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86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这个女人不肯说,他唯有静观其观了。反正龙起津的金库,他早就打主意了。与龙起津这么斗争下去,六王府的钱也是不断烧下去,而六王府到底没有七王府财力雄厚。

    这个女人不肯说,他唯有静观其观了。反正龙起津的金库,他早就打主意了。与龙起津这么斗争下去,六王府的钱也是不断烧下去,而六王府到底没有七王府财力雄厚。

    ……

    与龙起昊的合作谈判成功,东方将这好消息告诉欧阳秀。

    “儿,觉得六殿下他是诚心的吗,还是他有自己的盘算?”

    这是欧阳秀担忧的。

    皇宫的人,即使豪气如龙起昊,也是城府深深。他们生于深宫,长于深宫,那些东西便是他们生存的本能。

    “我也怕龙起昊不诚心,但是走到这一步也唯有相信他一次了。估计他对我,也是有些戒心的吧。不过如果能合作成功,经过这一次,大家对彼此的信任度就会上升。我现在需要借助龙起昊的力量对付龙起津,有了君城的加入,龙起津的实力恐怕不只提升一个档次。”

    东方的神色凝重。

    “确实,纳兰家族不可小视,如今的凰城有了一些古怪的力量,不是属于凰国的,恐怕便是纳兰家族。而如果君城向着龙起津,那么确实是个强敌。还有,我已经派人去查纳兰家族了,那个叫无境之地的地方……”

    欧阳秀知道曾经辅助了前朝五百年的纳兰家族,并不是小角色。

    他们甚至可以左右一个王朝的兴盛。

    “我得与我母亲谈谈。”

    东方想到东方冀的灵慧二筋封印,深深为之困扰,“我怀疑我哥哥的封印,根本不是当年我母亲的灵术,可以封印的。”

    “所以,怀疑是纳兰家族?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以欧阳秀的思维来看,纳兰家族不是辅助前朝的吗,而东方冀是前朝的遗族……纳兰家有加害于东方冀的理由吗?

    “这里面原因,恐怕是有些复杂。所以我才要弄清楚。还有,龙景狂……”

    东方这些天也一直在想龙景狂中毒,很是诡异,不是说查了许久都查不出来吗,而解毒的药……生长在无境之地。

    皇后说无境之地,那是纳兰家族的祖先生存的地方。

    或许,也是如今纳兰家族归隐的地方。

    若是如此,龙景狂的中毒会不会也与纳兰家族有关呢?

    细想一下,龙景狂中毒是在二十前年,他尚未出生的时候。

    而她哥哥的灵慧二筋被封印,也是差不多那个时候……

    这也未免太巧合。

    如果这一切都是纳兰家族所为,那么他们总得有个原由吧?

    要不然为什么要对两个孩子下手?

    这太残忍了。

    ……

    晚上。

    东方便去了一趟映居。

    闲话了几句家常,知道如今燕月映的心情也不错,很平和,于是东方便开口,“母亲,知道多少纳兰家族的事情呢?”

    “纳兰家族?”

    燕月映的神情,放得有些悠远,仿佛对纳兰家族的事都是很久远的记忆了。

    “从给上古遗术秘笈的那个人说起吧。”

    “他叫纳兰枫。”

    燕月映的声音悠悠的,“其实我对他的所知真的不多。就知道他是纳兰家族重视的,一直重点栽培的对象。

    燕月映的声音悠悠的,“其实我对他的所知真的不多。就知道他是纳兰家族重视的,一直重点栽培的对象。他那时候经常出现在燕月王宫,我的父皇很信任他,他的灵术是七阶,是纳兰家族之中能达到七阶灵术的为数不多的人。燕月朝经常大旱,但七阶灵术可以祈雨。

    “纳兰枫经常利用灵术起坛祈雨,帮燕月朝度过大旱之年,此举造福万民,也得到许多百姓的爱戴与拥挤。他的祈雨术也很好,别人祈雨总是有失误,他却不会,每次都能令老天爷降下雨露,因此父皇就更是重视他了。

    “由于他的优秀和爱民之心,大家都盼着他成为纳兰家新一任的家主,如此就可以入主圣殿。燕月皇朝为了表示对纳兰家的尊敬,设了一个圣殿,权力滔天,仅次于皇家之下。

    “便是当时的七大家族,因着圣殿的滔天权力,多次言,说纳兰家这样下去可是会功高震主,凌驾于皇室之上。

    “可是历代的君王都十分倚重纳兰家族,况且第一代燕月朝的君王还对纳兰家立下一个承诺,只要燕月朝在,圣殿在,纳兰家在。

    “五百年来,纳兰家族的表现一向都很好,他们学习灵术,为百姓祈雨,学习武术,为燕月朝镇守江山,学习医术,在苍凰大陆开了许多医馆,救人无数,深得百姓的拥戴。

    “便是如今的许多医术,其实都有纳兰家的影子。可是自从纳兰一族隐退之后,苍凰大陆禁了上古遗术,民使得许多有价值的东西,比如武术,医术……都失传了。

    “回想,纳兰家开始走向消亡,是因为纳兰枫在争夺家主之战中,败给他的叔叔开始。那时他叔叔使诈赢了家主之位。

    “他叔叔纳兰扣,习的是邪术,心术不正,本来习邪术之人,是不能参加家主的竞选的,但是他叔叔是个天赋极高的人,居然是灵术和邪术都习了。在交战的时候,很好的利用隐藏的邪术赢了他。

    “入主圣殿之后,纳兰扣才慢慢的露出了真实的面目,他怂恿我父皇做出了许许多多的错误决定,还为父皇搜集天下美女,令父皇沉迷女色荒废国事,尤其是为人唾弃的长生阵……更是直接导致了燕月皇朝亡国。”

    燕月映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

    纳兰家族,一直是神秘的。

    而纳兰家族的发迹之地无境她一直没有去过。

    据说那是一个很美的地方。

    ……

    东方听到这里,也深深明白燕月映所知的并不多。但是听了燕月映说的话,她却对纳兰家族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儿,为何想知道纳家家族?”燕月映有些迷惑地盯着女儿。

    “娘亲,我怀疑……哥哥的封印,我之所以解不开,是因为……那封印,被纳兰家族的人动了手。”东方将她的疑惑说出,“娘,说纳兰家族的人,会不会害我们?”

    “这……”燕月映一时愣住。

    “这……”燕月映一时愣住。

    确实,以自己以前那一阶的灵术都没有达到的水平,只是很弱的封印。

    她也知道东方如今的灵力绝对比自己当初高了不只一个层次,怎么可能解不开呢?

    那唯一的解释便是……

    可是,为什么呢?

    她一直没有感觉到有纳兰家的人出没呀,尤其是纳兰枫。

    如果是他……是他来了,为何要对东方冀下手,为何不出现在她面前呢,他的上古遗术秘笈还在她这里呢。

    “娘,后来就没有见过纳兰枫了吗?”

    “是呀。我没有再见他,自从他们家一夜隐退之后,自从燕月皇朝亡国之后。”

    燕月映叹息。

    “娘,觉得……有没有可能是纳兰家针对哥哥呢?”

    “万事,都有可能。”

    燕月映也不敢下定言。

    “那娘,那个纳兰枫将上古遗术的秘笈放在这里,为什么还没有来向要回来呢?”看来这些得从君城那里知道答案了。

    “我也不知道。”

    燕月映摇了摇头。

    “好吧,娘。早些休息吧。那些没有弄清楚的疑惑,我会查清楚的。”

    东方站起来。事情不能再耽搁了。如今纳兰家族再次出世,必是有所图。

    ……

    回到了阁。

    刚进门,便看见一袭白衣的男子优雅的姿势伫立在那儿,绝世风华。

    “景王?”

    倒是有点意外他深夜到访。

    单是一个背影,东方便认出了他。

    龙景狂转过身来,只见他一张艳绝的俊脸气色不错,那剑眉配上那一双美丽得如星辰的明亮眼睛,容颜更是欺花赛月……

    “怎么来了?”

    东方放慢了脚步,踏入自己的房间。

    “没什么呀,就是想见,所以来了。”

    龙景狂的声音很动听,似乎他全身上下洋溢着的都是迷人的元素。

    东方却是知道,他的来意似是不简单。

    “景王请坐。”

    命丫环绿儿上了些茶点,接着一干丫环和暗卫都退下了,徙留龙景狂和东方二人。

    “去见了六皇叔?”

    龙景狂喝了一口茶,睨了东方一眼。

    “是。”

    她就说这龙景狂上门,来意不简单嘛,果然如此。

    “为何?”

    “聊一些无聊的事情而己,景王不会有兴趣知道的。”

    与龙起昊间的合作,不想拖他下水。

    但是龙景狂听了,却是不悦了。

    他眉看着她的表情。

    “是不是,已经找到了替代本王的人呢?那个人,便是六皇叔?”

    她一开始找上他龙景狂,只为合作。

    他意识到会不会这段时间让她不如意了,所以她想找到能替代他的人,对付龙起津呢。是不是对于她来说只要能帮她对付龙起津就成了,那个人可以不是他龙景狂。

    “景王,我仍然需要帮忙。如今龙起津的身边有了君城。那可是一号不简单的人物。知道他的来历吗?”

    她不信这几个月,龙景狂对龙起津身边的君城,会感觉不到威胁与压力。

    那人,可是纳兰家族的,曾经影响了前朝皇族五百年。

    “不瞒说,我也觉得他会是七皇叔的一大助力,所以我派过人去刺杀他,可是没有成功。”

    “不瞒说,我也觉得他会是七皇叔的一大助力,所以我派过人去刺杀他,可是没有成功。”

    龙景狂叹息。

    他派出去的可都是景王府的精锐呀,即使不是他身边的嫡系的人,但都是他秘密养着的最精锐的人。

    他希望一举即中,可惜,那君城的武功竟然是出神入化。

    据幸存的人回报,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武功。

    但东方却是与君城打了个平手,她用的是什么武功呢?

    “若是他会这么容易被刺杀成功,我就不必闭关修练了三个多月了。”

    那三个多月她可是每天苦逼自己,废寝忘食。

    “闭关修练什么武功呢。”

    龙景狂好奇,他之前也没有问过她。

    “跟君城一样的武功。只不过,我比他多修练了一些。”

    “那是知道君城学的是什么武功了?”

    看来这女人对君城的了解,比谁都深。

    他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查到那君城的来历。

    “快告诉我,把知道的都告诉我……东方。如果我们还是合作者的关系的话,就不应该对我隐瞒。”

    如果她不说,那他要好好考虑一下她与他合作的诚意。

    因为走到这一步,就算她退出,他也必须继续争下去了。

    否则,下场就是死。

    没有人会愿意饶他一命的,因为他是凰国的皇长孙,只要他活着,身体有所康复了,便是凰国第一顺位的继承人。

    所有有野心的人,都恨不得他死。

    “他是……纳兰家的人。”

    东方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说了。这事儿龙景狂也应该知道。

    “纳兰家?”

    龙景狂震惊。

    顿时,他联想到什么。

    “早前五皇叔不是送给我一瓶迷失花的花瓣吗,他说是从宁妃那里来的……然后我派人去查了,才知道原来二十多年前,宁妃的哥哥宇文护将军,原来与纳兰家的纳兰枫,有些交情。那些可以化解百毒的花瓣,就是纳兰枫当年送给宇文护的。

    “后来纳兰家隐退,宇文家也站在凰国这边,与纳兰枫没了联系。又经过了这么些年,便没有人记得纳兰家的事了。再说那迷失花的花瓣并不容易辩认,所以五皇叔一直带在身上,也没有人以花瓣联想到前朝的事儿……”

    龙景狂查探之下,也知道那些花原长在一个叫无境之地的地方。

    那个地方,没有人知道它具体的方位,但应该是纳兰家族先祖的定居之地。

    纳兰家族当年一夜隐退,估计也是去了那里。

    他甚至怀疑自己中毒的事情,会不会与纳兰家族有关?

    要不然,他的毒的解药,为什么会生长在纳兰家祖先生活的地方,无境之地?

    “原来,辅国公府与纳兰家族,当年有点儿交情。那么他们对纳兰一族,应该是比较了解的了?”

    只是辅国公府是龙起沐的势力,龙起沐但求自保,如今没有站在任何一派。

    “东方,觉得我的毒……有没有可能是纳兰家族?”

    龙景狂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其实……这点我也有想过。”

    龙景狂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其实……这点我也有想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