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盗丹贼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86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大汉龙骑娇宠农门小医妃龙尊剑帝画魂捡个校花做老婆

    北海,阳纡龙宫。

    四下水波澄明,日光激射,晶沁若琉璃,可以见到,玳瑁为梁,翡翠成瓦,珠玉作阁,瑶台生烟。避水楼上,有晶莹剔透的明珠,曲折走廊前,是千年不凋的琪花,鼎炉声里,袅袅烟气凝而不散,福瑞绵长,

    冷寂,清幽,明净,不染凡尘。

    正在这个时候,殿门打开,环佩声响,玉磬发音,郁郁馥馥的香气自外到内,四个高大的鳖精抬着一架珊瑚宝床,帷帐之上,缀有珍贵的明珠,叮叮当当。

    再后面,捧香鲛女,打扇玉童,不下十人。

    敖鸾坐在宝床上,碎花宫裙罩身,上绣日月星辰,下描雷霆风云,额头上珊瑚般小角,灿红一片,有一种完不同于人间佳丽的神秘。

    少女玉颜含霜,眉宇间煞气冲顶,出来后就劈头盖脸地问道,“盗取宫中流珠宝辰丹的小贼找到了?”

    “十一公主,”

    龟丞相小步跟在敖鸾跟前,弯起腰,龟壳在背,绿豆大小眼睛滴溜溜转动,一说话,胡须乱跳,小心翼翼地答道,“巡海夜叉已领人降盗宝贼堵住,只等公主前去。”

    敖鸾美眸如秋水,隐有寒意,咬牙道,“我们走。”

    少顷,一行人来到海底。

    只见周匝怪石嶙峋,如刀似剑,又像是狮虎争锋。

    枝枝丫丫的不知名海底灵木,夹杂于其间。

    木石横生,地形复杂。

    龙十一公主敖鸾抵达后,自珊瑚宝床上下来,细眉轻挑,将场中的景象尽收眼底。

    场中巡海夜叉身高两丈,朱面獠牙,颊生细鳞,背后刀锯一样尖刺,掌中烂银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他的身后,虾兵蟹将,足有上百人,甲胄在身,威武雄壮。

    众人聚集在一起,摆出大阵,将一个妖怪困在中央。

    仔细看去,这个妖怪长得好生古怪,通体色赤,身圆如箕,十脰环簇,其上两首,剩下若鼓包凸起,似有头颅将出,胫下生翅,翎毛华美。

    两首发出叫声,如力车鸣,很是难听。

    落在人耳中,让人不寒而栗,噩梦连连。

    “贼子。”

    十一公主敖鸾见到妖怪,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娇喝一声,自背后取出鸳鸯双钺,纵身而起,向场中斩去。

    ……

    ……

    实话说,李元丰很郁闷。

    他原在道观中参观锁龙井,正听导游口若悬河地讲述传说中天皇镇压兴风作浪九头鸟的故事,没想到被无形力量拉入井中,再醒来,就到了这个陌生世界。

    来到陌生世界不说,还附身成妖,被人围攻。

    何其惨也。

    看到周围凶神恶煞般的虾兵蟹将,他们手中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萧杀森然,冷意横浸到人骨子里,李元丰知道,这绝对不是演戏,而是真正穿越了!

    唯一的幸事,自己这具妖身坚硬如铁,神通不小,纵然被围困,也没有陷入绝对的险境。

    “咦,”

    李元丰借着粼粼水光,见到自己的形象后,微微一愣,因为这个样子虽然古怪,可他在上一世的一幅彩印连环画上见过。而当时的连环画,是西游记的一个片段,孙悟空和二郎神杨戬联手,大斗碧波潭的九头虫,杀得昏天暗地,不可开交。

    连环画中九头虫形象,和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相似。

    莫非自己来到了西游世界,附身九头虫?

    李元丰连忙翻阅自身记忆,却发现此妖名鬼车,真正成年之后,确实会有九头,但如今是幼年期,才仅仅生出两首。

    李元丰摇摇头,自己现在可没有西游记中面对孙悟空和猪八戒的面儿还威风八面,并施展大法力将猪八戒这个曾经的天蓬元帅擒下的无上威势,“或许不是西游世界,也或许现在是西游之前,我还未完成长起来。”

    如今的鬼车,只是北海中一个声名不显的怪妖。

    更在被龙宫中的人追杀!

    “先逃出生天再说。”

    李元丰胫下大翅展开,躲过迎面劈来的大刀,念头如电。

    只是还没等他动作,突然之间,眼前水光向两侧分开,自中央,笔直一线,白气凝霜,长有十几丈,一位少女手持双钺,跳进场中。

    “贼子。”

    少女挑眉如刀,俏脸含怒,甫一出现,就引动风雷,直取李元丰头颅。

    只取中宫,干脆利索,大开大合。

    这一招,来势汹汹,不可阻挡。

    四下鼎沸,凛然冬至。

    李元丰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他根本不敢硬接,只能身子扭转,躲向旁边洞口。

    “杀。”

    娇咤声中,来的少女发髻如云,纤丽精致,可攻势凶猛非常,手中鸳鸯双钺交横,真气附在上面,千百寒月自其中浮现,倏大倏小,彼此碰撞,发出杀伐之音。

    杀机跗骨而至,如影随形,李元丰动作很快,可逃脱不了。

    “龙宫公主,”

    李元丰认出来人,他慌忙之下,不得不再次动用自己神通,原本正常的右首充气般膨胀,旋即胀大如鼓,再然后,口一张,吐出一道黑水。

    黑水喷出,腥臭刺鼻。

    所到之处,海水都化为墨色。

    “不好。”

    “快躲开。”

    “是剧毒。”

    周围的虾兵蟹将只闻到味道,就觉得头晕眼花,身上无力,摇摇欲坠,真是好厉害的剧毒啊。

    “都散开”

    敖鸾冷哼一声,并不在意,她纤纤玉手一指,自顶门之上,浮现出一面宝镜,横镜半尺,鼻纽呈现蟠龙状,口衔宝珠,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眼见黑水兜头落下,敖鸾力量一转,宝镜发出莹莹的光,将之收入到里面。

    下一刻,只听噼里啪啦声音响起,连绵成一片。

    “嗯?”

    敖鸾看向宝镜,有点惊讶,这样的声音,意味着对面妖怪喷出的毒水正在破坏自己的法宝,这毒水很不一般。

    敖鸾霜眸之中,流露出好奇之色,问道,“这是什么毒水?”

    至于李元丰,在发出这一击后,整个妖身已经脱力,现在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粗气。

    “公主,”

    见多识广的龟丞相赶过来,他瞥了眼半死不活的李元丰,语气中有不小的意外,道,“此妖不是寻常妖物,要是老奴猜的不错,很可能是洪荒异种。”

    “洪荒异种,”

    敖鸾听后一愣,继而面露不屑,道,“现在可不是妖主天地的时候了,乾坤变动,玄门当兴,连我们龙族都走炼气之路,洪荒异种已经没了生存的空间。”

    “是啊,”

    龟丞相提到这个,也是感慨连连,道,“天道变化,移日换月,曾经无敌的天妖早就烟消云散。洪荒异种,在洪荒年代,只待成年后,自可叱咤风云,无人能敌,而如今,因为可供他们吞噬的天地灵粹少之又少,根本成长不起来,只能泯然众人。”

    “不只如此。”

    敖鸾可不是不学无术之辈,她出身北海龙宫,熟读典籍,以史为鉴,知兴衰之理,道,“普通妖族,运气好的话,或可得一部炼道法门,褪去妖体,感悟元气妙用。可洪荒异种由于其血脉之先天强大,压制所有,不得足够的天地灵粹,别说成长,就是开灵智都很难。可即使是开了灵智,可懵懵懂懂的,像孩童一般,没有智慧。”

    不生真正的智慧,是无法参悟道理,走上炼道之路。

    天地铁律,正是如此。

    “不过,”

    说到这个,敖鸾嫣然一笑,若冰川解冻,玉树堆雪,明**人,她自袖中取出一个御兽环,轻轻一掷,宝环瞬间变大,扣在李元丰的脖颈处,道,“洪荒异种虽是鸡肋,可到底有不凡之处,最起码,当本公主的坐骑就不错。”

    “公主言之有理。”

    龟丞相点头哈腰,奉承道,“洪荒异种当坐骑,就是天庭的仙人都很罕见,公主骑着出去,让你的兄弟姐妹们见到,肯定羡慕嫉妒。”

    敖鸾俏脸带笑,足下一点,跨乘到李元丰的背上,然后用手一拍他的额头,鬼车翅膀展开,回归洞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