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49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龙景狂意有所指的睨了她一眼。

    “景王就别戳香儿的痛处了。”

    欧阳香抬头,一脸孤傲,“所谓的真爱,在香儿的心中,已经死了。”

    “真的吗?”

    他看,不见得。

    “真的。”

    欧阳香非常肯定。

    “好吧,你要自欺欺人,我不阻止你。但我却不能自欺……,欧阳香,我不能娶你。我不会娶你的。所以别浪费时间了。”

    他已经跟她说清楚了,往后要怎么做就看她的了,她要固执,他也无法阻止。

    “景王……你……”欧阳香也有些恼了,圆瞪着两只眼睛,霍然间站起来,“你莫非真以为我欧阳香非嫁你不可了吗?”

    “香儿。”

    龙景狂看向她。

    这是第一次称呼她的名字,“如果说亲缘,你算得上我的表妹了。其实我们的关系可以不必搞成这样的。”

    太尉府,一直以来支持景王府多多,他的舅公欧阳涛也是个温和的长者,龙景狂真不想与太尉府交恶。

    所以就算这段时间以来,他对欧阳秀有什么不快,但考虑到种种也极力的忍住了。况且欧阳秀说得对,若是他要继续活下去,就必须争得那个位置。

    如此就需要欧阳家的相助。

    “香儿,你回去告诉你爷爷,就算我景王府与太尉府没有联亲,但只要太尉府站在景王府这边,我便能给你们,你们所要的。太尉府将会世袭世子之位,你看如何?”

    “世袭世子?”

    这可是一个无比的诱惑。

    欧阳香知道若是爷爷听了这样的话,必然是会心动的,但是……

    “而至于你。”

    龙景狂看着欧阳香,笑了笑,“你可以选择自己心爱的男人。或者找一个你能控制的男人,他一生一世只能有你一个女人。

    “女子所求的,不就是如此吗?若是我登位了,香儿,我便封你为郡主吧。如何?到时候为你找一个对你服帖的郡马。”

    “这……”欧阳香也是有些心动了,可是皇后给她的压力,仍然是……

    “而至于皇奶奶,你不必多虑,我自然会跟她说清楚的。”

    “而至于皇奶奶,你不必多虑,我自然会跟她说清楚的。”

    “为了她,景王真要如此坚持吗?”

    欧阳香知道龙景狂这么做是为了谁。

    “可是她已经……”

    “不必再说了。这是我的选择。”

    龙景狂主意已定。

    “好吧,若是景王真的这么想,香儿似乎唯有接受了。只是……”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担忧。”

    龙景狂已经有逐客的意思了。

    而欧阳香也不是个不识趣的,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也没有其他可能了。

    “好吧,景王,香儿就此告退了。希望你记得你对香儿许下的承诺……”

    嫁她想嫁的人,很好。找一个对她服帖的郡马爷,也很好呀。

    是的,女子所求的,不就是如此吗?

    ……

    七王府。

    明月轩。

    月色幽暗……

    一头银发的君城躺在床榻之上,一双眼睛是悠悠望着床顶的,却是无法入眠。

    忽然,一阵风起。

    君城的眼睛闪了闪……

    然后一道人影,入了他的房间,身影快如闪电……

    只一瞬间,就到了他的床榻边,然后伸手直攻他的身体……

    “终于来了。等你好久了。”

    君城忽然来了兴致,身热血,便与来人过起招来。

    而对方使用的招式,让他很是意外。不完然是灵术……也不是古武……

    “只短短三个月,你却有此长进,真是令我很意外呀。”

    他望着对方一身黑色披风的女子。

    其实她那么发亮的眼睛,无论怎么掩饰他都认得出来。

    “哼,你也是,也有进步。不过今天我倒是想看看,咱俩之间谁死谁活。”

    出手狠辣,东方恋直攻君城听脖子。

    “女人,你真要杀了我呀?”

    君城有些调侃。

    谈笑之间想化解她的杀招,却是有些不易。

    眼色一闪,这个女人的进步,倒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受死吧。”

    东方恋没有心情与他哆嗦,身体散发出一团黑气,眼中杀意更浓……

    “你习了……邪术?”

    君城有些意外。

    他们纳兰家族视邪术为禁术,一般习了邪术的子弟都没有资格争夺家主之位。

    所以,他便没有习邪术。

    不过对于邪术,他是了解的,也能化解。

    可东方恋的邪术,又不然是邪术,她很聪明,居然将灵术的长处和邪术巧妙结合。

    这个女人真是极聪明的,明知道与他斗灵术不可能赢得了他,所以便……

    “哼,君城中,只要是能杀死你的,便是什么术,本小姐也不介意修习。”

    东方恋冷声道。

    “看来你很恨我呀……”

    刚才君城对东方恋还是有所保留,坦白说他应敌之时,从来没有试过运用部的力量,因为没有一个对手可以令他如此。

    但今天东方恋破了这个例。

    他便是用上十成的力量,居然也胜不了她。

    而二人的打斗,一阵动静,引起了外面守卫的注意……

    “有刺客。”

    守卫喊起来。

    而后更多的守卫往明月轩这边赶来。

    东方恋想速战速决,可是她到底还是低估了君城的本事……

    东方恋想速战速决,可是她到底还是低估了君城的本事……不,如果说他还是三个月前的灵术,她大概可以胜得了他。

    但,在她进步的时候,这个君城显然也没有闲着。

    他的灵术已经进入到一定瓶颈了,要进步并不容易,可是她仍然能感觉到与三个月前相比这个妖孽又更厉害了!

    而如今,外面的守卫越来越多,脚步声一阵阵赶紧来,她也只好暂时撤退了。

    不过上次之仇就算不能报,也是要讨回点儿利息的。

    于是她出手极快,利用灵术,邪术,古武……三合一的力量,一掌拍到君城的胸口上。

    只见君城避之不及,闷哼一声,硬生生受了她一掌,吐了口鲜血。

    “哼,再见。”

    东方恋见一击即中,心里也舒服多了。这个贱人以后有机会再收拾他。

    东方恋身影一闪,利用极速移动,在君城面前消失不见了。

    本来极速移动这样的本领,是要进入到八阶才能使用出来的。

    但东方恋由于习了邪术以及上古武术,加上运用得当,便是灵术只有七级,她也能使用极速移动。

    有了这份功夫,这世上便没有一个人可以控制得了她的行动了。

    “极速移动,东方恋……你的灵术竟然到了八阶吗?不……八阶……发如雪……”

    君城看见东方恋仍然是一头黑发,显然没有到达八阶。

    可是她的极速移动之快,便是跟他比也不相上下了。

    到底这个女人的灵术是到了几阶?

    极为可怕的是,她还习了邪术,以及高深的上古武术……

    便是连他要制伏她,都不可能了。只是短短三个月而己。或许一开始就不该那样惹她的,这个女人果然是不能惹!

    ……

    “君先生,你没事吧?”

    守卫们赶来,见君城用手捂着心口,唇边挂了一抹鲜血。而房间内留下了打斗的痕迹,显然刚才有打斗,可是来人似乎逃了。

    “马上追捕刺客。”

    那守卫头头道。

    “不用了。”

    君城擦了擦唇,“她已经逃了。”

    “君先生,你要不要紧,要不要为你请大夫呢,你看来受了伤。”

    君城在七王府有一段时间了,大家都知道这位公子对龙起津的重要。

    若是他有什么不测,便是他们保护不力,七殿下定会怪责。

    “不用,调息一下就好。你们也别惊动殿下了,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

    “是,君先生。”

    守卫拱手退下了。

    ……

    君城躺下休息。

    过了一会儿,龙起津还是来了。他在听到君城居然受伤之后,稍稍吃惊。

    因为君城之本事在这几个月内,他看得很清楚,这个人文滔武略,还有一身高深莫测的功夫,就算七王府内高手云集,可是没有一个人是君城的对手。

    为此,龙起津更器重他了。

    如今,居然有人可以伤得了君城,龙起津感到挺意外的。

    “到底是谁伤了你?”

    龙起津坐在君城床边的椅子上,关切地看着他。龙起津对待下属,向来是极关心的。他对君城的关怀,也是情真意切的。

    龙起津坐在君城床边的椅子上,关切地看着他。龙起津对待下属,向来是极关心的。他对君城的关怀,也是情真意切的。

    “殿下。没事。”

    不知为什么,今天晚上的事情君城并不想龙起津知道……

    “还说没事,都受伤了。本殿已经为你请了大夫了……”

    龙起津知道君城本身对医理也精通,可是常言道医人不能自医,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请了效外的名医来看他。

    “谢殿下。”

    “嗯,好好养着,以后七王府需要你的地方还多着呢。今晚的事,你不想说便不说罢。”

    龙起津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勉强别人的人,尤其是对看重的下属,他们有一些,在他可以容忍的范围内,他也是会尊重的。

    况且他从不认为君城是个普通的人,君城肯定还有许多事情隐瞒着他。

    但只要这个人对他,是忠心的,为他七王府办事,其他的他可以不追究。

    “是,殿下。”

    君城答应着。

    其实这段时间与龙起津相处,也越来越觉得龙起津会是一个好君主。

    如果没有那个女人,君城相信他可以辅助龙起津登上那个位置。

    原先以为那个女人不过如此,不足为惧,但如今,显然对她的评价,要改写了。

    ……

    来到约定的地方,利用极速移动比自己想象中费力许多。

    东方恋的身子落在一棵大树上,而她眉头轻皱,捂着自己的胸口。

    是的,刚才与君城交手下来,虽然她重伤了君城,但自己也讨不到半丝好处。

    这个君城的实力,显然比三个月之前又强了一些,她刚才用灵术,邪术,上古武力的力量伤了他,却也透支了自己的力量,再加上施展了耗费内力的“极速移动”……

    如今她的心脏部分竟是有些痛。

    “恋儿。”

    一个声音唤住了她。

    东方恋向下望,见欧阳秀站在那月色之下等着她。

    “如何?”

    欧阳秀是知道以东方恋的性格的,只要出来了必然会第一个找上君城的。

    他本来是不同意东方恋去冒这个险的,可是却敌不过她的性子。

    于是二人只好约定一个地方会合,若是有什么不测,欧阳秀会带人赶过去。

    “还好,我伤了他,只是他比想象中更难对付。我也让他知道我不是从前那个东方恋,想必他以后不敢对我太过份了。”

    这便是她今天的收获。君城,已然知道她的份量了。

    “如此便好。恋儿,我们回家吧。”

    欧阳秀伸手,而后东方恋的身子就稳稳的落定在他的怀里……

    “今天还是住太尉府吧,明天……我再送你回府吧。”欧阳秀对她说。

    “好。”

    东方恋应下了。

    只是她想,明天得去景王府一趟吧,毕竟她不在的这段时日,都慌称是在景王府替龙景狂看病的。

    不知道她这番利用了他,龙景狂那个人会不会生气呢?

    其实这三个月以来,她曾想起他几次,但是每一次都告诉自己……她做出的决定,是对的。

    而她,不欠龙景狂那个人什么。

    ……

    而她,不欠龙景狂那个人什么。

    ……

    景王府。

    龙景狂早就派人盯着太尉府,所以,当东方恋一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而且,他也没有阻止她去做什么。

    一来,那个女人有自己的想法,二来,他也想知道她会做什么。

    “君城……那个君城受了重伤吗?”

    龙景狂听着追风的回报,也有些惊讶。

    坦白讲这段时间他暗里也朝龙起津下过几回手,尤其是对于那个七王府的帮手君城,更是恨不得除去。

    但是所去之人,就连君城的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

    他可是派了景王府的精锐,可想而知君城那个人的武功,到底到了什么变态的层次。

    但是东方恋却重伤了他。

    忽然间,他有些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消失三个多月。

    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对付君城……

    看来她的能力也确实有了很大的进步了。如此便好,他便也不用事事顾及她的安危了。她可以保护自己。

    “那她呢,如何?”

    “六小姐消失得很诡异,我们的人失去了她的踪影……后来,再次将她纳入视线,却是在太尉府。她与欧阳秀一起回来。”

    “欧阳秀?”

    龙景狂的拳头紧了紧。他知道这段时间东方恋那里的事情是欧阳秀在处理的,看来东方恋是心信任欧阳秀的了。

    “主子,下一步怎么办?”

    “再次紧盯着,还有,怎么也不能让龙起津与镇国公府联亲。”

    这几个月,龙起津可是多次想与镇国公府订下这门亲事。

    每次都是他从中搞破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