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12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东方青收下那纸包。

    “记住,机会只有一次,并且只留给站对了队列的人。”

    东方笑意盈盈的看着东方青,倒是不怕东方青背叛她。

    实在不听话,除了便是。虽是妹妹,但若是成为了敌人的妹妹,便只有除之。她不介意手段狠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是,妹妹知道。”

    东方青退了出去。

    那二个丫环见东方青出来了,赶紧追上她的脚步。

    “八小姐与六小姐聊了什么,八小姐这样赶奴婢出来,奴婢不好向夫人交代呀。”

    其中一个丫头娴儿道。

    “只是姐妹间的一些私己话。”

    “只是姐妹间的一些私己话。”

    东方青如今有了东方做靠山,也便有了一些对抗慕容以的底气。

    于是狠狠瞪向那个丫环,“娴儿,英儿,们二人听着,本小姐知道们是母亲的人,可是,到底是怎么的选择呢,站在六小姐这边,还是母亲这边呢,还是先观察一下呢,随便们了。要是我的话,我就不会死脑筋的……,拿着,这是打赏给们的。”

    东方青将自己平日里节省下来的零花,十两银子,给了二个丫头。

    她的意思很明白了,只要二个丫头不说今天她来找东方的事儿,她也会对她们二人格外宽容一些的。

    如今或许还收服不了二个丫头效忠自己,可是只要自己也有势力,站对了队伍,便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如今就来看一看,她与东方淑那个站对了队列吧。

    庶女之间,可也是有较量的。

    二个丫头娴儿、英儿交换了一下眼色,又看了看手上的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确实是不少,是她们二个月的月银子呢。

    想了想,二人便默认了东方青的话。

    娴儿说,“小姐,只此一次。”

    “……”

    东方青默不作声,有一就有二。只要这二个丫头对慕容以不忠一次,她自然抓住了她们的把柄,让她们为她东方青所用。

    ……

    绿儿将院子里东方青对二个丫头的所作所为转告给东方。

    东方听罢,笑了,“这个东方青,倒是有点儿手段。成吧,盯着她点。如果她对东方画下药了,那是说明她的忠心了。”

    “是,小姐。不过那真不是毒药吗?”

    刚才绿儿守在门口,也听到一些东方与东方青二人的谈话的。

    “真不是毒药。我怎么会这样轻松的要了东方画的命呢,太便宜她了。呵呵。但是那药短期可以令人生骨,修复人的骨络,长期嘛……这骨就会越生越多。绿儿,说,人如果多出一些骨头来,会如何呢?”

    “这……小姐……这人,如果多出一些骨头来就是怪物了吧。”

    绿儿浑身寒冷了一下,心里也开始有些同情东方画了。

    幸好她不是小姐的敌人,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就好好等着东方画会有什么结局吧。”

    东方轻笑,唇角微扬。哼,东方画,所受的苦,还在后头呢……既然不想冥婚,那就好好享受别的痛苦吧!

    ……

    第二日。

    欧阳秀便上门。

    试图用他自己的血作为血引,辅以盅术,解开东方冀的灵慧二筋。

    可是,失败了。

    如他预料的那样,“儿,看来,我不是具备智慧,谋略,强盛生命力,博大见识,以及坚韧不懈这些要素的血液……”

    “可我觉得样样都不缺呀。”

    东方画细想了下,忽然间想到欧阳秀在前世可是……死于凰国二十五年。

    难道他缺少了生命力?

    嗯,一定是这样的。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了他的血为什么不符合。

    可是如果欧阳秀不合,那么从生命力这点考虑,龙起昊,龙起晟这些也是不符合的。他们都是死于凰国二十五年。

    可是如果欧阳秀不合..那么从生命力这点考虑,龙起昊,龙起晟这些也是不符合的。他们都是死于凰国二十五年。

    那么以剩下的几个优秀男人来考虑,便是龙起沐……以及龙起津。

    但龙起沐……谋略方便……自然是不及龙起津的。

    可是龙起津那人的血,却是不好取,看来得好好计划计划。

    “儿,可有什么想法?”

    欧阳秀知道她眼神一闪一闪的,定是想着什么计谋。

    “在想一石二鸟的办法。秀,可知龙起津的府内,有一个金库,里面藏着许多宝贝儿。便是他名下的一百多家铺子的盈利,都放在那里了。当然龙起津的产业远不止这些,可是这些却是他最赚钱的,也是在凰城里的产业。如果能将他的金库搬空,又能得到他的血,是不是一举二得。这样必会对龙起津造成打击。”

    “儿,打算怎么办呢,莫非是刺杀?转移焦点?然后派人去搬龙起津的金库?不可,那么多的东西,都是重金属,怎么能搬走?况且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太难了。”

    龙起津不是个笨人,必然会被他发现的。欧阳秀的想法还没有那么乐观。

    “若是知道龙起津府里的密道呢?那个密道可是能够连入金库的呢,利用密道搬空,而不必从经过七王府。这条密道,所知的人不多,除了龙起津,便是他身边的齐平了。”

    东方也是知道这个密道的。!

    龙起津也是个狡诈的人,那密道就是他的第二生命。

    她为什么会知道呢,那是前世,龙起津对她求娶的时候,告诉她的。

    他说愿意用他的命,来换得她的追随与信任。

    一个男人将他府中的密道都告知了,确是打动了她。

    龙起津那时起,也得到她全心的信任……

    而如今,她却要利用这条密道狠狠打击龙起津。

    “密道?儿,……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机密的事情。”

    欧阳秀想,若不是龙起津告知的,她不可能知道的。

    可是龙起津会轻易告之她这些东西吗?

    “秀,这事也不需要与我配合,因为我想到另一个更适合的人选。如此一来,不会连累们太尉府。”

    这事儿就算欧阳秀想加入,东方也是不答应的。

    “儿,我倒不是怕连累,而是……”

    “好了,秀,不必说了。也知道我非做不可,为了我的哥哥。如果单单是派人刺杀龙起津,他必会倾全部之力来还击,若是金库那边也出事了,他必会派人去支援,如此一来,取他的血成功率也高了。不是吗?”

    她可是有开动脑子的,不是随便就要动龙起津的金库。

    “好吧。”

    欧阳秀想了一下,也觉得她这样做是正确的。

    必须要让七王府的其他事情,来分散龙起津的兵力,才有可能成功。

    那么什么是龙起津在乎的呢,似乎也只有金库了。

    “可,合作的人是?龙景狂吗?”

    “不是。”

    “可……合作的人是?龙景狂吗?”

    “不是。”

    “……”若不是龙景狂,那么欧阳秀就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除了龙景狂,他似乎也是唯一的。

    “可是,秀儿,如果真的找上他,那就代表别人也知道了对龙起津的态度。”

    “我已经无法隐藏,也不需要隐藏了。”

    东方眼色一寒,她和龙起津,早已对立。

    若不是如此,要取他的血,也不需要动干戈。

    如今闹成这样,唯有动刀了。

    “儿,得答应我,万事小心。”

    “我会的。”

    ……

    第二日。

    天香楼。

    东方约了要合作的人出来见面。

    她想到的人,是谁呢?

    自然就是龙起昊了。

    本来她也想过龙景狂的,可是这事儿万一暴露了的话,龙景狂与龙起津对立的立场,就彻底的暴露了。

    她不想走到这一步。

    龙景狂是她的底牌,而龙起昊却是一个可以对付龙起津的利器。

    ……

    当龙起昊收到东方的邀请,请他出来喝酒的时候,实在意外了一下下。

    记忆中,这位六小姐失踪有段时间了,隐约也知道她为什么会失踪……

    但是她重新归来,似乎不受影响,更加意气风发,神情之间还有一股慑人的神采。

    “六小姐可是贵人事忙,今天找昊出来可是有事情要说?”

    龙起昊虽然爱喝酒,却能控制自己。特别是这段时间,局势紧张,喝酒怕误事。如今便只能闻酒香不能品其味,也怪心痒的。

    “六殿下果然快人快语。其实,儿是来助的。或者,互利。”

    “助我?”

    龙起昊不解。

    也因为东方之前与龙起津走得近,他如今与龙起津却是死敌,而对她有些……

    如果不涉及到龙起津,只是随意饮酒,他会觉得东方是个不错的酒友,可是……她说要助他,那务必要涉及到龙起津了。因为他的难题只有龙起津,他的好皇弟。

    “是呀。”

    东方从袖间拿出一张图纸,在龙起昊的面前展开,“看看这是什么?”

    “七王府的……图纸?”

    那是一份七王府的详细地形图,饶是龙起昊派人进去过无数次踩点,但画出来的都没有东方的来得详细。

    龙起昊有所不知,东方可是作为主人家在那里生活过三年,七王府的一草一木,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甚至七王府的侍卫换班制度,她也了然于胸。

    不过如今多了君城这么一个意外的人,或许会有所改变也不一定。

    东方的纤手在图纸上面画了一个圈,“若是告诉殿下,这里有一条密道,殿下信不是信?”

    “密道?”

    龙起昊一皱眉。

    说七王府内有密道他是相信的,因为他也多次想知道密道在那里,那里有可能连结着龙起津的一些秘密。

    可是他派人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的密道东方又如何得知的?

    “就在这里。”

    东方点了点刚才所指的地方,“密道里面往右走,那里有个金库。龙起津有多少钱是可以想象的。本小姐如今缺钱了,想与人合作打劫了龙起津的金库。就是不知道六殿下,有没有这个胆色?事成之后,我只要五成。”

    东方点了点刚才所指的地方,“密道里面往右走,那里有个金库。龙起津有多少钱是可以想象的。本小姐如今缺钱了,想与人合作打劫了龙起津的金库。就是不知道六殿下,有没有这个胆色?事成之后,我只要五成。”

    “呵呵……”

    龙起昊一笑,“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不便宜。需要六殿下出人力。也唯有六殿下可以帮儿办成这件事情。”

    “东方,如此大胆,就不怕本殿将这些事情都告诉七皇弟吗?”

    龙起昊觉得自己倒是小瞧了东方这女人。

    以前只是觉得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贵女,可是没有想到她的胆子居然会这么肥,胆敢将主意打到龙起津的金库来。

    “六殿下想说,尽管说。不过如今六殿下与七殿下的立场,恐怕是龙起津的金库失窍,会乐得肚子都要笑痛了吧。

    “如果六殿下不敢,那么儿唯有与山贼合作了。

    “只是如今陛下让掌管凰城的兵马,将凰城的安全放到六殿下的手上,怕是让山贼进来劫了七王府……到时候也是的责任。

    “不如就干脆坐享利益,这保护凰城不力的责任就是一力承担了,也不冤枉。”

    东方狡黠地微微一笑。

    其实她看龙起昊也不是个胆子小的。胆子小的人,对上龙起津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早就吓傻了,还敢与之一争吗?

    果然,龙起昊考虑了片刻后,拍案作下决定。

    “既然如此,这事本殿就应下了。本殿不知道六小姐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想探知与七皇弟的种种恩怨了。想必也不会说实话。而且这世上的事情实在复杂得紧。作下这个决定,皆因本殿不惧怕六小姐出卖本殿。”

    而且,他也需要钱。龙起昊悠悠一笑。

    其实在龙起昊的眼中,东方这样做即使有些疯狂,甚至有可能背后隐藏着他所不知道的力量与企图。

    可他既然要争夺那个帝位,就作好了与一切力量作竞争的准备。

    不论是龙起津,还是别人。那些不可予知的事情若来,唯有见招拆招罢了。

    “六殿下。果然好胆色。我没看错。就知道我们一拍即合。来,我们干一杯吧,以这一杯为约,立下合约的盟誓。”

    “除了劫金库,可还有其他意图?”龙起昊不急着与东方干杯。

    而是想知道她的全盘计划。

    能说刺杀龙起津的事情吗?自然不能。

    于是东方打着太极,“其他的事情六殿下就不必知道了。况且六殿下就算派人去劫金库,也不会用自己的嫡系人马,不是吗?六殿下就只管好好去劫金库吧,其他的事情就算发生了,也赖不到六殿下的身上去。”

    “如此,便干杯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