念东方恋,那都是假话吧。

    以慕容以与东方恋母女间恶劣的关系,上次在宫宴中可是表露无遗。

    而至于说那慕容以中了盅术,才会如此糊涂陷害亲女什么的,那只是给慕容以的一个台阶下而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

    “以后这样的事儿不需要向我回报了。”龙景狂这些天正烦得很。

    别说慕容以要见东方恋见不着,便是他要见东方恋也是见不着。

    多次去欧阳秀那儿打听东方恋的下落,可那欧阳秀也不是个好相予的,无论他怎么问,怎么利诱居然都不说……

    所以,这三个多月来,他也是没有见过东方恋一面,不知道那女人如何了。

    “景王,你可是心烦?那便出去走走,或者主子可以约欧阳府的香儿小姐,去效外散散心什么的呀,香儿小姐才情……”

    “闭嘴。”

    龙景狂不爽地看了一眼程峥。

    自从一个月前程峥进了一次宫回来之后,就张口闭口在他面前提欧阳香的事儿,还说欧阳香多么大家闺秀,多么有才学,又是多么一个贤慧的人。

    其实龙景狂也知道,那估计是皇后的意思吧,可……这么整天提欧阳香的,一听到欧阳香的名字都有点儿……压力了。

    “哎,殿下……”

    程峥也是有苦难言。

    自二十寿辰一过,随着殿下身子渐好,皇后也是紧张起龙景狂的婚事了,以前还从来没有迫过龙景狂纳妃什么的,可这些日子以及,皇后可是经常的宣欧阳香进宫,想必跟欧阳香提的也不少了。所以欧阳香也是来过景王府几次,但龙景狂每次都以身子不适拒绝见之。

    “主子,欧阳小姐……来了。”

    追风又进来回报。

    “不见。”

    龙景狂还是那句话。

    “可是……她说见不到你,就不走了。”

    追风也是很为难。

    以欧阳香那样的身份地位,在凰城贵女中可是一等一的,不好拒绝呀。

    “那便让她等着吧。”

    其实早前,龙景狂对欧阳香那女子没有反感的理由的。

    但如今可不同了,明显的太尉府与他皇奶奶想到一处了,要掇合欧阳香和他。

    他那里有这个意思呀?

    既然没有,就不要给人家姑娘幻想。

    “景王……景王见我一面吧……”

    外面,欧阳香居然不顾颜面似的大嚷起来。

    非要见龙景狂不可。

    甚至不顾逐月的阻拦,闯了进来。

    “景王。”

    欧阳香已经泪眼汪汪的站在龙景狂面前了。

    一副可怜又可爱的模样。

    “景王,我有话要对你说。”欧阳香不吐不快。

    “你们……先退下吧。”

    龙景狂睨了程峥,追风,逐月一眼儿。

    三人退下。

    欧阳香也令自己的丫环退下。

    “欧阳小姐有何话要说?”

    没有招待,甚至没有请欧阳香坐下,龙景狂的冷色冷冷的。

    那风华无双的俊脸也仿佛蒙上一层寒霜。

    其实龙景狂本不是这么冷情的人,只是这段时间,他实在开心不起来,也热情不起来。便也就冷冷的,没甚兴味的活着。

    其实龙景狂本不是这么冷情的人,只是这段时间,他实在开心不起来,也热情不起来。便也就冷冷的,没甚兴味的活着。

    “景王,我知道……知道你心里没有我。可是你不知道香儿的压力……”

    想到皇后多次对自己耳提的话,欧阳香眼眶儿都红了一圈。

    “想必景王也知道一些以前香儿与七殿下的事情,香儿受过伤害,便对男人再也生不起期望。香儿恨过,甚至想与六殿下联结,对付七殿下,可到底香儿只是一介女人,就算受了欺负,受了委屈都只能自己忍了。

    “香儿没有办法为自己报仇,甚至自己的婚事也只能听任家里安排。我爷爷,还有皇后姑奶已经许了我们的婚事了,即使还没有公开,可是他们二人已经有了默契。”

    “然后呢?”

    龙景狂终于掀了掀眼皮,朝了一眼欧阳香。

    可是他的神色仍然未变。

    仍然是那么冷清的。

    仿佛欧阳香的一切作态,都不能影响到他。

    “景王,我知道你的心里有人,即使你不肯承认。若是没有人,你何以这么拒绝香儿?香儿自认自己条件也不差呀。”

    “欧阳小姐,如你所言,你条件很好。相信愿意娶你的贵子大把。所以,你便放了景吧,咱俩不适合。”

    龙景狂闭上眼睛,懒得跟欧阳香废话。

    欧阳香一朝他这作态,急了,忙的不顾礼仪蹲到他面前,“景王你听我说,我思来想去,觉得我们或许才是最适合的……”

    “……”

    龙景狂没哼声。

    欧阳香有点儿自讨没趣,但是这些话,她今天一定要说出来,“景王,香儿不能假惺惺的说自己在短时间内已经爱上你了,可是,香儿有信心,能做好景王妃这个职责,而且我们成亲后,香儿的心保证是向着你的。还有……还有,香儿会替你纳妾。你可以与你喜欢的女子在一起。香儿绝对有容人之量,这点你放心。”

    欧阳香展示着自己的大度。若是以前,就算表面上许可自己的夫君纳妾,可心底里,她是绝对没有这份大度的。

    但是经历过一些事之后,欧阳香知道世事没有完美的,作为女子需要的便是屈就。知道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而她最好的选择,便是景王妃这个位置。

    “欧阳香,你知道本王可以活几年,这么赶就巴巴的贴上来。”

    龙景狂终于睁开眼睛,看着她,打量着她。

    “景王,香儿但求你可以给我一个儿子,这样就足以。”

    欧阳香说得坦白,其实女人所求的便是这样。

    就算夫君健康长寿又如何,又不见得就夫妻恩爱,长久受宠。

    女人嫁人后,多数是求的一个可以依靠的儿子,如此而己。

    就算龙景狂活不长,但是如果她生下他的孩子,皇后姑奶已经保证了,他日在凰国之中定有她们母子的一席之地。

    欧阳香觉得自己这一生所能求的,无非就是这些而己。

    “你倒是坦白。”

    龙景狂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龙景狂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不得不承认欧阳香是个极聪明的女子,她若说那些爱慕呀之类的,他保证懒得听她废话,可是她居然直接进入主题……

    她要为他生儿子!

    “景王,你的答案呢?”

    欧阳香一脸殷切。

    “不成。”

    龙景狂还是直接拒绝。

    “为何?”

    欧阳香顿时一阵羞恼。

    她都已经自己将自己的存在,摆得这么低姿态了,他还要如何?

    “现在不考虑。”

    “那以后呢?”欧阳香似乎看到一丝署光。

    “以后再说。欧阳小姐,请回吧。”

    “你……”

    欧阳香紧握双拳,憋了半天,才道,“我是不会放弃的。景王。”

    “随便你。”

    “我每天都会来景王府的。”

    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作为女子,她得听家族的安排。

    况且放眼整个凰城贵子中,有那个比龙景狂更适合她的呢?

    “你的这份执著,应该用在真爱身上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